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言情 > 下堂妇

更新时间:2020-06-30 06:36:15

下堂妇 连载中

下堂妇

来源:落初 作者:绯樱月 分类:言情 主角:沈之悦杜 人气:

主角叫沈之悦杜的小说是《下堂妇》,它的作者是绯樱月最新写的一本言情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她是被人休弃的下堂妇,病入膏肓,在死亡的边缘苦苦挣扎。  他是乱世中的一方霸主,铁骨柔情,却因一场意外痛失挚爱。  记忆缺失的她成了他妻子的替代品,活在阴谋和谎言中。  他宠她若宝,她亦爱他如命。  可当真相揭开,她才发现,他所在乎的,不过是那张相似的脸……PS:跟风弄了个读者群:538440805,欢迎姑娘们进群嗨皮,(づ ̄3 ̄)づ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沈之悦快步出了饭厅,走到一处花坛,终于忍不住呕吐起来,她从昨天到现在,几乎没怎么吃东西,胃里空空的,只能吐出一些酸水来。

“小姐……”

碧巧上前,轻拍她的背脊帮她顺气,眼中盈满了泪水,她又给小姐惹祸了,这三年来,自家主子受了多少委屈,她都看在眼里。

小姐一向隐忍,却容不得别人欺负她,每每与姑爷和许姨娘起冲突,都是因为她的缘故。她真的很没用,一点忙都帮不上,还总是拖累小姐受苦。

沈之悦扶着一棵金桂滑坐在树下的长椅上,用手背擦去唇角的秽物,沉默半晌,才幽幽开口问道:“你今年多大了?”

碧巧微微一怔,不懂她为何突然问起这个,疑惑地答道:“奴婢比二少爷小一岁。”

“都十九了啊。”沈之悦叹了口气,“是该给你说一门亲事了。”

“小姐……”碧巧猛地惊住,眼圈不由红了起来,“是奴婢做错了什么吗?奴婢会改,求小姐不要赶奴婢走。”

“傻丫头。”沈之悦抬手轻抚她的面颊,勉强扯出一抹笑意,“我不是要赶你走,只是你年纪也不小了,总要嫁人生子的,我在这个府中虽然没有什么地位,但为自己的丫头讨一门像样的亲事还是可以的,你心里要是有主意了,不妨跟我说一下……”

“奴婢不要嫁人,奴婢是被夫人捡回府的,这辈子都是小姐的丫头,小姐若是不要奴婢了,奴婢宁愿去死。”

“巧儿……”见她如此固执,沈之悦只觉无奈,然而还不及她再次开口,便有一丫鬟过来传唤她去正堂大厅问话。

她早知道许秋不会这么轻易放过她,一定会把事情闹到晋如霆那里,却没想到竟然来得这么快,丝毫不给她喘息的机会。

“小姐,姑爷他……”碧巧担忧地望着自家主子,她是真的很怕那个冷酷霸道的姑爷,每次他因为许姨娘的事情找小姐问话,说不上两句就要动家法,毫不手软,小姐就算是铁打的身子也经不起那样的折腾。

比着许姨娘,其实她更恨晋如霆,如若不是他的纵容,那对母女也不会这般肆无忌惮地欺负她们主仆,在她心里,那个男人根本配不上她家小姐,若非他算计沈家,小姐又何以沦落到这种地步,二少爷也不会年纪轻轻的就被送出国,说是去留洋,可那时他才十七岁,一个人流落异国他乡,日子怎么可能好过。

“不碍事的,你去厨房看看有没有包子稀饭一类的吃食,拿一些去咱们院子里,我很快就回去。”说着,她下意识地摸了下自己的肚子,再不吃点像样的东西,怕她真是要饿晕过去了。

碧巧哪里不知道她是有意要把她支开,可是又拗不过她的坚持,只得照她的吩咐去了厨房找吃的。

沈之悦到正堂大厅的时候,晋如霆已经等得颇不耐烦了,一见她进来就呵斥她跪下。

她并未照做,腰杆挺得笔直,毫不畏惧地问道:“不知我犯了什么错,惹得爷如此生气?”

“你还有脸问?!”晋如霆霍然起身,怒声道,“雪儿不过只有四岁,就算你对秋儿有任何不满,也不应该把气撒到一个小孩子身上,你的心肠真是够狠的!”

“爷的意思是我打了那孩子?”她目光转向自她进来伊始就一直委屈哭泣的晋雪,那小丫头此刻缩在许秋怀里,抽抽噎噎的,眼睛都哭红了,额角还有好大一片乌青,看着就让人心疼。

“爷,您别责怪姐姐了,也怪雪儿不懂事,为了一只猫冲撞了姐姐,我想姐姐她当时也不是故意推雪儿的。”

听许秋如此说,晋如霆又看向沈之悦,想听听她的解释,却见她神情冷淡,眼中还兀自带着一丝不屑,他心头的火气便又冒了上来,“你这是什么态度?罔顾秋儿还替你求情,自己却连一点悔过之心都没有,你爹娘还真是教出了一个好女儿!”

沈之悦冷睨他一眼,不疾不徐道:“找大夫给瞧了吗?那伤是真的吗?”许秋不是第一次拿女儿来坑她了,若每次都动真格的,那小丫头早就浑身是伤了,这不是一个母亲能干出来的事。

这一边,晋如霆还没发话,照顾晋雪的Ru娘却突然开口道:“夫人此话何意?当时在饭厅里,大家都是有目共睹的,那猫儿淘气跑去了您脚边玩耍,惹得您不快,您便让您的贴身丫头把那猫儿抱去丢掉,雪儿小姐不肯,跟她抢猫儿,您那丫头委实凶悍得很,一把就将雪儿小姐推开,我家姨娘上来阻拦,您还给了她一耳光……”

“阿秀,住嘴!”许秋大声喝止住她,有些尴尬地对晋如霆说,“爷你别听下人乱讲,姐姐一向大度宽容,怎么可能做出那样的事情,雪儿也已经知道错了。”说着,她又揽着晋雪走去沈之悦跟前,柔声哄劝道,“来,快点给你大娘道歉。”

那小丫头怯怯地看着沈之悦,果然跟她娘一样的好演技,只听她哽咽道:“雪儿错了,求大娘原谅雪儿。”

离得近了,沈之悦这才瞧见许秋刚刚一直侧对着她的那半张脸颊红肿一片,明显有被掌掴的痕迹,她对自己倒还真下得了狠手。

看着眼前这对如此会做戏的母女,早餐那种恶心的味道突然又涌了上来,她忍不住一阵干呕。

“你这不识好歹的贱人!”晋如霆怒不可遏,手起掌落,一巴掌狠狠地扇在了她脸上。

“小姐……”

刚一踏进大厅的碧巧被眼前的一幕震慑住,跪着爬到晋如霆脚边,哀求道:“姑爷恕罪,小姐她……”

“滚开!”晋如霆一脚踢开她,目光阴鸷地盯着沈之悦,一字一顿道,“你可知错了?”

沈之悦伸手擦去唇角溢出的血,“错?我哪里错了?”她手背上几道猫爪的抓痕触目惊心,可是没有人会在乎她疼不疼,因为她是个下贱不要脸的女人,受再多的伤也是活该!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