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玄幻 > 非黑x非白

更新时间:2021-09-12 10:05:37

非黑x非白 已完结

非黑x非白

来源:落初 作者:星辰113 分类:玄幻 主角:陆陆逸轩 人气:

有很多书友最近在追一本叫做《非黑x非白》的小说,是作者星辰113创作的玄幻小说,小说的内容还是很有看头的,比较不错,希望各位书友能够喜欢这本小说。本书主要讲的是:人之所以坚强,是因为还有那个可以追逐的光芒,如果那束光芒从心底死了,整个人也就死了。因为还相信有光,所以不顾一切的追着那一束光芒走,黎明前的黑暗,咬着牙也不会放弃。而在黎明到来之际,便可以任性的撒娇,发泄,痛哭。所以在黑暗里,只要还坚信能找到那束光,就一切都不算晚,哪怕遍体鳞伤,哪怕没了魂魄,无愧于心,有光便好。陆逸轩想做这样的人,而冷萧就是这样的人。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位于落白城城外的巫龙山半山腰有一座很小的房子,房子周围各种奇花异草,墙壁被藤蔓环绕,看着倒不像有人居住,倒像是荒废了许久的房子,进入院落一条石子路通向里屋,两边也都是些花花草草,倒也清新雅居。

“呦呦呦,这不是落少爷吗?怎么有空来我这寒舍了?”一个看起来邋里邋遢满脸胡子,头发也不梳洗,看不清面容,穿着破破烂烂的衣服的男子从屋里走出来说道

“好久不见啊,你还是这么的....”落白城皱着眉头,上下打量着,调侃着男子,虽然话没有说完,但隐喻的话男子也懂。

“我一个人住这里,又不怎么接触外人,有什么的,乐的逍遥自在,不过,你今天怎么有空来找我了?进来坐”男子不以为然的说道,走进了屋内。

屋内充满了药的香气,物品摆放也简洁明了,最多的就是各种各色的草药,屋子倒不像人那么邋里邋遢,反而很整齐洁净。

“说吧,找我什么事?你可不会无缘无故的来找我这个老年人”男子给落白城倒了茶,随意的坐下问道。

“你知道还忧草吗?”落白城也不在说题外话,直接问道,他现在可没有心情去调侃这些了。

“知道”男子想了一下开口道。

“有解开的方法吗?”落白城听到这话充满了希望的问道。

“怎么,你有朋友服用了?”男子不答反问道。

落白城没有说话点了点头。

“没有”男子没有犹豫果断的说道。

“为什么?”落白城听到这话皱着眉头问道。

“因为它并没有什么害处啊”男子解释道。

“真的无药可解吗?”落白城听到这话恍了神淡淡的问道。

“无解,世间万物都有其定数,听天由命了,也不是什么毒药,只是恢复记忆而已,谁会没事研究那东西,也不是人人都需要的珍宝”男子见落白城神色失落便开口安慰道。

落白城低着头没有说话。

“怎么?很重要?冷竹雪?”男子虽不很明,但也知道点,毕竟他也不是真的不问世事,何况落白城这小子每次有心事都会跑他这来坐坐,虽然不会跟他倾诉,倒也会说个一二,而且十之八九是冷竹雪,也不会有其他女子让他如此尽心尽力了。

“没事,我走了”落白城叹了口气没有回答说完便起身离开了。

“哎,你这臭小子,每次都这样,没礼貌”男子看着离开的落白城,无奈的摇了摇头。

天凌院陆逸轩书房内

“掌门已经可以动了”黑衣人站在陆逸轩后面恭敬的开口道

“恩,你先去准备,带着夜影,封锁天阁,看好他们,一个都不能放出去,我随后就来”陆逸轩放下书籍,犹豫了一下,开口道。

“是”

夜影是支只服从于陆逸轩的一只属于天凌院的队伍,而这个组织成立的是自己的父亲,父亲去世后边一直听从与陆逸轩,帮着陆逸轩做事,但陆逸轩一般也不会惊动这些人,除非是有紧急的事情,所以也并没有很多人知道这支队伍。

