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玄幻 > 七曜星皇

更新时间:2021-06-22 14:31:53

七曜星皇 已完结

七曜星皇

来源:落初 作者:李道长 分类:玄幻 主角:苍羽谢大 人气:

主角叫苍羽谢大的小说是《七曜星皇》,它的作者是李道长最新写的一本玄幻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从288章开始,主角因为吃了神魔之心加上脑子被撞前世尽忘良知尽泯,因为长相与亡国太子很像被误以为是宗周太子,他便开始了作为一个纨绔太子泼皮无赖的无耻修炼之路。泡美女争天下,踏仙神魔三界无耻谁为最,当为柳飞歌。这不是一个好人的故事而是一个无赖的闹剧。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柳飞歌走出考场后,脸上也微微露出疲态,最后走出的他自然就成为了众人的焦点所在。不过大多数人都在讨论先前的题目,倒也没人再去烦他,不过有那么几个注意到柳飞歌的人都是微讽着笑了笑。

谁又能想到这个与谢鸿运齐名的小书童是最后一个交卷的?而此时的谢鸿运却满眼不善地盯着柳飞歌,他就是认为柳飞歌是此次夺魁的劲敌才会派人去杀他,但柳飞歌的表现隐隐有些不对。

谢鸿运眉头紧皱着,明天就是宣布成绩的日子,但愿那些阅卷的老家伙时候能把招子擦亮点。特别是勾阳波那老家伙,收了自己家那么多东西倘若再不出点力恐怕都说不过去。

“你去告诉邪影楼的人,我会当面问清楚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难道他们就是这么糊弄雇主么?连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废物都杀不了,还敢自称九鼎第一暗杀组织。”谢鸿运脸色阴沉,低声吩咐着自己的一位随从。

那名中年男子连连躬身点头,快步离开了。

考生一个个都离去了,但柳飞歌却没一点要走的意思。柳飞歌他很清楚,只要自己一日没有入苍羽剑宗自己的脑袋就悬,谢鸿运那家伙不把自己弄死是不会轻易善罢甘休的。

所以说相对于别的地方,苍羽剑宗的道场算是最安全的地方。

“说一千道一万还是自己太弱小,自己这副孱弱的身体连抓个小鸡都费劲。要是自己成为了修道之人,变得无比强大,别说这小小的九鼎城,天下之大何处去不得?”柳飞歌紧紧地捏着拳头,这里不是自己以前所处的世界,在以前的时候自己很平庸,但在这个世界就不同了。自己掌握了几千年的知识难道还要甘于平庸吗?不能。这同样是是个弱肉强食的世界而且比之前的世界更残酷。

所以说就算为了生存也要进入苍羽剑宗。

文试结束后,那几位主考官便忙了起来,四个人要在一晚的时间内批改完近千张试卷,这个工作量着实不小。直到深夜正殿中的烛火依旧没有熄灭。

“啊,真乃奇才也。”阅卷场里,随着一声惊呼一位阅卷老叟激动地拍案而起。

“惊人,真是太惊人了。哈哈,好一个天地为混沌,大道似险关,如此高论老夫活了半辈子还是第一次听到。这谢家大少果然不凡啊”勾阳波浏览着谢鸿运的试卷,忍不住惊叹连连。

“不仅如此,谢大公子的“动,静论”字字珠玑仅仅俩字便道尽了‘道与名’的真谛,机智非常。机智非常啊,如此惊才绝艳之辈若不为第一,试问谁还能做第一。”另一位阅卷考官跟着附和。

“谢鸿运的答题与正题答案出入极少,且字里行间透露出无尽智慧,有如此悟性如此灵根的学子不多见了,老夫认为当推为第一。”勾阳波此时心情大好,一双眼睛都眯成了两条细缝,若谢鸿运真正文试中得了个第一,谢家定然少不了自己的好处。

“诸位可曾见到那柳飞歌的考卷了?据说他在九鼎城也颇有名气,身为小小书童居然与昔日主子齐名,也属难能可贵了。”

