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玄幻 > 第四个男人

更新时间:2020-09-25 07:54:33

第四个男人 已完结

第四个男人

来源:奇热小说 作者:夏韵秋云 分类:玄幻 主角:智慧宝 人气:

今天小编带给各位书友们的是网络作家夏韵秋云的原创小说《第四个男人》,主角智慧宝,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相信各位闹书荒的朋友们都会喜欢这上本书,书中主要讲述在一个遥远的美丽的仙岛上,居住着十位美丽善良的蝴蝶仙女,她们负责培养新一代的统治者。 这里是三界统治者的诞生地。在仙岛的中央,有一个极大的莲花塘,莲花塘的中央有一朵奇大而又美丽无比的含苞欲放的花朵。 这时候十位仙女将一片荷塘重重围住,他们口里念诵着口诀,并将手一齐指向那一朵最大的荷花,用法术为它提供充足的能量。一个新的统治者就要诞生了。她身上聚集了以前所有统治者的力量,可谓是青取之于蓝而青于蓝啊。...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嬿儿问他:“你不会没吃早饭吧?”冷面王子有点生气的说:“你说呢?”这时候,冷面王子的肚子突然咕咕的叫了。嬿儿忍不住笑了起来,“你还真的没有吃早饭啊,你怎么这么笨呢?你不会让你的厨子替你做吗?”冷面王子看起来有点小生气,“有那么好笑吗?你认为我会放弃一个惩罚你的机会吗?让你做饭,可是用你游玩的机会换来的,你以为我会给你免费游玩的机会吗?”嬿儿小声的嘀咕了一句:“还真是小气,这么点小事也斤斤计较。”冷面王子到底有没有听到这句话,就不得而知了。冷面王子头也不会的走了,嬿儿简单的准备了一下,就来到了厨房,给冷面王子准备了一顿早午饭,只能称为早午饭了,因为这个点的确也已经很晚了。嬿儿实在是想不通,既然冷面王子已经饿了,为什么不让他的厨子替他做饭,如果是想让自己给他做饭的话,他完全可以让他的属下把自己叫醒,毕竟自己是被他绑来的,而不是被他请来的,这个嬿儿还是没有忘记的。可是冷面王子却等着自己醒来,而且是在饿肚子的情况下,所以这让嬿儿更加想不明白了。他的做法完全不像是一个首领,嬿儿倒是觉得事情越来越有趣了,说是做饭是对自己的惩罚,可是却等着自己醒来,真是搞不懂这个冷面王子到底在想什么。很快嬿儿就把饭菜做好了,一切用法术就是这样的迅速,原来“没有什么不可以”这句话是这样来的。冷面王子的属下把饭菜端到了冷面王子的宫殿,这时冷面王子对他的属下说:“把那位姑娘叫过来。”于是,那个人就来到了厢房,告诉嬿儿,冷面王子要见他。嬿儿还有点纳闷,这个时候他应该在吃饭吧,为什么又是在一个吃饭的点让自己过去啊。嬿儿虽然有点不解,但她还是跟着这个人来到了冷面王子的宫殿。虽然自己已经到这个宫殿几次了,但嬿儿不得不承认,自己完全记不住这儿的路,仿佛是第一次来到这儿一样。在这一方面,嬿儿很佩服冷面公子,竟然可以把一个宫殿设计的都这样复杂,所以嬿儿不得不考虑,对于这样一个庞大的冷面王国,他应该也会打理的很好吧,看来自己想要对付这个冷面王国还是很麻烦的。嬿儿来到了冷面王子的宫殿,跟昨天一样,他在低着头静静地吃着饭,从远处看他,完全看不出来是冷面王国的首领,反而更像是一个普通人。嬿儿走到冷面王子的面前,这时冷面王子问嬿儿:“你吃饭了吗?”嬿儿说:“还没呢。”这不是废话嘛,自己刚给他做好饭,刚回到厢房,就被他叫到这儿了,哪有时间吃饭啊,竟然还问自己这样的问题。这时,冷面王子说:“你上来一起吃吧。”嬿儿还以为自己听错了,这个冷面王子到底是怎么了,昨天他让自己跟他一起吃饭,自己已经觉得很奇怪了,现在竟然又要让自己跟他一起吃饭,这也太奇怪了,嬿儿想了想,反正自己也没吃饭,即使是跟他一起吃饭也不错,倒是不用麻烦自己再做了,何乐而不为呢。于是,嬿儿走了过去,坐了下来,跟冷面王子一起用餐。