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言情 > 我的相公是腹黑

更新时间:2020-12-03 08:41:47

我的相公是腹黑 连载中

我的相公是腹黑

来源:落初 作者:花街柳少 分类:言情 主角:楚阿夜 人气:

有很多书友最近在追一本叫做《我的相公是腹黑》的小说,是作者花街柳少创作的言情小说,小说的内容还是很有看头的,比较不错,希望各位书友能够喜欢这本小说。本书主要讲的是:剧情一:“小哥哥,你长得真好看?”玉南苏一脸花痴。夜半三更,一个麻布袋当头套下,对着男子的脸便是一阵拳打脚踢。被打成猪头的男子忍痛问道:“为什么要打我?”白衣嫡仙的男子淡声道:“因为有人说你长得好看!”剧情二:“小哥哥,我好喜欢你的钱!”玉南苏一脸财迷。第二天,某某国首富破产,流落街头成乞丐。这时,白衣嫡仙的男子出现在面前,“知道你为什么会破产吗?”“为什么?”“因为有人说喜欢你的钱!”(本文为女强、男强,强强联手虐渣。女主狡黠、眦睚必报,同时又有点小戏精,男主腹黑深情,实力超强。男女主身心干净,一对一。)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玉南苏进了房间,直接呈大字躺在床上。

舒服,真舒服!

躺在柔软的被子上,一脸满足。

自掌柜在看到玉南苏左手食指上的玄铁指环时,便命人将房间的所有的东西都换了。

换成最好的了。

就拿床上的这床被子来说,也被人换成价值千金的天蚕丝。

看来,在她亮出玄铁指环的时候,掌柜已经知道了她的身份。

这枚玄铁指环是天下楼核心人物的信物。

只有她和掌管天下楼四阁的阁主有。

即便掌柜不知道她的真实身份,但凭玄铁指环,他也不敢怠慢她。

而茶林镇的千杯客栈就是幽阁的一处情报收集点,这也是掌柜在看到玄铁指环时,为什么顶着红衣女子的盛怒,也要把上房给她的原因。

红衣女子虽然在刚才差点就说出身份时被制止了,但她已经猜出红衣女子的身份。

如果她猜得没错,红衣女子想必就是花凉最受宠爱的九公主花月妍,而后来进来的两人,男子想必是花凉的三皇子花毓轩,黄衣女子则是十四岁就已经达到无极化境中期,号称温家百年以来最出色的天才——温家大小姐温香怜。

此次,人才租赁大会,花凉都派出三皇子、九公主和沧澜大陆四大世家之一的温家大小姐,想必其他三国派出的人身份也不低。

到时,所有的牛鬼蛇神同时出现,必是群魔乱舞的画面。

呵呵,想到此,她倒是越来越期待五日后的人才租赁大会了。

“对了,上邪上水兄妹怎么还没跟上?”

“还有那个隔壁的绝世美人此时在干什么呢?”

玉南苏百无聊赖的躺在床上想着。

想着,想着,也许是因为坐了一个下午的马车,实在太累了,也就这样睡着了。

而隔壁皇甫翎的房间灯却一直亮着。

“少主,那个女子是什么来历?”憋了一晚上的枯明终于忍不住问道。

“不知道。”皇甫翎背身而立窗边,凸月的光辉洒在身上形成一圈淡淡的银色光晕,如梦如幻,让人倒吸一口凉气。

“虽然她不会武功,但来历不明,留在身边总归不好。”枯明有点担心的说。

枯墨虽然也极不喜那个举止粗俗的女子,但一直没说话。

“正因为来历不明,才会留在身边,不然岂不是浪费她故意放倒马,而借机上马车的心意。”皇甫翎透过窗望着对面的房间,淡声说道。

对面的房间正是玉南苏住的房间,刚好与皇甫翎住的房间相对。

所以,皇甫翎视线所落之处正是玉南苏的房间。

“少主的意思是说马是故意被人放倒的?”一向沉默的枯墨难得主动开口问道。

“嗯。”皇甫翎转过身子,轻点了点头。

怪不得当时看到女子眼里狡黠的笑意,总觉得哪里不对劲。

现在听主子这么一说,枯墨全明白了。

深夜寂静,月色如银,好风如水,清景无限。

本是美梦连连时,却总有煞风景之事出现。

比如此刻,玉南苏住的的房间就发惊天地泣鬼神的呼喊声,“有刺客,救命啊~~”

