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玄幻 > 剑心种魔

更新时间:2020-08-10 07:10:49

剑心种魔 已完结

剑心种魔

来源:奇热小说 作者:芝麻薄饼 分类:玄幻 主角:武功巨龙 人气:

经典小说《剑心种魔》由芝麻薄饼所编写的玄幻类型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武功巨龙,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天才少年,却被认为是修炼废柴,眼看十数年黄金修炼期就此荒废,君莫叹不甘!自行修炼,强行融合阴阳二道,自学成才展露锋芒!可天不随人愿,刚刚学有所成,却被人陷害,被自己的亲爷爷废去一身修为!潜龙于渊必有飞天之时,挫折中,唯有一剑在手!...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蛇王山,传说这里隐藏着一条可以飞天遁地的巨蛇,紫牙彩虹;身材庞大不算什么,大未必厉害,而此蛇竟然被尊为众蛇之王,自然不会因为体型,而是因为其毒,传说紫牙彩虹一滴毒液,可毒死几万大军,可见其毒,但是此蛇非常稀少,世所罕见。

“蛇王你赶紧给我滚出来。”稍带幼稚的声音回响在这蛇王山,随着他灵活的穿梭,身边的蛇慌忙的逃窜着,似乎生怕触怒了这恐怖的少年。

而这少年双手连抓,将一条条颜色艳丽的巨毒蛇扔进了袋子里,而其他蛇也并不敢攻击,而是能怕多远跑多远。似乎是一条条彩色的闪电。

山上景色十分怪异,蛇群催开了草丛,似乎波浪一样四散而逃,可是少年似乎对此并不在意,可是如果让这山外的蛇民看到,那必会惊为天人,因为少年抓的蛇只有一种,三步断肠,其毒恐怖,被咬一口,绝无幸免,但是其肉味香无比,就是在贵族的饮食中,也是难得的奢侈品。

背上的宝剑,漆黑无光,似乎只是一断木炭,但是此剑锋利无比,即使是一个孩子挥舞,也能轻易斩断巨木,可称神兵。这少年虽然衣着朴素,但是一看此剑就知绝非寻常人。

“什么时候才能抓到蛇王呢?一定能卖很多钱。”少年停止了找寻,钉子步立在悬崖上闭上了眼睛,感受着风的气息,突然宝剑出鞘,就在这悬崖边上练起了武,似乎一步错,就可以掉下那悬崖,万劫不复。

“可惜。”远远的一个老人看着悬崖上的孩子:“可惜你的体质不适合练气,否则凭你的资质足可继承我风之剑神的绝学,看来我必须要在找个徒弟了。”

老人似乎鬼魅,凭空出现,转眼消失,风系力量运用如火纯清,不愧是剑神级的高手,甚至是他踩过的蛇,都没有发现身边多了一个人,这就是境界,与天地浑然一体。

剑虽是风之剑神所传,上有九福图画,似乎刻画着什么古怪武功,但是风之剑神并不认为那是人类可以修炼的,而这剑也不属于风之剑神,但是他从来没有和君莫叹提过这剑的来历,因为那涉及着一个秘密,一个让他堂堂剑神无脸见人的秘密。

可是风之剑神不知道自己的弟子修炼这魔王决已有小成,他太自信了,认为冰火同体绝不可修,但是他的弟子真的做到了,虽然君莫叹一直在告诉风之剑神,但他一直不相信,时间长了,君莫叹也懒得说了,反正一说自己练成内气了,风之剑神就会狂怒的教训他。

君莫叹每天都要抓十条以上的蛇,然后跑十里山路将蛇卖到镇上,这一来一去可就是二十里,对于一个只有八岁的孩子来说,每天二十里绝对是负担,可是君莫叹已经坚持如此一年多了,只是他身上涂满了驱蛇的药,否则根本跑不下来。

“恩,爷爷,我今天抓了十三条蛇。”君莫叹已经八岁了,生活在蛇山之中,自然要练就一手抓蛇的绝活:“蛇胆卖了三个银币,肉卖了四个。”

“你说什么?”本来满脸疼爱的风之剑神突然脸色骤变:“你在说一编?”

“爷爷,我买了一个银币的糖。”君莫叹并没当回事,他知道爷爷很疼他,何况他还是第一次撒谎。

“哼。”风之剑神一筷子打翻了君莫叹手中的碗:“撒谎?今天我给你长个教训。”

风之剑神将君莫叹扔进了瀑布的水潭中,这潭水是绿的,可见其深度不浅,而山上三十多米的洪流滚落,日积月累形成了这潭,而不论这天气如何,即使瀑布干涸,潭水永远保持着固定的水位,可是在这水潭之中确有一个刚刚可以让人立足的红色石台,仿佛上天专门给风之剑神准备用来惩罚撒谎的君莫叹的。

“爷爷,我错了。”

君莫叹一站上这石台,立刻就感觉到温柔的水是如此可怕,那飞流而下的瀑布打的浑身剧痛,可是这水潭的温度确在六十度以上,而这里升腾的热水气都是因为水潭的蒸发,而热量的来源就是此时君莫叹脚下的红色石台,风之剑神也曾研究过这奇妙的现象,但他也不知道为什么这红色的石头能发热,其实这那是什么石头?