做完交代的陆逸轩取下父亲留给他一直随身携带的玉佩,轻轻的放入盒子中

“父亲,这一次,我不会再让步”说完转身离开去了天凌院的祠堂,那里有他的父亲和母亲在,陆逸轩站了一会儿,跪下磕了三个头,起身将玉佩放在父亲排位的后面,看着自己母亲与父亲还有.......驻足了会,收拾好心情才转身离开。

刚出了祠堂就看见自己的手下急急忙忙的向自己走来,陆逸轩预感很不好,皱起了眉头。

“掌门,找了你很久,你怎么在这啊?”那人满头大汗,喘着气说道

“说重点”陆逸轩冷冷的说道。

那人看陆逸轩那样也不敢怠慢急忙开口道

“陆长风他们不在天阁,天阁的弟子也不知道去了哪里,天阁空无一人”

听完手下的话,陆逸轩的眉头皱的更紧了,回头看了看身后的祠堂,松开了皱着的眉头,苦涩的笑了声,看着父母的牌位淡淡的开口道。

“爹,娘,可能要很长一段时间都看不到你们了,那个玉佩,等我回来取吧”驻足了一会,转身换了神色对来人说道“告诉月影来凌霄阁”月影便是经常在陆逸轩身边的那个黑衣人,没有人见过她长什么样,除了陆逸轩和他的夜影。

陆逸轩说完自己先一步离开了,看来还是晚了一步,从主动变被动了。

而此时的凌霄阁。

外面早已聚集了许多的“正道人士”结界早已成了摆设。

“冷竹雪,真没想到这么多年你竟然躲在这里啊,识相的就自己出来,你当初不是很厉害的吗?”陆天在外面狗仗人势的叫嚣着。

而此时屋内,陆浅白已经被还忧草就把她折磨的很虚弱了,哪还有精力去对付外面那些人,而小狐也是一脸的焦急。

“少爷不在,一定要等撑到少爷回来,青木不知道有没有把消息带给少爷啊”小狐一早发现不对,就叫青木去找陆逸轩了,自己在屋子周围布了结界,但以陆长风他们的人数,肯定坚持不了多久,而此时的陆浅白也正在被还忧草所折磨,虚弱不堪,只剩小狐一人苦苦支撑。

眼看屋内已不安全,白狐开口道,“小竹,起来,我们去后山那边,少爷肯定快到了”小狐搀扶着陆浅白,从后门离开。

而陆逸轩到达时,凌霄阁已是一片狼藉,陆逸轩看着眼前的景象,眼神瞬间不对劲起来,赶忙来到凌霄阁后院,却看到地上一抹白,是变回白狐的小狐,而小狐白色的毛发早已被鲜血大面积染红,陆逸轩瞳孔放大,迅速来到白狐身边,运气护住其心脉,白狐微微挣开眼睛虚弱的开口道“少…少爷,小竹在…在后山”说着看向了后山的方向,昏了过去。

“青木,带小狐离开,照顾好小狐,把这个带给他”陆逸轩随身抽出一封信,说完,便转身离开。

陆逸轩走出凌霄阁,此时的陆逸轩是彻底怒了,眼神充满杀气紧紧的握住手中的天魂剑,一步一步走到后山。

最外面的人看到陆逸轩,被陆逸轩周身的气息吓得自动让开的道路,虽然平时见过陆逸轩,就是冷冷的样子,但现在比之前过犹不及就像死神一样让人不敢靠近,毕竟都是陆逸轩天凌院的弟子,平时就害怕他,一个个也都让开了道路。

