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玄幻 > 凤倾天下我的薄情皇妃

更新时间:2020-10-15 08:27:19

凤倾天下我的薄情皇妃 连载中

凤倾天下我的薄情皇妃

来源:落初 作者:柯溶月 分类:玄幻 主角:凤苍凤宇 人气:

主角叫凤苍凤宇的小说是《凤倾天下我的薄情皇妃》,它的作者是柯溶月最新写的一本玄幻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太微大陆表面看来繁荣祥和,实则暗潮汹涌。琼海国念念不忘强大之梦,秣马厉兵,筹谋十年,准备与强盛一时的凤苍帝国一战!凤苍帝国年轻的皇帝凤倾,却是一位无权而又风流的皇帝,不但流连于后宫,更与帝都几个世家贵女暧昧不清。左相陆梓尧把持朝政,不但架空皇帝的权力,趁着年轻皇帝根基不稳之际,将兵符握在了手中;还联合几位重臣,趁辰王墨辰重病期间,分割了他的庞大势力,令原本强势一时的辰王府,慢慢从朝臣的视线中淡出。两年后,墨辰病逝,独女墨以蓝承袭爵位,成为凤苍的闲散王爷。凤苍帝国何去何从?能否抵御虎视眈眈的敌人?风流的帝王是否会为谁驻足?闲散的王爷又会有怎样的奇遇呢?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凤倾这个皇帝,当得极为“惬意”。当时是,凤苍的朝政有左、右相把持,朝堂上几乎大大小小的事务,都由两相处置,只有重大的事情,才会“劳烦”到凤倾这个皇帝;而宫里,又有凤倾的小姨、如今的陆太妃管着。太上皇凤宇当年遇刺,陆太后为凤宇挡下了致命的一剑,一直重病在床。陆太后心疼凤倾年幼,无人照顾,便央着凤宇将陆太后的妹妹陆郁招进宫来,照顾年幼的凤倾,给了她妃子的名分。凤倾自小便由陆太妃带着长大,他的一应事务,都由陆太妃帮他打理得井井有条。凤倾对于陆太妃极为看中,甚至就连秀女,也由陆太妃选了,留在后宫。

只是,这位新帝,却不如外界传言的如此勤政为民,相反,却是生性贪玩,经常脱下龙袍,化身为陆府贵公子,在帝都上“招摇撞骗”,惹得很多帝都的姑娘们对他念念不忘。而且又因巧舌如簧、风流倜傥,与帝都众多世家子弟的关系都非常的不错,是以,墨以蓝才有此一说。

慕渊微微一笑,看了对面的凤倾一眼,对墨以蓝眨了眨眼睛,说道:“一般这种时候,属下和王兄,呃,会有其他的事情要去处理。”

墨以蓝点了点头,说道:“既是如此,便按着惯例来吧。你们该回家的回家,不回家的也在别处候着。我且看看你们的主子要做甚。让本王也取取经,或许以后能用得上。”

听墨以蓝如此说,凤倾一直温和的笑脸微微一冷:取经?她要取什么经?

王瑾晟和慕渊虽然还想坐下来看好戏,但是既然连墨以蓝都如此说了,他们也不好再留下来,便站了起来,顺便拉了拉还端坐着不动的允晔。

允晔却是沉着的摇了摇头,薄唇紧抿。

王瑾晟正想说话,此时,却听到门“嘭”的一声被人大力的推开,众人还来不及反应过来,一个粉紫色的身影便火急火燎的跑了进来,径直跑到了凤倾的旁边。

此时,凤倾正好端着一碗莲子羹,仔细的又吹了吹,确认温度差不多了,准备递给墨以蓝。

猝不及防的,手臂被人一推,眼看着一碗的莲子羹就要洒向墨以蓝姣好的容颜。千钧一发之际,凤倾袖子微微一卷,带起了一阵柔和的风。泼向墨以蓝脸上的莲子羹以诡异的轨迹,一个回旋,洒向了桌面。

“叮咚”一声,漂亮的瓷碗掉了下来,摔在桌面,溅起的糖水洒了一点儿在墨以蓝淡蓝色的衣袍上。

一声清脆的呼声在房中响了起来:“倾哥哥,你怎么又偷偷出来喝花酒了!小心我告诉姑姑!”