“玉成兄说笑了,区区一介贱奴岂能与主子相提并论,对于那些道听途说的流言勾某万万不敢轻信!谢大少的才华可是有目共睹。三岁便感悟了紫气东来,曾言一朝紫气动,满城谢飞花,可不是谁都能说出来的。”勾阳波的一席话硬是把谢鸿运往天上捧了。

另外阅卷老师也只是笑了笑,勾阳波的话虽然有些夸张,但说的大部分都是事实,由不得别人反驳。

“你是何人,这是你呆的地方吗,还不速速离开。”

柳飞歌正满腹心思地靠着道场门框,忽然听到了一道断喝。当他抬眼望时时,才看见自己身旁不知何时站了一位白衣人,长袍的遮住了此人高大的身躯,一个古怪的面具遮住了他的颜容。

柳飞歌一怒,心想连坐在门口都有人赶,自己真够悲哀的。

但是怒归怒,柳飞歌也真不敢骂出来,谁知道这家伙什么来头,指不定人家一巴掌就把自己给拍死了。

“小生柳飞歌乃是考生,因暂无去处所以暂时呆在这里,还望见谅。”柳飞歌不卑不亢地回答。

“哦,原来如此?”回头对身后一位小厮说道:“童儿,外面天寒露重,给他找件衣衫披上吧。再让人给他安排个房间休息。”

柳飞歌这才注意到原来白衣人身后还跟着一位童子。

说完白衣人没再理会柳飞歌,便一脚跨入了道场。见状,柳飞歌才暗暗心惊,大爷的刚才自己还好没有冲动,这道场的大门虽然一直敞着,但九鼎城城里又有哪个敢不先通报就直接闯进去?这么看来,那白衣人若不是傻了那就是来头不小。

在道场后殿,考官们正在细心阅卷,忽然听到一阵脚步声,一位带着面具的白衣人直接闯了进来。勾阳波见了顿时大怒怒得拍案而起。“你是何人居然胆敢擅闯我苍羽剑宗道场?来人哪给我拿下这厮。”

“是我。”

那白衣人轻轻摘下了自己的面具,露出来的是一张俊逸的脸孔。他双眉飞鬓目如朗星,假如没看到他那双沧桑如海的眼睛,外人肯定以为他是位翩翩少年郎。

场内十分寂静落针可闻,几人见到白衣人的面貌后都是瞪大了眼睛,额头冒汗,特别是那勾阳波吓得几乎瘫倒在地上,心中回荡着一个声音。‘我居然骂了他’。

“。。尊上。”

勾阳波哆嗦着从喉咙中挤出了几个字,想起先前自己说的一席话,他此时更是有一巴掌拍死自己的冲动。

“您,您怎么来了?”勾阳波苦着脸直接跪倒在地。自己在外宗虽然有不错的地位,但跟一宗之主相比就好像荧光比皓月,洼水比江海,根本没法比。若不是宗门举行过大会,恐怕他这一生都难见到这种大人物的尊颜。

“起来吧,老夫不是看你们磕头的。新晋弟子乃我苍羽之根本,切不可掉以轻心,考生中有多少可造之材,一一说与我听听。”白衣人的声音并未有多少情绪波动,他只是淡淡地瞟了眼勾阳波。

勾阳波赶忙起身颤抖着递上了谢鸿运的试卷。宗主名叫程战天,其身份地位,就连皇帝陛下对他都是礼敬有加,作为一宗之主想来不会因这种小事怪罪自己。

念此,勾阳波赶紧让出了自己的座椅,还亲自跑去厨房为程战天沏了壶热茶。而其余三名考官看见勾阳波一副狗腿的模样,也心生鄙夷,虽然他们不知道宗主为何会亲自来这种小地方,但这样的事情也不是他们能够过问的。因而其余考官也只是向程战天恭恭敬敬地行了一礼之后,便继续批阅试卷。

谢鸿运的试卷在程战天手里,他是出题人,说到评级,便没有人比他有资格了。油烛将要燃尽之时,程战天才放下了谢鸿运的试卷,他含笑满意地点了点头“行文如行云流水毫无凝滞见解精辟独到,有点意思,是个可造之材。”

勾阳波闻言大喜,身为内宗长老,程战天的眼界有多高那自然不用说,能获得如此评价,这对谢鸿运来说都是无上的光荣了。

忽听‘啊’的一声一名考官竟惊呼了起来,手一抖一张试卷滑落到地上,刚好落到程战天的脚下,被程战天俯身捡了起来。那位考官一脸尴尬想收回那张试卷却又不敢,只得开口说道。

“尊上,如此离经叛道的道论怕是辱了您的耳目,这张废卷属下这就销毁处理。”

“废卷?”

