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玄幻 > 神羽山战纪

更新时间:2019-07-14 08:12:37

神羽山战纪 连载中

神羽山战纪

来源:微小宝 作者:猪奇骏 分类:玄幻 主角:神羽栾香 人气:

主角叫神羽栾香的小说是《神羽山战纪》,它的作者是猪奇骏最新写的一本玄幻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飞升神界是修炼之人终身的梦想,但是又有几人能夸过这道门槛止于此消散在天地间。直到有一天,一位少年的出现改变的整个大陆的格局,在他修炼的路途中遇到了一个有可能会飞升至神界的老人,千石!突然有一天整个天空发生了奇怪的变化非常的美丽非常的壮观,人们都不知所措。有人说这是飞升之前的预兆,那么他是谁呢?是老人还是少年?...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陈神羽见晴凤的手势,从床上慢慢起来,刮了一下晴凤的小鼻子,“怎么可能会有人对我们俩下手啊。”说着拿起了剑,“就算是有,我也会保护你的。” 就在陈神羽刚刚说完,突然从床上暴起,拔剑并把剑鞘向窗台一边的阴影部位扔去,剑光一闪,紧跟在剑鞘后面刺去。 就在剑鞘快接近窗台阴影时,突然在半空中停了下来,甚是诡异,然后以原来更快的速度反射回去。陈神羽见剑鞘倒射而回,躲避已经来不及了,手腕一抖剑身插入剑鞘,剑鞘归位,一股大力从剑上传了过来,身体偏侧,借力又把剑鞘向自己的斜后方甩去,用来泄剑鞘的冲击力。 “好大的力道,我居然无法接住,要不是向后把剑鞘甩出去,这一下就能将我震伤。”陈神羽还没转念一想,恍然间左边一阵破风声攻击过来,陈神羽着急将被震发麻的右手向左竖起,左手抚剑尖,阻隔这一下。斗气狂涌入剑身,剑身外表覆盖上一层淡淡金色,“嘭”的一声闷响,就在陈神羽松一口气,旧力用尽新力未生之际,又是“嘭”的一声击在剑身上,巨大的力量顺着剑传入陈神羽身体,陈神羽被此力连连震退五步,一个脚步不稳,这时晴凤从后面扶住陈神羽,那个窗台边的黑影缓缓走了出来,一身黑衣,遮住面容。 “晴凤,这个人好强,小心点。你主压阵,我主攻击,我俩一起上。”陈神羽平息一下体内混乱的斗气,再次迸发更强的气势,向黑影冲去。 从头到尾黑衣人没说一句话,也没露出实力,只是凭肉体的力量。陈神羽连环挥剑,上路连斩。当剑尖离黑衣人有半步之遥,黑衣人身形一晃一点也不急促,向一侧慢慢退去,好像对陈神羽攻击并不在意。就在这时,一声娇喝“大地沼泽!” 黑衣人脚下突然变为沼泽,一时无法控制,速度变得慢慢下来。陈神羽见此机会怎能放过,当下以更快的速度向眼睛刺去。就在剑快要刺中黑衣人,那黑衣人见自己的速度无法躲避,快速向后倒去,避开陈神羽上方一剑。陈神羽向上一剑刺空,着急抖腕向下斩去。就在这时,陈神羽手腕关节处一阵剧痛,原来黑衣人在向后倒时用脚踢飞陈神羽手中的剑,这身体的坚韧性远超常人。 陈神羽手中剑被踢飞,并没有惊慌,用尽力气把斗气集中在右腿上,向对方唯一一个支撑点扫去。“嘭”的一声闷响,陈神羽感觉踢上一根铁柱上,对方没有重心不稳,只是一颤。不过这样已经足够了,黑衣人向后倒的地方,五根土波术暴怒而出!这要被刺中,不死估计也非重伤不可。原来陈神羽和晴凤的多年来配合,提前感应到晴凤的魂术,那一下只是为了让其分神。 “砰!砰!砰!砰!砰!”五声连响,预料的土波术穿身而过的场景并没有出现。五根土波术击在黑衣人后背居然全部齐腰而断。陈神羽可是深知土波术的威力,连邪毒狼王都要非常小心的躲避,以免重伤。今天看见此人如此之强的肉体防御力,不禁愣了愣神。