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玄幻 > 王国与长夜

更新时间:2019-10-09 09:57:27

王国与长夜 连载中

王国与长夜

来源:落初 作者:愿望的愿 分类:玄幻 主角:伊洛尔 人气:

《王国与长夜》是愿望的愿写的一本玄幻小说,内容新颖,文笔成熟,值得一看。《王国与长夜》精彩章节节选:无法绕开的是命运,无法挽回的是过去。但总有人能在命运的永夜中点燃火光。人们谓之他为英雄。我知道,那不会是我。但命运弄人。这是一场有关帝国与王国间战争的史诗,生命如繁星般坠落,他拾起长剑,他背负愿望,他斩落漫长的宿命。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伊洛在前面快步走着,重新戴上了兜帽的少女静静的跟在他后面。

一想到一个会魔法的少女就跟在他身后,还答应帮他拯救茜尔,伊洛就感觉到一种强烈的不真实感,他中途好几次回头确认,好像害怕女孩是他在绝望中臆想出来的一个梦境。

少女用沉静的目光看着伊洛的背影,好像有些心事重重,两个人都一言不发的踩过雪地,发出嘎吱的响声。

少女敏锐的感应到周围风景在渐渐变化,路边的房屋逐渐变得破败,而里面好像有目光在窥视着自己的到来,让她觉得很不舒服,但是很快的心中涌起一股悲伤,她望着伊洛,猜到了故事的前因后果。

但是,为什么,他的样貌与里昂那么的相似呢。

很快的,木板房就在眼前了,“茜尔,我带医生回来了!”伊洛喊着茜尔的名字,兴奋的推开门。

屋子里空空荡荡的,一个人都没有。

“茜尔,茜尔?”伊洛脸上的笑容凝固了。

“她已经不在这里了。”身后传来凯伊幽幽的声音。

伊洛转身,看见凯伊坐在门后的阴影里,低着头,看不见表情。

伊洛一个箭步冲了过去,抓住他的衣领,“她去哪了,她病的那么重怎么可能自己离开,是你把她带走了吗!”

凯伊别过头去,一言不发。

“说啊,凯伊,你说啊。”伊洛激动起来,凯伊的身体被他重重的摔在木板墙上,他滑坐在地上,却依然不去看前面伊洛的脸。

伊洛的耐心快要消耗殆尽了,他再一次抓住凯伊的衣领,却听见凯伊轻轻的开口了。

“我给你讲个故事吧,伊洛,”凯伊的目光有些游移,他无意识的望着屋内的陈设,眼眸中充满了悲伤与怀念,伊洛从来没有见过这个样子的凯伊,不由得下意识的松开手。

“这是老爹还在的时讲给我听的,老爹年轻时候是个兵痞,后来因为犯了纪律从军队被赶了出来,那时的他真的是烂透了,他活着的时候也这么说自己,被赶出来之后他每天就是混日子,干些小偷小摸的行当,搞点钱去喝酒。”

“二十四年前,那也是个冬天,神恩节快到了,老爹又一次喝光了自己身上的钱被人从酒馆赶出来,他大声咒骂着酒保,一边踉踉跄跄的往他的破木板房走,结果路过塞纳河边的时候他脚边好像碰到了什么东西,他没有在意想继续往前走,却听到脚边有婴儿的哭声。”

“那是一对双胞胎,不知道被谁遗弃在着片雪地里,老爹说他当时不知道是中了什么邪,居然把这对双胞胎带回了自己的家。”

“老爹用羊奶喂养俩个小家伙,他没照顾过孩子,只是听天由命,但可能是女神保佑,俩个孩子都活了下来。”

“老爹给他们取了名字,一个叫茜尔,一个叫伊洛。”

“之后,老爹变了,他戒了酒,好好的去找了一份体力活,养育着俩个孩子。”

“后来他又捡回了我,茜尔和伊洛年纪相同,我则小他们五岁,因为我们之中茜尔最懂事,老爹让我俩叫她姐姐,我当时调皮,况且知道自己和茜尔没有血缘,负气一直不叫,老爹也拿我没有办法。”

“那段日子很幸福,也很漫长,但是终究,我们谁都回不去了。”

