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玄幻 > 神魔恒转决

更新时间:2019-07-23 23:44:57

神魔恒转决 已完结

神魔恒转决

来源:落初 作者:呱呱呱 分类:玄幻 主角:沈波姚发 人气:

今天小编带给各位书友们的是网络作家呱呱呱的原创小说《神魔恒转决》,主角沈波姚发,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相信各位闹书荒的朋友们都会喜欢这上本书,书中主要讲述“善不休,恶不死”,这句话流传已久,可是谁也不知道,这句话里,包含的一个重大的秘密……  作为一个普通人,他不是天生的烈士,不是勇士,也没有舍己利人的侠士思想,在一个随时可能失去生命的时代,他的思想,究竟会变成善,还是恶?  本书的主角,应该是一个普通人,我说的普通并不是说他的能力和运气,(事实上这本书也算是YY吧,只是是“符合一定逻辑的YY”,笑)而是指主角的性格,以及在为人处事时候的处理方法。他不是郭靖那样的大侠,不是小李飞刀那样的情痴,却也不会是天生的邪魔;而是一个在二十一世纪中,普通常见的少年。我想或许大家能在这个主角的身上,找到一些属于自己的东西。  什么是神?什么是魔?这个普通的少年,将把答案带给你们。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次日。两人五更左右就起来练昨天老班主教给二人的武功,热血澎湃练的认真无比。直到大家都被两人喝喝哈哈的声音吵醒,将两人臭骂一顿才作罢。两人仍然不以为耻,继续嘻嘻哈哈。好在大家都经历过初次接触武术时的激动心情,也都没真的怪他们俩,反而热心的给他们指出一些错误。

两人刚刚入门,还不能学高级的武功,现在只在老班主的安排下学习丐帮基本掌法和基本棍法。

基本掌法不仅仅是用于降龙十八掌,也几乎通用于除了太极拳之外的所有的掌法。

基本棍法则比较特殊,是学打狗棍法之前的必修课程。

现在沈波和姚发才知道,之前看的武侠小说里的什么不会武功的人,因为被人打通Xue道什么的,几天练成绝妙的招式,根本是狗屁。

所有的招式,你要练熟,都必须先熟练该招式的基本动作。

所谓的招式,就是基本动作的组合,越复杂的招式,需要使用的基本动作越多。比如最简单的黑虎掏心,其实也分为跨步,收肘,出拳三个基本动作。而跨步的大小,收肘的力度角度,出拳时人的重心,出拳时对肌肉的控制等,都关系着这一招的威力大小。连最简单的招式都不是一两天能练的好的,更不说那些什么无敌的招式了。

现代的拳击来来去去也就直拳,钩拳,刺拳三个基本动作,却也要练好几个月才行,更别说我们的国粹了。

打狗棍法分十二招,每招都有三次变招,每次变招都有三至五个选择动作,也就是基本棍法。

基本棍法则有刺,扫,挑,劈,弹,收,合,圆,切,点十个基本动作。每个动作都有很严格的要求,包括握棍的位置,握棍的手法,使用这个动作的时候腰腿的重心,腰腿的步法等等等等。这些严格的动作,都是前辈花了这几百年,实验出来耗力最少,而有最大效果的经验。

早餐时间。

老班主开始给两人讲一些关于现在武林中的形式,以及各种武林规矩。两人都听的非常认真,姚发不住提出一些问题,而沈波一声不吭,不知道在想什么。

老班主歇了下,喝了口水,看到一向多嘴的沈波竟然一声不吭,奇道:“小波,你在想什么?”

“我在想……”沈波皱着眉头:“那天鹰黄伟的鹰盟和丐帮相比,势力根本不是一个档次的,怎么会有胆子抢我们丐帮的镖?”

“我们也考虑过……”萧勇回答:“但是没什么头绪,或者是他一时贪心吧。”

“小波啊,你居然能想到这一点,真不敢相信你才十五岁,而且刚进入江湖。”老班主露出一种子女得意时,做父母的高兴神情。

“呵呵,我喜欢多想罢了……”沈波谦虚了句,继续说:“我看那黄伟也是颇有谋略的人,不会这么莽撞的……应该不仅仅只是贪心的……”

“哦,那小波你有什么看法?”老班主用鼓励的语气问。

“一个人能做出平时不敢做不能做的事情,往往只可能是三方面:一,女色;二,自己的Xing命;三,比Xing命更重要的事。”

“沈波你这不是废话啊。”姚发打击着他。

“此外就只能是有后台了……”沈波没理姚发,又补充了句。

“嗯……”萧逸居然把沈波的话认真的听了,并做出分析:“黄伟此人虽然是黑道人物,但是一向名声还好,不是贪花好色之人。如果说有人用他的Xing命威胁他,应该说不过去,因为得罪了我们丐帮,他一样没活路。而且我们已经检查过了,他身上没有受到什么禁制。至于比Xing命更重要的……小波你说会是什么?”

