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玄幻 > 隐市凶门

更新时间:2019-06-27 20:14:24

隐市凶门 已完结

隐市凶门

来源:落初 作者:包子铺东家 分类:玄幻 主角:吕静顾南 人气:

《隐市凶门》作者:包子铺东家,玄幻类型小说,主角:吕静顾南,本小说主要讲述了:午夜巷口游荡的人头灯笼,深夜潜入女生宿舍的索命绳索;迷失的少女,被诱骗的学生,无由来的人形纸符;不停歇的死亡侵蚀着整座城市;徘徊的鬼怪,挣扎的亡者;他们的坚持,是向死而生还是终将灭去,隐匿在一切虚无背后的操纵者,是圣者还是恶魔。覆辙重蹈,噩梦来袭,终点将指向何方?(本文双男主,女性角色基本NPC)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庄寒!——

他猛然回头,过道中没有一人,安静却不寻常。从自己处理掉那根附在绳子上的怪物后,这栋宿舍楼的气氛就变了,古怪而阴森,这可不是除掉邪祟该有的。

——庄寒!——

他再一次停下脚步,皱起眉头,如果说这宿舍楼的氛围让他觉得奇怪,那从一分钟前,隐约传来的声音更让他在意,那声音很轻,如果不注意便会错失,但他却听得很清,因为那是顾南的声音。

自己让吕静疏散人群,这个时候就算顾南回来,也应该不会进入这宿舍楼才是。

如果不是他,那是谁?这栋楼中还有谁?

“快点!”顾南早就失去耐心,而刘老师缓慢的动作已经逼近他忍耐的极限。

还是陆正彦拉了一把,低声道,“顾南,冷静点,会没事的。”

但他并没有听进去多少,这辈子他顾南再也不能接受任何人的死亡,那句——会没事的——对他而言,不是安慰,而是噩梦。

曾几何时,他无数次告诉自己,会没事的,一切都是好起来。

告诉自己,要相信庄寒,相信他们,一定会没事的。

可……最后呢?娜娜还是……

当年的后悔不能重演,顾南一把揪下才被打开的锁链,踹开大门,冲了进去。陆正彦在他身后愣了一下,冲刘老师道了声抱歉,也忙不迭跟上前。

一楼没人!二楼也是!

这栋楼过于安静,庄寒在哪儿?吕静又在哪儿?

在他爬上三楼时,忽然而至的黑夜,让顾南脚下一顿,险些被身后跟上来的陆正彦撞上,“怎么了?”急忙刹住脚步,一抬头瞧见眼前景象,心中一凉,这都是什么啊。

宿舍楼三层,从楼梯开始蔓延至整个楼道,如同浓墨般的黑夜,伸手不见五指。

声音、空气、时间、甚至生命在这里都凝固了。

顾南取出手机,先拨通庄寒电话,楼中寂静,却没有听到庄寒电话接通后的铃声。紧接着,他打给了吕静。

“门前大桥下,游过一群鸭,快来快来数一数,二四六七八,嘎嘎嘎嘎”

如果不是在这种情况下,陆正彦一定会笑出声来,骂一句现在这孩子究竟是怎么选的铃声。但他没有,静静看着眼前的顾南放下电话,却没有挂断,眼盯着声音传来的地方,在如此漆黑而不寻常的黑暗中,竟然能够清晰看到来电时屏幕闪动的光。

顾南的身子微微向前倾斜,下一刻就要没入那黑暗中。陆正彦条件反射的拉住了他的衣服,向后拽了下,“顾南,我们从长计议。”这很可能是个陷阱,这句话他虽没有说出,但想必顾南已经猜到,同时,他也知道自己这句阻挡的话,多么无力。

“也许,我们应该先找到庄寒。”他又补了一句,如果说面对这样的情况,他们几人中谁的存活率更高,他想一定是庄寒了。

但顾南似乎并不买账,他目光幽深,盯着眼前漆黑,不留痕迹的甩开陆正彦,只说了一句,“就算他在,也不一定能……”但这句话并没有说完,他的表情是少有的痛苦。

从方才宿舍门前的急躁,再到如今对庄寒的不信任,陆正彦似乎在五年之后,第一次感到自己同顾南之间隔得太远,这个人心里藏着事儿,而且很痛苦。当然,如果没有痛苦回忆,谁会天天跟这些鬼怪打交道。