一滴泪水,迅速的从凯伊的眼角滑落下来,消失不见,伊洛呆在那里,他无比担心着茜尔,但是又预感到他将要接触到真实的茜尔而无法挪动脚步。

“茜尔和伊洛的身体都不太好,每个冬天都病恹恹的,而在他们十六岁时那个特别冷的冬天,两个人高烧不退,折腾了很久差点死去,老爹把两个人送去医生那里,医生摇头说已经没办法了,寒气已经入骨了,两年之内要是能请到神父用魔法试一试可能还有机会,不然他们最多只能活到二十四岁。”

“请神父要很多很多钱,多到令人绝望。”

“老爹没有说什么,日子好像还如之前那样平静而幸福,但是老爹每天出门的时间越来越早,回家的时间越来越晚了。”

“老爹越来越憔悴,终于他累倒了,结果他赚的钱大部分都用来给他治病了。”

“痊愈之后,老爹更加寡言,直到有一天,他出门后再也没有回来。”

“之后,我们知道了,那天晚上老爹去了贵族开的角斗场,他年轻时候虽然当过兵,但这些年下来,他的身子早就不行了,他勉强赢了一局,但是在第二局倒下了,再没有站起来,于是第一局赢来的钱也被那些贵族赖掉了。”

“知道了吧,为什么我那样的恨那些贵族。”

“我跟茜尔大吵了一架,幼小的我觉得是她害死了老爹,在她的哭声中,我离开了这个家。”

“茜尔和伊洛开始俩个人辛苦的生活,而我则混迹在城市里,成了一帮孤儿的头,靠小偷小摸苟且偷生,终于有一天我被抓住了,被关在牢里,在我觉得一切都完了的时候,却是茜尔和伊洛凑钱把我赎了出来,也就在那年,伊洛病死了,为了赎我他们已经不够钱去买俩个人的药,伊洛把药全部留给了茜尔,于是茜尔活了下来。”

“伊洛弥留时,我跪在他面前忏悔,他却只是安慰我,并且对我说,等姐姐醒了,叫她努力活下去,连着他的那份一起。”

“我跟茜尔把伊洛的尸体沉进了塞纳河底,他们被老爹捡到的地方,我把伊洛的话讲给茜尔听,我不敢看茜尔的脸,我原以为她会痛哭着责备我,像我很久之前对她做的那样,但是她只是轻轻的点了点头,然后告诉我不要去偷东西了,要努力幸福的活下去。”

“我没能遵循诺言,不去偷盗我不知道要怎么去生活,仅仅半年之后就背着她重操旧业,但她果真开始异常努力的活着,挺过了一个又一个冬天,发出光和热,让混迹在城市阴影中的我不敢直视。”

“在去年冬天,药已经对茜尔不管用了,茜尔挺过来与其说是靠自己,不如说是靠奇迹,她已经知道了今年会是她生命的最后一年。”

“而就在这一年,她遇到了你。”

“是我帮她把你背回来的,但是看见你的第一眼我就知道你一定是个贵族,我劝茜尔不要管你,但是茜尔拒绝了,我知道她在骗自己,伊洛已经死了,怎样也回不来了,你不是伊洛,你只是一个可恶的贵族,什么失去记忆,那一定都是在骗她的,那一定是贵族都喜欢的拙劣恶作剧。”

“但是你刚才却能没有犹豫的转身飞奔出去。”

“坏的无可救药的人其实是我,看啊,伊洛,看我的脸,是不是一张杀人犯的脸。”

“之前茜尔短暂的清醒了一下,但她实际上已经不行了,她不想让你看到她死去的样子,叫我依照约定把她抱去塞纳河边,她在那里被老爹捡到,她的弟弟沉睡在那里,对她来说回去那里,好像是回到了故里”。

“我没有陪着她,已经跟城市的黑暗融为一体的我没有那个资格,那里是属于她的国度,是她漫长梦境的终点。”

“临走时,她用梦呓般的声音让我告诉你,对不起,她欺骗了你,她床下有她攒下的钱,她叫你用那些钱好好的活着,想起来自己的身世,然后忘记她。”

“我的话说完了,如果你一定要去找她,那就去吧。”

凯伊闭上眼睛,接着他听到伊洛转身奔跑的声音。

伊洛,对不起,现在我终于知道了,我只是在嫉妒你,嫉妒茜尔那样的照顾你,那是我曾经失去的,最终回不来的东西。

“这位先生,我想你说的茜尔一定从来没有恨过你,她一直都爱着你。”

