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玄幻 > 秋祭.殇

更新时间:2020-05-22 13:00:26

秋祭.殇 已完结

秋祭.殇

来源:奇热小说 作者:罗汐 分类:玄幻 主角:宫殿宫仆 人气:

《秋祭.殇》作者:罗汐,玄幻类型小说,主角:宫殿宫仆,本小说主要讲述了:一场地震,向薇成为孤儿,她的故乡变成一片废墟,废墟中她遇见了那个改变她一生的男子,夜川。从此开始了她那走向悲剧热人生。一个流传了千年的传说,一个神秘而又背负希望的人,在这个古老的大陆急需一个强而有力的君主来整顿。进入皇宫,成为宫女,可以预见未来,命中注定要爱上的那个人,命运轮盘在两人出生之时就已经开始转动,辗转百回。...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事过几天之后,行宫内举行了迎接来自图来国五位妃子的宴会,地点选在芊雪宫的唱阁,夜川以及大臣们在唱台下并排而坐,夜川处于正中间,身后站着源次以及向薇,五位妃子轮番上台献艺,大臣们皆兴致勃勃,大都冲着五位妃子的绝世容颜而来,有幸目睹果真有幸的心态,烟火不时向暗空发射,影射得整个地面恍若天明,向薇当然也是兴致不轻,这样一场盛大场面对于来自乌镇的向薇来说可是见所未见,当举行这样盛大的宴会时,源次则担任着保护的责任,站在夜川身后的他,不容有些许的松懈。

轻歌曼舞,人声嘈杂,台下的大臣们皆在窃窃私语,五位妃子一一亮相,无不惊艳万分,果真是男子垂涎,女子嫉妒。众人皆点头称赞。先由本宫的舞姬上演本国传统舞蹈,身着飘逸衣裳的舞姬拂动着长长的衣袖,仿若天女飘浮,降临人间,伴随着青烟而扭动。一曲完后,接下来要上演的则是由羽亦罗上演的图来国舞蹈,此舞蹈男女共演,男人袒露上身,女子衣着奇特,袒露着双臂,上身衣着仅仅能够遮掩住胸前,下身则是一长裙,羽亦罗由男子们拥簇而出场,脸上带着面孔狰狞的假面,音乐诡异而幽深,听上去像是带领着人们走进一个充满着恐惧的世界中,众人都对着这种来自异国的文化感到兴趣,都是目不转盯的看着台上扭动着身躯舞蹈人们,羽亦罗不停的抖动着臀部以及蛇腰,台下的向薇可是不感兴趣,死盯着台上的她总是不能忘记羽亦罗为她带来的不详之感。却又不得不惊叹羽亦罗曼妙的舞姿。脱下假面之后的羽亦罗更是倾倒众生。台下的源次似已经深深的着迷,忘却了自己此时该做的事。

众人都对羽亦罗的一场神秘诡异的舞蹈意犹未尽,接下来的妃子似乎都不能打破羽亦罗的惊艳,最后的是妃子漪澜,她一人身着红色衣裳上台,所有人都期待着她将会带来什么样的精彩,在台中央的她,静默了一阵之后,终于缓缓开口唱道“谁,徘徊伊人窗前,看繁花落叶,谁,看不清悲戚,看独舟慢行。我为你在花下吟唱,看你的刀光剑影~~~。”向薇且听这声音一阵熟悉之感,向薇努力的回忆着自己是否有听过这一声音,就像是哀鸣的杜鹃,每一唱都是那么催人泪下。“一行泪且为你流,舟上看行云流水,奈何情不断缘断,尘中挥泪别,~~~~~”向薇终于想起,漪澜妃子就是那一夜晚一人独自在唱阁上歌唱的女子。唱着唱着漪澜竟也泪流了,声音开始哽咽,愈加的楚楚动人,许多人夜随之动容。就在歌曲快要唱罢之时戏台忽然从中间倒塌,漪澜在快要跌落之时被一人环抱离开。

“保护漪澜”夜川见状立刻下令说道。源次立刻展开拯救漪澜的行动带领起精英部队往漪澜被劫走的方向,由于唱台坍塌而引起的灰尘滚滚,其余大臣被士兵们保护着离开,而夜川则坚持留在原地,并命令整个行宫马上进入封闭状态。

源次带领着部队紧追着,漪澜被扛在了肩上,逃走的路上忽然从高处出现几十个身穿同样服装的带着脸罩的入侵者挡在源次及其部队前,在两队人马开始混战时,源次紧追着掳走漪澜者不放,入侵者显然已经做好计划,正向着行宫西南方走去。

“你这样太危险了。”漪澜被扛在肩上说道。

“我只能这样做你懂吗?”

