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玄幻 > 血煞变

更新时间:2020-12-03 08:28:56

血煞变 已完结

血煞变

来源:奇热小说 作者:浩荡的天空 分类:玄幻 主角:诸葛师傅 人气:

《血煞变》由网络作家浩荡的天空所著,终于迎来了精彩的大结局,诸葛师傅这两位主角会有怎样的结局呢?是悲伤或是喜悦或是幸福,这些悬念都将在这章精彩的结局内容中为你揭晓,精彩内容如下:诸葛心明,一个帝国的皇子,却赶上皇室没落,被护国门派统治的遭遇他不甘心做虚有其名的皇子,他要进入传说中的月魔林,他要成为那真正传说中的皇。他做到了,带着一身强大的血煞魔功,他回来了。我是皇,这里的一切由我诸葛心明掌控。(是武侠,却比传统武侠更玄幻,更精彩,尽请关注)...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诸葛心明冷冷的外表气质寒如霜雪似的使他丝毫不眷顾被欺负的美女,甚至连看都不看一眼已经脱险的美女,更不要说与她攀谈一句心理安慰的寒暄话了,脚步轻移,后脚跟微微踮起,仅看眼前的架势,美女揣度出了面前的帅哥是要走了,一股心慌而急切的感觉冲上了美女的心头,洁白而俏嫩的小手娇媚地提着裙摆,娇里娇气地大说一句:“唉――,等一下,怎么不说一声就走?”

“难道你要我留下来与你一起遇歹徒,希望你下次离家出走的时候,最好不要尽挑有歹徒的地方,我可不想再次英雄救美!”诸葛心明回眸过去,面无表情地冷冷说了一句,身上的铠甲宛如风铃一般清脆地响动,声音回旋之时,整个身体早已飞越在空气之中,只是在美女的眼里留下了一副帅气而勾人遐想的孤冷俊男飞行图。

“我叫幻心子,谢谢你救了我!”幻心子眉宇间飘扬起一丝丝难以抗拒的神秘和幸福,目光深深地停留在诸葛心明的背影上,整个心彷佛都烙印在了对方的怀抱里,她从来都没有此种莫名其妙的感觉,直到视线里的他彻底匿形了踪迹,方才呆呆地回过神来,莲步轻踏出去,直觉得浩瀚的夜空里长了一个暖洋洋的红太阳。

媚眼放出一丝得意之色,睿亲王府的大门咯吱一声向两边自动分开,幻心子拖着柔和而飘逸的绣花白裙子朝里走了进去,满心带着喜悦之情恋恋不舍地回头看了一眼大门外的天色,即刻听到了在鬼斗皇城的街市上打更的敲锣人,当当当地撞击了三下悠长而响亮的铜锣音,铜锣音响彻帝都的每一个角落之后,接着又听见几声“天干物燥,小心火烛”的洪亮中年男子喊话之声。

“师傅,您说我修炼的《血煞魔功》只是浅层次秘法,那么深层次的《血煞魔功》到底又在什么地方?”诸葛心明全身闪出一道血煞火焰,嗖的两声落在了睿亲王府的外墙边不远处的一个浓荫处,浓荫处是黑幽幽的茂密“血煞仙树林”,然而那里面却站着一个全身仙风道骨的天山道人,他正用血煞魔功隐身在浓荫处的一棵巨大无比的“血煞仙树”之中,两个眼珠子咕噜噜转动,直盯着问话的诸葛心明不动,目光四下里打量着睿亲王府的府邸外围到底有没有危险的人物出现。

四下里打量一阵子以后,天山道人的浑身上下都缠绕住源源不绝的“血煞仙气”,那些血煞仙气充盈着他的四肢百骸,窜进转动的眼珠子之中,盈盈的血煞仙火冒了出来,使得诸葛心明感觉到师傅的身体犹如血液一般火红,又似炉火一样高温,而且整个肉身上下也流窜起浓浓的血煞之气,那种气体充满杀气,一旦从体内外放出去,将会摧毁几十个《血煞魔功》的浅层次魂斗修士。

望着眼前的非凡景象,诸葛心明心知肚明,他清楚师傅天山道人是在偷取睿亲王府那些天宗门修士亲手栽种的”血煞仙树林”上蒸腾不已的“血煞仙气”,这种血煞仙气可是血煞仙树上的好东西,有了它,修炼血煞魔功的魂斗修士就可以免费获得“仙气罩”,还能够无声无息地安全进入睿亲王府去偷盗修炼场的“灵幻龟牌”,想到此,师徒两人龇牙咧嘴地洋洋诡笑着。

“等会儿你就知道了,快按照为师刚才获取血煞仙气的方法修炼一个仙气罩!”天山道人的周身被一层厚厚的仙气所萦绕,很快,所有的仙气与他体内的罡气以及血煞仙气融二为一,变为了一个隐形的斗篷状拱形物,那个斗篷状拱形物就是用血煞仙树林上的血煞仙气所修炼而得的仙气罩,仙气罩虽然隐形在人的视野里,但是它全身不停地在释放出诡异万端的仙气和大小不一的阵法,只要是血煞魔功的修炼者都知道仙气罩便相当于一件护身法宝,拥有它就相当于攻读四年大学的大学生拿到了大学毕业证一般可以自由出去找工作过日子了。

默念了几句血煞魔功的浅层次练功心法,身子几个变身,一道红光似的幻影飞进了血煞仙树林的一棵大树干里,天山道人捋着胡须嘻嘻两声怪笑,觉得徒儿的练功心法倒是长进不少,一两秒钟的时间便隐身进了血煞仙树之中,血煞仙树几下摇摆,呼呼地发出嘤嘤的怨妇哭泣之声,一道空灵的血煞仙火冲出诸葛心明的体外,烧毁了刚才一千年才荟萃一次血煞仙气的血煞仙树。

