当前位置 : 首页 > 仙侠 > 万界修真行

更新时间:2020-05-22 13:01:17

万界修真行 连载中

万界修真行

来源:落初 作者:吴大雅 分类:仙侠 主角:李牧连 人气:

今天小编带给各位书友们的是网络作家吴大雅的原创小说《万界修真行》,主角李牧连,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相信各位闹书荒的朋友们都会喜欢这上本书,书中主要讲述一介书生化凡间,两世为人别尘烟。三丹转体气海毕,四脉一身玄妖巅。五行聚散元珠里,六欲生灭此心间。七星归悬照圣血,八极同躯铸道元。九曲天道九重天,万界仙途万世仙!PS:本书读者群567730162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李牧独立中庭,日光灼灼,照射着他。一转眼,已是正午时分了。不远处宫中散朝的钟声悄然响起。以前当学子时,他不知有多少次幻想过,自己能够堂堂正正地站在百官之列,随钟声而起、随钟声而散。

如今他险死还生、两世为人,心中早已断却了凡俗名利之心。再听这钟声,他只觉得天地间一片寂静,而此声悠悠响来,竟有一种说不出的安定人心的力量。

李牧闭上眼睛,灼热的阳光照耀着他,听着远处钟声阵阵,他的心中反而平静下来,神色一片安然祥和之意。

庭中有风骤起。

李牧心中缓缓拂过幼年时候,随父母看花灯、逛长街的场景;少年时候随友人穿青衫、泛舟行的场景;青年在邺都,意气风发、策马踏Chun的场景。一幕幕快乐而美好的记忆在他心中回放、又消失。他的嘴角扬起一丝浅浅的微笑,仿佛回到了曾经。

但人是不可能活在回忆里的,再美丽的回忆也会过去,再美丽的梦也终将会醒。童年时候摔得鼻青脸肿的大哭,少年时候与友人分别时的不舍,科考落榜后的失望与不甘,父母尽去、家乡无存的万念俱灰。痛苦而黑暗的记忆冲刷着他的意识。

李牧的神色发生着剧烈的变化,时而平和,时而快乐,时而悲伤,时而愤恨。他的意识像是汹涌大海里的一叶孤舟,摇摇欲坠。他的脸色胀得通红,汗水大滴大滴地落下,却浑不自知。

如果这时候有修道中人或是武学宗师看到他的情况的话,立刻就会明白李牧的身上发生了什么,那就是:走火入魔。

李牧这厢沉迷于心魔之中,不能自拔。但却因为他没有进行过武学修行的缘故,经脉中亦无真气储存,不然的话,早就被乱窜的真气伤到自身了。

风突然停下了,皇宫里传来的钟声也渐渐消弭而去。

李牧突然感觉到胸口部位微微一凉,从心底里泛起来的清凉感觉让他的意识渐渐清明起来。他的喘气声慢慢变低,握紧的拳头也松开了。

李牧睁开满是血丝的眼睛,心中大大地松了口气。

刚才的情景看似时间不长,动静也不大,却几乎让他在鬼门关外又走了一圈。多亏了最后心口传来的清凉感觉,才把他从无边的梦魇中拉了回来。

李牧低下头,松开衣服的结扣,只见胸口左边心脏正中,隐隐浮现出一枚青色的圆形珠子的轮廓。

那圆珠眼熟无比,不正是他从小戴到今天的福寿珠吗?

李牧心中疑惑无比,却立刻想起了这青色圆珠的来历。

原来此珠是在他五岁那年,在河边嬉戏玩耍时,从堆满鹅卵石的岸边捡到的。刚刚捡到此珠时,它还是一片灰蒙蒙的样子,在一对鹅卵石中几乎分不清彼此。当时李牧见它生的圆润,倒也有几分可喜,便将这珠子带回了家中。央求其母为这珠子缝了个布袋后,便将这珠子戴在了胸前。

此珠被李牧一戴二十年,却慢慢地脱去了灰蒙蒙的外表,逐渐变得青碧玲珑起来。而且自李牧戴上这珠子以后,竟然大病小病,再也没有来沾染过他,所以李牧越发的珍视它。李牧父母也知道这珠子可能是个宝贝,因此便吩咐李牧将其好生藏好,不得轻易示人,更为此珠取了个“福寿珠”的名字,期待它能够为李牧赐福添寿。

此珠二十年来,除了颜色一直都在向青色变化,护佑李牧不被病魔侵扰之外,也没有显示出任何的神异之处,没想到此番竟好似消失在了自己的胸口里,而且还救了自己一次。

李牧突然想起自己服毒自尽之事,难道让自己免于一死、并且得以洗精伐髓的原因,便在此珠之上?那么,何秋口中引发天地灵气异动的元凶,极有可能也是它了。如此说来的话,此珠已经是第二次救他Xing命了。

他心里明白,此珠恐怕是他此生最重要的珍宝和秘密,是万万不可令人知晓的存在。好在此时这珠子似乎已经消失在了自己的身体里,旁人即使看到了自己胸前的印记,也多半会以为是胎记而已,却不担心被人发觉了。