这时,冷面王子问她:“今天,你打算去哪儿玩?”对于冷面王子突然问自己这个问题,倒是把嬿儿惊住了,嬿儿不会忘记自己是被他绑架来的,现在他竟然问自己去哪儿玩,感觉更像是在邀请自己到这儿来做客的,不过如果能够出去玩,嬿儿当然不会放弃这样的机会。“我还没想好呢。”“是吗?昨天你兴致勃勃的跟我说要出去玩,我以为你已经想好了去哪儿玩呢,看来你也不是很有计划啊。”嬿儿有点不服气,“这怎么能怨我呢,我是第一次到这里来,对这儿一点都不熟悉,我当然不会想到自己该到哪儿去玩,我又不是你,住在这儿这么久了,对这儿的一切都很熟悉。”说到这儿,嬿儿突然想到了一个主意。于是,嬿儿试探着问冷面王子,“你今天有什么事情吗?”“怎么了,你现在都打算打听我的行踪了吗?”“我对你的行踪可是一点兴趣都没有。”听到嬿儿这样说,冷面王子似乎有点小失望。冷面王子说:“那你为什么打听我的行踪,跟你有关吗?还是你打算趁我不在的时候,直接逃跑啊,如果你是这样打算的话,那你就死了这条心吧,因为你不会有这个机会的。”嬿儿听到冷面王子这样说,也有点小生气,“我才不会这样做的,在这里有的吃还有的玩,我为什么要逃走啊。”这时,冷面王子问:“难道郑子俊不会给你吃带你玩吗?”突然提出这个问题,还真是让嬿儿不知道怎么回答,“才不会呢,他对我很好,而且是这个世界上对我最好的一个人。”嬿儿说的绝对是大实话,因为自己当然是对自己最好的人,没有人会伤害自己。可是,冷面王子并不知道这一切,“是吗?那我倒是要看看明天他会不会带着一千万两黄金来救你。”这时,嬿儿对冷面王子说:“他是不会来的。”“不会来,那你还说他是这个世界上对你最好的一个人,如果对你好,那么他应该不会连区区的一千万两黄金都不舍得拿出来吧。”嬿儿反驳他说:“钱当然不是问题,问题是他根本来不了。”“你怎么知道他来不了。”“这个……”嬿儿犹豫了一下,然后说:“因为我是这个世界上最了解他的人,我相信,他不可能来到这儿,不是不想来,而是完全来不了。”“是吗?那你就担心一下你的小命吧。”嬿儿打断他说:“不聊这个了,既然你今天有时间,那你带我出去玩吧。”冷面王子被嬿儿突然而来的话惊呆了,他没有想到嬿儿会让他带着她出去游玩,看来她完全是忘记了她自己是被绑架来的吧,完全把自己当客人了。而且她既然这么坚信的认为郑子俊不会来救她,竟然一点都不担心她的生命,反而让自己带她出去玩,还真是一个奇怪的女子。这时,冷面王子说:“你以为我整天闲着没事干吗,还会浪费自己的时间陪着被自己绑架而来的人游玩吗?”嬿儿说:“我只是随便问问而已,你不想带我去就算了,我又没有逼你。”这时,嬿儿放下筷子说:“好了,我吃饱了,你慢慢吃吧,我先走了。”嬿儿站起来就要离开。冷面王子说:“你到底是来求我的,还是来命令我的啊,语气就不能再温柔一点吗?我好歹也是冷面王国的首领啊。”这时,嬿儿回过头来,她没有听错吧,这是一个冷面王国的首领说的话吗?听起来倒是有趣极了。嬿儿转过身来,有点撒娇的对冷面王子说:“算我求你,带我出去玩吧。”这时冷面王子对嬿儿说:“接着吃饭吧,吃完饭我就带你出去玩。”嬿儿对冷面王子说:“我已经吃饱了,你吃吧,我就在这儿等着你吧。”于是,嬿儿找到了一个位置坐了下来,她静静地看着冷面王子,这到底是怎样的一个人啊,在那张铁面具下究竟隐藏着怎样的一个灵魂。自己真的看不懂他,也看不透他,跟他相处的时间虽然不长,但是他时而很温柔,时而又很冷酷,仿佛是一个双面人,这倒是真的把嬿儿搞糊涂了,究竟哪一个才是真实的他。为何他要组织这样一个庞大的组织,难道仅仅是为了自己随便一伸手就可以变出来的金钱吗?还是那个在嬿儿看来并不怎么幸福的皇位。难道就是因为这些,所以他才组织了这个庞大的冷面王国吗?嬿儿觉得他的身上藏在好多好多的秘密,无人知道的秘密。嬿儿想要彻底的了解他,想要搞明白这所有的一切,这个男子身上的秘密还真是让人很好奇。这时,冷面王子放下了筷子。嬿儿问他:“你吃饱了吗?”因为嬿儿看他吃的并不多。