“对一般人来说,比如子女父母亲人的Xing命都可能让人做危及到自己生命的事。对于侠义道,正道也是值得为生命维护的……可是这些应该和黄伟这次举动没什么关系……”沈波回答。

“那么,最大的可能还是只有他有后台了?”老班主说。

“巡使,我们不如这就回君山,向帮主报告。”萧逸显然想到了什么,可是没说出来。

“等小军他们的伤好了再说吧。反正等不了几天,正好也先想法子在黄伟嘴里套点什么出来。”老班主决定。

“是,我着就去叫李分舵主去加强对黄伟的审讯。”萧逸向老班主一拱手,然后离开。

“贺伯伯,您好象在丐帮里权很大哦,您是污衣帮还是净衣帮的?”姚发问。

“呵呵,伯伯只是个巡使,没什么权利的哦……”老班主的语气任谁都听的出来是谦虚。

“您应该是相当于朝廷的八府训案吧?”沈波问。

“是的!不过训使和帮主一样,是属于中立系的。巡使可是拥有七节,也就是七袋的身份的呢!我们兄弟都以身在巡使手下为荣。”萧勇给姚发解释。

“七袋就很多了吗?”沈波惊讶,他知道丐帮最高是十袋。麻袋是丐帮里一种身份的象征,污衣帮是麻袋,而净衣帮是富贵节。

“当然了啊!连帮主现在都也只是七袋呢,现在我们帮里最高的都只有污衣帮中玩长老是八袋长老。”萧逸一脸景仰。

“丐帮不是袋子越多地位越高吗?怎么长老的比帮主还多?”两人一起奇问。

“呵呵,丐帮的麻袋又不是少林和尚头上的香疤。当然少林和尚的香疤也不全是地位的象征,不过在少林往往都是多年的媳妇熬成婆的……”王俊还在徐徐而谈,老班主打断他的话:“小俊子,别说人家少林的坏话。”

“是……”王俊应了声,不过还是低声嘀咕了句:“本来嘛……少林和尚就是谁念的经多谁是老大,我们丐帮的麻袋可不是乱给的。”

“俊哥,那丐帮的麻袋是怎么发的啊?”姚发问。

“那是要看为丐帮,为武林,为天下苍生做了多少好事来看的!”王俊回答。

“哦?那那为位长老做了什么?”沈波感兴趣的问。

“玩长老本来是四川唐门的人,医术冠绝天下,估计只有少林无闻大师和毒医任绝才堪为比拟。前年福建发生瘟疫,唐长老在瘟疫发生后亲赴福建,让自身感染瘟疫,然后以己做实验,及时的造出了治疗瘟疫的药物,救了福建一方百姓。这才连升两袋,成为我丐帮现在的最高袋。”

“哗……这样都才只八袋,那有没有十袋的啊?”沈波问。

“丐帮有史以来都只出了七位十袋长老呢,除了我帮第一位帮主外,非死后加封的只有三百年前一统分裂了的南北丐帮,救武林于水火之中的一代大侠叶笑天。”王俊说着,双手遥对天空一鞠。

“那最近的十袋长老是谁呢?”姚发问。

“最近的……”王俊说着,看了看老班主。

两人奇怪的看了看老班主,难道这最近的十袋长老和老班主有关?

老班主已经好久没开口说话了,此时正呆呆的望着门外的一从竹子,幽幽的叹了口气。眼角竟然出现了泪光:“最近的十袋长老,正是我那先师……”

沈波二人看到老班主神色肃穆,没敢多嘴。

“四十年前,我才十三岁,当时正值江北一带连续的大灾荒。第一年江北发生大旱,田地几乎颗粒无收。朝廷正与拖北做战,没什么心思来管百姓的死活。好在江南还有不错的收成,江北之前也有余粮,我丐帮就在江南运粮往北方,这样第一年还勉强度过。可是,第二年不仅又是连续的旱灾,南方沿海也出现了涝灾,仅靠江南一带的收成根本不足两大灾区的救济。当上一年的余粮吃完时,就开始饿死人了……”老班主的脸上出现了一丝对当时情况的恐惧。

沈波与姚发来自现代,根本不懂什么叫饥荒。因为一般来说就算有地方遇到天灾,其他地方的米粮也绝对够吃。就算全国都灾了,还能在外国进口,所以不存在什么大量饿死人的事情。

“当时,帮主,也是就我师傅他老人家倾全帮之力前往江北救灾,可是由于灾年粮价大涨,积我丐帮全力也买不够足够的粮食,第一次完全由我丐帮出资运过去的粮食只够不到三成的人维生。于是师傅他老人家一面帮江北的难民逃到江南,因为江北当时连草根树皮都没了,而逃到江南还有些活路。一面向当时的三大世家求助。当时慕容世家和黄山逍遥山庄在师傅的游说下捐出了五十万两银子,师傅喜出望外,连夜亲自押送这批赈灾的银两往江南购买粮食……”说到这时,老班主忽然露出一种悲愤的神态来:“可是,万万没想到,竟然有人中途抢劫这批银子!!!”