根本就是这蛇山之王紫牙彩虹的尾巴,说来紫牙彩虹也是倒霉,它本身是七级魔兽,可是在魔界的入侵战中,一条火系巨龙被魔将所杀,而那尸体确恰巧掉到了蛇山之上,蛇本为龙族,只是血脉太过稀薄了,所以远没有龙那么强大,可是蛇有成为龙的欲,望,而这龙尸对紫牙彩虹太过诱惑了,它竟然强忍着对死龙的畏惧,把这龙吃了下去。

可是龙的脑子里有他一生力量的菁华,龙晶,作用与魔核一样,用来储存力量,虽然这巨龙经过一场大战,龙晶内的能量已经消耗了大半,但依然不是这区区七级魔兽所能承受的,强横的火系能量烧的紫牙彩虹浑身着火,着急之下扑进了这水潭,而它已经陷入了昏迷状态,可是它并没有死,只是在昏迷,而这水对热量的散发作用保了紫牙彩虹一命。

“爷爷,我错了。”冷热交替实在难忍,君莫叹那里知道,风之剑神怎么会那么放心的让他一个只有八岁的孩子行走在蛇山之上?所以每次君莫叹出去,风之剑神都会悄然的跟随,可君莫叹从来没发现过。

“你错在那里?”风之剑神冷冷的问。

“我不该买糖。”

“哼,买糖算什么?”风之剑神严峻无比:“人无信而不立,你最大的错误是撒谎,钱怎么花没关系,但我希望你成为一个正直的人。”

“爷爷,我在也不撒谎了。”君莫叹下身热的发涨,上身冷的发抖,浑身血液流动速度都不规则了,这种感觉生不如死。

“犯错就要惩罚。”风之剑神肯定的说:“因为你撒谎,所以你今天必须要在水中半天,直到日落西山。”

风之剑神对君莫叹很失望,他被当年的事情耿耿于怀,不论当时的战场情景如何,做为一个高傲的战士,他不能容忍自己被万夫唾骂,而且他也认识到自己当时虽然是无能为力,可是毕竟没有完成那剑与杖的契约,他的心沉浸在深深的自责中,所以他不能容忍任何违背诺言的事情,包括撒谎,即使对方只是一个只有八岁的孩子。

“记住,任何时候都不要撒谎,说过的每一句话都要当作誓言来信守。”风之剑神冷冷的转身:“你如果承受不了这种惩罚,那你尽可以自己出来,但你一旦出来,就永远不要在回来。”

“爷爷,我在也不撒谎了,我会接受我的惩罚。”君莫叹从来不撒娇,因为风之剑神总是很严厉,用严厉掩饰他眼里的关怀。

风之剑神不想自己的武学失传,而且他实在对君莫叹太失望了,如果不是这八年的感情,他一定会把君莫叹扔进蛇窟中,失望的风之剑神离开了蛇山,他要去挑选适合继承自己武功的弟子,如果是以前,风之剑神要收徒,那多少名门贵族的孩子都会削尖了脑袋往里钻,可是现在不同了,风之剑神是人人喊打的臭狗屎,而且他耻于在提起自己的名字。

测试人的属性很简单,有不同系的魔晶石制作的测试卡,只要摸到适合自己的属性,那测试卡就会发光,但并不是每个人都适合修炼,只有对属性高到一定地步才能引起测试卡发光,而光越强就代表着素质修炼资质越强,而这东西很好买,每个魔法道具店都有卖。

风之剑神挑选弟子并不容易,如今大陆人本就少,而最好的修炼岁月就是七八岁开始,而人的属性各自不同,那有那么巧的事情就让他找到适合自己的弟子?可是他真的找到了,而且就在山外那镇上。

如今这镇已有千人规模,各种设施很是齐全,而风之剑神发现的弟子就在奴隶当中,虽然已经是战后第八个年头了,可是大陆经济依然凋敝,卖儿卖女者并不在少数,毕竟人不是八年就能长一代的,而劳动力的缺乏带来物产的匮乏,生了孩子根本养不起,大人吃饭还得数着米粒下锅呢。奴隶是人,可又不是人,他们没有任何自由,没有任何权力,要服从主人的一切命令,稍有反抗就能被主人随意处死。

“您要买奴隶?”手拿皮鞭的汉子一看风之剑神那张脸,吓的连连后退,那那里是人脸?纵横交错如同沟壑,连鼻子都少了一半,要多难看有多难看。

“我要测试下。”风之剑神并不介意别人对自己的看法。

风之剑神购买的奴隶只有七岁,而且是两个,一对龙凤胎,可是奴隶贩子也很懂得挖掘材料,每个奴隶卖之前都经过测试的,如果发现一个合适成为法师的奴隶,那可就是一本万利了,卖给国家能获得巨大的财富,即使是战士的价格也不少。

