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玄幻 > 白墟

更新时间:2020-09-18 06:28:14

白墟 连载中

白墟

来源:落初 作者:霓采 分类:玄幻 主角:古蛮灵生 人气:

《白墟》是霓采写的一本玄幻小说,内容新颖,文笔成熟,值得一看。《白墟》精彩章节节选:白墟,伫立在九州大地之上的一座城墙。在人族的饕餮之下,被放逐在白墟以北的妖族高举战旗,穿越荒原,与白墟以南的人族为生存展开不休不灭的斗争。妖族八脉重现大陆,武林朝野兵聚九州。ps:本书內签已上架,新书加上宣发做的不到位,所以点击不高,但是点进来的朋友一定不会让你们失望。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九州大土上有一个盛会,佛宗大会,每九年举行一次。

这是九州上最盛大的集会,据说前往其中的佛门弟子,亦或是向往大乘佛法的文人墨客,站成一列可以从胄俞排到即墨。

而佛宗大会召开的地方,就是九州上最靠北的陆地城市,冰屿城。

冰屿城北临雪见海,南近凤凰山。固此呈现出一片奇特的地理景象。凤凰山常年属秋,庞大的山体表面被一片片炽热如阳的赤色枫叶遮蔽满满,在夕阳渐沉的下午从远处看,仿佛一座只传闻于画卷中的神殿楼宇。

因为凤凰山植被生长覆盖太过茂盛,因此鲜有人居住。却也因为这个原因,这又是一个隐者骚客所钟爱之处。但缘由临近午阳岗,故此时不时会从灌木中钻出一两只铁爪猫妖或是红袍狐妖,所以在这里的隐士为了保全性命,只得放弃这片大自然的瑰宝,悻悻离去。而最后留下的,除了一些能人异士,就是一些不怕死的放浪形骸之辈。

距离冰屿城最近的陆地都城即是秋豸郡,只不过这中间夹的便是横贯九州大陆的第一长流,深堑。

深堑横跨白墟,西起于九徂峰,流经重牙、即墨、荆天、秋豸、胄渝、南离、州郡等九州大城,向东一直至于雪见海的东域。洪流激荡,源远流长,据记载至今这条磅礴大河也未曾有一次断流干涸过。

谈到这九州诸城,以荆天都为最。

荆天都即是荆天立国以来的首要都城,位居中部偏西北。九州皇城便身处荆天都深腹地带,荆天最大的兵权便在于此,尤为著名的是这里每一代荆天国君亲自拥揽的“荆羽禁师”。再说这荆天都地理环境也极为优越,处于深堑的中上游地方,也因此商贾业平日热闹非凡,仅次于胄渝。

冰屿即在荆天都的东北方,胄渝都的西北方,不过都隔着一个面积辽阔的地方,秋豸郡。

冰屿虽然地理环境较为恶劣,但是平日文人骚客游览者极多,不是泛舟就是炉酒正沸。还因为这里是佛宗大都,佛祖出生的地方,也因此往来香火的善男信女并不算少。种种原因再加上地域广布导致冰屿和附近的其他小城不同,反而也是出奇的热闹。

而这热闹,数之前所说的,佛宗大会为最。

荆天历四百一十二年,第十四届佛宗大会在冰屿的静谧梵音中悄然睁开了未有波澜的沉睡了九年的双眼。

冰屿城外·雪见海

茫茫又无尽的大雪落在地上,在这片土地覆盖上一层厚厚的长纱,恍如一条静伫在岁月长河里悄然沉睡着的雪兽,静静伏在这样锋利又冰冷的风雪里,只有呼吸起伏声依旧如故。

风很大,雪也很大,万里土地望不到边的银霜之色。

此时,在这如海洋一般浩瀚的雪地里,有一列细小的黑点缓缓移动着。

仿佛沧海中之一粟,在这白色霜降的天地,那列黑点看起来很明显而前进的脚步却缓慢到微不可查。

画面不断放大,那是一群向北而去的僧人。

队伍约莫有数十人,走在最前面的是一个脸上须发结满冰霜的老僧人,长长的眉毛和胡须被风雪镌刻上一圈又一圈的冰碴子,甚至有些都填入了他脸上沟壑般深深地皱纹。这的确是一个老和尚,但从他的步履看来却不像是个年迈老者。只见他右手拄一高大的金色锡杖,杖间填着雪,而其身上的浅褐色僧袍也快被染成了白色。

他向前走着,眉宇中透露出一种坚定的气息,脚步不徐不疾,在深深地雪地里抬起又落下,仿佛为后面众僧指引出一条坚实而稳妥的道路来。

背后众僧大多还是青壮年纪,一个个也昂着头望向遥遥的前路,看不见边际的前路,以及不远处那个瘦弱却仿佛一座大山般的背影。

这是朝圣,亦是修行,众人深知如此,所以逆风而行。

风雪愈大,众人也渐渐有了些力竭的感觉。

那前方老僧望着那从苍白天宇上愈演愈烈的雪花,念叨几声,驻足回头对众僧说道:“我们已经步入了雪见海,再往前数里便有一座庙宇,可前去那里暂缓休息。”

