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言情 > 嫡公主的宫斗生涯

更新时间:2020-08-01 07:54:17

嫡公主的宫斗生涯 连载中

嫡公主的宫斗生涯

来源:落初 作者:遗失曼索塔 分类:言情 主角:陈采薇 人气:

独家完整版小说《嫡公主的宫斗生涯》是遗失曼索塔最新写的一本言情类型的小说,本小说的主角陈采薇,书中主要讲述了:比较平淡的细水长流故事。苦逼考研党女主因劳累猝死,穿越到某架空时代成了公主。一上来就遭人构陷,一步步化险为夷,在这尔虞我诈中步步为营。他是侍卫,她是公主,他们之间横亘的是条无法逾越的鸿沟。可或许对一些人来说,爱不一定非要占有,默默守护、陪伴,才是最好的归宿。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当众人看清楚字绢上的东西后,都纷纷倒吸一口凉气,就差尖叫出声了。

那密密麻麻布满绢布的猩红色鬼画符,仿佛刚用鲜血写成,鲜红欲滴。

“放肆!这是什么诅咒符!胆敢拿到太后生辰宴上,还不快撤下去!”云贵妃大声斥道,那两个拿字绢的小婢这才反应过来,吓得腿一软,差点跪倒在地。

清律也是吃了一大惊,那符咒即便一般人看不懂,却也能感觉到那种诡异而怪诞的恐惧,不管什么意思,肯定不吉利。她心里疑惑,为何好端端的字帖却变成了鬼画符?

“清律你疯了,你这是做什么!”皇帝拍案而起,戟指怒目,“你是想要诅咒太后吗?简直大逆不道!来人,给我把七公主拖下去重重责罚!”

采薇在旁边焦急万分,她不知道寿礼何时被人调包,也知道皇帝实则爱女心切,先将清律带离现场,也是为了不让太后将过错集中在她身上。于是连忙随着主子一同跪下,想要离开宴厅。谁知苏淑妃此时却突然起身道:“陛下,事情还没查清楚之前,还请稍安勿躁啊。”

皇帝转身蹙眉:“淑妃这是何意?小七向来粗心大意,怕是献错了礼,带下去好好调教一番,再给太后认错补偿,你对朕的处置有何意见?”

苏淑妃颔首:“臣妾自然不敢对陛下指手画脚,只是,这关乎太后福禄,臣妾不敢疏忽啊。七公主定然不是故意的,可这种写着诅咒符的字绢竟然轻而易举盛到圣前,是否应该着重调查一下排查的人呢?”

皇帝垂眸,似乎陷入了沉思,云贵妃也点头说道:“太后,陛下,臣妾私以为苏淑妃说得极是。不论这诅咒符是谁送来的,怎么可能不经检查便盛到太后面前?还是说,有人收买了检办的太监?不论哪种情况,宫里竟任这种可怕的东西面圣,恰恰说明办事不严,若是有人怀了邪心,岂不是轻易就能重演一遍图穷匕见?臣妾认为,应该将检办司的人都抓起来严刑拷问,看看究竟是谁做出这等事,也能还七公主一个清白。”

她说完,对脸色惨白的清律笑笑,那笑容却让人忍不住打了个冷战。

她这话似乎挑不出什么毛病,皇帝犹豫片刻后点点头,派人去将负责检查寿礼内容的太监抓来对质。清律紧咬着嘴唇,脑子里飞快运转。寿礼不经她手,去向道行高僧求字虽是她出的主意,却是全权交给林姑姑和采薇去做的,应该是期间遭人调包,可究竟是什么时候,又是怎么调包的呢?

清律正想着,检办司的太监便被侍卫们抓了过来。他们大抵是等着晚上宴会结束便能去休息了,结果却出了这桩事。

“老实回答,这鬼画符你们可有人在寿礼中见过?”云贵妃下台,将那字绢扔到跪着的一众太监前。为首的那个战战兢兢地瞧了一眼,便哆嗦着低下头:“回娘娘,这可是诅咒符啊,奴才们从未见过,寿礼都是一件件检查过,各位娘娘和陛下的寿礼从挑选好至今打开,都严加看管,其他人的寿礼会在众人监督下检查,也绝不敢将这种东西放进来啊!”

“那为何这东西会出现在太后面前,污了圣眼,损了圣福!”云贵妃怒道,“若不是你们偷懒怠慢,能造成这种后果?你们还有什么好说的!”

那为首的太监眼睛骨碌碌一转,忽然开始磕头求饶:“陛下,太后娘娘,贵妃娘娘,奴才们有罪!奴才一时鬼迷心窍,才会为财所惑……”

“大胆奴才,你把话说清楚!这是什么意思?”

“贵妃娘娘……奴才也是被逼办事……”

“你说出来,有皇上和太后在这里,我看谁敢放肆。”

似是不经意间,云贵妃和那苏淑妃对视了一眼,清律并没有放过这个细节。

那太监便好像胆战心惊地抬起头,瓮声说道:“回娘娘,是……是七公主殿下强迫奴才将此事隐瞒的,她威胁奴才胆敢将此事说出去,绝不放过奴才乡下的一家老小!贵妃娘娘,您可要为奴才做主啊!”

他话没说完,云贵妃便一巴掌甩上去:“你这狗奴才,竟敢口出狂言,污蔑公主!若是发现你扯谎,那可是诛九族的大罪!”

那太监连忙叫道:“娘娘,这欺君大罪,您便是借奴才一百个胆子,奴才也不敢说谎啊!”

“你绝没有半分谎言?”

“奴才绝不敢!”

云贵妃冷哼一声,回头望着皇上,意要他定夺。

皇帝用手揉着眉头,不停叹气,最后看着清律,眼中净是失望:“小七,你有什么想说的?”

清律深吸了一口气,走上前来缓缓跪下,一字一句道:“父皇,太后,此事绝非律儿所为,必然是有人陷害。”

“你如何证明?”

“父皇,律儿有几个疑问想请教这位检办的太监,若是被律儿找出纰漏,便能自证清白。”

语毕,太后却嗤笑出声:“小七,前有你院子传出宫女暴毙消息,后在哀家生辰宴上被人坑害献上诅咒画幅,这一切,怎的都被你碰上了?你可别告诉哀家,有个人整天想着怎么陷害你,那还要过活了吗?”

清律敛黛,心说可不是么,就是有人这么无聊整天想着怎么害别人。

“回太后……只怪律儿不谨慎,总是入了套,惹得您心里不愉快,还请恕罪。”清律转而对那太监说道,“你方才说,是本公主威胁你不让你说出去的?”

那太监低着脑袋,不敢看她:“是……”

“可本公主那几日在禁足,如何威胁你?这寿礼的检办从宴会前几日便开始了,本公主如何亲自面见你?”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