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玄幻 > 猎国

更新时间:2021-08-01 09:36:49

猎国 已完结

猎国

来源:落初 作者:跳舞 分类:玄幻 主角:雷鸣夏亚 人气:

经典小说《猎国》由跳舞所编写的玄幻类型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雷鸣夏亚,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不想谋朝篡位的权臣不是一个合格的权臣……  总有一天,帝国的金币上会印上老子的头像!”  ——夏亚雷鸣  【跳舞新书,欢迎新老朋友前来捧场~】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看着这个可怜虫呼天抢地,夏亚雷鸣几乎笑断了气去,抱着肚子满地打滚。

这恶劣的笑声刺激了可怜虫,他很快就飚出了眼泪来,把饼也扔了,抓住那颗门牙捧在胸口,哭得肝肠寸断。

夏亚雷鸣笑够了,才站起来,捡起饼用火叉子扎上,伸在火堆上烤了会儿,笑道:“你一定没有在野外待过,吃这东西,要先用火烤软了才行。”

眼看这个家伙还在痛哭,夏亚雷鸣摸了摸脑袋:“哈啦,别哭了。不就是一颗牙么?男子汉大丈夫,掉一颗牙算什么。”顿了顿,他继续好心安慰:“我看你应该是贵族吧?一定很有钱?干脆等你回家之后,找个好工匠,镶一颗金牙吧。我们镇子上有一家酒馆的老板就镶了两颗金牙齿,每次他笑的时候,满嘴金光,别提有多气派啦!”

他不安慰还好,一说到镶嵌金牙“满嘴金光”,可怜虫却悲从心中来,几乎就要当场哭断气了。

夏亚也不管他,自顾自的大口将烤软了的饼吃进肚子里,想了想,终于还是给这个可怜的家伙留了一个小角。

“喂,我提醒你,现在不吃的话,下顿吃饭的时间可是明天中午了。”

说完,夏亚雷鸣起身从自己的布包里掏了一阵子,终于掏出了一块干硬如煤球一般的东西,隔着老远,那个可怜虫就闻到了一股难闻的臭气,他忍不住捂住了鼻子。

夏亚雷鸣在宿营的外围走了一圈,将那个煤球小心翼翼的掰开碾成粉末,洒在了周围,然后拍了拍手回来,也不洗手,就在衣服上随意蹭了两下,几脚将火堆踩熄,把灰烬扒开。

火堆下的地面已经被烤得滚热,夏亚雷鸣趟了下去,在热气的烘烤之下,惬意的舒了口气,翻身嘟囔了一句:“晚安。”把屁股对着可怜虫,不到一会儿,鼾声如雷。

这个混蛋,他,他,他居然不管我,自己就这么睡了?!

可怜虫心中怨愤,一半是为自己的牙齿悲哀,另外一半,则是被这个粗鲁的家伙气的。

这个混蛋,难道,难道他是瞎子吗?!

听着夏亚的鼾声一声响过一声,可怜虫终于止住了悲伤,却实在忍不住饥饿,终于将夏亚留下的那一小角黑饼拿了起来,放在嘴边轻轻咬了一口。

牙齿还有些疼,黑饼粗砺的口感实在很难下咽,不过实在是饿得急了,再难吃的东西,终究还是粮食,几口将饼塞进了嘴巴里,可怜虫被噎得直翻眼睛,正手忙脚乱的捶胸,却忽然一眼看见那个可恶的家伙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翻过身来了,睁着一双眼睛看着自己,眼神里满是嘲弄的笑意。

可怜虫呆了一呆,一口饼沫就喷在了衣服上,咳得险些就断了气。

“你一定是一个过惯了好日子的人。”夏亚脑袋枕在包袱上,翘着腿笑道:“喂,你到底是从哪里来的?”

可怜虫恶狠狠的盯着这个家伙。

“嗯,你的头发是棕色的,应该是拜占庭人。可是你的个头很高大,拜占庭人大多没有你这样的身高,只有北方的奥丁人才有这种体形。可是你说话的口音也很古怪,你说的拜占庭语是官话,不过你的咬字很别扭,有些生硬,却又不像是那些奥丁人——我在野火镇上见到过一些从奥丁帝国来的人,那些家伙说拜占庭语的时候总是大舌头,他们的舌头天生就不会弯曲,哈哈……你到底是什么人?怎么会一个人跑到这种危险的野外,还踩进了猎人的捕兽夹?”

可怜虫不说话,依然带着厌恶的表情瞪着夏亚。

夏亚哼了一声:“不说算了,我猜你一定是一个通缉犯。哈哈,是不是犯了什么罪被追捕,所以不敢说出你的身份?放心,我不是赏金猎人,不会拿你去换取赏金的。”

“那你是什么人?”可怜虫终于开口了。

“我……我是一个猎魔人!”说到这里,夏亚雷鸣骄傲的挺了挺胸。

可怜虫一脸鄙意:“猎魔人?就靠你那把破斧头,还有火叉?哼,我也见过不少猎魔人,他们都装备精良,身上随便一件装备就抵得上你全部家当的一百倍。你有防魔护具么?你有破魔武器么?我看你只是一个三流蹩脚的小猎人罢了。”

这句话立刻戳在了夏亚雷鸣的痛处,他哼了一声,翻了个白眼:“哼,老家伙说的真没错,丑人多做怪!”

