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言情 > 妙谋生花

更新时间:2020-09-25 08:05:28

妙谋生花 连载中

妙谋生花

来源:落初 作者:风动荼蘼架 分类:言情 主角:杜少林寺 人气:

经典小说《妙谋生花》由风动荼蘼架所编写的言情类型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杜少林寺,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我本是长在乡野一丫头,你原是少林寺里一比丘。没奈何,命途缘法翻云覆雨做推手。教你我,落入宫闱重檐惹烦愁。滚滚红尘中,输赢得失皆有度。天降富贵,你愿意拿什么来换?【江山权谋,朝堂世家,热血男配娇俏娘,依旧是HE+一对一,快来入坑啦~】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杜明心听见她这样说,脸上的笑容更显得恣意:“咱们只说我那碗里多放了糖,怎么姨娘又说出来什么伤没伤了我的话?”

刘姨娘自悔言多必失,眼下紧紧闭上了嘴巴,两只眼睛只是瞅着外间的动静。

“姨娘挂心姐姐,真叫人感怀母女情深。”杜明心幽幽地说道,“可我自问一十七年来,从未对姨娘和姐姐起过歹念,姨娘何至于下此狠手?”

刘姨娘依旧无言。

外间帘子闪动,却是二老爷哼着小曲回来了。

“怎么了这是?”他觉察出里屋气氛不对,收敛了神色。

刘姨娘垂了头,轻声说道:“二姑娘口口声声逼问妾身为何对她下毒手……妾身只是因自己生病,由己度人,送了碗汤药过去,叫二姑娘去去寒。竟不知这一番好意,怎么就变成了害人?”

杜明心也不多言,只吩咐秋林:“去把我屋里那碗药端来。”她转头向刘姨娘笑道:“若姨娘敢当着我和父亲的面,把这碗药喝下去,我马上下跪给姨娘赔罪。”

话说到这个地步,二老爷再糊涂也知道药里出了问题。他蹙眉问刘姨娘:“心姐儿这话是什么意思?”

刘姨娘听杜明心说药还在她屋里,便放下心来,手从怀里掏出帕子,两眼一挤,泪珠便滚落下来。“老爷您问我,我又问谁去?二姑娘方才说给她熬的药错端到大姑娘屋里了,这下又说药还在她屋里……”

她抬起泪眼,伸手拉着二老爷的袖子,语带凄凉地说:“老爷,这一碗药从抓药、熬制,到丫鬟端走到各屋里,经了多少人的手?如何二姑娘一口咬定是我?那汤药在二姑娘屋里放了这么些时候,这能动手脚的余地……”

“二姑娘说人证、物证都在,可那物证如何作得数?”刘姨娘的哭功了得,一声哭一声说,间或还带着些咳喘,当真让人听来觉得她十足委屈。

“就连这人证,”她伸出纤纤手指,指着瑟缩在角落里的秋林,“她是从小在二姑娘身边伺候的,在庄子上时都在一处,她说的话如何能作数?”

杜明心并未哭闹,只是敛裙裾下拜:“事关女儿性命,还请父亲主持公道。”

二老爷迟疑地问道:“既然谁都没有喝那汤药,你们为何一个两个都这般笃定里面有毒?”

对面两个人俱是神色一凛。刘姨娘笃定,是因为她是主使之人。杜明心笃定,乃是因为前世。

“父亲若不信,可随女儿前去验看。”杜明心看着父亲一脸无动于衷的表情,她的心渐渐沉了下去。

果然,二老爷摆了摆手,说道:“方才刘姨娘说得不错,一碗汤药,多少人经手,到底是谁下的药,实难说清。再者,若是闹得大了,少不得要找医馆的人上衙门。咱们一大家子人,着急进京赶路,哪有闲工夫在这里留上许多天?”

杜明心心底一片凄凉,原来这就是父亲。

别人家的父亲听说儿女受了欺负,上门理论的,直接打上去的,软语宽慰自家孩子的,诸般皆有。可曾有谁见过为女儿讨个公道是耽误工夫的?

“女儿晓得了。”杜明心僵硬地给父亲行了个礼,转身准备出去。

“心姐儿,”二老爷艰难地咽了口唾沫,开口道,“这样乱糟糟没有头绪的事情,谁家都不会深究的。内宅阴私之事传扬出去,于咱们的家声,还有你们姐妹的清誉,都没甚好处。以后准你自己另开厨房用饭、用药,你可放心?”

“等到了京城,在大伯父家,父亲可能做得了主?”杜明心语带讽刺地说道。

“能,自然能。”二老爷拍了拍胸脯保证,“那也不是你大伯父家,那是咱们杜府,在京城的杜府。”

杜明心未置可否,只在临走前深深地看了眼刘姨娘。

“老爷!”刘姨娘见杜明心走了,终于绷不住大哭起来,“如今还只在半路上,二姑娘什么都不知道,就已经开始对我们娘儿两个出手了。这要是到了京城,可还有我和妍姐儿的活路?”

二老爷没理会她的这番话,只是问道:“这事儿是不是你做的?”

刘姨娘的哭声噎了一下,又顺畅地哭起来:“妾身跟着您身边这些年,是什么样的人您还不清楚么?这无端端一个屎盆子扣头上,您不如让我去死好了!”说着,她便挣扎着要下床。

二老爷一把把她推了回去,厉声道:“不是你便好!你给我听清楚了,若你胆敢对心姐儿下手,坏了我的前程,莫说是你,就是妍姐儿也保不住!”

刘姨娘惊恐地看着神色大变的二老爷,余下的哭声被生生咽了回去。

第二日清早,杜府众人用过早饭接着赶路。杜明妍上马车前特意绕到杜明心面前,得意地笑道:“多谢妹妹盛情!还是你懂规矩,知道得罪了尊长就该赔罪。只可惜,”她伸手摸了摸满头的珠翠,夸张地笑道,“昨儿妹妹使人拿去的那些,我都喜欢,一个也挑不出来!只好都留下了,倒显得妹妹道歉的心诚呢!”

杜明心冷冷地看了她一眼,转身扶着夏叶的手上了马车。

“有些人呐,就是觉得自己聪明,谁知道偷鸡不成,反倒蚀了把米呢!”杜明妍张扬地笑道。刚笑了两声就被二老爷骂道:“懂不懂规矩?在外头高声浪笑个什么?”

马车里的杜明心听见这话,心中没有丝毫的快意。躲过了十几岁殒命的灾祸,知道了幕后主使是刘姨娘,可以后呢?杜明心裹紧了身上的薄毯,父亲是靠不得了,完完全全地靠不得了。

一路上紧赶慢赶,终于在腊月第二场雪落下来前进了京城。

刚进城门,江先生就和杜家众人分了手,说是去故交家叙旧,二老爷百般挽留也无用。

杜家在京城的宅子位于玉树胡同,离皇城不算远,是当年杜老太爷的得意之作。芝兰玉树,名字好,位置好,并不是杜家这等久贫乍富的人家随手就买得到的。

运送家什器物的马车绕到了后门,女眷们在二门下了车。杜明心抬眼就瞧见一个笑眯眯的中年妇人带着三个女子候在那里。

“心姐儿总算是来了!”中年妇人笑道,快步上前拉了她的手,“可把老太太、你大伯父和我给想坏了!”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