“师傅,我练好了仙气罩!”诸葛心明不知天高地厚地嬉笑着说话,仙气罩刚一修炼好,所有的仙气灌进了天山道人制作的防御铠甲之上,而今防御铠甲闪出两道仙气弥漫的雷火,轰然巨响之中,天空之间雷云滚滚,天阴层层,一道道惊雷和闪电从仙气罩中爆发出去,一瞬之间,防御铠甲挂身一变,成了仙光闪闪,灵气烁烁的金丝战王袍。

“徒儿,你惹大祸了,你怎么不把握好修炼尺度,你所取的仙气超之过度,焚毁了一千年才荟萃一次仙气的血煞仙树,声音之大,定会惊动入睡的睿亲王府天宗门中层魂斗修士!”天山道人甩力伸手出去,一把拉住诸葛心明,两师徒凌空滑翔,穿过睿亲王府的高深院墙,遁隐在了睿亲王府院墙内的走廊亭台柱头上面,观望着已被惊动的天宗门中层魂斗修士的慌乱情景。

“出事了,给我来人!”睡在豪床华被上的睿亲王猛然在酣甜的睡梦中惊醒过来,他右手用力地掀开被子,大叫一声,手内的血煞仙火砰然发了出去,血煞仙火带着他胖墩墩的身体破门冲出屋外,张目四处探望,只见府邸的走廊上来来往往地走动着几十个血煞魔功的中层魂斗修士以及一个领头的高层壮硕中年魂斗教员,看他们陆陆续续地从修炼场鱼贯而出,就知道睿亲王府的血煞魔功魂斗修士应该是倾巢出动了,而跑在几十个中层魂斗修士最前面的那个魂斗教员正是睿亲王府的血煞魔功总教练。

血煞魔功总教练厉声厉色地急喘喘禀报道:“睿亲王,到底发生了什么大事,为何三更半夜地紧迫召集我们天宗门魂斗修士商量议事!”

“马上给我去府邸外的血煞仙树林看一看究竟是谁盗取了我们的血煞仙气,看样子应该是血煞仙树被毁了!”睿亲王胖嘟嘟的身体在说话之间上下抖动,面露七八分难以窥测的惶急之色,以他的修为应该察觉到诸葛心明已经潜入到了自家府邸,可是他浑然不觉,眼睛再次仔细地巡视一番府邸的各个地方,仍旧没发现任何盗树贼的踪迹,心里的重石头稍稍缓了下来,潜意识里认为睿亲王府的府邸内布置了许多的“摄魂阵法”,只要是盗树贼闯进,必定死无全尸,可是他万万没有想到诸葛心明和他的师父炼得了仙气罩,这仙气罩专门是用来对付摄魂阵法上的“摄魂微粒”,既然没看见睿亲王府的宅院里新躺几具尸体,睿亲王自然而然是相信盗树贼一定往府邸的外围逃逸了。

“睿亲王,依我看盗树贼一定往府邸外逃走了,看情形,他们的修为应该很深,要不怎么能够摧毁我们的血煞仙树林之王!”查看一番逃窜者的踪迹,仅仅只看到两个盗树贼的幻影往府邸外奔走了,血煞魔功总教练怏怏不乐地回来禀话道,言语里毕恭毕敬,身子抖抖索索,他们向来谙熟睿亲王的脾气,残忍而粗暴,要是谁办事不利,一旦激怒他,必然落得个粉身碎骨的悲惨处境。

啪的一掌打了下去,掌心的血煞仙火烧死了六七个血煞魔功的中层魂斗修士,睿亲王面露怒容,十分不快地骂道:“一群饭桶,随我前去追捕逃犯,一定要全力搜捕盗树贼,要是一旦追不回他们,你我就等着上头处死吧!”

嘭嘭嘭,睿亲王府的府邸大门一翕一合地当啷啷响动,血煞魔功总教练带着自己的中层魂斗修士随同睿亲王亲自抓捕盗树贼去了,大半夜的劳师动众,惊得府邸上下的家丁丫鬟们鸡飞狗跳,左邻右舍的阿姨婆婆们战战兢兢,人人自危地倒抽冷气。

“是时候出去了!”诸葛心明对自己的师傅催促道,他独自一人首先摇身一变,现身从府邸走廊的亭台柱头上跳了出来,笑眯眯地举头东张张,西望望,双手拍了拍沾满尘土的金丝战王袍,呆在一处不动,等待师傅现身出来之后,满脸推笑地说:“师傅,现在睿亲王府的修炼场人去楼空了,他们中了我的调虎离山之计,咱们赶快去修炼场盗取我们该要的至宝!”

天山道人瞄了几眼身边的诸葛心明,本以为烧死血煞仙树林的仙树之王,他就是在劫难逃了,却未料年纪轻轻的少年郎居然想到将计就计,利用焚烧血煞仙树林的巨大轰塌之声,把睿亲王等天宗门这些护国门派的人统统引开了,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臭小子倒有些鬼心眼,比为师不知要强了多少倍。

“师傅,咱们赶快去,别错过时间,否则睿亲王等人一回来,我们就吃不了,兜着走了!”诸葛心明情急之下激灵地说话道,一脸的喜悦之色,宛如捡到金元宝似的高兴不已,此刻天山道人也是喜不自胜,想不到那个睿亲王原来也是个低智商,被诸葛心明和自己刚才遁隐亭台柱头的时候,略施一些调虎离山的“幻术迷影”,就把他们给欺骗住了,使之一溜烟地急忙前去抓捕人贩,稍加思索,天山道人和自己的徒弟径直朝睿亲王的修炼场飞去。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