程战天眉头微皱,他来此地是为了调查凤鸣山异样天光之事,可不是为了在此浪费时间的。无意中扫了一眼试卷正要放下,却神色惊愕瞬间定身整个人都被吸引住了。

周围的考官都不明所以,居然令一向处事不惊稳如泰山的一派之主面露惊容,这可是从来没有过得事。过了好久程战天才放下试卷纵声长笑起来。

“哈哈哈哈,盗天修炼论,变化论理说,。其他宗门常说我程战天疯狂,想不到还有人比我更疯狂,这张试卷的论调无论哪一项拿出去无不惊世骇俗,你们都传阅一下。”

其他的考官都穿着看了,看后无不变色。

“离经叛道,狂妄无知,这那是修道分明是修魔。这那是论道分明是卖狂。”勾阳波‘啪’地一声将试卷拍在桌面上怒气冲冲地对程战天拱手说。

“宗主,此子决不可留。”

“宗主,柳飞歌的道论虽然有些惊世骇俗,但属下坚持认为他乃是天纵奇才,能入我宗乃我宗之大幸。比谢家儿郎有过之而无不及,请宗主明鉴。”另一位阅卷考官极力推荐。

“柳飞歌,原来是他。”程战天若有所思地点点头。

勾阳波闻言像是被踩了尾巴的猫一般,他尖声道:“休得胡言乱语,柳飞歌满篇离经叛道之论以我看道心一点没有,魔心倒是很盛。你处处维护那柳飞歌,莫非是收了他的好处?”

那位考官闻言大怒:“姓勾的,到底谁收了好处天地可鉴,清者自清浊者自浊你纵然污蔑老夫千百遍也是无用。”

这是一个极为敏感的话题,考官收受**好处一向是宗门大忌,更何况两人还是在掌管宗规的宗主面前谈论。

“够了,你们都一把年纪了还像小孩子似的骂街,成何体统,本尊自有决断。”

程战天的喝声把两人都吓了一跳,于是两人赶紧告罪,退到一边不敢再言语。等程战天将每份试卷一张张看完,夜已经很深了。

再次瞅着柳飞歌的试卷,程战天脸上露出似笑非笑的神情,不经意地暴了句Chu口。“这他娘的是人写的字吗,书法也太烂了。不过他的答题倒是一题不落,连选答题和本尊最后的道自由题也回答了,哈哈,有意思。”

看着看着程战天的眉头突然一展,忽然问道:“以你们看来何为天道,何为地道,何为人道。”

多人沉默不语,没人敢作答,因为他们知道就连答案都是错的,这根本没有答案。勾阳波自以为聪明地给了个答案也没令程战天满意。

“那你们觉得他的答案如何?”程战天指着柳飞歌留下的那句话。‘大道归无!不作答。’

勾阳波献媚地笑笑:“尊上,那句话好像不是答案吧,不过是那黄口小儿临时添上去的戏言罢了。谢家大少才情天资有目共睹,属下觉得众考生中无出其右者,当为第一。”

“属下推荐柳飞歌,柳飞歌虽然道论奇诡但在于新就好像秋后新芽殊为难得。”

“柳飞歌诡言怪论哗众取宠做外门弟子尚且不够资格何谈夺魁。”

多数考官都看好谢鸿运,毕竟中规中矩的论道才能为他们所接受,相比谢鸿运的论道柳飞歌的道论太诡异了。何况最后那一句话简直就像戏言,如此玩世不恭态度不正的人怎么可能是他们心目中的最佳人选。

看到同僚们的表情,勾阳波心中暗爽,不出意外谢鸿运应该是稳坐榜首了。

然而忽然之间程战天大笑起来,他的笑声极为畅快,最后提笔在柳飞歌那歪歪扭扭的试卷上龙飞凤舞地写下了两个大字。

“文试一等!”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