“什么!”姚发也愤怒的大叫起来:“竟然有人连赈灾的钱都抢?他还是人吗?”

沈波没有说话,他只想起了在未来的世界,不也是有人在大洪水的时候把赈灾的钱**的事?只暗暗叹了口气。

“那混蛋当然不是人!”老班主声音充满愤怒:“可是,就为了这个不是人的败类,师傅在护银的时候受了伤!本来,以师傅的武功,根本可以轻易打败那败类。可是师傅自到了江北后,看到灾民的惨状后为之连日悲伤落泪,一直不肯吃饭,说要将自己的那分食物也给灾民……他老人家在和那垃圾战斗时已经有五日粒米未进,就算是铁打的人也要元气大伤啊。”

“他老人家实在……”姚发找不到什么好的词语来形容这位伟大的前辈帮主。

“接着,当第二批粮食在师傅的亲自押运来时,又暂时缓解了一下江北的灾情,可是也只是暂时缓解了罢了。你们根本想象不到其中的悲惨,当时有两个本来互相友好的家族,在实在没有食物的情形下易子而食,也就是互相交换,把对方的三岁以下的孩子杀了煮来吃……我当时正是跟着师傅四处送粮给灾民。我完全没有看到过师傅在灾区有吃过一次粮食……我还记得,当时粮食很快就散完了,连我们丐帮弟子都没吃的了。记得那时候,我在连饿了两天后,运气很好的捉到了一只老鼠,很高兴啊!因为那只老鼠很肥的,我当时就把那只老鼠烤了,送到师傅面前给师傅,他老人家当时已经好瘦好瘦了……师傅摇头不要,我也坚持要给师父,我对师傅说‘师傅,您老人家不吃,杰儿也不吃,您要捱饿,杰儿也陪着您饿’”老班主完全沉浸在往事的回忆中,竟然憋出一种小孩的声音和语气说着话,听起来好滑稽,好可笑。可是,周围听的人没有一个笑的出来,姚发和沈波更是眼泪都已经流了满面。

“师傅黝不过我,把老鼠分成两半,当着我的面把那一半放进嘴里……我也开心的吃了另一半。终于,两天后,在我们丐帮的努力下,由南宫世家和一些小帮会捐助的银子买的第三批粮食终于即将运到,而不少江北灾民也安然达到了江南……可是……”老班主说到这里,忽然眼泪狂涌:“师傅在听到消息的时候终于放下了心,大笑着叫了三声‘江北的灾民有救了’,然后……就这么……就这么……就这么去了…………”

“最后,我在他老人家的怀里,找到了那半只烤熟了的老鼠……他老人家……他老人家最后,都没舍得吃。”

“你们会不会觉得好笑呢?”老班主擦了擦眼泪,露出一种却是看起来像是笑,却是比哭还难看比哭还要让人看了伤心的表情:“一个天下第一大帮的帮主,一个有着百万帮众的首领,居然……哈哈……居然是活活饿死……你们会不会……会不会觉得好笑呢?”说着,老班主脸上尚未干枯的泪痕再次积满泪水……

“如果有人听了这个故事还能笑的出来……”沈波擦了擦泪水,等大家都看着他时才缓缓的说:“那么只能说明……他绝对不能算是一个人!!!”

“虽然,虽然我是很怕死,但是,但是我还是愿意用我的十年生命换他老人家一年的命的……”姚发激动的说。

“好孩子……”老班主赞了一句,再次擦干脸上的泪水,又长长呼了口气,露出一中豪气干云的神态继续说道:“那一年,我们丐帮饿死,累死,因为护银车粮车战死的弟兄高达二十万,可是!我们丐帮,依然是无可动摇的天下第一帮!”

“就算是我们丐帮死的只剩下一个人!”沈波忽然大声说道:“我们丐帮,依然是天下第一帮!!!”

“对!就算丐帮只剩下最后一个人,丐帮依旧是天下第一帮!”姚发泪流满面的重复。

就是这么一个故事,让两人的人生观大大的变化了。尤其是沈波,刚来到明代的时候,沈波的想法只有一个:活下去。不管做什么坏事也好,只要能活下去就行。可是,在听完这个故事后,沈波和姚发深深的被故事中的这位伟大的丐帮帮主所感动,所震撼。至此,他们才明白了侠义的涵义,至此,他们才具备了将来成为一代大侠的根本。

因为他们不能辜负自己身为丐帮弟子的荣耀,不能辜负他们听过的这个故事。更不能辜负这个伟大的——

天下第一帮!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