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言情 > 洛水沦涟

更新时间:2020-08-10 07:10:07

洛水沦涟 连载中

洛水沦涟

来源:落初 作者:程溁 分类:言情 主角:李怡卿 人气:

《洛水沦涟》由网络作家程溁所著,终于迎来了精彩的大结局,李怡卿这两位主角会有怎样的结局呢?是悲伤或是喜悦或是幸福,这些悬念都将在这章精彩的结局内容中为你揭晓,精彩内容如下:首见,小肥团子趁人之危,偷偷撩开赤金面具,顿时被惊艳了,强赖皮俊哥哥,恨不得当日就嫁了。用她那因换牙,漏风的小嘴,理直气壮道“是小九救了哥哥,倘若是无以为报,便以身相许吧!”再见,小肥团子长成娉婷佳人,誓要将男子推下湖水,她好再来个救命之恩,牢牢将美男哥哥,收入囊中……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莫泫卿生性喜静,厌倦透了这种宴会场合,但想着寻找那记忆中的小身影,还是决定亲入虎穴,趁着他皇表妹一个不留神,溜出来。

侍郎府说大不大,说小不小,莫泫卿本能的往安静的院落走,远离那些脂粉气,远远望着一株高大的芙蓉树,不知不觉就走到了这个荒芜的院落。

以莫泫卿的出身,就连充盈后宫举办选秀,也是被皇舅提溜过去的,还让他先选,但面对那些大家闺秀,莫泫卿却总是无感,尤其他自幼体弱多病的,嗅着那股脂粉气,简直是生出反感,这般又如何娶回府?

对于掉了门牙的小姑娘,他本想着完成承诺,相敬如宾也就罢了,但意外的,对荣小九竟莫名生出疼惜之情,这是从来没有过的,并非只因着那份十一年前的承诺。

心思百转的莫泫卿,带着面具的脸上没有任何波动,连呼吸都未变,眸光依旧深沉,道“在下对未来妻子的要求,可是很高的,小九姑娘有何长处?”

荣小九一听有门儿,脸上的红晕染到玉颈,甚至还有往下燃烧的趋势,连忙道“小九虽没读过家学,但是家母在世时对小九如珠如宝,就小九这么一个亲生闺女呢,自是当眼珠子一般疼爱,传授女红、厨艺、读书、识字……”

莫泫卿见小姑娘那含笑的眉眼,唇角勾起一抹笑意,温柔撩人连自己都不知,道“小九姑娘还是才女呢?”

闻言,荣小九眸光生出些许落寞,努努嘴道“非也,家母在小九六岁时就病逝了,多年过去了,小九又能记得多少,也就勉强识字,偷书自学。”

板着小脸儿,老气横秋的叹了口气,继续道“哎,毕竟没有名师指点,只能是个半吊子。”

忽然荣小九想到什么,温婉秀丽的脸上染上了几分正色,拉着莫宣卿的衣袖,道“对了,哥哥家中可有妻妾,小九可是不当妾的呢!”

她对于妾有种本能的厌恶,如果可以待泫哥哥娶了自己后,她也不允许家中有妾的存在,只是现在还未表明,打算一步步来。

莫泫卿立于湖前,眸子微抬,瞧着那双近在咫尺微胖的小肉手,皮肤略有粗糙,甚至长着薄茧,与那些贵女精心保养得晶莹剔透的玉手,有着明显差距,还有那未施粉黛的笑脸,却在日光下灼灼生辉。

明明知道她求自己不过是为了脱离荣府,但他却不厌恶,反而心中暗暗生出些期许,也许这就是世人说的,看对眼了吧!

再说眼前的荣小九,又是十一年前自己亲自答应娶的小姑娘,无论是自己的心意,还是曾经的承诺,他都应该将小姑娘收到羽翼之下。

思至此,莫泫卿微微一顿,浅笑道“莫家训严谨,家中祖训不许纳妾,在下亦是孑然一身,府内无纳妾、通房……”

荣小九听了这话,简直是心花怒放,直接了当道“哥哥真好,就娶了小九吧!”

