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玄幻 > 我为剑豪

更新时间:2020-08-10 07:02:33

我为剑豪 连载中

我为剑豪

来源:落初 作者:黄泉圣鬼 分类:玄幻 主角:苏豪原苏豪 人气:

这次给书友们带来黄泉圣鬼原创的玄幻小说《我为剑豪》精彩章节内容的阅读,苏豪原苏豪两位主角最终会发生怎样的故事呢,让我们一起拭目以待吧!精彩内容:——【狂风绝息斩】苏豪闪至被【旋风烈斩】击飞到半空的武者身旁瞬间打出巨额伤害,落回地面后连续施展出数十次【踏前斩】迅速消失在暮色之中,一战惊天下,剑豪之名响彻神武大世界。“且听风吟,御剑于心!”——苏豪(仙圣:炼脉、洗丹、化晶、道种、神鼎、界王、造化、成道、仙圣)(神武:炼魄、金刚、罡煞、灵蜕、霸体、开天、乾坤、成道、神武)《我为剑豪》QQ交流群:645841586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试炼谷三大险地,毒气沼泽是万年前弈剑门祖师开辟山门时候亲手斩杀一头极为厉害的毒兽的尸体形成的,玄冰窟是祖师炼制一件奇宝时偶然造成的,唯有风洞是弈剑门立派之前就已经存在。

三大险地起初是弈剑门弟子的磨练剑法的好去处,玄冰窟有玄冰游荡,是修习弈剑门十大玄级功法之一玄冰剑法的绝佳去处,不过玄冰带有寒毒,往深处还有恐怖的玄冰暴流,即使是修炼玄冰剑诀的弟子不到一定境界也不敢轻易进入玄冰窟。

毒气沼泽充斥着诡异的毒气,中毒的人往往难以察觉,等毒发的时候已经为时已晚,但却非常适合修炼弈剑门十大玄级剑法之一的万毒剑法,不过弈剑门内极少有弟子修炼万毒剑法,因为这门剑法的入门要求就是服百毒而不死,没有特殊体质的人根本无法修炼。

风洞非常神秘,除了开派祖师,弈剑门至今还没有人能够深入过风洞,只知道里面遍布着无穷无尽的风刀,还有能把人瞬间吹成干尸的恐怖风煞,这里也是修炼风系剑法的好地方,不过弈剑门收藏的风系剑法基本都是不入流的,修习风系剑法的人就更少了,所以到风洞修炼的人极少。

剑宗把试炼谷封禁之后,弈剑门炼脉七层以上的弟子再也无法进入,最后弈剑门只好把此地作为选拔入门弟子之用,而入门弟子能在试炼谷生存下来并完成入门试炼就哦弥陀佛了,没有哪个吃饱了撑着的会去三大险地找死。

而且弈剑门在试炼者入谷前就已经把三大险地的情况说过一遍,并给出了所在的位置,以便于试炼者在试炼的过程中规避这三个地方,避免因误闯而丧命。

苏豪原本想找个隐蔽的地方躲藏,但是从原苏豪的记忆中了解到三大险地的信息后他改变主意了,试炼谷就这么大,如果申屠光三人来次地毯式的搜查,估计他会很快被抓住,所以他果断选择三大险地。

苏豪当然不会真的傻傻就躲进三大险地,那样他一介凡人是死的更快,他只是想把险地作为于自己谈判有利的条件,再三思虑之后他选择了风洞。

理由就是申屠光三人十分在意自己手中的朱果,如果苏豪把朱果丢进风洞,估计朱果树会连渣都不剩下,相信这三人绝对不乐意看到这一幕,这样苏豪就可以抓住他们投鼠忌器的心理进行周旋。

苏豪从原苏豪的记忆里找到一个非常有用的信息,原来神武大世界非常流行一种名为血契的特殊契约,结成血契后,一旦签订者违反契约,就会受到这个世界的规则惩罚,这种规则惩罚一般的武者是难以承受的,强大的武者要规避规则这种惩罚也需要极重的代价,所以苏豪的最终目的就是逼申屠光三人与自己签订血契,如此才能保证他活着走出试炼谷。

以苏豪的速度,风洞很快就出现在他的面前,原本以为风洞是个石洞,哪想所谓的风洞竟然是一棵断了的中空大树,这棵死了不知多少年的参天巨树比树林里的任何一棵都要大的多,目测树的直径至少有二十米,很难想像这么大的树是怎么长的。