冷面王子说:“你这样一直盯着我看,我还能吃下去吗?”嬿儿小声地嘀咕着,真是的,吃不下饭也能怪我吗?这时,冷面王子对嬿儿说:“你不是要出去玩吗,我们走吧。”嬿儿问他:“你想好去什么地方了吗?”冷面王子回了一句:“这个还用想吗?”看他这样胸有成竹,嬿儿真的以为他会带自己去一个很好玩的地方。之所以让冷面王子带着自己去玩,是因为一方面嬿儿想要拖着冷面王子,不让他去处理别的事情,既然现在不能就这样下手处置他,那就能拖一时是一时吧,其实嬿儿也明白,这样做其实也是徒劳无功的,毕竟很多事情是根本不需要冷面王子出面的,他只是需要下一个命令而已。但嬿儿也明白,即使自己把他处置死了,这个庞大的王国一定会再推荐一个人接替冷面王子的地位,所以嬿儿最好的做法就是感化他,教导他,让他主动解散这个庞大的王国。只是他会不会听自己的就不得而知了。嬿儿明白,事情没有那么简单,如果冷面王子是这么容易就被别人说服的人,那么他就不叫冷面王子了,如果一切都是那么容易,那么冷面王子也就不会组织这个庞大的王国了。所以,另一方面,嬿儿想要好好的了解冷面王子,这样也许事情会变得简单一些。也许嬿儿的想法是正确的,在嬿儿的眼里,逐步的了解只是为了让她可以更容易的对付这个庞大的冷面王国,只有这样,她才会完成皇帝的心愿,让宇坤可以更好的掌管人间,而自己才会放心的离开人间。冷面王子带着嬿儿来到了一个地方,当嬿儿看到是这个地方的时候,嬿儿很失望,这当然不是因为这个地方不漂亮,而是因为这个地方嬿儿昨天已经来过了。嬿儿真的怀疑,难道这么大的地方,只有这一个地方可以玩吗?如果早知道他是要带自己到这里来玩,那自己宁愿自己出来找个好玩的地方。冷面王子当然看的出来,嬿儿有点不高兴,然后冷面王子对嬿儿说:“放心,不会让你失望的。”这时嬿儿对他说:“可是这个地方我昨天已经来过了,来到了同一个地方,你以为我会有多么不失望吗?”冷面王子笑了笑:“一会儿你就知道了。”嬿儿很不解地看着他,地方就这么大,他到底要干什么啊,还会有什么让人高兴的事情会发生吗?嬿儿静静地看着眼前的这片湖面,它是那么的平静,没有一点波澜。她实在是搞不懂他到底要干什么。这时,冷面王子对嬿儿说:“我们到那条船上去吧,”冷面王子指了指停在湖边的船舶,嬿儿很失望的对冷面王子说:“我昨天已经划船到中央的那个小岛上看了,并没有什么好玩的东西,我现在也不想待在这片莲花中,所以,我们还是换个地方吧。”冷面王子完全没有在意嬿儿的话,这时,他跳进了其中的一条船中,然后对嬿儿说:“你下来吧。”嬿儿犹豫了一下,她实在是不想再进入这儿,毕竟自己已经在这儿玩过了,再玩一次就太没有意思了。冷面王子看到嬿儿在犹豫,于是他又强调了一遍,“放心,我是不会让你失望的。”但是嬿儿还是不相信他,都已经到这儿了,还会有什么变化吗?所以,嬿儿是十分的不情愿。嬿儿又试探着问冷面王子,“我们换个地方吧。”冷面王子看嬿儿迟迟不肯行动,于是,他从船上跳了上来,“不是说今天由我带你玩吗?既然是这样,你一切都要听从我的安排,就不要犹犹豫豫了,怎么,你还不相信我吗?”嬿儿犹豫了一下,然后对冷面王子说:“我还是真的不相信你。”冷面王子有点生气,然后他对嬿儿说:“那你就不要后悔”。嬿儿还没有反应过来冷面王子的这句话是什么意思,冷面王子就揽住嬿儿的腰,直接把嬿儿带了起来。嬿儿真的吓了一大跳,她还从来没有这么近的接触一个男子,冷面王子就这样揽着嬿儿,两个人飞到了湖中央的那一个小岛上。在被冷面王子揽着的这一小段时间,嬿儿并没有反抗,嬿儿当然知道,一旦自己反抗的话,只有两种结果,一种就是两个人同时掉入水中,另一个结果就是自己的身份会暴露,冷面王子会发现自己会武功,甚至是法术。所以,嬿儿就任他这样揽着自己,直到两个人来到了湖中央的小岛上,冷面王子才把嬿儿放了下来。嬿儿有点生气地盯着冷面王子,这时,冷面王子说:“这你可怨不得我,你不肯上船,我就只能这样做了,不过,这还不是终点。”嬿儿反驳道:“我不上来,是因为我知道了没有什么好玩的,而且我都已经来过这儿了,所以我不想再到这儿来了,你倒是非得把我带到这儿来,我倒是不明白了。”