凤倾此时早已掩去了眼底讶异之色,换上了千年不变的标准的微笑,望向了他身旁的女子。

此女子身着一身粉嫩的衣裙,衬得她唇红齿白,姣好美丽的容颜上,此时一双杏眼圆瞪,气鼓鼓的样子显得尤为可爱。

这位,便是如今的右相陆梓尧的嫡幼女陆盈盈,也是陆太后身边的红人,经常被接进宫里,和凤倾青梅竹马长大,据说感情甚笃,是未来的帝后人选。

凤倾含笑道:“怎么能说喝花酒呢?我今日和辰王有要事相商,相约在此边吃边聊。”

“既然是要事,便应该在宫里商量才对。”陆盈盈回首狠狠的瞪了一眼此时正含笑着看好戏的墨以蓝一眼,愤然道:“为何选在华觞楼!倾哥哥难道不知,这华觞楼,是,是......”“是”了好几次,陆盈盈都没有说出来,憋红了一张俏丽的脸。

墨以蓝以手支颐,好笑的望着陆盈盈,说道:“哦,是什么?陆姑娘不妨说道说道?本王还不知道,这华觞楼还有其他雅号?”

陆盈盈狠狠的一跺脚,嘴唇一张,说道:“这华殇楼里,天天莺歌燕舞的,辰王殿下难道不知晓,这里是何地方?若是被人知道,咱们凤苍勤政爱民的皇帝,竟然被人唆使出入这种烟花之地,如何向凤苍的子民交代?”陆盈盈噼里啪啦的说着,虽然口中似乎是在说着凤倾,但是,只要用心一听,便知晓她话中之意:她是在责怪墨以蓝,将凤倾带到了这种地方,枉顾皇家颜面。

墨以蓝是一个聪慧之人,虽然不世故,但也不傻。听出了陆盈盈话中之意,墨以蓝微微一笑,只是那笑意,却不达眼底,声音也是清凌凌的,佯装讶异的说道:“哦?这华殇楼,竟然还有如此妙处?陛下,我们既然来了,不如,就唤个姑娘来此,琴之瑟之舞之?这样干坐着,岂非辜负了此间妙意?”

凤倾眸中的笑意带着戏谑,说道:“辰王若有此番雅好,在下遵命就是。”凤倾抬了抬手,正想让慕渊按照墨以蓝的话去做。

一旁的陆盈盈连忙将凤倾的手臂拉了下来,咬了咬唇,似乎是在克制着自己的脾气,回首对坐在一旁的墨以蓝说道:“辰王殿下自幼在外长大,过惯了无拘无束的日子,可以理解。只是,这里是帝都,是个讲规矩的地方。尤其陛下九五之尊,如何能让那些轻贱之人见到陛下之容?”

墨以蓝指尖轻轻的转动着放在面前的空空的酒杯,眼眸瞟了一眼就坐在自己旁边的凤倾,唇角微扬,露出了一个意味不明的笑意,说道:“哦?轻贱之人吗?”顿了顿,墨以蓝放下酒杯,倚靠在椅子上,神色慵懒散漫,说道:“既然这里不适合陛下久留,如今酒也喝得差不多了,陛下还是请移步回宫,免得这里轻贱之人,污了您的眼睛?”说到最后的时候,墨以蓝清澈的眸望着凤倾,眼神闪过一抹讥诮的笑意。

凤倾双眸含笑,对于墨以蓝口中的讽刺丝毫不加以理会,只是回头对陆盈盈说道:“盈盈,我和辰王还有一些事情要商量。你先回宫。待我办完正事,便回去找你。”

陆盈盈跺了跺脚,却没有了在墨以蓝面前的克制,娇嗔道:“倾哥哥,她都说了让你回宫了,你怎么还赖在这里?我不管,今日你就要陪我。”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