紧接着,房门被打开,玉南苏从里面冲了出来,一个手持银晃晃弯刀的黑衣蒙面男子,身手利落的追了出来。

玉南苏一眼就看到了守在皇甫翎房间门外的枯墨,朝他大声喊道:“棺材脸,救命啊!”

枯墨无动于衷的站着,只是瞥了眼后便不予理会。

玉南苏气得牙痒痒:好你个棺材脸,竟然见死不救。

与此同时,黑衣人挥起弯刀,带着一股排山倒海的气势朝玉南苏落下,玉南苏就地一滚躲过。

“哎哟,妈呀,好险。”玉南苏抹额擦了擦冷汗。

虽然是躲过了,但躲避的姿势真是狼狈至极。

这下,枯墨却讶异了。

眼前的女子明显是不会武功,而且黑衣人的武功明显也不低,刚才那气势汹汹的一刀,就算是他接,也得使出三成功力才能接得住。

而她竟躲过了。

虽然是险些躲过。

枯墨看向玉南苏的目光充满了探究。

而黑衣人见自己最为得意的一刀,被一个完全不会武功的女子就这么轻轻松松的躲过,有些不可置信。

与此同时,枯墨身后的房门打开了,皇甫翎走了出来。

黑衣人见到皇甫翎出来的刹那,眸光有过短暂的凝滞。

见皇甫翎一出来,玉南苏趁着黑衣人呆愣的瞬间,使出全身的力气,朝皇甫翎奔了过来,“皇甫公子,救命啊~~”

玉南苏冲过去一把扑进皇甫翎怀里,像八爪鱼一样挂在他身上,小手抱住他的脖子,大腿夹住他的腰身。

那样子看起来害怕极了。

听到动静后的枯明从皇甫翎隔壁的房间出来后,刚好看到这不可思议的一幕,惊得眼珠子差点都掉出来了。

在枯明以为自家主子会震怒,直接伸手将玉南苏挥出去的时候,却只听皇甫翎淡淡地说道:“你可以下来了吧!”

脸上依旧是那般无欲无求,声音依旧是毫无波澜,而那双蕴含无尽深渊的眸子依旧是淡漠。

本以为会看到主子震怒的样子,结果枯明失望了。

好像从小到大,主子的脸上除了淡然就是淡漠,枯明从未在主子脸上看到任何关乎喜怒哀乐的情绪。

转念又想,自家主子被一个如花似玉的少女一把抱住,竟还能保持镇静,无动于衷,枯明忍不住怀疑他那里是不是有问题。

若枯明能稍微细心点,一定会发现自家主子被玉南苏抱住时,嘴角一端微微的上扬。

只可惜,他没看到。

玉南苏听到皇甫翎那淡淡地,不带一丝起伏的声音,这才后知后觉的放开他的脖子,从身上滑了下来,尴尬的假“咳”,“咳咳,不好意思啊,我只是一时太害怕了。”

幸好,上邪不在这。

如果这话被上邪听到,一定会一脸鄙夷的冷哼,“这世上还有你害怕的?”

因为玉南苏往皇甫翎这边冲来,也将剌客引向了这边。

为了少主的安全,枯墨不得不出手。

在枯墨拔出剑的刹那,玉南苏惊讶了。

没想到这个死棺材脸武功修为竟是这般高。

剑意凛人,就如他的人一样。

冷漠、肃杀。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