李牧摸摸自己胸口珠子的印记,发现这珠子好像真的像是彻底融进了自己身体似得,触手处没有一丝异常之处。若不是这珠子从小与他相伴的话,他都会以为这印记只是个胎记罢了。

……

三天后,玄明派的使者终于到来。

何秋心知李牧渴望知晓家乡被毁之事的调查结果,便与那使者言明原因后,将李牧也带上,一同听取使者的吩咐。

李牧心情激荡,却也做好了失望而归的准备。他束手站立在客厅的正中,低眉顺眼,神态平静无比。

如此一盏茶后,就见何秋在旁边引路,身后走进来了个面容似中年的道人。那道人神态冷淡,相貌颇为普通,但眼光流转之中,却有种说不出的威严之感。

在道人到来之前,何秋却已跟李牧交代过了。此次玄明派前来调查贵安事宜之人,在门中辈分比何秋还要高上一阶的,因此他也不必纠结称谓,只需唤一声真人即可,并将这道人的法号告诉了李牧。

李牧见两人入室坐定后,便弯腰行礼道:“见过灵木真人。”

面对李牧的见礼,那灵木真人只是翻了翻眼皮,淡淡道:“你一旁坐下吧。”

李牧缓缓坐下后,侧耳倾听两人的谈话。

原来玄明派在接收到何秋的消息之前,门中便有高人感应到了大齐的灵气剧变。只是不知具体发生了何事,因此经过一番商讨后,为免打草惊蛇,便只派出了灵木这名在门中实力中等的长老前来查探。

灵木一路不停,进入大齐,买了张地图后,便径直前往贵安。

他抵达贵安时,那里已成一片鬼域。四周寂寂无人,偌大的平原之上,只剩下一个巨大的深坑,无言地诉说着那一战的惨烈。

灵木呆呆地站在那个长宽达数十里、深达数百丈的深坑旁,他的心中只感到强烈的恐惧和敬畏,再也不能思索什么了。

灵木到达贵安时,距离那一场大战已经过去了数日,因此他匆匆观察了一下那深坑后,也只能略微推测到应该是有人使用了强大的道术,一击之下就造成了如此大的破坏。至于其余的原因,因为线索太过匮乏,也就无从知晓了。

灵木说到这里时,神色也变得有些敬畏起来,对何秋道:“贵安斗法的前辈境界之高、法术之强,实乃我生平仅见。依我看来,应该是其他界面的前辈高人,不知为何会路过本界,失手之下,毁了贵安一县。”

说完他转向李牧:“你叫李牧是吧。有关于你,我已经听何秋说过了,门中消息也已经传与了我,此次我返回门中,你便与我同行吧。你可愿意?”

李牧恭谨道:“全凭上师吩咐。”

灵木点点头,又对何秋道:“何师侄,此番贵安之事,已成悬案。不过为安抚大齐皇室,明日我会亲自接见皇帝,与他说明厉害,你便不必忧心了。”

何秋连忙称是。

灵木将事情交待完毕后,一甩大袖,施施然走了出去。

何秋勉励了李牧几句后,也一并离开了。

李牧早做好了心理准备,因此虽然一无所获还是有些失望,但他也只能打起精神,安慰自己一下了。

……

第二天一早,皇帝的行辇便来到了何秋的国师府外等待。

辰时整,皇宫中早朝的钟声响起。国师府门开,皇帝携百官进入中庭。皇帝肃立于前,百官皆跪拜于地。

何秋房中走出,站到皇帝身旁,亦肃立不动。

李牧站在室内,朝外看去。只见灵木缓缓从天而降,手握浮尘,衣带飘飘,好一副神仙中人的派头。

灵木下降到离地三丈处后,便盘膝坐在了空中,臀下没有任何依托。神情冷漠地俯视着地上众人。

若是以往,李牧多半也会如此间众人一般,对灵木顶礼膜拜。只是他经历生死,又看清了修道中人的本来面目,心里却已经失去了对修道者的敬畏之心了。

地上皇帝、百官皆俯身拜倒,一齐道:“参见灵木上仙。”

灵木略一点头,道:“免礼罢。此番我前来大齐,是就贵安一事,来与你们做个交待的。前几天已查明,贵安陷落之事,非人祸也,实天谴之。吾辈修仙中人,不会莫名降罪凡俗。贵安之事,乃天外流星降落所致。此事万年一遇,尔等不必惊慌。今日之后,便将我口谕颁行天下,勿使流言蔓延,平民惊慌。尔等可记下了?”

皇帝与百官连忙称是。

灵木向何秋点点头,便化作一道幽光,消失不见了。

何秋对皇帝拱了拱手道:“皇上请回吧,若有要事,再来寻我。”

皇帝擦去额头上的汗珠,显然在灵木面前,他这个一国之君也感到极大地压力,对何秋称谢后,他便领着百官浩浩荡荡地回宫去了。

这边灵木所化的幽光,却一闪之下,停在了李牧的屋门外。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