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言情 > 探花郎之原来纱帽罩婵娟

更新时间:2020-07-11 09:12:58

探花郎之原来纱帽罩婵娟 连载中

探花郎之原来纱帽罩婵娟

来源:落初 作者:芦小麦 分类:言情 主角:苏易扬杨 人气:

《探花郎之原来纱帽罩婵娟》为芦小麦最新力作,本网站免费提供“新书发布!”在线阅读,无广告,无弹窗,欢迎阅读。精彩内容:胞弟离奇失踪,母亲又身患重症,为撑起这个家,她只得女扮男装走上科举之路,竟然一举高中探花郎!谁料官场之路竟是麻烦不断,同僚找她麻烦,丞相找她麻烦,连太后也要找她麻烦!哎呀呀,她只是个弱女子,你们这些大人物的争斗可不可以不要把她拉扯进去呀。谁知原来这一切都是有人在背后作怪。某男温柔地笑,狐狸尾巴摇呀摇:“乖乖到爷的盘里来,让爷吃干抹净吧。”呜呜呜,不行,她要反抗!某男:“反抗无效,打包带走。”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苏易妍叫过青山道:“那车里也不知是什么人,若是哪家的夫人小姐,我贸然过去倒是有所冒犯,你且去问一问。”

又想了一下道:“若问起,只说我们姓苏,其他不必多提。”

青山应了声是,便走过去询问,不一会儿便带回一个书童模样的少年。

那少年倒是不亢不卑,走到苏易妍面前,行礼后道:“见过苏公子。我家少爷说都是我们的不是撞到了公子的马车,原该亲自过来赔礼致歉。只是奈何身体有恙,无法下车,可否劳烦公子大驾至前,好当面向公子赔礼?”

苏易妍听了这话,倒也没什么不满,只是暗想这有恙也不知真假,许是自忖身份不肯下车,以身体有恙为托也未可知。因而道:“你家少爷太过客气,不知府上是哪里?”

那书童回道:“我家少爷姓谢。”

这谢姓倒是大姓,自古以来姓谢的名门望族倒是层出不穷,京城里姓谢的高官也有好几个,苏易妍倒摸不准这位到底是个什么身份,只暗盼莫要是那嚣张跋扈的公子哥就好,便道:“劳烦小哥前面带路。”

那书童领着苏易妍到车前站定,轻声唤道:“少爷,苏公子带到。”

话音刚落,只见一只手伸出帘子,这只手倒是细长匀称,骨节分明,苏易妍的目光不由被那只手吸引,想来这双手的主人应当很善抚琴吧,否则岂不是暴殄天物。

随着那手的晃动,帘子慢慢被掀起,露出一张年轻的脸庞。苏易妍只觉得光线仿佛慢慢在那张脸上聚拢,映出光洁的额头,墨画一般的眉,刀裁一般的鬓,秋波一般的眼睛,仿佛世间万般风流都集中在这一人身上了。

苏易妍从不曾见过这般容颜俊秀、风姿卓越的人物,倒是有刹那恍惚,并不曾注意那人在看到她时眼底划过的一丝讶然,只看到那公子的唇角微微上扬,开口道:“苏公子。”

苏易妍忙拱手回礼:“谢公子。”

书童上前挂好车帘。那谢公子忍不住咳了几声,苏易妍才注意到他的脸色有些不正常的苍白,想来便是书童之前说的身体抱恙,倒是自己方才小人之心了,不由有些赧然。

那谢公子看着苏易妍道:“都是下人赶车太急,不慎撞到苏公子的马车,害公子受了惊吓,谢某在此向公子赔罪。”说着便拱手低头行礼。

苏易妍忙回礼道:“谢公子不必多礼。不过是一些小碰撞,也无甚损伤,再者,贵府下人也并非有意。谢公子如此客气倒叫苏某心有不安。”

谢公子客气道:“今日之事都是谢某之过,只是谢某今日抱恙在身,不能起身,心中实在有愧。不知苏公子府上何处?待谢某病愈,必当亲自登门致歉。”

苏易妍觉得这公子长得真是好看,笑起来更是如沐春风,虽不知他如何身份,只是看这通身的气派倒不像是小门小户养的出的,自己如今情况特殊,并不敢与此等贵人多做纠缠,便道:“些许小事怎敢劳烦大驾登门,谢公子切莫再如此客气。且苏某也非斤斤计较之人,如此小事,谢公子不必再记挂于心。”

谢公子听罢,便笑道:“也罢,苏公子如此说,谢某倒不好再坚持了。在下谢稚圭,还未请教公子大名?”

苏易妍暗忖,想来这“稚圭”二字应是这人表字,自己透露表字倒也无妨,因此便依然用了弟弟的名号,拱手道:“在下苏顺之。”

谢稚圭也拱手回礼道:“原来是顺之兄。”

苏易妍忙客气道:“不敢,稚圭兄。”

谢稚圭又道:“想来顺之兄也是有事在身,谢某也不便再多打扰。”又转头与那书童道:“季文,你去取五十两银子来交与苏公子。”

苏易妍正要开口拒绝,却听那谢公子道:“顺之兄切莫拒绝,今日实是谢某的过失,这点银两都是给与兄台修葺车辆所用,弥补兄台所失。顺之兄若再拒绝,谢某只好继续请教府上所在,来日必将登门致歉。”

苏易妍见他坚持,想来是推脱不掉,又见时辰不早,也不好再多做纠缠,只好道:“如此便多谢稚圭兄了。”便让青山接过那书童季文递过来的银两。

谢稚圭见此露出满意的笑容,拱手道:“谢某还有事在身,如此便先行一步了。”

苏易妍道:“稚圭兄好走。”

二人又互相行礼,苏易妍便退让到一边。季文上前将车帘放下,和车夫一起坐上马车,车轮缓缓转动起来。

忽见车窗的帘子又被掀起,露出谢稚圭那张俊美的脸,他对着苏易妍莞尔一笑,道:“顺之兄,后会有期。”

苏易妍下意识的就回道:“后会有期。”

车帘又被放下,马车慢慢地走开了。

苏易妍站在原地,还在想着谢稚圭刚才的笑容,只觉得那笑容背后仿佛有什么深意,却又琢磨不定。

青山突然在旁边说道:“我原以为三少爷已经是少有的美男子了,没想到还有比三少爷更俊俏的公子哥。”

苏易妍扭过头去看了他一眼,青山立刻反应过来自己仿佛说错了话,忙低下头,不敢再多说一句了。

苏易妍道:“时辰不早了,快走吧。”

主仆三人收拾了一下,就驾着马车继续朝灵隐寺行去。

——

季文坐在车板上,警惕的看着四周,忽然听见车内传来一阵咳嗽声,忙问道:“少爷,可有不适?”

只听到里面回了一句:“不碍事。”

过了一会儿又听到里面说:“叫人去跟着他们。”

季文知道这个“他们”是指苏公子那一行,虽不明白少爷的用意,还是说:“是,少爷。”犹疑了一下又道:“只是少爷这里?”

谢稚圭道:“无妨。前面便到城门口了,已无事了。你且速去速回吧。”

季文回道:“是,少爷。”只一瞬间便跳下马车不见踪影了。

车夫对此仿佛无知无觉,驾着马车依旧快速的前行。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