此刻,莫泫卿已经愿意娶眼前的小姑娘了,毕竟感觉挺好玩的,娶回府之后,还能逗着自己乐,也算给他无趣的人生,增添些许色彩,但还想着逗逗她,遂揶揄道“那小九姑娘可还有什么优点呢?”

荣小九一愣,视线和他的对上,她觉得脸好热,水眸漾着羞怯,道“哥哥看你这一身药香,肯定很多姑娘嫌弃呢,小九不会嫌弃的,还会仔细侍候,悉心照料,肯定比那些婢子伺候的强呢!”

莫泫卿面具下清润昳丽的脸色微变,英眉一挑,道“在下是娶妻,又不是买婢子,再说在下府中没有婢子!”

荣小九没见过外面的世界,想着偷听婢子们说过,被卖时的事,以为莫泫卿是穷苦人家的子嗣,连婢子都买不起。

是以,又劝说道“虽哥哥家中这般穷苦,但小九绝对,绝对不会嫌弃的,小九洗衣煮饭都可以,以一当十,可以给哥哥省下很多银钱的!”

莫泫卿见这个机灵,又单纯的小姑娘,心中暖暖的,浅笑道“还有呢?”

荣小九努力表现自己的优点,甜甜道“哥哥这就不知道了吧,婢子有很多用处,小九看父亲就特别喜欢婢子呢,时常伺候午睡的呢……”

莫泫卿听着这小丫头郑重其事的胡说八道,打断道“说些小九比婢子强的吧!”

荣小九绞尽脑汁的想要说服莫泫卿,就怕人家不娶自己,道“嗯……哥哥你身体不好吧,小九有几次偷听家姐们讲话,都说喜欢强壮的男子的,不喜欢病弱的,怕什么守活寡,但小九不介意,小九信命的,信哥哥,就像遇见您就是命里注定的呢!

小九就喜欢哥哥这样病弱的,日后就算您真的病故了,小九也绝不会改嫁,还会日日诵经祈福,祝愿哥哥早日投胎,去极乐世界……”

莫泫卿静静听着,荣小九语不惊人死不休的说完,习惯面无表情的脸又是一抽,揉了揉眉心,道“真是个好姑娘,还会诵经呢!”

荣小九如小鸡啄米似的点头,将自己的优点搜刮一通,得意道“对啊,对啊,小九懂得可多了,甚为有仙缘的,还偷了本佛经,日日诵读。”

阳光洒在荣小九含笑的眉眼上,灼灼生华。

为何世上竟有人能将“偷”,说得这般义正言辞,莫泫卿盯着那张涛涛不绝的小嘴儿,心里痒痒的,道“什么经呢,能理解?”

荣小九没有先生指点,定然不懂佛经,如实的摇了摇头,道“虽然佛经晦涩难懂,小九不懂,但总觉得这般离西天神佛近了些。”

莫泫卿嘴角一抽,竟轻笑出了声。

“咕咕!”荣小九的肚子忽然饿得咕咕叫,轻抿了一下樱嘴,脸上闪过一丝尴尬,道“哥哥饿了没?”

莫泫卿抬轻眸扫了一眼荣小九尴尬的笑脸,佯装未曾听见那“咕咕”,淡淡道“还好吧!”

见此,荣小九释然地松了口气,笑颜如花地抬眼望向面前的男子,狡黠一笑,觉得口说无凭,为了证明自己贤惠,道“哥哥,小九给哥哥煮饭吧?”

莫泫卿对吃食并没什么特别偏爱,这时更是想也不想,鬼使神差的颔首,道“好!”