“我不希望你为了我冒险。”

“为了你一切都是值得。”说完此话源次已经赶在了此人前方,其余的入侵者皆交给部队,自己则紧跟掳走漪澜的人。

“放下漪澜妃子”源次说道,随即拔剑做好随时作战准备。此人眼见源次穷追不舍,于是把漪澜从肩上放下,准备迎战源次,可眼前这个人赤手空拳,当源次刺出第一剑时,男子敏捷的避开,虽没有武器,但是这个男子动作的敏捷程度不在源次之下,源次再次把剑挥去,刚好划伤男子右臂,男子在源次身后向其伸出空掌想要击中其背部,反应能力急速的源次手持长剑转身挥剑,而这次源次则刺中了男子左大腿上,男子一声尖叫后左退跪地不起,鲜血顿时溢出。漪澜见男子被伤,惊吓得用双手捂嘴以防止自己惊叫出声,此时,一个同样身穿黑色衣裳却带着白色假面的入侵者用刀向漪澜胸前刺去。

“啊”漪澜惊叫道。在源次朝漪澜方向走去时,带着白色假面的入侵者把受伤男子带走。

眼看漪澜被伤,源次只好放弃追踪。把受伤的漪澜带回到芊雪宫,赶紧接受治疗。

正殿内,夜川正在努力使得自己心情平伏,在源次带回来的消息之后愈加的急躁。

“我偌大行宫,居然会有入侵者。”夜川生气着但却在努力的抑制着自己脾气“简直就是没有把我放在眼里。”向薇在一边保持着沉默。一阵之后负责调查此次事件的官员来到正殿通报说道“经过在现场的调查,戏台的倒塌有人为的因素,看来这次的事故是入侵者所为。”

“他们的目标是漪澜妃子”源次说道

“行了”夜川好不耐烦“加强重兵,特别是芊雪宫。”

随即夜川在源次以及向薇的跟随下去到芊雪宫,玉兰阁,此为漪澜所住之地,宫寺们忙碌的七上八下,两三个国医在一旁认真的为漪澜治疗,染满鲜血的衣物被剪碎散落在地面,脸色惨白,神情痛苦的漪澜躺在床上,夜川走进床边问道“怎么样?”

“殿下,没什么大碍,没有伤到要害,只是失血过多罢了,现已经止住血了,没有性命堪忧。”一国医说道。

“嗯”

几个国医在完成治疗之后便退出,由女侍为漪澜换上干净的衣物。

瑜念阁中,脱下了白色假面的黑衣人竟是羽亦罗,受伤男子腿上的伤已经被包扎好,正坐在床沿边低头不语。

“你带来的人已经一个不剩,你还真是不怕死啊!”羽亦罗站在男子前说道“若不是我赶到,恐怕你已经死在源次手中。”

“漪澜没事吧!”男子低着头艰难的说出这个名字。

“不会有事你放心,反正现在你走不出这个行宫,就在这里暂时休息,改天我想办法送你出去。”

“我不走”男子忽然激动的说道,企图站起来,可是伤痕的疼痛使得他不得不用双手支撑着自己的身体“要走,就带着漪澜一起走”男子吃力的说道

“好了,先把伤养好,所有的事以后再说吧。”羽亦罗冷静的说道。

男子却只顾低头泪垂。

事隔多日后,戏台在重新搭建中,向薇遵循着夜川旨意到芊雪宫中看望受伤的漪澜,历经一场的被劫遭难之后整个芊雪宫比以前守卫更加森严,玉兰阁中更甚,向薇走进时身穿白色便衣的漪澜正坐在庭院中,身体已经略有消瘦,身影愈显单薄,神情木讷,仿若在思考着什么。

“漪澜妃子。”向薇向着漪澜走进“看来你痊愈的已经差不多了”

“你是?”

“我是奉殿下之命过来看望你的,我叫向薇。”向薇说道

“托殿下的福,的确已经好得差不多了。”由女侍搀扶着起来,面容还是有些许憔悴,眉目间总是写着一抹哀愁。

“现在殿下已经重兵把守这里,不会有事的。”向薇走到漪澜身边,主动的接替女侍搀扶着漪澜,显然漪澜不太信任向薇,被向薇搀扶着却是浑身坚硬好不自然。

“殿下为你送来很多东西,可都喜欢吗?”向薇说道,尽量减少漪澜的紧张。

“嗯”

两人往房里走去。

“你那天唱的歌曲还真是好听,台下的所有人都被你的歌唱所感动了。”向薇说道“你还真是声如其人。”

“谢谢。”漪澜突然变得热情起来“以前,也人说过我声如其人,他总是夸耀我的声音好听。”

“那你就应该多唱,你的声音就是为歌唱而生的一般。”

“那么我现在就为你歌唱一曲好吗?”漪澜开心的说道

“好啊。”在向薇来芊雪宫前这是始料未及的。

漪澜妃子热爱歌唱,或是说歌唱里面有属于她的故事,在进入行宫以来一直郁郁寡欢的她直至今日因为向薇的到来才找到一点的乐趣。

由女侍取来乐器琵琶,漪澜坐在庭院中,挥洒着的阳光就这样散落在这个寂静的庭院中,在拨动琴弦前,仿似一切静止就是为了等待这个佳音,玉指一动,弦音颤动,惊动了在花丛栖息的蝴蝶,随处飞扬。

“相遇红尘中,离别故乡山河,湖中你的倒影,看似在悲恸,原谅我,还在恨自己的途中,找不到,释怀的理由,”

听漪澜妃子的歌声,处处写满悲戚,让听者随着这歌曲深陷在了这一场离愁别恨中,总是像在向听者叙述着一个故事。向薇听着入神,不知不觉间,竟已泪流,而自己浑然不知。

“原来故乡山河不再,你也不再,看不见的眼眸,得不到的时间,路上还有谁在挥泪,天涯何在,你何在~~~~~”漪澜竟也哽咽起来,直到歌声终于都不能持续下去。

向薇此时才发现,漪澜已经哭成泪人。于是便走进轻抚她那玉洁的肌肤,就像是在安抚这一个迷途孩童。

“对不起了,向薇,今天就到此吧,你可以回去跟殿下回复,说我很好。”说完,漪澜便由女侍搀扶着回到阁中。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