就这样陆逸轩在无人阻拦的情况下一步步走到被逼到悬崖边的坐在地上脸色苍白的陆浅白身边,想要伸手去安慰陆浅白,却被眼神充满恐惧的陆浅白躲了过去。

“别怕,是我”陆逸轩看到陆浅白害怕的样子,满是心疼之色,蹲了下来脸色缓和了些,收起了周身散发的气息,摸着陆浅白的脸柔和的开口道。

陆浅白看着眼前熟悉的人,眼泪立马在眼眶打转,顷刻既出,但是疼痛已经让她难以出声,只有眼泪一直往下掉,无助的看着陆逸轩。

“陆逸轩呐,你可算来了,等你半天了呢”而此时陆长风的声音出现在陆逸轩身后,山崖不大的地方被陆长风父子以及天凌院的弟子拦住,没了退路。

听到这个声音陆逸轩的眉头皱了起来,起身,换了神情,看着眼前不知何时跑出来的奸诈的陆氏父子。

“别这样看着我,我害怕”陆天一副小人得志的表情慢悠悠的说道。

“你们想做什么?”陆逸轩神情冷漠的起身站在陆浅白身前说道。

“不做什么,你私藏妖女,这可是正道的大忌,抓你和妖女回去受审,你的掌门之位归我了”最后一句陆天小声的在陆逸轩耳边说道。

“哼,凭你,也配”陆逸轩不屑一顾的冷声说道。

“你…”

“轩儿啊,大伯也不想做到这个地步的,可是你竟然私下查你大伯,若不是我的人有看到你带着妖女出去,我可能真的就不知道你竟然还干出这种事,不过大伯也要感谢你,不然死的就是大伯了”陆长风拦住生气的陆天开口道,而此时得到消息的月影等人,早已被堵在天凌院。根本无法过来。

“你与魔族勾结,残害门下弟子,觊觎掌门之位,总有一天你会自食其果”陆逸轩平静的看着陆长风说道,声音并没有很大,他知道自己现在已经没有优势了,这些事情说出来,只会人心慌乱,对天凌院百害而无一利,这些话也是针对陆长风说的,若能回头那便也是好的,只是陆逸轩不知道,陆长风早已回不了头。上不了岸了。

“就算你说的都对又如何,现在没有人会听你的,我可以放你一条生路,你身后的妖女必须交出来”陆长风开口道。

但在一旁的陆天却不乐意了,从小到大都是在陆逸轩的影子下长大,虽然是兄长,却始终不如陆逸轩,陆天对陆逸轩早已怀恨在心,放他是不可能的。

陆天趁其不备突然刺向了陆逸轩,但陆天根本不是陆逸轩的对手,陆逸轩轻易躲过握紧了手中的天魂剑,刺向陆天,陆天虽不是陆逸轩的对手,但也不是太差,两人飞到上空,开始了打斗,霎时火花四溅,剑影飞舞,速度极快。

而此时的陆长风并没有插手,他已知道陆浅白已经中了还忧草,倒不如借刀杀人,若不是陆逸轩他爹那一战狡猾取胜,掌门之位早就是他的了,也不至于让他一辈子背上小人之名,虽是长老之位,却始终被外人所看不起,虽然表面上都挺尊重他,但他也不是傻子,现在机会终于来了,就让陆逸轩从这个世界消失,陆家就只剩我陆长风一族,而掌门之位也会是自己儿子的。

想到这里,陆长风笑着看着地上的陆浅白,完全一副慈祥老爷爷的样子,而此时的陆浅白脑中记忆已开始逐渐清晰,只要陆长风在耳边吹吹风也就差不多了

“冷竹雪?”陆长风微微弯着腰试着叫了一声

陆浅白皱起了眉头,眼中泪水还未干,看着陆长风一脸的不解。

“是不是慢慢的记起来了?刚才保护你的这个人啊,可是亲手杀了你的师父呢”陆浅白此时越来越痛苦。

而此时的上空,陆天明显落于下风,渐渐的支撑不起来,看着给陆浅白吹风的陆长风,陆逸轩也是一阵着急,却没有办法过去。

陆长风看着明显落于下风的陆天,对身边的手下挥手下命令,陆逸轩从一对一的状态,变成了一对多的状态。

那些人虽害怕陆逸轩,但权衡利弊,陆逸轩已经失去了优势,未来天凌院是陆长风的,想到这也只好硬着头皮上。

陆长风当然知道这些人怎么是陆逸轩的对手,不过是消耗其体力,好让虚弱的冷竹雪能轻易杀了陆逸轩,自己再杀了冷竹雪。

看着突然增多的人数,陆逸轩没有迟疑,落地剑气挥出,击飞若干人。但由于人数的增加,再加上虚幻中级的陆天,陆逸轩的幻灭也不过刚到达,还未成熟,体力在逐渐消耗,内力也在急速流失,而面对那么多人,陆逸轩必须要有高度的专注力稍不留神,便会受伤。