这时黑衣人突然起身一拳向陈神羽胸前打来,这一拳隐隐有破空之声,这一拳正好在陈神羽愣神的一瞬间发动。 “神羽哥哥,小心!”后面晴凤看其愣神大急的喊到。当陈神羽回神过来,那硕大的拳头已经逼近,陈神羽手中剑早已被踢飞,当下快速向后急退,拳头却比后退还快。就在陈神羽和拳头之间突然大地之力疯狂翻滚从大地之中冲出一座石墙,阻隔了这向其打来的一拳。 陈神羽刚刚看见石墙阻隔,刚松口气,石墙瞬间开始龟裂,一息时间一个拳头当势不减印在了陈神羽右肩,陈神羽吐血向后倒飞去。 晴凤见陈神羽这样,法杖一横,土魂之力,一看就晓得是大型魂术。黑衣人从地上捡起一块碎石,大手一挥,破空之声响起,晴凤手中法杖被击中,魂术一时无法施展,身体也被冲击的连连后退,一连退至到墙边,又是一声破空之声,这次是一个足足有人头大小石头,马梦见无法躲开,吓的捂住头部。 就在这时,白光一闪,“啾”的一声,碎石被击成无数小碎块,陈神羽摆着投剑的姿势喘着粗气,这一剑耗费不少斗气。陈神羽才拿起的武器为了救晴凤丢了出去,黑衣人就好像觉得晴凤的威胁更大一些,一边跑向晴凤一边拳头闪耀着光芒,拳头四周空气都已经扭曲向晴凤打去,陈神羽大急,拳头没覆盖上斗气时已经打碎了晴凤的石墙,现在拳头再加上斗气,那伤害不敢想象。在同一时间向晴凤跑去,就在黑衣人离晴凤一步半之遥时,陈神羽一咬牙将斗气布满后背,一跃而起在还有半步之前,一把抱住晴凤用身体挡住这一拳。陈神羽紧紧抱住晴凤,后背肌肉紧绷,预料的那一拳并没有打了上来。 “你小子如果不是在战斗中愣神,至少还能再坚持一段时间。”黄醉剑的声音从后面传来。 “果真是师父您,我就猜到是您,不过您下手真是…”陈神羽紧绷的神经松了下来,不过陈神羽感觉到抱着晴凤好像隔着布革抱晴马身上鳞甲一样的坚硬。 “是下手狠了?我一开始只是用肉体力量和你在战斗,记住在真正的战斗中你们俩个可能已经死了,不过你们的警惕性还是很高的,我才进来就发现我了。”黄醉剑还算满意的说道,不过要是晓得晴凤这大地波动是无时无刻使用的,已经成为本能,为的是探测有什么动物靠近她,让她好打牙祭,黄醉剑不知作何感想。 这时陈神羽感觉晴凤的身体渐渐恢复以往的松软,这时晴凤张开眼睛,居然是金黄色的眼眸。晴凤这时好像是才醒了一样:“我刚刚是怎么了?感觉突然失去知觉。”晴凤一边说着,眼眸的金色逐渐退去变回原来的黑色。 “这个是你体内的土魂之力觉醒的征兆,你会有一天晓得的。”黄醉剑闪耀其词,“不过你们怎么晓得是我的。” “今天下午您给我们讲的很多,你老是强调这个杀手,又说检验是随时可能出现。我估计您一定会来的,不过师父您下手可真重啊!”陈神羽揉着右肩不禁的抱怨着。 “哼···以后要注意,只是和你们讲讲,你们谁能记的住?只能这样才能让你们记好了。” “可您还真打啊!打我就算了,连晴凤你都下手!”陈神羽不解的问道。 “在战斗中一定要保护好魂术士,她们可是很脆弱的,在战斗中优先击败就是她们。”黄醉剑一脸正经道:“好,我来帮你们治疗一下,我就晓得你一定会挡下这一拳的,我担心什么?” “嘿嘿···父亲您还是不要先治疗我们了,您还没感觉到吗?您应该先把那个隔音结界先去了。”晴凤突然狡黠的一笑。 “干什么?你还能搞出什么动静吗?”黄醉剑大手一挥,闭上眼睛仔细感觉,突然惊诧道:“怎么可能?一才魂术师而已,怎么可能用这招?这···”还没说完从窗台冲了出去。 “晴凤啊!这是怎么回事?”陈神羽挠了挠头,不解的问道。 “呵呵···我也不晓得,当时我有一段时间无法控制身体时,我也不晓得会这样。可能是刚刚父亲说的土魂之力觉醒了吧,我使用的可是魂天师都不一定能使用的,凌陨天降,如果我没感应错的话,起码有三个以上凌陨石,我现在身体内的土魂之力都被用尽了,现在很虚弱,根本无法控制,不然的话就不用父亲帮忙了,我自己就可以把它移出去。”晴凤有些虚弱的说道。 