这时,冷面王子说:“你到底是笨蛋,还是耳朵不好用啊,我都已经告诉过你了,这儿不是终点了,你难道没有听见吗?”似乎是告诉过自己了,只是刚才自己光顾着生气了,自然就没有在意他说的后半句话。这时,嬿儿问冷面王子,“这儿不是终点,那我们到底要去哪儿呢?”“去那边”,冷面王子指了指对岸。这倒是引起了嬿儿的好奇心,他问冷面王子:“对面有什么好玩的事情吗?”“这得等到飞过去后才会知道。”嬿儿有点吃惊:“啊,你不会自己都没有去过吧。”冷面王子说:“我平常那么忙,哪有时间到那儿看看啊。”嬿儿在心里感叹到,果然是冷面王国的首领啊,竟然忙到对自己的领土一点都不了解。这时,冷面王子说:“好了,我带你过去吧,”于是,冷面王子又揽着嬿儿飞到了湖的对岸。看来这里平常很少有人来,仍然保持着它的原生态的状态。这儿的树木很茂盛,应该可以称为参天大树吧。这里密的甚至看不到阳光,真的很难想象,这里竟然是与其他地方截然不同的新天地,的确是别有一番洞天啊。连冷面王子都有点小失望,“看来没有我想象中那么好啊”。这时倒是嬿儿说了一句别有风味的话:“不会啊,我倒是觉得很好。虽然这里除了树还是树,但它们长得很茂盛,这里完全是一个绿色的世界,是一个你在其他地方根本见不到的风景。当你心情不好的时候,可以呆在这儿啊,树木是永远不会背叛你的。”冷面王子勉强的笑了笑:“那接下来我们要干什么啊。”嬿儿又想出了一个馊主意,“不如你带我飞吧。”嬿儿虽然会飞,但平常都是凭借法术在飞的,而且被别人揽着飞的感觉还真是不同,感到很放松,可以完全处于一种享受的状况。这时,冷面王子笑了笑说:“你倒是很享受啊,带着别人飞可是很累的,我为什么要带着一个我绑架来的人在这里飞来飞去啊。”“因为是你说要带我到一个好玩的地方啊,现在既然来到了这儿,而且还是一个不好玩的地方,你当然要补偿我啊,不然说不定我自己已经找到了一个好玩的地方,就不用现在跟你在这儿耗着了。如果在这儿,你能够想到其他更好玩的事情,那我就听你的。”冷面王子迟疑了一下,他的确是找不到其他更好玩的事情,于是,他在很无奈地情况下,就答应了嬿儿。于是,他带着嬿儿从一棵树飞到另一棵树,嬿儿伸出胳膊大声的喊叫着,她的确是很享受。这时冷面王子停在了一棵树上,然后对嬿儿说:“你就不能安静一点吗?我本来就很累了,你还在一边大喊大叫,分散我的注意力。你是不是希望我一不小心,我们两个人都掉到地上啊。如果出了什么事情,那可是没有人会到这里来救我们的。”于是,嬿儿安静了下来,两个人又飞了一会儿,冷面王子有点累了,嬿儿也有点玩够了,就对冷面王子说:“好了,我玩够了,把我放下来吧,我们回去吧。”这时,冷面王子把嬿儿放了下来。嬿儿看了冷面王子一眼,看来他的确很累,即使是隔着一张铁面具,嬿儿也看的出来,在面具的边缘已经有汗水透了出来。这时,嬿儿试探着对冷面王子说:“既然很热,你不如把面具摘下来吧。”冷面王子冷笑了一下,“你这样折磨我,不会就是为了让我把面具摘下来吧,如果是这样,你就错了,我是不会摘掉的。”嬿儿有点生气,竟然说自己是为了折磨他,自己让他摘面具,可是看到他很热,所以才想要尝试着让他摘下面具。当然,嬿儿也承认,自己的确是想知道他到底长什么样子,这样,自己想要对付他,才会变得简单。这时,嬿儿说:“你摘不摘是你的事情,反正热的又不是我。”说完,嬿儿就转过身来,不过想想也对,毕竟冷面王子是因为自己所有才弄成现在的这个样子,自己是有责任的。算了,嬿儿然后从自己的袖子了抽出一条手绢递给冷面王子,背对着冷面王子对他说:“你把面具摘下来擦一下吧,我是不会偷看的。”这时冷面王子却并没有接过来嬿儿手中的手绢,嬿儿又说了一句:“你倒是接过去啊。”冷面王子对嬿儿说:“我不擦。”嬿儿实在是有点受不了了,明明很热,却死鸭子嘴硬,愣是不接过手绢。这时,嬿儿转了过来,嬿儿直接把手绢放到冷面王子的脸上,然后嬿儿把冷面王子脸上没有被面具遮住的地方擦了一下,她的这一举动真的把冷面王子吓到了,但他并没有制止嬿儿。