他没有再劝,没有犹豫,在看到顾南踏入时,跟了上去,两个人就那么消失在横隔在楼层中诡异的黑暗里。

在他们彻底消失的刹那,电话铃声戛然而止……

顾南向前走了几步,发现还是高估了自己的能力,在如此环境下,别说救人,就连方向都搞不清楚。

就在他开始焦虑的时候,有人从身后拉住了他的手腕,转头看去,那个破开黑暗站到他身边的人正是陆正彦。

看到顾南,陆正彦擦了下额上的冷汗,心想着不过前后脚进来,差点就迷到里面,若不是从以前开始,就注意到顾南身上总有一股微弱的兰花香气,虽然说起来有些变态,但他确实是闭上双眼,用自己的鼻子找到了这个人。

“还好,两个人总比一个人要来的好。”陆正彦拍拍胸脯,他可是一名警察,就算这事儿再难办,也不能退缩,让一个老百姓冲到前面去。

话才说完,顾南听他“啊”了一声,就见身边人猛地被拽向前方,他反手握住陆正彦,黑暗中一股莫名的力量拖拽着两个人不断向前。

“陆正彦!”顾南双手拽着他胳膊,脚下想要使劲儿,却还是一个劲儿向前,现在他担心的是,陆正彦怎样了。

沉默了半晌,终于有个声音憋出一句话,“还……活着。”

猛觉眼前一亮,顾南抬头,正瞧见一间宿舍,看起来普通无常,上面的门牌标着313,他记得,这是吕静的宿舍。

陆正彦摔在地上,咳咳咳的捂着脖子,差点没把他勒死,眼泪都飚出来了,“顾南?”

“在。”听到身边有人回答,他的心这才算是放下了,还好,还好,一抬头,差点没骂出声来,还好个头!这TM都是什么玩意儿!

顾南眉头紧锁,看着眼前这间房门大敞的宿舍,宿舍正中悬挂着的女尸已经腐烂,而在那之后,被尸体挡住的那个人,才是真正让他觉得棘手的。

“放过吕静。”不等陆正彦反应,他已经站起身,走到门边,盯着据他不过两米站着的女孩儿,那个顶着吕静皮囊的鬼怪。

“吕静”没有说什么,它的头发如同褐色瀑布,在房间中铺散开来,陆正彦心中嘀咕着,看来刚才勒住自己脖子的就是这个了。

“我不知道你是你哪儿来的,但劝你尽快收手,不然可就别怪我打女人了!”他上前一步,威胁着,只是效果甚微。

“吕静”的目光动了一下,头颅嘎吱嘎吱的转动着,面向顾南,发出如同弦乐断裂的声音,“你说呢?”

顾南没有吭声,他知道,吕静的Xing命已经彻底同这个鬼怪绑在一起,若轻易下手,除掉它的同时很可能会丢掉吕静Xing命。

如果……如果庄寒在,或许就有办法。

“杀!杀!”发出如此两声后,地上涌动的发丝乍起,冲着顾南而去,陆正彦见状,一把捞过他,推向一遍,自己被纤细的发丝刺入皮肤,细小的伤口虽不致命,却疼痛难忍。

也许是他干涉到那怪物,发丝再次袭来,却是凝结成捆,重重击在胸口,陆正彦整个人向后飞去,撞到过道墙上,不再动弹。

顾南没动声色,他能够感到陆正彦微弱的呼吸,而眼前这个怪物的目标是自己。

“你的主人是谁?”他很好奇,什么人想要他的命,而什么人又对十年前的那桩事如此兴趣盎然。

“不!告诉!凭什么!告诉!”再次袭来的黑发绕住他的脖子,将顾南整个人拖到吕静面前,盯着曾经熟悉的面容,顾南挣扎着抬手,拍向她的肩膀,“吕……静,醒醒……”

——三层——

庄寒觉得事情有些不对,除了气氛之外,除了那个声音之外,整栋宿舍楼都过于安静,没有人也没有鬼怪。

他闭上双眼,排除视觉干扰后,一股惊人的能量直冲他脑部,那是一个女孩的声音,是吕静!

