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言情 > 绝色恩宠

更新时间:2020-08-01 08:02:44

绝色恩宠 已完结

绝色恩宠

来源:落初 作者:诺弦歌 分类:言情 主角:子晗红莺 人气:

主角叫子晗红莺的小说是《绝色恩宠》,它的作者是诺弦歌最新写的一本言情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一场交易,夜夜恩宠。拂过被褥上的一点腥红,转头望向身侧熟睡的俊逸男人,她笑的极度妩媚。她永远都不会忘记,在她五岁生辰那晚,母亲被无数乞丐糟蹋的情形。如今十年已过,她回来了!所谓母债女偿,属于那个女人的一切,她宁惜末都会从她手里夺走,包括他上官君逸。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哗……”

顺着裙带的抽离,宁惜末巧颜一笑,顺势一个旋身,在罗裙落地的时候,她也正好倒在上官君逸的怀里,莹莹流转的目光,对上他冷然嘲弄的眼眸,依旧笑颜如花。

丝滑修长的美腿缠上他的足尖,有一下没一下的蹭着,脚底的酥痒逐渐向上攀沿,感受到他渐热的体温,宁惜末又往前挪了挪,紧紧贴合着他的身体,随着小手在他胸前打着圈圈,柔媚的空气,让上官君逸只觉一阵燥热席卷着全身,来回奔腾。

一把抓住她“瘙痒”的小手,咽了咽口水,压着嗓音,问:“花语国的女子,是否都似公主这般热情如火?”

宁惜末一顿,这样就是热情如火了么?

宁惜末将头靠向他的胸膛,听着他的心跳,无法从她眼中看出她的心思,粗糙的手抚过她的唇,只觉微微勾起的嘴角,巧笑若颜,男人都喜欢知情识趣的女人,感觉到手腕一紧一松的压抑,娇嗔的声音,自他胸膛响起,画着曲线,绵绵的从上官君逸耳边飘过,“哎呀,太子好不温柔啊,抓的人家好疼。”

翘卷的睫毛缓缓抬起,对上他“喷火”的眼睛,秋水连波,悠悠一转,我见犹怜,“太子,臣妾好冷哦。”

清音游转的划过他的心尖,上官君逸狭缝微展,明了一笑,松开抓着她纤细无骨的玉手,圈着她的手臂,又缩紧了一些,将她打横抱起走向床榻……

翌日清晨。

天有些微亮,宁惜末自睡梦中醒来,只觉身上酸疼异常,不禁细眉微皱,该死的男人,昨天到底折腾了她几次?

拂过被褥上的一点腥红,转头望向身侧熟睡的俊逸男人,她笑的极度妩媚。

她永远都不会忘记,在她五岁生辰那晚,她们安排她和弟弟亲眼看着,母亲与人“通歼”,父亲决然离开后,无数的乞丐糟蹋着她母亲,弟弟那因恐惧而不断放大的双眼。

“你们睁大眼睛看好了,你们的娘亲,将连妓子都不如,哈哈哈哈!”

纤手紧握,那样的情形,她一生都不会忘记,她们疯狂肆虐的笑声,母亲的尖叫声,在那过去的十年中,一直回荡在自己的耳边,弟弟倒地那瞬间的恐惧,一幕一幕的不断在眼前倒转,就好像昨天发生的一样清晰。

这一切都是红莺策划的,她不会放过她,还有她们,父亲的侍妾,她要让她们好好感受一下,什么叫人间地狱。

在那过去的十年中,她炼化了自己前世作为杀手的冷漠,活脱脱的变成了另外一个人。

如今十年已过……她回来了。

太子左侧妃沐青蕊,红莺的女儿,所谓母债女偿,属于那个女人的一切,她宁惜末都会从她手里夺走,包括他……上官君逸。

在和外祖父的一年约定内,不用背后一点力量,她会靠着自己的能力。

起身,在地上随手拿起一件轻纱,披在身上,往外喊道:“奴月,备水、沐浴。”

门外肃然的声音响起:“回太子妃的话,一切已准备妥当。”

奴月是她的贴身丫鬟,从宁惜末进迁阳山庄开始,就一直随侍在身旁,从未离开过,很多事情无需多说,奴月便会自动自觉的做好。

还未转身,只觉后背传来一股热气,随即,轻纱飘然落地,身上一紧,颈脖泛着湿热之感,宁惜末目光一动,拂上抱着她的大手,柔音绵绵:“太子昨晚睡的可好。”

邪魅的音波悠悠的在她耳边徘徊,“不好,大清早就被爱妃清朗的声音吵醒了。”说着手缓缓的向上移着,宁惜末身形一动,只觉一阵酥麻在他的指尖蔓延开来,“爱妃要怎么补偿我?”

按住他肆虐的手,宁惜末嘴角弯月如初,“太子内力深厚,臣妾睁开眼睛的声音,恐怕都逃不过太子的双耳,既然如此,那臣妾又何必畏畏缩缩的呢?”

上官君逸将她转了个身,迫使她与自己面对面,热气呵在双方的脸上,闻着她的体香,嘴角的笑容挂着七分淡然,三分戏谑,“怎么办呢?爱妃如此聪慧,继续宠爱你,本太子会觉得很危险。”

宁惜末浅笑如花,碎语如飘:“太子不是一直都活在危险中么?”

闻言,上官君逸在他朱红色的双唇上轻轻一点,并不答话,收起笑容,说道:“一会儿,要进宫给父皇、母后请安别误了时辰。”语毕,迈着脚步又向床上走去。

“臣妾明白。”宁惜末看了眼慵懒的躺在床上的上官君逸,不能误了时辰,自己倒又躺下了,真是不明白他,宁惜末无奈转身。

皇宫。

宁惜末和上官君逸在几个宫女的簇拥下,踏着花香,弯过走廊,行至皇后住处,中宫和曦殿,宁惜末佩戴的金步摇,在她蔓蔓腰肢的摆动下,闪闪发光。

才进和曦殿,便看见了上座身着龙袍的皇上,双脚稳稳的踩在地面上,目光如炬,只一眼,就让她有肃然起敬之感,“儿臣,儿媳参见皇上万岁万岁万万岁,皇后娘娘千岁千岁千千岁。”上官君逸与宁惜末下跪行礼。

“平身,看座。”随着威严的声音自头顶响起,上官君逸起身,但宁惜末依旧跪着,抬眼看向右侧凤座上的皇后,画着浓妆,眼尾上翘,脸上荡着狐媚的神色,全然不配这身上凤袍的大气与雍容。

“父皇请用茶。”双手拿起宫女送来的茶,恭敬的递到皇上手里,而皇帝只是冷淡的瞥了一眼宁惜末,完全没有对新儿媳的探究。

“母后请用茶。”当接过宫女手里另一杯茶,送到皇后手里之时,怎料……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