巨树的断裂口正是风洞入口,从外面看进去只能看到漆黑一片,有呜呜的声音传出,听起来就像有无数人在哭泣,苏豪不禁打了一个寒颤,这让他想起了LOL的嚎哭深渊。

苏豪在风洞入口仅仅等了半个时辰就看到踩着红绫飞来的柳烟儿,配上绝佳的美貌和出尘的气质,苏豪不得不承认柳烟儿此刻像极了传说中的仙女。

柳烟儿落在苏豪面前,神情带着怒气,她竟然被一个凡人耍了一道,而这家伙现在还一本正经地审视着她,眼神特别大胆放肆。

“还看,信不信我把你的眼睛挖出来!”柳烟儿怒道。

苏豪双手一摊,“爱美之心人皆有之,柳师姐的美貌彷如天仙,我等凡人见了实在是难以抗拒地仰望啊!”

柳烟儿眼角抽搐,第一次遇到这么厚脸皮的人,不欲与苏豪多说,眼神盯着朱果树说道,“你把朱果交出来吧,我饶你一命。”

“多谢柳师姐不杀之恩,我也很想把这烫手的山芋丢了,但是我怕柳师姐说话不算数啊。”苏豪摇摇头。

“你这不过小人之心,我柳烟儿承诺的事从来不会反悔!”柳烟儿的语气斩钉载铁。

“我信得过柳师姐的人品,但是我信不过申屠光啊,如果我真的把朱果给你了,申屠光绝对不会让我看到明天的太阳的。”苏豪无奈道。

柳烟儿默言不语,苏豪又说道,“我也不想让柳师姐难做,所以还是等申屠光和卫少煌过来再谈吧。”

又过了半个时辰左右,卫少煌第二个赶到,不过他只是看了苏豪一眼后便静静等待,苏豪当然不会天真的以为这货是个老实人,他非常怀疑自己有个妹妹的信息就是这货透露给申屠光的,因为他们三个人中似乎就只有卫少煌认识自己。

再过了半刻,苏豪也发现了申屠光的身影,这货依然嚣张无比,远远就喊道,“如蝼蚁一样的凡人,还不赶紧把朱果交出来,我会慈悲地给你留个全尸。”

苏豪也不说话,拿起朱果树作势就要丢进风洞,吓得柳烟儿和卫少煌赶紧齐声喊道,“别冲动!”

苏豪收回朱果树,淡淡道,“是有人逼我的。”

柳烟儿怒气冲冲说道,“申屠光,如果我得不到朱果,定要你扒了你的皮。”

申屠光停下鬼步,恨恨地看着苏影,“你很好!”

苏豪无所谓道,“我性命堪忧,很不好!”

“人都到齐了,说出你的目的吧。”柳烟儿迫不及待说道。

苏豪指着朱果树说道,“很简单,你们三人与我作个交易吧。这个交易很简单,就是和我签个血契,血契的内容就是你们不得害我性命,还有帮助我离开弈剑门!”

苏豪早就不想呆在弈剑门做一名杂役了,更不想做一个随时献命的试剑奴,加之又有申屠光这个麻烦的存在,还不如早早离去另作他算。

申屠光想说话,却又被柳烟儿堵了回去,“不害你性命没有问题,但是帮你脱离弈剑门我们做不到。”

苏豪疑惑道,“以你们的身份,开除我一个小小的杂役还不是轻而易举的事。”

柳烟儿摇头,“你和其它杂役不同,你是试剑奴,本门不可能允许你离开的。”

“你错了,我不是试剑奴,我压根没有得到试剑奴的传承,对弈剑门没什么价值。”

卫少煌无奈道,“但你还是拥有试剑奴的血脉,长老会绝对不会放你离开的,你又知道天阑州有多少门派嫉妒本门拥有试剑奴吗,我敢肯定告诉你,只要你敢出去,铁定不会好下场,至少本门对你们试剑奴一脉还是不错的。”

“事情比想象的还要复杂。”苏豪叹道,“那就帮我成为弈剑门弟子吧,这回没有规定试剑奴不能成为弈剑门弟子吧。”

柳烟儿想了想,“这倒没有这方面的规定,但是你们试剑奴一脉也没有过成为门派弟子的先例,所以我只能说有可能,我们尽量帮你争取吧。但是还有个问题,试炼中打残一两头妖兽给你杀积点分数可以,但是杀多了就是作弊,外面的人可是盯着观天镜的。”

苏豪摇摇头,“通过入门试炼不是还有另外一种办法么,只要我缴纳了足额的灵物一样可以成为弈剑门弟子。”

柳烟儿摇头,“试炼谷就这么大,而且不是灵气汇聚之地,灵物极难在此形成,很难找得到足够的灵物。”

苏豪看着朱果树笑道,“这不正有现成的么!”