——救救教授!在三层!三层!——

三层?他们竟然在三层,而自己却没有发现?他在原地转了一圈,这个地方,似乎……

庄寒走到三楼,站在楼梯口,从怀中取出一把瑞士军刀,这刀他一直带着,但若不是紧急时刻,不会取出。

八卦还缠绕在自己手掌,庄寒握住锋刀,在胳膊上狠狠拉了一刀,血从刀子口渗出,流到掌心,顺着八卦低落在地上。

用手心的血在地上画了个八卦图阵,掌心放在阵中,低头闭目,默默念诵咒文。

整栋楼微微颤动起来,黑暗中有什么开始一点一点碎裂,庄寒猛然睁眼,口中吐出一个字,“破!”

眼前幻境消散,黑暗蒙住了双目,可这并不能阻碍他,对庄寒而言,黑暗中的触觉更加灵敏,而顾南的气息,早已熟悉。

在鬼怪不断吐出“死,死”的声音中,顾南的意识有些模糊了,他只是普通人,被勒住脖子,阻断呼吸,要不了多久,死亡就会降临,只是有些意外,没料到自己会这么死去。

“顾南!”耳边的声音很熟悉,但却想不起来是谁?大脑开始缺氧,他的时间不多了。

“顾南!”发出声音的庄寒,站在宿舍正中,抬手挥动匕首,将悬挂在屋中的女尸放了下来,踩在脚下,盯着女鬼的眼神隐含冰冷,“你知道这是他最后的机会。”

女鬼似乎没料到他一进来会盯上那具看起来平白无奇的女尸,旁人避而不及的东西,这个人却看透了一切,她的嗓子发出呜呜呜的声音,庄寒知道,自己没有猜错,这栋教学楼中有两只鬼,之前除掉的那只,并没有魂飞魄散,它是在借自己之力,只有魂魄打散,才有机会钻入事先准备好的尸身中,从人体肉身重生。

“我可以把她给你。”庄寒看了眼脚下女尸,抬手指向它,“也可以把她给你。”

女鬼有些激动。

“但你必须放过他。”他庄寒可以放过这两只鬼,也可以对吕静生死不闻不问,但他不能……决不能让顾南,再受到任何伤害!

“这是一桩交易,而且很合算!”试图缓和彼此间紧张的气氛,他不是不能下杀手,但那样就只能救出一人,他可以不在乎吕静,但不能不在乎顾南的感受,所以,如果可能的话,“我承诺放过你们,所以……”

“不……”明明那么想要,最终女鬼的口中还是吐出了这个字,“杀!杀!”缠绕着脖颈的发丝收紧。

庄寒双目一沉,既然如此,他……可管不了那么多了。

八卦落地,“吕静”行动被困,庄寒没有犹豫,一个箭步,刹那至其面前,抬起小刀,冲“吕静”脖颈划去,这个时候,他没有功夫也没精力像之前一样,救出吕静,况且她被俯身时间太长,就算救出,恐怕也是个植物人。

只是,他的刀子并没能落下,有人拦了下来。

也许是因为方才女鬼的犹豫,让被它困住的顾南有了喘息机会,他神志稍清的时候,就看到庄寒的匕首,以及他眼中的杀意。

吕静不能死!一定不能!所以,他接下了这一刀。

女鬼找到空隙,保命要紧,收回发丝,窜过二人,抱起地上尸身,回身将发丝变作针尖,同对付陆正彦不同,这次它要的是顾南死。

所以那些发丝每一根都穿透了他的身体,顾南一口血喷了出来,溅到庄寒手上。

微热的温度让他彻底癫狂,抬手劈断眼前发丝后,顺手拽住女鬼剩下长发,接触到他手心八卦,那黑丝从发梢开始,一点点化成粉芥,它不断惨叫,甚至求饶,却丝毫没有作用。

毁灭的步伐,顺着发丝到她的头皮、头骨、脖颈、胸、腿脚,最终连同那具尸身,彻底化作乌有,除了一张人形符纸,什么也没留下……

而他怀中的顾南,也再没有任何声息……

相关内容推荐: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