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玄幻 > 我可以无限强化

更新时间:2020-10-16 08:13:56

我可以无限强化 连载中

我可以无限强化

来源:落初 作者:林二十一 分类:玄幻 主角:秦月生秦府 人气:

《我可以无限强化》由网络作家林二十一所著,终于迎来了精彩的大结局,秦月生秦府这两位主角会有怎样的结局呢?是悲伤或是喜悦或是幸福,这些悬念都将在这章精彩的结局内容中为你揭晓,精彩内容如下:是/否——分解【三字经】分解成功,获得‘通用文字识别’是/否——分解【朱雍】分解成功,获得衣服x1、武器碎片x10、饰品碎片x20,‘烈火掌’###是/否——强化【烈火掌】烈火掌+1、烈火掌+2、烈火掌+3…烈火掌+10。。。【烈火掌】(大圆满):手掌火焰抗性+30……虽然这个世界很危险,但好在他有一个超级辅助器。……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护院胸前遭重,整个人便应声后仰栽倒在了地上。

刹那间,也不知道是眼花还是怎么,秦月生就见一张模糊的白色人脸突然从这名护院脑袋里飘了出来,然后钻进旁边一个经过的女人体内,随即快速消失在了人海当中,秦月生就算是想找都没有门路了。

“那是什么东西。”

杜贝伦慌忙问道:“月生你没事吧?你没伤到吧?要不我们还是坐马车里进去吧,这走路实在是太危险了,搞不好连性命都丢了。”

秦月生没空理他,这事发生不过几十息,却异变连连,很明显暗中绝对存在着什么问题。

秦府护院的忠诚他是相信的,之所以会突然对自己出剑,估计很大的原因就是刚才那张白色人脸。

“先前那个瘦弱男人被击杀以后,护院这才出了问题,而护院被我打倒以后,那张人脸又附到了别人身上。”秦月生摸着腰间玉佩暗道:“看来他们都是因为被那人脸附身导致。”

虽说秦月生早就知道这个世界背地里应该不是很太平,但当诡异事件真正发生在自己眼前时,心情该震惊还是得震惊的。

“我,我怎么了。”被秦月生打倒在地的护院一脸迷茫,却是完全不知道自己刚才所为举措。

“张权你疯了?到底吃了什么熊心豹子胆,刚才竟然敢对少爷动手。”旁边的护院连忙愤怒呵斥。

“对少爷动手?我,我没有啊,怎么可能,你别乱说啊,我怎么会做这种事情。”

“还说没有,刚才大家都看见了,要不是少爷身手好,躲开的够快,这会已经被你给伤了。”

秦月生摆摆手:“够了,都不要再说了,此事与他无关,记住回到秦府以后,今天这件事情谁都不许对别人说起,就你们几个人自己心里清楚就可以了,知道吗,这是命令。”

“是。”几个护院立马应道。

鉴于那个白色人脸好像拥有着附身控制别人神智的能力,秦月生只好同意了杜贝伦的意见,二人进入马车内,靠马车代步。

马车里只有一名杜家的丫鬟和杜贝伦,想这二人就算是被附身也不可能是自己的对手,秦月生倒是安心的很。

前往南烟宝斋的路上,杜贝伦终于还是忍不住发问了:“月生,刚才那到底是什么情况啊?还有你的身手什么时候变得那么好了,竟然连一个护院都可以打倒。”

“别问,问就是我练过。”秦月生伸手掀开马车窗帘子看向外面:“卢家那事你知道吗?我听下人说有个卢家少爷夜探福安胡同,结果人消失了。”

这个话题顿时就吸引到了杜贝伦的整颗八卦之心,以至于将刚才的事情都给暂且放下,他直接兴奋说道:“当然知道了啊,卢家老三卢城,每天什么事都不做,就喜欢牵条恶犬在青阳城里到处乱逛的那个,你应该认识吧。”

“没什么印象,我以前和他一起喝过酒吗?”

“应该没有,这人喜欢狗胜过喜欢女人,家里专门给他单人搞了个大院,全部用来养狗,由于他身上的尿骚味很重,我一直都不怎么喜欢叫他来凑人数。”

“失踪的原因就是因为福安胡同吗?那胡同真有那么邪?”秦月生好奇问道。

顿时杜贝伦便又抿又撅的嘟起嘴唇,一脸激动,砸吧嘴道:“那可不,福安胡同可是青阳城里公认的邪门地方,白天都没什么人敢走,晚上过去更是一丢一个准,衙门那边以前请了不少道士和尚过去做法,但从没见哪边的效果给力过,反倒是几个道士不信邪,偏偏要在夜里做法,结果第二天人又丢了。”

秦月生问道:“那胡同是打建成里就这么邪门的,还是因为后来发生了什么事情才这么邪门的?”