然后嬿儿把手绢从冷面王子的脸上拿下来,对他说:“我能给你擦的只有这些地方了,剩下的地方你自己擦吧。”嬿儿把手绢递给了冷面王子,冷面王子把手绢接了过去,但他并没有摘下面具擦脸,而是对嬿儿说:“时间不早了,我们回去吧。”嬿儿也没有反对。于是,沿着来的路线,冷面王子又揽着嬿儿回到了湖岸边,然后两个人就回到了冷面王子的宫殿。回到宫殿后,冷面王子对嬿儿说:“时间不早了,也到了吃晚饭的时间了,你去做饭吧,做完饭后,就顺便把饭端过来。”说完后,冷面王子就离开了。嬿儿在思考着,这家伙果然是忘不了让自己给他做饭,还要让自己端过来,真是越来越过分了。嬿儿来到了厨房,与以前一样,嬿儿用法术给冷面王子做好了饭,只是与之前不同的是,这次是嬿儿亲自给他端过去的。嬿儿端着饭菜来到冷面王子的宫殿,把饭菜放下后,嬿儿正准备离开。这时,冷面王子对嬿儿说:“坐下吃饭吧,吃完饭后,再离开吧。”嬿儿并没有说什么,她就这样坐了下来,这个冷面王子真是越来越有趣了,更准确地说是,嬿儿越来越不了解他了。嬿儿搞不懂他在想什么,这几次,他一直让自己跟他一起吃饭,这种待遇还真是让嬿儿太不明白了。嬿儿真的感觉自己不像是被绑架而来的人质,而是更像是被冷面王子请来做客的。这时,冷面王子问嬿儿:“如果明天真的如你所说,郑子俊不会来救你,那你会恨他吗?”“恨?”嬿儿笑了笑,“当然不会,自私一点说,他应该算是我最爱的人,所以我不会恨他。”冷面王子的面孔有点冷,然后他接着问:“即使是他背叛了你,你也不会恨他吗?”嬿儿笑着说:“他不会背叛我的,即使这个世界上所有的人都背叛了我,他是不会背叛我的。”冷面王子当然不理解嬿儿说这些话的含义,因为他根本不会想到,郑子俊跟眼前的这个女子是同一个人。冷面王子说:“你倒是很有自信啊,你凭什么以为他不会背叛你,还是你觉得自己有多大的吸引力能够长时间的吸引着郑子俊。”嬿儿笑了笑,她实在是不知道该怎样给冷面王子解释,因为根本解释不了。于是,嬿儿对冷面王子说:“这里面的事情是很复杂的,我是没法给你解释的。”冷面王子说:“即使是这样,明天一旦郑子俊没有在这里出现的话,那你的小命可就不保了”,冷面王子似乎在威胁嬿儿。这时,嬿儿笑着说:“不会的。”“是郑子俊不会不出现吗?”嬿儿摇了摇头,说:“不是,郑子俊是肯定不会出现的,我说的不会,是指你肯定不会要了我的小命的。”这倒是让冷面王子有点吃惊了,“你就这么自信?在把你绑来的时候,我已经告诉你了,一旦郑子俊没有出现,那你的小命可就不保了。君子一言,驷马难追,你以为我会反悔吗?如果这样,那我的属下以后还会听我的话吗?”嬿儿反驳道:“可你本来就不是什么君子啊。”冷面王子不得不承认,这个女子还真的不能小看。这时,冷面王子说:“正因为我不是什么君子,所以更不会顾及他人的生命,对付你,应该不用费一个小拇指的力量。也正因为如此,所以没有人责怪我杀掉一个小姑娘。”嬿儿不得不佩服他,看来他这几天的所作所为都是装出来的,竟然让自己以为他会是什么好人。现在看来,是自己错了。即使全天下的人都是好人,他也不可能是什么好人,而是一个彻彻底底的大坏蛋。真是枉费了自己的好心。不过,嬿儿还是说:“不过,我确信,我明天绝对不会死,如果你不信的话,我们可以打个赌,你敢赌吗?”这倒是引起了冷面王子的兴趣,“赌什么”?“就赌我在明天过后还会不会活着,如果我活着,那你就答应我做一件事情。”冷面王子问嬿儿:“那如果你死了呢?那不就是死无对证,那我岂不是要白白的送给你一件心愿。”这家伙果然不是好糊弄的。嬿儿有点生气的说:“如果我死了的话,那么郑子俊的所有家产都归你。”冷面王子笑了笑,“那你让郑子俊跟我来打这个赌吧,我不认为你有权利可以替郑子俊处理他的家产。万一郑子俊赖账,那我岂不是要吃亏?”嬿儿实在是被这个冷面王子气到了,“那你到底赌不赌啊”冷面王子坚定地说:“不赌。”果然是一点亏都不吃,不赌拉倒,白费自己这么多的口舌。嬿儿放下了筷子,“我吃饱了。”