“这两个孩子是风系体质,很适合成为战士。”奴隶贩子对自己的商品很是了解,这两个孩子因为资质高,所以是这里最昂贵的货物,每个要千枚金币,足够小贵族过上几年生活了,这奴隶贩子很得意,因为他这两个孩子是偷偷抓来的,根本没有花一个铜板的成本。

“救救我们,我们不是奴隶,是他们把我们抓来的。”两个孩子曾经坚持喊过这句话几次,可是换来的确是皮鞭,挨了几次痛打,两个孩子已经不敢在对人求救了。

“好,我要了。”风之剑神点点头。

“好,爽快。”奴隶贩子虽然如此说,可是眼神确打量着风之剑神,浑身粗步衣服一套,连个包都没有,从那拿两千金出来呢?

风之剑神随手捏断了两个孩子的脚镣,带着孩子转身就走,那奴隶贩子虽然被他这手捏镣铐的本事吓坏了,但两千金可不是小数目,连忙拦到了风之剑神面前:“您还没交货款呢。”

“我只说我要了,没说我买了。”

风之剑神眼里冷光一扫,他一生杀人无数,这眼神根本是修罗的眼神,这奴隶贩子只感觉自己浑身一凉,在也说不出半句话来,风之剑神购买了两套被褥,又给两个孩子买了几套衣服,带着两个不知自己未来命运如何的孩子回到了蛇山内,两个孩子被沿途的蛇吓的连连惊叫。

“爷爷,我们不是奴隶,我们是被他们从家里抓来的,我们家就在青石镇。”两个孩子很害怕风之剑神恐怖的脸,可是那男孩还是坚持挡在了妹妹面前:“您能放我们回去吗?”

“孩子,不要害怕,我买你们不是当奴隶,而是当弟子。”风之剑神很满意那男孩的表现,在恐惧的时刻依然能够记挂着自己的妹妹,这简直就是天生的守护战士:“今天晚了,明天我送你们回家。”

风之剑神找到了合适的弟子,但他对君莫叹依然很严格,虽然他不能修炼风之剑神的心法,可是等孩子大了,送到外面的学院学习就可以了,但着基础必须打好,而且另外一个前提条件是钱,学费可是不便宜的,一般人根本就进不去。

“我的武功不适合你,从现在开始,你要多赚钱,有了钱你才能去学习,成为合格的战士。”风之剑神很满意君莫叹依然没有从那瀑布下出来,反而端坐在石台之上,可是脸上一阵红,一阵白的十分难看,他以为这是冷热交替的结果,殊不知这就是君莫叹修炼的阴阳二气决功力运行的表现。

“爷爷,我错了,我以后在也不撒谎了。”

“每一句话都是承诺,记住,承诺就是誓言,誓言要用生命来守护。”风之剑神用他买来的属性卡测试了一下君莫叹的属性,发现哪个都不亮,这下彻底对君莫叹死心了。其实不是君莫叹没有能量属性,而是他的能量属性是冰与火,这彼此冲突的能量属性根本不是这下等的测试卡能测量的,因为君莫叹冰火的属性彼此冲突,而能量资质就显示为空,这也是彼此压制的表现,而且大陆之上武功心法虽然不少,可是能同时修炼这两种能量的确绝无仅有,仿佛一切都是上天的安排,将那魔王的阴阳二气决送到了这个世界来。

“爷爷,我能修炼内气的,我已经练出了剑上的武功。”君莫叹分辨到,他的确感觉到了体内气的运行,可是这让风之剑神更加恼怒了,因为刚刚经过测试证明君莫叹并没有任何能量属性。

“我养育了你八年,你竟然还对我说谎。”风之剑神心冷了:“以后你好自为知吧,想离开随时可以,但我不会在管你了。”

“爷爷,我真没撒谎,是在这水潭里才感觉到的。”君莫叹着急的辩解到。

“既然如此,以后你每天就在这水潭里生活吧。”风之剑神不在说什么。

有些时候,事情没有对错,一个误会可以改变整个人生,可是八年的养育之情不是那么好断绝的,风之剑神虽然生气,可还是没有放弃君莫叹,虽然他不能修炼内气,可是这不影响他成为战士,而且孩子还小,能让他去干什么呢?一辈子抓蛇吗?

风之剑神带着两个孩子回到家,失而复得的孩子让这家人大喜过望,而且这家人生活也很紧张,养两个孩子本也费劲,可是如今风之剑神要收两个孩子为徒弟,自然是开心,而且风之剑神给这家人留下了一袋子的钱,虽然里面有银也有铜,但足够这家人生活几年了,而且风之剑神承诺每过几个月都会给这家人送来些生活费,这样诱惑的条件自然不能拒绝,何况这家人根本也供不起两个孩子上学。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