陈神羽正想把晴凤扶到一边休息,就听见天空中三声巨响,然后便看到小如指尖的石头如雨一般不断下来。 “这石头细小如此,师父这招万物消散居然威力这般强,我现在还没法掌握这招,估计到剑师中阶我就可以修行了。”陈神羽眼神异彩连连。 “小晴凤啊!你知不晓得差点犯下多大的错,四个都有三丈长宽的,这要砸了下来,不说这个客栈全毁了,还有多少人被波及到。”黄醉剑又从窗台跳了进来,掸了掸身上的灰尘道:“我把其中的三个反弹到镇外,还有一个来不及了,只能将之击碎,估计没有伤到人,不过明天也要赔不少钱了。” 陈神羽看了看这个屋子,基本上已是破破烂烂:“师父谁叫你突然袭击的,只顾着对招,您差点把房子都拆了。不过师父您都是剑神了,这四个石陨还无法全部弹出去?” “哼···这事情也是为了给你个教训,给我记好了。我是剑师,我们剑师什么地方强?当然是攻击、速度、准确和躲避,你让我拿身体对抗,我又不是战士,一身上下都是包在凯甲里。感应到危险我一定要先想办法保命,像这样的只有躲不掉才有对抗,就是战士也不愿用身体抗魂术士的魂术,还有就是我的剑没出鞘,真是小瞧了晴凤。相对脆弱的身体却能发出同级职业的最强的力量,这是一般情况,也不排除一些异类。”黄醉剑手一挥,两道灰色的光芒飞进陈神羽和晴凤的嘴里。“你们吃下了疗伤丸,自己用斗气和魂力化解,早上起来就全部好了。” 陈神羽感觉这疗伤丸一进入嘴里化作一股股热流冲入自己的四肢百骸,身体的斗气也开始加速运行,顿时感觉到身体轻松多了。 “父亲···这个小药丸甜滋滋的,味道不错,能不能多给我一些,我留着吃。” “吃吃···你就晓得吃,你晓得这疗伤丸多难得吗?一般人根本买不到,你以为这是零食吗?明天早上起来给我把教你们的东西记好了,不然的话没饭吃,我出去把外面的事给解决了。”黄醉剑刚说完化作一道黑影又从窗台穿了出去。 “哼···父亲还是没变啊!果真以前当过盗贼的,贼心不改走窗台习惯了。”晴凤因为没得到疗伤丸吃气呼呼。 “你个小丫头真是翻天了,这样说你父亲,小心我打你,不过明天你没记住东西,惩罚加倍,晚上都没得吃,而且明天你先说,嘿嘿···”晴凤才说完气话天空中就传来黄醉剑的说话。 “晴凤,不要说师父了,他是为你好,我来教你,明天就不用怕了。”陈神羽感觉到师父实力更加深邃,以前只是展现出冰山一角。大意之下都能把起码魂天师使用的凌陨天降三个反弹出去,一个击碎,这要多大的实力,剑神中阶的实力果真强大。 陈神羽却不知当时黄醉剑感应出陨石时离他们只有五十丈,而且黄醉剑只是想检验马神羽他们一下,根本没带剑,只是靠自己的力量来弹开陨石。要晓得拿上剑和没拿上剑的剑师的差别可是没那么好弥补的,就是会了剑光也不行。 陈神羽一直教晴凤到深夜才勉强记住,晴凤对自己没兴趣的事,很难记的住,陈神羽能让其记住也是很不容易的,教完晴凤,陈神羽抱着晴凤沉沉的睡去… 就在神羽晴凤沉沉的睡着,一道黑影从窗台出飘身而进,来到床前,是剑神黄醉剑,这次晴凤的大地波动却没感觉到,黄醉剑好像融入周围环境中。 “唉···晴凤不要怪父亲,我必须找你的母亲,我都让她苦等了十六年,我一定要快点教会你们这个世俗的规则。”黄醉剑替陈神羽和晴凤把被子提了提。看见晴凤流着口水趴在陈神羽的胸前,嘤嘤说道小肥猪。黄醉剑不禁失笑,自言自语道:“这好吃的劲头比她母亲还强,想当年她就是这样的。”看了看窗台就好像在回忆“如果没遇到师父前估计我还是一个小盗贼,也不可能遇到晴韵,就算遇到了也没那个实力和她一争高下,更不会与她有这缘份,虽然结果不是很好,但我从不后悔。不过我师父连他的名字都没和我说,只是说我和他注定的缘,现在也不知他老人家在那?唉···”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