冷面王子说:“吃饱了?你吃的倒是很快啊,不会是因为知道明天是你的死期,所以就害怕的吃不下饭了吧。”嬿儿笑了笑,“我从来没有害怕过什么,也不知道什么叫做害怕。”这倒是让冷面王子有点吃惊,如果说这种话的是个男子的话,他绝对会相信,可是现在坐在他面前的可是一个看起来文文弱弱的小女子,她竟然说自己没有害怕的事情,冷面王子的确是有所怀疑的。嬿儿没有继续跟他罗嗦下去,而是直接离开了冷面王子的宫殿,然后直接回到了自己的厢房。回到厢房后,嬿儿也在考虑,她的确不知道明天冷面王子会怎样处置她。其实,她本可以偷偷地溜走,然后变成郑子俊,再来到这儿跟冷面王子要人,这样冷面王子找不到自己,一定会大失面子,而且肯定会很生气。可是嬿儿不想这样做,她的确是很好奇,冷面王子到底会怎样做,顺便,她也想通过这件事情,进一步得了解冷面王子。嬿儿想知道,在那个铁面具下究竟藏着一个怎样的灵魂,他究竟会有怎样的思想,又会有怎样的行动。今天晚上就是这样平静地度过了,并没有什么不可思议的事情发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昨天玩的太累的原因,嬿儿早上还是睡到了很晚,估计她可能忘记了今天可是郑子俊与冷面王子约定见面的日子。嬿儿从房间里走了出来,打开了房门。她看到了与昨天相同的一幕,冷面王子站在门前。这时,嬿儿说:“今天我不想出去玩,是不是我也没有义务替你做饭了啊。”冷面王子笑了笑:“当然,这样最好。我今天也没有打算让你出去玩,你要是趁机跑了,或者是在路上见到了郑子俊并被他成功救走,那我这几天的努力岂不是白费了。”嬿儿看了他一眼,他到底还是不相信郑子俊不会来,算了,既然他这么固执,自己也没必要跟他解释下去,随他去吧。嬿儿问冷面王子,“那你待在我的房间门口干什么?”冷面王子笑了笑:“你好像并没有搞清楚状况,这可是我的地盘,你住的也是我的房间,所以我想去哪里,你没有权利过问。”嬿儿很生气,这家伙今天是怎么了,嬿儿问了她一句:“不好意思,冷面王子,是我搞错了,那请问你要进来吗?”被嬿儿这样看似客气的一问,倒是把冷面王子吓到了。“哦,我还有事情,就不进去了,不过你得出来。看到你睡到现在,你不会是忘记了今天是什么日子吧,竟然可以睡得这样自在。”嬿儿说:“记得,我当然记得,今天是你认为我将要死亡的一天。”冷面王子说了一句:“记得就好。那你就跟我走吧。看看你最爱的那个人到底会不会来救你。”在嬿儿看来,这个冷面王子简直是无可救药了,自己明明百白的告诉他,郑子俊根本不会到这儿来,他却还是眼巴巴的要等着郑子俊的到来,看来,金钱对他来说,真的很重要。只是,事情注定会让他失望。冷面王子带着嬿儿来到了外面的广场,据嬿儿的分析,这里应该是平常冷面王国举行大型活动的地方,广场的四周站满了人,守卫森严啊。所有的人都在等待着,在嬿儿看来,完全是在徒劳的等待着。嬿儿当然知道他们是在等郑子俊。不知过了多久,嬿儿猜测应该是过了冷面王子与郑子俊约定的时间。嬿儿看了看冷面王子,他应该也相信,郑子俊今天应该不会来了。冷面王子看着嬿儿说:“你还是很了解你的心上人啊,他的确是没有来到这儿啊。”嬿儿看了看冷面王子,然后说:“也许他已经来了,只是你不知道而已。”这句话听上去很耳熟。嬿儿的话倒是引起了冷面王子的好奇心,当初是她告诉自己,郑子俊不会来,现在她却告诉自己,也许郑子俊已经来了,只是自己不知道而已,事情看来越来越有趣了。难不成是郑子俊正躲在暗处?当然,冷面王子的想法是错误的。嬿儿看了看冷面王子,然后对他说:“郑子俊是不会出现的,你还是直接处置我吧。”嬿儿的话倒是让冷面王子愣了一下,处置她,自己该怎样处置她。冷面王子让所有的人都散开了,或许他是相信嬿儿的话了吧,郑子俊也许真的不会出现。然后冷面王子对嬿儿说:“你打算让我怎样处置你呢?”嬿儿好奇的问:“是不是我说怎样处置,你就会怎样处置啊?”冷面王子当场否决了,“当然不会。如果你说让我放过你,那我就这样放过你,那我岂不是很吃亏。”