申屠光冷笑道,“打的好主意,但这朱果岂是你这个卑微的凡人能染指的。”

苏豪立即摆动手指说道,“NO、NO、NO,确切来说这朱果就是我从妖兽手中抢到的,现在拥有它的是我。”

“我同意匀一颗朱果让你用来换取入门资格。”柳烟儿思索一番后同意道。

“我和柳师姐的意见一致。”卫少煌跟着说道。

申屠光深深看了柳烟儿和卫少煌一眼,然后看着站在风洞入口处的苏豪,挣扎几番后终于说道,“算你走运,结血契吧。”

柳烟儿拿出一张巴掌大的兽皮,庄严神圣地说出了血契的内容和结契人的名字后才滴落一滴鲜血到兽皮上,兽皮闪过一阵光芒,血液迅速渗入消失不见,然后柳烟儿又把兽皮丢给卫少煌,卫少煌也没有丝毫犹豫滴下自己的鲜血,到申屠光的时候,这货又犹豫了,最后还是在柳烟儿杀人的眼神中挤出自己的鲜血滴到兽皮里。

轮到苏豪的时候,苏豪拿着兽皮不断打量,再三确认这张兽皮与记忆中的兽皮并无出入之后才滴下自己的鲜血,兽皮顿时光芒大放,然后又瞬间消失,这时兽皮已经写上了结契的内容和结契人的姓名。

苏豪小心收好血契,然后扛着朱果树放到柳烟儿三人面前说道,“除去我的那颗,剩下的你们自己爱咋办就咋办吧。”

朱果树本来有九颗朱果,其中一颗已经被金背猿吃掉,现在又要分给苏豪一颗,所以柳烟儿三人只能拿到七颗朱果,不过柳烟儿依然显得非常高兴,“七颗朱果已经是非常可观的数量了,以前进来的师姐师兄门抢到的最高数量也不过六颗。”

申屠光恨不得一把掐死眼前的苏豪,但是他不敢,只能讽刺道,“话虽如此,但是这试炼谷唯一的朱果树也被某人绝户了,这笔帐迟早要落到他的头上。”

卫少煌这时开口了,“如果没有苏豪,我们现在能不能得到朱果还是未知,如今天阑州乱象已起,剑宗和鸣凤州的巨神宗打的不亦乐乎,宗门估计剑宗很快也会要求我们弈剑门征派弟子,所以现在门内迫需由朱果炼成的破境丹培育那些优秀的弟子,以期他们在战场上为我派争取最大的利益,你说朱果树重要还是朱果重要。”

柳烟儿点点头,“最重要的是七颗朱果我们三个可以分到一颗,如果这次只抢到两三颗朱果,那就没我们什么事了,你应该感谢苏豪把朱果树挖了出来。”

“哼,多说无益,反正你们就是帮这小子。”申屠光恼怒道,“卑贱的凡人,血契到期之时就是你丧命之日,到时候洗净脖子等我吧。”

看着申屠光渐去渐远的身影消失不见,苏豪这才松了一口气,虚无缥缈的血契并不能让他安心,他真怕申屠光有办法规避惩罚,然后弄死他。

“那我也先告辞了,柳师姐。”卫少煌说道。

柳烟儿点点头,转身对苏豪说道,“你很不错,我很想知道你躲避妖兽追杀时用的那招是什么剑法。”

“踏前斩,我自创的,还不错吧!”苏豪当然不可能透露自己的秘密。

“踏前斩?好奇怪的名字!”柳烟儿皱了皱眉头,不过这种凡人的剑法也只是让她有新奇感觉罢了,不可能比得上她修炼的五雷剑法,所以又转而问道,”你要去哪里,我可以用红绫载你一程!”

“谢过柳师姐美意了,这附近没有妖兽,对我来说非常安全,我准备在这里一直待到试炼结束。”

“既然如此,那我就不勉强了”,柳烟儿跳上红绫,身影没一会儿就消失在天边。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