凯伊愣了一下,睁开眼睛,他才注意到门口还站着一个披着头蓬的少女。

“想想看,如果不是因为不想失去你,他们怎么会能不惜生命来救你出狱。”

“我感觉得到,你们的父亲是因为深爱着你们而甘愿付出生命的,那位姑娘的弟弟也是因为深爱着他的姐姐才愿意把生命让与她的,你迷失在亲人离去的伤痛中,而她则理解了亲人们留下的爱,她对你说那些话是希望你背负的不是亲人逝去的沉重悲伤,而是担起他们厚重的爱而努力生活,就如你们伟大的父亲一样,为爱所救赎,重新获得生命意义。”少女把双手放在胸前,闭上眼睛,轻声说。

凯伊怔住了,良久,他突然发出一声悲鸣,跪倒在地上,嚎啕大哭。

真美啊。茜尔平躺在河边的雪地上,仰望着星空。

时间好像又回到了久远的过去,父亲牵着他们的手,走过树林,一起站在林间的空地中仰望星海的时候。

那个时候,弟弟还在,父亲还在,凯伊也那样的天真无邪。

如果时间能够倒流的话……

为什么又在说这样脆弱的话,不是答应了弟弟要努力带着他的份活下去吗?

反正就要与他们团聚了,就让我任性一下吧。

茜尔这么想着,嘴角露出专属于少女的撒娇的笑,她感到寒冷已经渗入了全身,意识也渐渐模糊起来。

伊洛,对不起,姐姐是很自私的,自始至终都没有告诉你真相,但是真的谢谢你,让我做了一个最美满的梦。

希望……希望你能找回自己的记忆,然后忘了自私的我,幸福的活着……

茜尔感觉到她意识在渐渐离她远去,但是好温暖,父亲,弟弟,都在等我。

茜尔闭上眼睛。

“多么美丽的灵魂啊。”弥留之间,茜尔听见有人在她旁边发出一声赞美。

然后茜尔感觉到自己身体又稍稍有了一点力量,她睁开眼睛,看见在她面前立着一个披着灰色围巾,穿着一身黑色大衣,戴着眼镜,显得文质彬彬的男子。

“啊,对不起,小姐,打扰到你了吗?可是你实在是太美了,让在下忍不住出了声。”男子彬彬有礼的弯下腰,向茜尔道歉。

“您……您能救我吗”?茜尔好像察觉到了什么,带着微微的希冀问。

男子仔细的看了看茜尔,摇了摇头,“如果早几年,还是可以试一试的,但是现在……请原谅。”

“是吗……”茜尔失望的点了点头,但出乎意料的却没有感到悲伤。

“还有什么愿望吗?”男子问。

“您能帮一个人找回记忆吗?”茜尔想起了伊洛,忽然有些急切的问。

“看来是很重要的人啊,比起自己的生命更在意他吗?小姐,你果然是如此的美丽,但是在下并不是女神,这样的愿望恕在下难以实现,如你所见,在下只是一个仰慕你美貌的平凡男人而已。”

男子说着奇怪的话,但是茜尔还是听懂了,她失落的点了点头,感觉到力量在渐渐用尽,疲倦的闭上了眼睛。

“不过,虽然在下是个连可怜少女最后的请求都办不到无能男人,但让你这样美丽的小姐就这样随便的离开这个世界,在下果然也还是办不到呢。”男子看着失去了意识的茜尔,露出了迷人的微笑,从怀中拿出了一块鲜红的宝石。

塞纳河就在前面了,伊洛依稀能够辨认出再往前一小段就是他们相遇的岸边,远远的他好像看到有一团黑影倒在那里。

“姐姐!”伊洛大声的喊。

黑影一动不动。

伊洛心中充满了无法抑制的悲伤,他冲到黑影近前,却愣住了。

那不是茜尔,只是一条毯子,静静的被丢弃在河水旁,边缘为河水打湿,伊洛认出来那是茜尔的东西。

在它旁边,塞纳河无声的流淌而过,如同传说中命运的长河。

伊洛跪了下来。

他没有哭。

他握住那条毯子,紧紧的抱在了怀里,如同抱着茜尔一样。

良久,他听见后面传来轻轻的脚步声。

“见到她了吗?”是温柔的女声。

伊洛摇摇头,下意识的把毯子抱得更紧了。

少女静静的看着伊洛的背影,忽然轻声的开口。

“不要难过,你已经救赎了她。”