嬿儿有点小生气,“那你干嘛要问我。”冷面王子说:“我只是想参考一下你的意见。”嬿儿回答说:“那你还是不要问了,除了让你放了我,我没有其他的意见。”这时,冷面王子突然拉住嬿儿的胳膊说:“就这么想离开这儿吗?”嬿儿被冷面王子突然的举动给吓了一跳。不过,她还是理直气壮的对冷面王子说:“当然了,我可是被你绑到这儿来的,我可不想一直做一个人质。”冷面王子抓住嬿儿的胳膊的手稍微松了一点,然后他接着问嬿儿:“仅仅是这样吗?还是因为你很想念郑子俊。”冷面王子的眼睛紧紧地盯着嬿儿,这让嬿儿有点吃惊,这个家伙到底是怎么了,不会是因为郑子俊没有来到这儿见他,就发这么大的火吗?嬿儿使劲,她想要把自己的胳膊从冷面王子的手中挣脱开来,但她不得不承认,即使是冷面王子松了一下,自己如果单凭着一个女子的力量,是很难挣脱开来的,冷面王子仍然是狠狠的抓住自己的胳膊。这时,嬿儿对他说:“这是我的事情与你无关,请你放开我。”冷面王子并没有放开,而是对嬿儿说:“但放不放你走,是我的事情。”说完后,他就放开了嬿儿的胳膊。嬿儿当然不是那么好欺负的,现在的嬿儿已经很确定,冷面王子的确是一个坏人,一个很坏很坏的人,是自己在人间见到的最坏的人。嬿儿当然不会这样屈服于他,自己可是三界的统治者,岂会这么容易就被自己的一个小小的子民打败。然后,嬿儿对冷面王子说:“但要不要留下是我的事情,与你无关。”倒是一个倔强的女子,难道她以为她会那么容易的从自己的眼前逃走吗?这时,冷面王子对嬿儿说:“你以为你可以逃走吗?还是你以为我平常都是养一群吃白饭的人吗?难道会连一个女子都看不住。”嬿儿也冷冷的对冷面王子说:“既然你这样自信,不如我们赌一把,你只需给我十分钟藏起来,如果你能够在今天太阳下山之前找到我的话,就算你赢,如果你赢了,我可以答应你一个要求。如果你找不到我的话,就算你输,如果你输了,那你答应我一个要求。我会让你知道,我能够留在你这儿,是给你面子。只要我想离开,没有人可以拦得住我,即使是在你家,我也可以来去自如。而且给你降低难度,我只会藏在你的宫殿里,所以你就尽情的找吧。”“好,我跟你赌。”冷面王子自信的说。他自信是必须的,毕竟是在自己的家,而且宫殿就这么大小,自己的人这么多,怎么会找不到一个女子。这场赌局在冷面王子看来,自己是稳赚不赔的。不过,让他不明白的是,嬿儿为什么会说这样的大话,经过这几天的相处,他对嬿儿有了一丁点的了解。在他看来,嬿儿绝对是个聪明的女子,她绝不会就这样白白的答应自己一件事,但想来想起,冷面王子都觉得嬿儿绝对不会赢。那嬿儿为什么又说她可以来去自如呢?冷面王子真是对这个女子越来越好奇了。于是,这场赌局就这样开始了,嬿儿在进入冷面王子的宫殿后,她就把自己隐身了,理所当然,其他人看不到她,自然不会找到她。虽然采用法术对待一个凡人有点不道德,但是对于这种坏人,采用这种方式应该是最恰当的了。法术就是应该用来对付坏人的,所以嬿儿并没有觉得自己做的有什么不对的地方。冷面王子把自己的属下都叫到了自己的宫殿,他把自己宫殿的每一处都安排上了人,几乎在所有可以落脚的地方都站着冷面王子的人,他就不相信,即使自己的宫殿很弯曲,甚至完全说不上有什么方向感,但只要每一个地方都有自己的人就一定可以把她找到的。嬿儿佩服冷面王子,的确是做的绝,这使得嬿儿必须用法术把自己固定在屋顶,因为在地上完全是没有可以站脚的地方了,即使自己一动不动的站在原地都不可以,因为冷面王子的人一直沿着宫殿的道路在不停的走动,自己的确是没法站在地上的。不过,冷面王子即使是这样做,他仍然是无法找到嬿儿。他的确开始佩服这个女子了,在这种把守之下,她竟然可以消失的无影无踪。冷面王子可是亲眼看着嬿儿进入自己宫殿的,而且自己的属下都看到了这个事实。自己更是很确定,这个宫殿只有一个门。既然这个女子没有从这个门离开,那她就应该呆在自己的宫殿里,但是为什么没有找到她,冷面王子实在是很吃惊。就连自己在宫殿地下秘密隐藏的地下室自己都安排上了人,可是一切就是这样的对冷面王子不利,他并没有找到嬿儿。