众僧一听,皆是面露微喜。

其中有一人却说道:“师父尚且能坚持,我们也定是坚持得的。”

众僧埋头一看,却见是一小沙弥,约莫七八来岁,此时双耳已被冻得通红,小脸上也布满一层厚厚的霜,连嘴唇都已经被动的微微有些颤抖了。

那老僧望向小沙弥,目光变得柔和了些,他微微点头,随即望向众僧道:“弘川尚有八岁,便随我们穿越雪域渡往佛都,皮肤龟裂却未抱怨过一句,苦修之心如此,你们怕是也得心生惭愧了。”

众僧顿觉羞愧万分,赶忙低头道是。

老僧微微笑道:“也罢,你们中绝大多数人也是第一次随我参往这佛宗大会,路远途遥,风雪载行,此地气候委实恶劣,你们如此毕竟也是情有可原,走罢,到那庙宇之后休息片刻再起脚赶路。”

众僧这次不敢面露喜色了,一个个作严肃抿嘴状,让那老僧不经摇了摇头笑了出来,随着众僧也笑开了,在这种恶劣的环境下连气氛融洽了许多。

越往前,风雪便更是变本加厉地四处乱撞着,叫人几乎睁不开了眼。那被叫做弘川的小沙弥也被另一个中年和尚揽在了怀里,众人举步维艰,但脚步却无半分迟疑。

终于,不知道是那个和尚实在是忍不住了,在看到前方的那个黑色小点后,惊叫一声:“到了!”

众人定睛一看,不由都暗喜了一把,向前的脚步也更快了。

眼见那屋宅轮廓的黑点在视野中越来越近,每个人心里都产生了对光和火的强烈期盼,不由纷纷脚下使力。

到了百步余处,已能看清那黑点本身的面貌,却正是一所小小的庙宇静静伫立在彻天彻地的呼呼风声中,仿佛一座风中的巨石纹丝不动。依稀能看见里面闪烁的微弱火光,让众人不经神色一振。

终于,众人抵达了那庙宇门前。

庙宇的墙面和屋檐已经相当古老,涂满历史划过的痕迹,一道道墙皮已被刮破,露出里面显露出来的红砖。

风雪措。

那庙宇上匾牌也极为破旧,上面却印着三个正气磅礴的大字。

众人正亟不可待地等待老僧的允许,却见老僧正望着那牌匾,眯着眼,目露追忆之色。

忽然不知道谁喊了一声:“师父,那里……似乎有什么东西。”众人循声望去,却是弘川。再顺着他所指的地方望去,果然是看到有一个什么东西,像是一条巨大的虫,在那庙宇外的一角缓缓攒动。

有一惊叫声忽从人堆中响起:“莫非是妖物?”众人顿惊。

“休要胡言乱语。”老僧沉声道,“不会是妖,这雪见海中已经十几年未曾出现过妖迹了。走,我们上前去看。”说罢也不理众人,大步前去。

众人只得苦着脸,踱步跟上。

老僧走的极快,到那黑影前一看,发出一声低呼,吓得后面众僧脚步不稳险些滑倒。

只见老僧弯下腰际,抱起了那黑影,转过身来面色古怪,众人望向老僧怀里所抱之物,都是一愣,傻在了当场。

因那之物,竟是一婴儿。

老僧微微皱眉,环顾四周,可能看到的却只有这茫茫雪海,不由略带疑惑地叹道:“这孩子……是个弃婴么?可这偏僻之处,方圆近百里怕是都未有人家住,这弃婴又是何处来的?”

身后一个行僧上前一看,语气中充满愤懑,道:“况且这向前一步便是这风雪措,到底是什么人这么狠心,连放入这寺院的一步都未有踏出,在这样寒冷的门外就把这孩子放下!”

众人一听不由皆是气愤难平,为这小孩的遭遇叹惋不已。

那老僧将那孩子的脸用手护住,却感觉一阵阵的温热从手心传来,那孩子在襁褓中已然睡熟,以体温看来将孩子放在这的人似乎只是刚离开不久,老僧又向四周张望了张望,可入眼的还是只有白茫茫的一片,无奈叹了口气,只得号令众人入寺暂作休息。

众人按着次序入了寺庙,开始端详周围的光景。

这是一座一眼就能看出年代久远的寺庙,沿墙一圈圈的古老络纹已经无声地证明了这点,众人望向四周,却见那寺院虽然看上去较为古朴,但却又十分干净。

“风雪措往前数百里,向后数百里,乃是这无尽雪域中唯一的寺庙。冰屿前的这段路途,温度尤为低寒,往来行商或是僧人便是疲乏寒冷时可在此处暂缓歇脚,稍作休顿再行上路。而往来之人,凡于其中者,待休憩毕时,定会为了下一个来此处的人打扫干净,这未成文的规矩倒是延续了相当之久。”老和尚解释道。

众僧双眼明亮,都不由为这无言中的善意往来感到心暖,连那跟随了一路的寒意,仿佛都驱散了不少。

众僧开始忙了起来,或是拾掇好堆在寺院一角的禾草,开始生火取暖,或是拿起倚在墙角的长穗扫帚伏身打扫,准备着在此进行片刻的休整,待风雪小一些,再行上路。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