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言情 > 独宠小警花

更新时间:2020-07-08 07:17:00

独宠小警花 连载中

独宠小警花

来源:粉色书城 作者:茭白 分类:言情 主角:季以昭贝希人 人气:

完结小说《独宠小警花》是茭白最新写的一本言情类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季以昭贝希人,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独宠小警花》是茭白写的一本言情小说,主角是季以昭和贝希人。都市:花生小说网提供在线阅读入口...,小说精选:第一次见面,贝希人和他翻云覆雨,却根本不知道他是谁。第二次见面,贝希人把他当成大色狼。“老婆,既然你说我是色狼,那我必须坐实这个罪名。”季以昭似笑非笑。“瞧我的防狼术……啊,不要……不要停……”...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两个师兄已经歪在沙发上睡着了,只有季以昭还坐在电话旁边;听到有响动,回头看了一眼,见是贝希人也没有任何表示。

贝希人坐到季以昭旁边的沙发上,实在说不出劝季以昭的话,让他别担心?怎么可能的事情,自已体会过自已知道,这种事情哪里能说不担心就不担心的,能劝的人还不是因为被绑的不是自已放在心上的人。

季以昭原本以为贝希人要说点什么,结果等了半天也只静静地坐着,这边看了她一眼,察觉到季以昭的目光,贝希人道:“五年前,我父亲也糟到了绑架。”

季以昭没有多问,问什么?问你父亲现在哪儿?那帮绑匪抓到了吗?他不敢问,怕听到了自已不想听的,再代入自已的母亲,他会坐不住会疯的。

贝希人也没打算再多说什么,两个人就这么相对坐到天亮。

下午三点多,绑匪又来电话,这次换了地方。监测到的信号地点居然没有变,也不知道是不是故意的。贝希人突然就想到了当时父亲被绑架时候接到的电话,“那地点在什么地方,我过去。”

季以昭也想跟着去,却被拦下来,绑匪来电话还需要他联系,季以昭只得让司机送她去。

贝希人得到的命令是过去侦察,如果人质真的在里面,就立刻联系队长。这一带原本是说要建工厂的,建了一半却是烂尾了,厂房倒是不少,贝希人想要一时半会找到人有点难度。

把司机留在路边,她一个人偷偷摸了进去。整个工厂区有不少建筑垃圾,还好穿的是高绑皮靴,一般的鞋子可就要磨脚。贝希人小心翼翼地隐在阴影里,在一处稍微好一点的厂房外发现了食品袋;看样子是最近丢弃的,颜色很艳,如果是长时间在外面的这会应该已经烂了。

她不敢贸然进去,四处打量了一下,不远处有个小三层,应该可以看到一点厂房里的情况。

小三层斜对着着厂房,厂房里的灯不算太亮,这里没有水电,应该是从外面弄进来的,只看到昏黄的灯光,里面有三个人影,坐在一处吃吃喝喝。贝希人有些急,时间已经不早了,她还没有发现季母的位置。

下了小三层,将周围的地型都摸清楚了才偷偷靠过厂房,整个厂房都空荡荡的,想要偷偷潜进去根本不可能,贝希人在门外就着门缝往里看,她在想会不会人质根本就没有在这里。就在她准备放弃时,眼前居然动了。贝希人心里一喜,原来季母被安排在了门口的角落里。

口袋里的手机传来一阵震动,这是他们约好的信号;季以昭这时候应该已经按照绑匪的要求将钱放到垃圾筒里了,她必须快点才行。刚给队里回个消息的时间,那三个原本还在吃喝的人已经站起来往这边走了。

“老太婆,你的儿子倒是挺孝顺的,说给多少钱就给多少,你猜猜自已能不能活着回去呀。哈哈……”其中一人边走边说。

这是要撕票,也对,从贝希人踏入这行以来,凡是遇到绑架的,人质鲜少有活着回到家人身边的。这几个是亡命之徒。

“你说呢。”贝希人不敢让他们再靠近季母,站在门口看向那三个人。这里面和她在外面看到的没什么不同,大概是绑匪也没有会有人来,稍微惊讶了一下。看到只是个小姑娘,都没有放在心上。

“小井察?呵,是来陪老太婆一块上路的吧。”

贝希人没接那人的话,低头看了一眼还在角落里的季母,看样子没被怎么样,倒是瘦了,可能是吓到了,精神看着不太好,没有明显的外伤。这让她多少松了一口气。

贝希人擦了擦嘴角的血,难怪敢只让三个人来看,她原来以为是绑匪觉得人质年老,压根不用费什么力气;原来是里面有个能打的,另外两个人早就被她打晕了。她手里的匕首倒是在这人身上造成了不少伤口,只是看着不深。

季母吓了一跳,只缩到更角落里,怕人拿自已威胁贝希人。

“倒是小看你了,有两把刷子。”仅剩的绑匪做好防御架势道。诺大的空间里,将手机玲声显得更大了,绑匪却不敢去接,响了两遍才停。

贝希人直觉事情不太好,率先出手攻向绑匪。

“我劝你最好住手。”绑匪从身上拿出一把木仓指着贝希人,让她不得不停在原地。

玲声又响起来了,那绑匪拿木仓指着贝希人让她不要乱动,自已后退着想去接电话。贝希人趁他接电话的一瞬间将匕首扔过去了,同时绑匪也开了木仓。

匕首直插心脏,那通电话是接通状态,相信木仓对方已经听到了,电话很快就挂了。贝希人不敢耽搁,万一绑匪要是在这边还有人,她和季母两人非得折在这里不可。

贝希人颤抖着手解开季母身上的绳子,“伯母,你往路边跑,司机在那里等着。我估计季以昭和井察也快来了,要是有人追,您就找个地方躲起来。”

季母看着右边胸口不停在流血的贝希人,从被绑到现在一直没有吭过一声,现在眼泪却不停地流下来。

贝希人大概知道季母在想什么,她说:“没事,现在死不了,我要是跟着你,咱们两都跑不掉。我得找个地方躲躲,你别担心,快走。”

季母想了想还是不能丢下她不管,架起贝希人的胳膊就想带她一起走。只是季母有两天没有进食了,被绑的时间也不短,手脚有些使不上力气。

贝希人只觉得伤口更疼了,折腾了几次季母才勉强撑起贝希人,两个蹒跚的往厂房外面跑去。贝希人不得不按压住自已的伤口,避免血流得太多,也怕滴到地上被人发现。

贝希人还是伤得有点重,眼前越来越模糊,季母扶着她也越来越吃力。这地方也只有贝希人踩过点定好的逃跑路线,但是季母被抓来的时候是被人蒙着眼睛的,她一点也不熟。

好在没有其余的绑匪追她们,只是任由季母在这里转来转去,最后的结果也只有贝希人失血过多而死。季母心焦也不敢扔下她一个人;倒是忘了找一找贝希人身上会不会有手机。

“汪!”听到一声狗叫,季母吓得差点把贝希人扔到地上,越急着想带着贝希人躲起来,越是扶不动。很快有几束手电筒的光打过来。听只到一人高声喊道:“找到了。”便飞快地跑过来。

等到人离得近了季母才发现来人身上穿着井服。心里顿时松了一口气。季以昭也跟在后面,看到季母的样子,心疼的紧紧抓住她的手。

相关内容推荐: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