然后,他在宫殿外也安排上了人,即使他相信自己眼睛看到的事实,但因为在宫殿内部并没有找到嬿儿,所以,在无可奈何之下,他便采取了这个措施。不过,事实证明,他可能要输了。经过了一段时间的忙碌,冷面王子动用了大部分的属下人员,但还是没有找到嬿儿,这实在是让冷面王子不敢相信,这到底是怎样的一个女子,竟然可以把自己玩弄于手掌之中。即使是在自己最熟悉的地方,还是会输给一个普通的女子,这事情,如果传到江湖上去,那么自己的颜面何存。冷面王子在猜想,难道这个女子她真的离开了吗?他不相信,他不相信有人可以在他的眼皮底下来去自如。不过,他还是认输了,因为他的确是找不到嬿儿。只不过,他不明白,如果这个女子可以这样轻易的离开,那么这几天她又何必要待在这儿。冷面王子越来越觉得,这个女子可比自己想象的复杂的多。一天的时间很快就过去了,换句话说,太阳下山了,冷面王子的人却没有找到嬿儿。冷面王子很惊奇,也很丧气。他坐在自己的宫殿的中央,静静地等待着嬿儿的到来。嬿儿现身了,从一个侧面走到了冷面王子的面前。冷面王子看着她,这到底是怎样的一个女子,竟然可以把自己玩弄于鼓掌之中。嬿儿对他说:“你现在承认你输了吗?”冷面王子说:“不错,我承认,我输了。我只有一个问题要问你,你到底藏在哪儿?”嬿儿当然不可能告诉他,自己不是凡人。嬿儿笑着说:“因为我有一种与生俱来的特能,它能够让你们看不到我。”一定程度上来说,嬿儿并没有说谎,她的法术的确是与生俱来的。不过,冷面王子对嬿儿的好奇可不止这一件事情,“既然在我的宫殿,你都可以来去自如,那这几天你为什么要留在这儿?”嬿儿说:“我自然有我的道理,你不需要关心。”或许嬿儿的这句话真的是伤到冷面王子了,“的确我没有权利关心,不过,如果,至少现在,你的生命还是系在我的手中。我相信,你应该是有某种特能可以把自己隐藏起来,但我不相信,你可以救得了你的命。”这时,嬿儿对冷面王子说:“你可能忘记了一件事情,既然这场赌局我赢了,那你要答应我一件事情。”“什么事情,你说吧。”冷面王子之所以说的这样轻松,是因为他根本不会想到嬿儿会提出什么过分的要求,最多是让自己放过她的心上人,不过冷面王子想错了。嬿儿对冷面王子说:“把你的冷面王国解散。”当嬿儿说出这句话的时候,真的把冷面王子吓了一跳,他不曾想到嬿儿会提出这样一个问题。他不敢想象,一个普通的女子竟然会有这样的要求,所以,他实在是一点都不了解嬿儿了。冷面王子问嬿儿:“即使我解散了冷面王国,对你来说什么好处,你不会是因为想要郑子俊平安的生活,所以才想要让我解散我的王国吧。”嬿儿对冷面王子说:“不仅仅是因为这个,更多的是为了天下的百姓。为了让每一个人都过上幸福的生活,所以我希望你解散你的王国。”冷面王子冷笑了一下:“这真是笑话,连当今的皇帝都没有权利要求我这样做,你又凭什么来这样要求我?”嬿儿对冷面王子说:“我只是想问你,你到底答应不答应。”冷面王子说:“你认为我会答应吗?”嬿儿有点小吃惊,“你不会耍赖吧。”冷面王子说:“如果耍赖能够保住我的王国,那我为什么不试一试呢?”其实,嬿儿早就料到,冷面王子可能耍赖,毕竟很少有人会因为一个赌局而放弃自己精心运营起来的王国。不过她还是想试一试,即使是只有百分之一的把握,嬿儿也想为自己的子民而试一下。不过,很显然,嬿儿的这次尝试是没有用的。嬿儿尝试着问冷面王子,“究竟怎样,你才会解散你的王国。”冷面王子回答她说:“你就不要痴心妄想了,没有什么事情可以来换我的王国。”嬿儿妥协了,也许是自己太着急了,既然今天已经对冷面王子提出了这个要求,那自己就要慢慢的来,也许有一天自己可以感化他。所以,嬿儿有了一个新奇的想法,不如自己在冷面王子这儿多待一些时间。嬿儿觉得自己可以慢慢的了解他,然后慢慢的劝说他,也许总有一天,他会被自己感化而改变他的想法的。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