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言情 > 相公倾国我倾城

更新时间:2020-09-25 07:58:54

相公倾国我倾城 已完结

相公倾国我倾城

来源:落初 作者:水瑟青莲 分类:言情 主角:师姐西禄 人气:

有很多书友最近在追一本叫做《相公倾国我倾城》的小说,是作者水瑟青莲创作的言情小说,小说的内容还是很有看头的,比较不错,希望各位书友能够喜欢这本小说。本书主要讲的是:她容颜如诗,春心若剑。他以气为杀,冷睨天下。狭路yàn遇,杀机后他方知缠绵可销骨;受制于人,她心里大有乾坤,怨愤到极致却解下他的衣!爱到极致,要你无法自控来求这朝夕柔情!痛到消魂,却笑颜呢喃,对你的醉心芳容。皇权霸业折尽英雄腰,风云背后,情仇艳血。风起云涌,是倾世男子们那些烬火不灭的野心,乾坤颠覆,看华蔻佳人素指握华刃!是清质之美,尽惹爱怜,还是玲珑之心挟制天下?凤凰于飞,那段倾世爱恋,波迭云谲,相缠蚀骨,鹤舞九天,一世情缘浓梦,欲罢不渝!【情节虚构,请勿模仿】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小羽站在圆桌旁拎着一个包裹,看来已经收拾好,就等“主子”说走了,而“主子”竟还奇怪地站在书桌前练书法,我在那里上气不接下气,几双眼睛先后不同地看向我!

竟然真的赶上了,我闭上眼睛心里哀叹一声,怎么办?

我睁开眼睛看向“主子”,惊诧地听到自己的轻柔却坚定的嗓音在房间中响起:“我已经好了,我要和你一起……你不能丢下我,哪怕……哪怕是短短的一刻,我不想,你丢下我!”

我幽幽地低喃:“你带我来的……我不要离开你……不要……”

对梓寒来说,我是痴情相随,对小羽和小连来说,我是胆大莫名的侍从,对“主子”来说……有没有一丝心绪起伏,情思涌动?难道我敏锐的神经感受不出他对我的些微怜惜,难道我察觉不到碰触他时我手指间他肌肤的战栗和热度?

我双目迷蒙地盯着面纱下根本看不清的面容,心里竟异常平静,这些很欺骗感情的话语,我说了,对他,谁说情话要说的露骨,我没说喜欢,没要求爱,我只是不要离开,我只是容颜迷碎!我心里有一种报复的快感,用这种我从没想过的另类方式,这种怎么也高兴不起来的方式。

他的声音传来,有压抑着的热度。

我不等小羽给我翻译了,他这次反应的速度慢了些,我径自回房间收拾包裹,路过梓寒时,我挤出一个灿烂的笑容,看到她面容上少见的柔和线条,我背过脸去,欲哭还笑,我安慰自己,欠我的人是那个灰纱罩面的“主子”,我又何苦再欠梓寒的,她可真是治好了我的‘痛经’啊,我再也不会说我‘痛经’了!

我迷蒙地醒来,眼前明亮的光线让我有种恍惚的错觉,我自由了?

我直直坐起,想起昏睡前又是小羽重重的一指,我还以为能明明白白地出来呢,结果还是这样。我掀开锦被跳下床来,没心思打量这个宽敞华丽的房间,再舒服,不过是个牢笼而已。我关心的是,“主子”竟在这里运功打坐,是信任我,还是看住我。

我踱到雕花镂空屏风的外侧,锦榻上仅着月白中衣的“主子”已然一副老僧入定的形态。我知道他功力高极,甚至连大师姐都逊他几筹,只是整日里见他读书写字,竟淡忘了他空手白绫的凌厉姿态来,要不然我怎会栽在他的手里……我双膝爬上锦榻,素手在他面前一挥,毫无反应?

我轻轻捏住他纱帽轻纱的一角,正待往上一扬,手指被握住。我还以为会被打飞呢,看来我以往的‘热情’还是有些效用的,只是这个效用却是这么微弱,简直是狠狠打击了我的自信还捎带着我的审美观,动摇了我“放弃”了美女“选择”了“主子”这个痛苦决定的正确与否!

我放弃了面纱,也许很多人对面容有着苛刻的执著,那么他的身体看起来如此完美,总该可以开放一些吧,他以往的反应让我有一种想一试他底限的冲动,既然惹上了彼此,就来得更痛快一些吧!

我转过压抑在心头有些破罐子破摔的扭曲念头,在他耳边轻轻一笑:“回魂了?”他没有言语,手却慢慢松开,我的手自他修润的手心慢慢滑落,我反手握住他的手掌在他手心轻轻一揉,双手在他肩部用力一推,他往后一倒,双手在身后撑于两侧,半仰在榻上。我身姿一动,跨坐在他腰上。

我也穿着中衣,隔着软软的布料,我清楚地感受到他腹部一紧,我一手抚上他的衣襟,弥蒙的双目地对上他轻纱下的视线,我感觉到他的一丝紧张和诧异,但他没有拒绝。洁白的手指点上那修极的脖颈,指尖在肌肤上亲密游走,在线条上着迷攀爬,轻纱后的面部不由向后仰起,一定是这种酥痒的触觉让他不能自已……

我的手指无法控制地慢慢拉下,就是这种感觉……那一次迷惑住我的……他呼吸乱了,而我心绪迷离,两只手都无法停下……他猛地将我翻身压下。又双腿一闪,独自翻至了一边。他一气呵成,坐立起来,我反应过来,扑上去从后紧紧搂住他紧致的腰,他有力的手臂按住我欲伸进他腰腹上的双手,可我已经有后半截手指从他乱开来的衣襟中碰触到他腹部坚韧十足的肌理,我用尽所有力气在他手下坚韧不屈地“反抗”。

他侧过身想把我甩到一边去,我岂能让他如愿,我全神贯注于此事竟忽视了轻轻叩门和然后开门的声音,我正紧紧挂在他身上转了一个弧度,差点被他甩了下来,可虽然狼狈,我还是凭借着身手的灵活勉强占据着那里!这时我有闲暇想起刚才的敲门声,侧目一看,小羽见鬼似地站在那里眼睛嘴巴都木然了,一幅惊骇的模样,动也不动,忽然装作是空气似的,轻手轻脚地如木桩一样光明正大地走出去了。

我望着敞开的房门,情绪平稳了下来,意识到他刚刚看到了多么生动的一幕,然后悄悄走掉了!

“主子”衣衫凌乱,单膝斜斜半跪在榻上,一大半胸膛裸露在外,一手撑住身体,还要一手拉住我紧紧环在他腰腹上不愿放松的手腕,尽管我看不到他的面容,可是我知道我手下的这具身体是多么的……性感。

我听到他说了几个我听不懂的音节,虽然有喘息和情动的余韵,但我直觉它们并不是允许的申明。

我放开纠缠他的双臂,站起身拉了衣襟,跳下锦榻来至床边,捞起一件外衫,打开门走了出去。

我双目轻轻一闭,脑袋中一片黑幕,但是却清醒了许多。

轻嗤地一笑,刚才那是一场多偏了方向的闹剧,但瞬间无法控制的激动,是仍然盘旋在心中的真实感受,对那目前还没有看到真面沐,喂了我毒药,拘我为仆的“主子”人怎一时热烈到就算要被狼狈的甩出也要继续……摸下去?

本来是在赌气,本来是在试探,本来还以为能掌控自己的心跳……与他太过亲密很难心存理智,看来以后还是不要再尝试这种激烈的方式了,说不定何时摸到哪里忽然就惹烦了他,那就太过不妙了!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