伊洛回过头来,迷茫的看着少女。

“遇到你,让她生命最后的一程不再孤独,她一定死的很幸福。”

“可为什么姐姐就必须死呢,她明明已经那样不幸了,她为什么还能这样努力的生活。”伊洛终于控制不住泪水,泪水滴在怀里的毯子上,他呜咽着。

“因为她爱他们。”少女的声音中带着触动。

“你的姐姐是我所见过的最坚强的人之一,”“死亡只是一面墓碑,而活着的我们则要迈过它继续前进,这远比面对死亡更难,你的姐姐没有活在过去的负重中,相反她带着逝去亲人的爱,努力活着。

“而她一定希望你也一样,不沉浸于悲伤,而是带上她对你的爱,继续前行。”

伊洛沉默了,之后,他缓慢的放开了毯子。

他擦了一下泪水,慢慢的点了点头。

伊洛点燃了茜尔留下来的毯子。

火焰冉冉升起,细碎的火花在空中飞舞,照亮了伊洛的脸。

再见了,姐姐。他轻声在心里说。

少女站在伊洛背后轻声的唱起了一支歌。

歌词是伊洛没有听过的语言,但是曲调悠远,好像是来自云端女神的歌谣,又好像充满了某种怀念与眷恋。

伊洛听得有些出神,他坐在河边的一块石头上,望着流逝的河水,与飞舞的火光。

姐姐,我会学着像你一样坚强的活下去。

渐渐的,火焰熄灭了,歌也到了尾声,冬夜又回归寂静,伊洛却依然沉浸在思绪里,直到少女踩在积雪上的脚步声把他惊醒。

他下意识的出声询问。

“这首歌是……”

“这首歌是母亲在我很小的时候经常唱给我听的,从我记事起父亲就一直离家在外,在我哭泣着要爸爸时,母亲就会唱这首歌给我听,母亲告诉我这是一首传递思念的歌,在我稍大一些之后,想要知道歌词的含义,但母亲却早早去世了。”少女在伊洛身旁坐下,陪他一起看着川流的河水,轻声回答。

“谢谢你这样安慰作为一个陌生人的我,但我却……我在刚才甚至拿着刀子指着你,差一点做出无法挽回的事,我辜负了姐姐,也对不起你。”伊洛喃喃的说。

“那确实是令人遗憾的事,所以请把悔过的心情牢记在心里,相信你姐姐一定能原谅你,而我也是一样。”少女温柔的看着伊洛,轻声说。

“我能明白你当时的心情,因为很久之前,我也曾因为爱一个人而伤害过其他人,还有,其实……你我并不一定是陌生人。”少女犹豫了一下,接着说。“你与我俩年前失踪的一位朋友,样貌简直一模一样。”

“他叫里昂,是法纳德元帅的儿子。”

伊洛惊愕的抬起头,看着少女,一时间没能理解她的话,但少女不等他发问就继续说了下去。

“他是俩年前失踪在一次天定要塞的例行巡逻中的,事后派出的搜查队却发现他带领的那只巡逻队遇袭,全军覆没。”

“发现的尸体里唯独缺少了他的,他可能是逃走了也可能是被对方带走了。”

“如果是逃走,那么他早该回来了,他一定是被对方带走了,即使希望渺茫,但我一直相信他还活着。”

少女直视伊洛的眼睛,“如果说你失去了之前的记忆,那么你真的可能是元帅大人的儿子,里昂。”

“可是,”伊洛感到脑中一阵阵眩晕,少女的话让他感觉到一阵不真实感,自己是曾经拯救了法兰纳尔的英雄的儿子?

“不会吧,我……我只是一个普通人,元帅的儿子……他一定很厉害,可是我甚至连匕首也握不稳。”伊洛又想起之前的事,低下头小声的说。

少女看到伊洛的样子,眼中划过一丝迟疑,但是很快的,她的目光坚决了起来。

“也许是的,也许不是,但无论如何我也想给自己一个希望,”少女站起身,向伊洛郑重的伸出手。“我的名字叫法蒂娅,如果想要弄清自己的身世,愿不愿意和我一起去天定要塞?”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