“你难道不想报仇吗?从小养大你的师父,这个人为了得到你,杀了你的师父的”此时的陆长风步步紧逼的在给陆浅白刺激。

“师父…师父…”陆浅白低着头,眼神不断的闪烁,整个人也已经在崩溃的边缘游走,重复着这两个字,不断地往悬崖边上退。

“对,你师父,就是陆逸轩杀的,那个人可是杀了你师父啊,就在你眼前的那个人”陆长风并没有给陆浅白思考的空隙,继续刺激道。

“你不要再说了”陆浅白哭喊着说道,此时她的脑袋象要裂开一样,记忆也像流水般涌入。

“小竹,休息会儿师父给你带了好吃的哦”

“小竹今天师父收了个徒弟以后就是你师弟了,轩儿过来”

“小竹……”

而此时趁其不备的陆长风掌心凝聚内力,想要攻击陆浅白.

眼看陆浅白要被伤害,陆逸轩也发现了,击飞身边的人,迅速过来,剑竖身前,运足内力,接住了陆长风的一掌的内力,但此时受伤的陆逸轩哪还是虚幻高级陆长风的对手,一口鲜血吐出,皱着眉却还是在苦苦支撑,就这样两人耗了起来,陆天也叫停了手下,这都是他和他父亲的计划,冷竹雪杀了掌门,而陆氏父子杀了冷竹雪,一切都是这么的顺理成章。

都走到这了,他们怎么可能放了陆逸轩。

而此时的陆浅白神志开始清晰,记忆也在慢慢恢复,变得越来越清晰。

天凌院大堂前的场地,空气中弥漫着鲜血的味道,气氛也异常的严肃,众人围成一个圈,拿剑指着地上的男子,男子早已一身伤,倒地不起,气息微弱,仅存一口气,旁边的白色龙纹立柱上绑着一个女子,身上也是伤痕累累,头发散落,微微抬头,便能看到那坚毅冷漠的目光,女子看着地上的男子,眼神虽冷漠但还是能从中看出一丝的感伤

“轩儿你可是未来的掌门,不用我教你了吧?”陆长风来到男子身边其余人让开了一条路一脸奸诈的说道。

而此时的陆逸轩没有任何表情,一脸的平静,手握天魂剑,看了看那个伤痕累累的女子。

冷竹雪的眼神变为求救,一直在摇头,没有了一丝的倔强,这可能是陆逸轩第一次见到她服软吧,即使当初那些人那么的折磨她。

只是为了他的师父,就可以让那个倔强的人低头,但此时的陆逸轩丝毫不为所动,如果是以前可能连自己的命都可以给,但此时不行,陆逸轩低下了头,握紧了手中的剑,运气刺向地上的冷潇,随即附上一掌。