“…………”

可怜虫的那双大眼睛瞬间瞪得圆圆,用一种不可思议的目光望着夏亚,过了一会儿,他陡然跳了起来!

腿上的伤不顾了,脑袋上的疼不顾了,就连门牙豁掉了一小块也不顾了!他对着夏亚低吼:

“你说什么?!你说我长得丑?!!!”

可怜虫勃然大怒,仿佛听见了最最无法忍受的侮蔑。

“难道不是么?”夏亚雷鸣理直气壮,不屑的看着这个家伙:“身为一个男人,你的相貌简直就对不起‘男人’这个称呼。你看看你,长了这么高的个头,却瘦弱得连捕兽夹都自己扳不开,还有你的脸——英俊的男人,应该拥有健壮的体格,结实的体魄和肌肉,应该是四方脸,浓眉阔嘴,最好脸上还有一道疤痕,大口喝酒,大块吃肉……这才算是一个真正的男人。”

神啊,饶恕这个可怜的土鳖吧……

很显然,身为一个涉世不深的小子,他的审美标准如此扭曲,很大的程度……啊不对,应该说是完全要“归功”于那个已经嗝屁的老家伙!

因为那个老家伙为了在自己的养子面前肃立威严和高大的形象,将他自己的相貌说成了才是全世界最最优秀的美男子的标准。

粗鄙,雄壮,疤痕,还有能吃能喝能睡……

虽然夏亚从小混迹在野火镇这种充满了罪恶的地方,熏陶出了一些基本的处世城府,但是不得不说,在某些方面,他实在是很小白。

可怜虫已经听得张大了嘴巴,这次不是气的,而是被这个家伙的荒唐言语弄呆住了。

“……至于你么,身为男人,实在是一种浪费,如果是女人的话么……”夏亚眨巴了一下眼睛。

“……是女人话又怎样?”可怜虫忍不住问了一句。

“是女人的话,就更难看了。”夏亚的这句话让可怜虫差点吐血。

“难看!你居然说我难看!!”可怜虫怒了!

头可断,血可流,可身为一个美人儿,居然被人在自己的相貌上贬低,实在是天下所有的美人无法容忍的!

“你这个土鳖倒是说说看,怎么样才叫好看的女人?!”

“首先要胸大屁股大。”夏亚抬起双手做了两个极为夸张弧线:“屁股大的女人才能生很多孩子,而胸脯大的女人,才能有充足的Nai水喂养孩子。还有,手脚要粗大一些,才能干活,挑水打造洗衣做饭,嘿嘿。”

可怜虫不生气了,却用一种古怪的眼神望着说得津津有味的夏亚:“喂,那……脸蛋呢?你认为,好看的女人,脸蛋应该是什么样子的?”

“脸蛋?脸蛋长成什么样子有关系么?”夏亚似乎很不以为然:“老家伙说过:关了灯,什么相貌的女人都是一样。”

他的脸上故意装出一副很老练的模样。

……可怜虫开始对这个可怜的小土鳖产生怜悯了。

“呃,你说的‘老家伙’是什么人?”

“我的养父。”

可怜虫叹了口气,望着夏亚,小声问道:“你说的这些,都是你养父教你的?”

“是的。”

“嗯,我明白了……”可怜虫的语气很笃定:“你的养父一定和你有仇。”

…………

…………

话不投机,两人干脆都翻身睡了,半夜的时候,可怜虫睡得迷迷糊糊,感觉到了寒气袭体,身下被火堆烤热的地面已经冷却了下来,他蜷缩成了一团,依然无法抵挡寒气,睡梦之中,本能的就朝着身边能感觉到的唯一的热源凑了过去。

夏亚睡的迷迷糊糊之中,感觉到有一个软软的东西钻进了自己的怀里,他也不客气,翻身就把一条大腿压在了对方的腰上。迷迷糊糊之中,就好像抱着一团软绵绵的棉被,他甚至很邪恶的用力蹭了两下……

快天亮的时候,可怜虫先醒了。一个晚上,他都睡得不太踏实,醒来之后,他立刻发现了一件恐怖的事情。

自己什么时候被这个土鳖抱在怀里了?!

他本能的就要尖叫,但是立刻发现,土鳖依然睡在昨晚他躺下的地方,倒是自己,挪了好远——隐约记得,是自己昨晚主动钻过来的?!

他心中砰砰乱跳,这个土鳖的身上有一股难闻的土腥气,不过那热烘烘的怀抱,让畏惧寒冷的可怜虫却实在不舍。

但是随后,就在他身体刚刚一动弹,立刻发现了一件更恐怖的事情!

呃……让我们来仔细解析一下吧……

首先呢,夏亚把一条大腿压在了可怜虫的身上。

好吧,这虽然很过分,但是比起下面的来说就不算什么了。

其次呢,夏亚是一个年轻精壮的男人,而且从他的“好女人”的标准来看,他显然还是一个处男。所以,早晨的时候,他的身体发生了一种普天之下所有男人都会产生的本能反应。

万能的神作证!可怜虫活了十七岁,还从来没有被任何一个男人用这种过分的方式侵犯过!

所以他立刻做出了最本能的反应。

弓身,曲膝……用力……

顶!!!

“啊!!!”一声尖叫。

“啊!!!”一声惨叫。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