“那我就不太清楚了,这个好像真没谁说得准,我也没听说过有这方面的消息。”

秦月生叹了口气:“这世道也不太平呦。”

靠着马车代步,一行倒是很快就抵达了杜家二少杜潭康开的那家南烟宝斋。

不愧是富家子弟,开的这家宝斋三层楼,外部建筑风格文雅脱俗,单纯的黑白二色既像是画道水墨,又蕴含太极阴阳理,显然是专门花钱请人来设计过的。

配合上南烟宝斋这名,倒是有点互相呼应的意思。

一下车便见宝斋内已经有不少宾客在捧场了,秦月生这算是来晚的,与杜贝伦一同走入斋内,不用杜贝伦招呼,当即便有一名金边黑竹纹纯白袍的青年笑着走了上来,正是杜贝伦他二哥,杜潭康。

“月生,我可等你好久了都,现在总算是看到你了,毫不夸张的说,今儿要是你没来南烟宝斋,我这店头一天就算是白开了。”

旁边的宾客稍稍往这边望了一眼,听到杜潭康这话,脸上却是都没有什么表情变化,仿佛已经习以为常了。

“客气客气,潭康老哥你知道我这人一向是对事不对人,你今天这店里要是没有什么让我能看得上眼的宝贝,我哪怕已经来了也是要掉头就走的。”秦月生笑道。

“这必须的,要是今儿我这南烟宝斋里没有一件让你看得上眼的宝贝,我直接上午开,下午关,以后这店门就再也不打开了。”杜潭康拍着胸脯应道。

杜贝伦深知二人都是开玩笑,大家是多年的好友,也算是从小光着屁股玩到大,虽说在别人眼里看来是狐朋狗友,但实际上交情可不浅呢。

秦月生微微张望着四周:“接下来怎么说,是要我到处闲逛还是你找个人领着我去见识见识你准备好的宝贝?”

“这还用说,以月生你的身份,我让你自己闲逛合适吗,走,老哥这就带你去看看我的宝贝。”

杜潭康率先领头,秦月生则和杜贝伦跟在后面。

至于那四个护院,秦月生吩咐他们就守在南烟宝斋门口,不用贴身跟着自己。

这次南烟宝斋的开业非常隐秘,其今日会卖些什么宝贝,就连杜贝伦这个弟弟自己都不清楚,纯属是杜潭康的保密工作做的太好了一些。

“南烟宝斋分三层,一层人,二层地,三层天,其中一层那些摆件虽然也算是好东西,但想要让月生你看得上眼却是没戏了,我们直接从二层看起,也省得浪费工夫。”

秦月生跟着杜潭康上了二层,与一层相比,这一层的货柜架子却是明显少了很多。

“杜潭康,你这次都去了哪些地方进货啊?”秦月生问道。

“巴蜀,边塞,西域,罗兰都有。”

“这么远。”秦月生暗暗乍舌,青阳城位于江南,而巴蜀则在大唐疆土最西边,再加上西域、罗兰这些北方地带,看来杜潭康这几个月来没少跑啊。

再加上一路上可能会碰到山贼、劫匪各种艰险困阻,甚至会威胁到性命,足可见杜潭康对他要开的这家南烟宝斋有多么上心。

作为一名世家子弟,能主动做到这一步除了真心热爱以外,也没有别的理由可以解释了。

“先看这个,这是我在巴蜀从一名唐门弟子手中买到的宝贝。”杜潭康走到一红木衣柜前,伸手打开柜门。

秦月生和杜贝伦随即探头向内部望去,当看清楚衣柜里面放着的东西时,二人顿时被吓得心里一咯噔,同时忍不住寒毛直竖,背后都发起凉来。

只见衣柜当中,正站着一名凤冠霞帔打扮的女子,她脸型小巧,琼鼻樱桃嘴,脸上抹满了一层厚厚的白色水粉,同时嘴唇被胭脂涂的鲜红无比,仿佛掐一把就能够滴出血来。

此时这女子紧闭双目,双手交叉置于小腹,手里还拿着一块红头巾,不管是姿势还是扮相都瘆人无比,得亏是在大白天碰到,要是放在晚上,秦月生少说也得被吓出一身冷汗。

“哥,这是活的死的啊。”杜贝伦相当犹豫的问道。

“你这说的不是废话,我能晦气的摆一死人在这?我还做不做生意了。”

秦月生道:“那这女子是活人?”

“倒也不是,你们看着。”当着秦月生二人的面,杜潭康直接大大咧咧的伸手抓住那女子脑袋,然后用力一咔擦便摘了下来。

“嚯!!!”

秦月生和杜贝伦同时下意识的向后退上一大步。

“你们别怕,这不是人。”杜潭康两指在女人脑门上敲了敲:“听,木头做的。”

女人脑袋被杜潭康这么一敲,顿时就响起了敲击木头的声音,十分清脆,看来其内部应该是空心的。

秦月生顿时就来了兴趣,“这东西干什么用的。”

杜潭康装回脑袋,讲解道:“巴蜀唐门有三绝,机关、暗器和毒药,你们现在看到的这个,便是三绝中的机关傀儡,唐门弟子可以靠着机关傀儡使用傀儡合击之术,出手间双人双影,变化万千。

但我这具没有那么夸张,你买回去只能摆在家里当装饰品看看,因为我从那位唐门弟子手里买到这具机关傀儡的时候,他已经将傀儡内部的机关控制零件都给拆走了,现在就剩一空壳子。”

“嘁…”秦月生顿时没了兴趣。

机关傀儡没了机关,那还能叫做傀儡吗。

倒是杜贝伦仍然保持着一副很在意的模样,突然冷不丁问道:“哥,这傀儡逼真吗?”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