荣小九利落的跑进小厨房将灶台底下埋着的火种,吹了吹,待见了火苗放上干草,直到火苗大了才添上柴火,一个灶台烧菜,一个灶台煮菰米。

趁着烧水的功夫,跑去在墙角,拔了数个新鲜香菇,仔细洗净,又将碗里当宝贝收着的约一两重碎肉,切成小丁。

从菜篮子里取出油菜根部切去头,这些都是从大厨房捡来被丢弃的食材,再用剪刀将根茎简单修整一下,成莲花花形。

这时锅里水已经烧开,滴入油,焯水后将其捞出控干,又放上少许盐腌制入味,摆入盘中。

刷锅后,在铁锅里添油,炒了两个珍藏的鸟蛋,点缀在“绿莲”的花心,作为黄色的花蕊。

又借着剩下的油,放上小肉丁炒至断生,放上姜蒜沫炒出香味,再倒入香菇、酱油翻炒。

随后舀入一大勺高汤,这熬汤的骨头,是她从狗食碗里抢来的,不过她不会告诉莫泫卿。

荣小九一副熟练的模样,颇有上得厅堂,下得厨房的架势,将菜炒均匀后勾芡,浇入摆好盘的油菜根上。

荣小九熟练的做好这些后,又将碗筷摆在青石上,担心莫宣卿等得不耐烦跑了,连忙喊他开饭。

二人围着大青石席地而坐。

荣小九眨着水汪汪的眸子,纯真地望着莫泫卿,小嘴儿扬起一抹甜美笑容,一副求表扬的模样。

莫泫卿浓墨的黑眸瞧着荣小九,眼前那老旧的盘子是他从未用过的,掉角的碗就是府中下人都会丢弃的,可这会儿他却没有一丝嫌弃,心中犹如流过一捧温泉。

又瞅了瞅盘中碧绿的“莲花”,夹了一朵,放入口中品尝,方才炒菜时他都瞧着了,淡笑道“小九姑娘的手可真巧,竟能变废为宝。”

在整个荣府,荣小九卑微到就算是婢子,都可对其肆意谩骂,遂她早已习惯观察他人的脸色。

见莫泫卿没有厌恶的神色,恭敬道“粗茶淡饭哥哥不要嫌弃,他们大厨房只要油菜的小嫩叶,这菜茎同样是可以食用的,那大叶子她们都嫌老,咱还能铺在盘子里,怪好看呢!”

莫泫卿微微颔首,又食了些菰米,道“香味扑鼻且又软又糯,难怪小九姑娘钟情于它,滑忆雕胡饭,香闻锦带羹。郧国稻苗秀,楚人菰米肥……”

莫泫卿诗书饱腹,随口就吟出两句诗,但想着荣小九可能不通诗文,也就没再说下去。

一饭过后,莫泫卿眉宇间不知不觉舒展开。

阳光洒在荣小九含笑的眉眼上,灼灼生华。莫泫卿盯着那张涛涛不绝的小嘴,心里甜甜的,更加肯定要将荣小九娶回府。

荣小九心中对眼前神韵如清月濯然的男子,是越看越喜欢,起身将藏起来的桃果取出,用衣袖擦了擦,捧在手上请莫泫卿吃。

莫泫卿见荣小九贼兮兮的打开,密封的瓮子,瓮子里面又是个竹筒,那个珍藏的样子简直无上至宝。不禁勾起了他的好奇心,眸子微抬,瞄了一眼,竟是一个桃子。

不,不是个完整的桃子,上面明显还有几个肯过的牙印,是被啃得只剩下一半的残桃。

恍惚间,便瞧着小姑娘已经起身,每靠近一点,便有淡淡果香袭来。

但就算是再好吃的桃子,那也是别人剩下的,莫泫卿从出生起,就未食过别人剩下的东西。

可见荣小九这般赤诚,莫泫卿竟不知如何拒绝,鬼使神差的抬起手,缓缓接过,道了声谢,就这般放入口中。

那残桃轻轻一咬,便滑入口内,嘴里顿时灌满了新鲜的蜜汁水,甜津津的,细腻爽口。待食第二口,比蜜还甜,待到第三口,一股清香竟直窜入七窍。

莫泫卿因早产胎里不足,虽日日习武强身,但却依旧孱弱,汤药不断,如今仅仅食了拳头大的残桃,竟感觉丹田涌入一股暖流,着实令人难以置信,简直匪夷所思。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