“噗”冷竹雪看着自己师父躺在血泊中,一口鲜血吐出,没有喊叫,缓缓闭上眼睛,落下一滴泪,砸在石板上,砸在陆逸轩心上。

“噗呲”剑从后入刺穿陆逸轩的腹部,鲜血溢出在黑色的衣服上,并没有那么显眼。

回忆消失,只剩下残酷的现实。

陆逸轩努力的支撑着,本就已经逐渐落了下风,而此时的一剑无意是让他去死,陆逸轩呆愣了下,缓缓看向了自己腹部的天灵剑。

站在陆逸轩身后的陆浅白,眼神已变得冷漠。

“你杀了我师父”语气冰冷毫无感情的对陆逸轩说道。

陆逸轩眼神从一开始的惊讶在听到这句话后变得坦然,他应该想到过这个,结局吧。

陆长风没有给陆逸轩伤感的时间,阴险一笑,趁其恍神之时,收回手重新汇聚内力与手中,用尽内力一掌拍向陆逸轩肩膀,他的目的达到了,没必要再留情。

陆逸轩倒飞出去,天灵剑也离开身体,嘴中鲜血喷出,落入悬崖,最后一眼是陆浅白那强装孤傲的背影。

“我还能拿什么再去保护你啊?”冷竹雪的身影消失在陆逸轩眼中,陆逸轩看着凌霄阁的房顶,缓缓坠落山崖。

“师父”

“恩”

“我想一辈子跟你一起看星星”

就在陆逸轩已经放弃挣扎之时,却被一股力量拉住,停止了下落,陆浅白一手抓在悬崖边一手抓住了陆逸轩的手。

“为什么要救我?”陆逸轩没有抬头,用冰冷的语气问道,明明是恨他的,明明想杀了他的,为什么还要救他。

见无人回答陆逸轩抬起了头,看着皱着眉头盯着他不说话的陆浅白,陆逸轩突然眼神变换了下,随即使用全身仅剩的力气凝聚气力,召唤回天魂剑借力一跃拦腰抱起陆浅白,踏剑立于悬崖半空,拉近陆浅白到身边,才使得陆浅白不被陆长风袭来的剑刺中,而陆浅白并不知道情。

“这个答案我会再回来问你要的”陆逸轩看着陆浅白轻声说完,用力推开陆浅白,整个过程不过瞬间,却是陆逸轩拼尽最后一丝内力得来的,陆逸轩浑身气息开始混乱再也无法支撑其身体,剑与人同时坠落悬崖,他还是无法憎恨她,哪怕最后她还是选择了伤害他,可最后不还是拉了他一把吗?

被推回崖边的陆浅白呆呆的望着山崖下,一动不动,而就在此时,一把剑刺入陆浅白腹部,是陆长风。

“没想到,陆逸轩为了你连命都不要了,正好成全你们,在阴曹地府相遇”陆长风一脸的奸笑着说道

“该下地狱的是你”冷竹雪语气冰冷中夹杂着愤怒,手握天灵剑,向后刺去,陆长风没想到陆浅白竟然还有这么大的力气,便放松了警惕,躲闪不及,被其刺中了腹部,整个人向后倒去,陆浅白眼睛开始变的阴冷,站了起来转过身看着一众天道院的人。

“爹”陆天跑过来,查看陆长风的伤势,陆长风痛苦的皱着眉,摇了摇头。

“冷竹雪,你的死期到了”陆天拔出剑,挥剑斩向陆浅白。

看着陆浅白的眼神,陆天也惊到了,行进的速度也慢了下来。

冷竹雪眼神冰冷,没有丝毫犹豫一剑劈了上去。陆天去阻挡,结果直接被击飞出去口中鲜血直流,冷竹雪记忆回来了,修为自然跟着回来了,不说陆长风,陆逸轩都不是冷竹雪的对手。

冷竹雪被刺伤的腹部,不断的鲜血滴落在地面,带着天灵剑眼神冰冷,缓缓的走向陆长风,脸上没有丝毫的表情。陆长风看到这样的冷竹雪皱起了眉头,眼中震惊之色不言而喻。

“噗”陆浅白突然一口鲜血喷出,摔倒在地,冷竹雪本就已经虚弱不堪,再加上还忧草身体根本无法支撑这么大的灵力,整个人倒在地上。

“这个答案我会再回来问你要的”可是我没有答案给你,看着昏暗无光的天空,冷竹雪的双眼变的模糊,不要再醒来了,是冷竹雪最后的祈求,挣开眼的瞬间,太痛苦,她不想要了,冷竹雪缓缓的闭上了眼睛,泪水顺着眼角滑落,那痛苦的回忆始终还是随着时光回来了,想要隐藏的东西,却始终留不住,无能为力,只剩叹息。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