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玄幻 > 我夺舍了王权

更新时间:2021-05-03 12:15:16

我夺舍了王权 连载中

我夺舍了王权

来源:落初 作者:虞慕朝 分类:玄幻 主角:安笙玉钟 人气:

经典小说《我夺舍了王权》由虞慕朝所编写的玄幻类型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安笙玉钟,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失去记忆的安笙被神秘组织抓住成为了魔神的祭品,却不想被一个逃出来的疯老头跑路时顺路砍死了。“我把执掌王权的恶魔交给你,你一定要...”喂喂把话说完再死啊!“我们来晚了,请少主原谅!”谁?少主?我?穿越了?“恭喜你成功享有了王权,别害怕~,这是我为你夺舍的一个临时身体。”充满魅惑的声音自脑中响起,安笙很想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所以有没有人来跟这个在药池泡傻的苦命娃解释一下的!救命啊!!!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等到安笙再度从梦中醒来,他已经被包裹在一个可以呼吸的淡蓝色水球里,全身赤裸。

眼前是一个布满浮动晶核的房间,他能看见屋外有一个曲线优美的血影。

“这少主的资料多少告诉我一点吧,这种能探测人影的力量应该就来自他。”

安笙在心中询问,随即便有璃的声音快速回复。

“你记得我跟你提的亡种吧,他们的力量来自凌天录夺舍恶魔的力量。

因为跟翠玉录原理的不同,所以大部分亡种同序列是很难对打玉种的。

但是大概在八百年前,有一个突然出现的亡种杀掉了翠玉录序列前二十的某个神兽,并自称为魔君。

这还不算,那个神秘的魔君又一人登上了掌管翠玉录的神殿,一击重伤了当时新任的圣主。

没人知道他到底继承了什么恶魔的力量,只知道自那之后亡种的巅峰就被统称为了魔君。

你这个身体的父亲就是现世魔君,只不过因为同时代的圣主实在太过强悍,所以前缀多了个东陆。

至于你嘛~属于他众多子嗣里罕见继承了同序列恶魔的那一个。

用你们人类的话说,算太子?

不过可惜的是出生之时就被诅咒了,所以寿命只有二十年左右。

在大概一个月以前,我探知的讯息里他跟一个很厉害的玉种在一个独立空间里争夺什么宝贝。

好不容易打赢了对面,结果让那宝贝的原主人阴了,失误炸掉了整个空间。

也亏的他命大,被空间驱逐之后相隔千里被传送到了那船上,应该是被医治了。

不过可惜他自己身上的诅咒也爆发了,活下来所剩的寿命也不多,所以我看不清那些记忆。

你现在啊,在侵占他最后三个月的人生哦~”

璃的坏笑声让安笙很怀疑她做事的动机究竟是什么,这种怪诞的性格不能那天不开心就反噬了自己吧......

“少主您终于醒了,第十天了...万幸。”

满含解脱韵味的叹息自屋外的玉琴口中传出,她感受到了来自里屋的注视。

“嗯,那一船的人最后发生了什么?”

安笙没有询问璃这个少主平日里说话的语气,这个身体有自己的反应。

“禀告少主,属下后来去查过,婴灵杀完了最后一个祭品以后就放任那艘船离开了。

那个小女孩......应该没事。”

玉琴说这话的时候很小心,她虽然不知道自家少主跟那一船的人有什么瓜葛,但是她清楚,能知道紫阳这个名字的人绝对不会是陌生的存在。

“婴灵,凌天录序列十五,来自所有丧生与大海的生灵汇聚而成的怨灵,属于鬼神的范畴。

它很少出现,每一次现世都是为了吞噬特定数量和类别的祭品,一旦被列入了祭品就没有自大海逃生的可能性。

小子你要不是占了有个厉害亲爹的少主,本来已经是它选定祭品的一环啦~”

安笙沉默的听完璃的介绍,随即再度自里屋观察着屋外恭敬的身影。

“这些天还发生了什么?魔君呢。”

他本来是想说父亲的,但开口却自动转为了魔君,似乎这个身体很排斥这两个字。

“魔君来过一次,但是对婴灵的出现倒没有多说什么......

但是听闻您打赢了圣君独女时倒是少见的笑了笑,一定是认可了您的力量!”

玉琴说这话的时候情绪很激动,安笙都不用想就知道这个少主平日一定没得到这魔君好脸色。

“嗯,知道了,去找,想尽办法知道那船上的人各自的身份,尤其是最后那个祭品。”

安笙装作淡漠的口气吩咐,这个疑问在他醒来之时便一直在跳转着,想必这个少主自己也不太清楚。

“不用太紧张~这种夺舍都是根据跟你性格相匹配的人来进行,还有我在,露馅的机会很小的。”

璃在他心头安慰了一句,随即又忽然玩味了起来,话锋一转。

“你也看到了吧~这个女人当时拿走了一块晶核的碎片。

虽然我也不知道那是什么,但想必应该是属于你的。

所以,我们的小少主啊~是你的话,会怎么做呢?”

安笙皱了皱眉头,他也记得那个碎片,但吩咐完便继续沉默着目送着屋外的血影离开。

“切~无聊。”

璃撇嘴的声音在大脑中响起,安笙倒是开始反问这个看似很熟的陌生人。

“你有这个少主之前的所有记忆吧,告诉我,那个少主的诅咒是什么。

还有他的力量,以及在周围我可以信得过的人都有谁。”

“唉......本来还以为你会是个听话的好孩子呢,没想到这才没多久就准备自主行动了,真不乖~”

璃忍不住哀怨了一句,声音酥麻。

“魔君的资格也是要通过无数竞争的,有些类似王权之战。

少主的父亲在当时那一片竞选者里其实并不出众,甚至还有些弱小。

但是最后他还是成功了,你猜是为什么~”

“他把自己的孩子献祭给了魔神,类似婴灵,或者更高的魔神,对吧。”

安笙的声音里有几分压抑,他记得那些把自己泡在药池里的脸,有人在做类似召唤魔神的事。

“算是吧~凌天录和翠玉录的力量每五十为一格,前者前五十称为魔神,前十为虚无之体,世间无其形。

后者也类似,前五十为皇种,前十是圣兽,也没几个有实体。

而“你的父亲”当初为了赢得胜利,跟凌天录序列前十的某一个虚无进行了交易。

你啊~只是那个被交换部分里很小的一部分罢了,被躲走了成年之后所有的阳寿。

反正我看那些记忆里,这人泡在药池里的日子可比你长多了~”

安笙听着璃的讲述,忍不住又看了一眼周围漂浮的昂贵晶核,想必这个少主的童年远比他想的艰辛。

“你跟魔君的力量同源,你是序列41的夕,亚龙种的巅峰,掌握着玄雷的力量。

这夕传闻里还是古龙跟某个圣兽的私生子呢,嘿嘿嘿。”

璃不紧不慢的调戏安笙,见这个木头依旧没什么反应便泄了气,只能叹叹气接着讲解。

“我见过的记忆里他没这么特别信任的人,那两个仆从是这两年被安排进来的。

再说了,反正这身体就用不到三个月而已,你知道那么多有什么用~”

璃似乎对安笙的谨慎不以为然,他甚至不知道其实在这女人心里更希望这少主早死早交差。

“哎呀~没得聊了,玉瓶在呼唤我们了!”

璃忽然变了个口气,整个人似乎都兴奋了起来,但安笙却紧张了起来。

他知道自己的命运终归是要步入被规划好的那个时间轴里了。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