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言情 > 医家女:盛世荣宠

更新时间:2021-03-31 10:24:24

医家女:盛世荣宠 已完结

医家女:盛世荣宠

来源:落初 作者:璃潇 分类:言情 主角:阿娘阿爹 人气:

主角是阿娘阿爹的小说《医家女:盛世荣宠》此文是璃潇原创的言情文,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绝对是非常值得一看的优质小说,书中主要讲述她穿越千年,为他而来;他痴痴等待,一眼万年。她聪慧狡黠,他腹黑霸道,天生一对。当小小医女遇上风华绝代的王爷,火花四溅,接连不断的暗杀,后宫妃嫔的陷害,她势必要搅乱一湖春水,奉陪到底!他说,我愿意用我一生荣华,换你一世情深。她道,我舍弃千年后的一切,只为和你白头偕老。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洛青璃茫然的盯着白色营帐,真希望一觉醒来就能回到桐乡村。

虽然她是穿越过来的,可阿爹阿娘待她如亲生女儿,有好的总是第一个想到她。可如今桐乡毁了,睿王极有可能是凶手,也可能不是,她心情甚是烦躁。

翻来覆去睡不着,却听得外头传来乐声。她立即坐起来,是谁在吹笛子?

急急忙忙穿了鞋,披好衣裳,这才走了出去。

却见一抹孤寂清冷的身影独自立在江边,墨发随风飘荡,扬起好看的弧度。白色的衣衫衬托出挺拔瘦削的身材,衣袂翩跹间,似乎还能闻到一缕淡淡的清香。

这背影……

声音婉转,忽高忽低,忽轻忽响,低到极处之际,几个盘旋之后,又再低沉下去。如百鸟离去,Chun残花落,呜咽萧索,但闻雨声萧萧,一片凄凉之象。

青璃慢慢走了过去,脚步声极其细微,就怕惊扰了沉醉在乐声中的人。

乐声渐渐停止,万籁俱寂,他声音淡淡的,“洛青,是你啊?”

洛青璃心口窒了窒,“你怎么知道是我?”

原来是墨染,她还以为是睿王,看背影挺像的,都是瘦瘦高高的,吓了她一跳。要真是睿王,她还不知道该跟他说什么,那个**脸一问三不应。

“听脚步声就知道了。侍卫长年在军中,训练有素,步伐沉稳坚定。你身板小,就算脚步再轻,我也能听出来。”

青璃恍然大悟,“所以之前我偷听的时候你就发现了?”

墨染缓缓转过身来,看着她黑亮的眼睛一闪一闪的,“嗯,你声音很大,踩在草地上窸窸窣窣的。”

青璃差点吐血,“我明明已经很小心了,什么叫声音很大?”

“对于练武之人来说,耳力灵敏是必要的,你不够谨慎。”说的够清楚了吧?

“所以我一开始站在那里你们就知道了,却还要耍我?非要我去给睿王赶蚊子。”

最后证明是罚站,这主仆,真是够了!

墨染轻笑,“你自己非要上当,我也没有办法。更何况你也是自愿的,我没有逼你。”

她跺脚,“你们两个大男人欺负一个小……小老百姓很好玩吗?”嘶,差点咬到舌头,幸好没有一时嘴快暴露身份。

墨染一脸无辜,“你现在也不是没有任何损失吗?都过去了何必再提?”

其实当时他也挺讶异的,王爷一向不理会这些小事,竟然同意让她去伺候。

她哼了一声,不计较就不计较,她也不是小肚鸡肠的人。

“喂,你刚才吹的是什么曲子?好听是好听,可却很忧伤,让人有心痛的感觉。”

墨染露出淡淡的笑,“你也懂音律?”

“不太懂,你吹得很好听,只是满含淡淡的愁绪,我又不是傻的,自然能感受得到。”

他只是笑了笑,没有说话。

“都说愁能断肠,你有什么忧愁?”应该是跟女人有关吧?

“愁断肠,的确如此,很是贴切。”墨染顾左右而言他。

不说就算了,她伸出手,“能给我看看吗?好像很漂亮呢。”

墨染犹豫了片刻才递给她,目光一直盯着,生怕她粗手粗脚会弄坏,这萧看来对他很重要啊。

“这笛子好漂亮啊,通体碧绿,珠圆玉润,摸着就很有手感,滑滑腻腻的。”

墨染嘴角抽了抽,“洛青,这是萧,碧玉箫。”

洛青璃脸色一红,“咳,好吧,是萧。我只是觉得笛子和萧长得差不多都是一个样。刚刚也没见你吹,不然我也能猜到的,横笛竖萧嘛。”

墨染摇摇头,明明分不清楚还要狡辩,真是个鬼精灵的家伙。

“诶,这上面还有花纹,很漂亮呢,还有一句诗,‘冰心玉洁十里妆’,听着好像应该还有上一句,是什么?”

“没什么,这些都不重要了。”墨染不想提,洛青璃识趣的不再问。

“可以再吹一次给我听吗?”青璃站在他身边,看他眉宇间染上了一抹轻愁。

墨染什么都没说,只拿着碧玉箫轻轻的吹奏。

似生生哀叹,划破了寂静的长空,吹皱湖面的Chun水,落在人的心弦,却让人听了愁断肠。

青璃默默的看着他,也不打扰,只是脸上同样带着丝丝愁绪。

“其声呜呜然,如怨如慕,如泣如诉,余音袅袅,不绝如缕,舞幽壑之潜蛟,泣孤舟之嫠妇。”她突然想起苏轼赤壁赋里的这一句。

“这词倒是作得好。”墨染轻轻抚摸着碧玉箫,嘴角泛着苦涩的笑。

青璃怔了怔,才想起这个时代不是历史上所知的朝代,也可能没有听过苏轼。

“这曲子有名字吗?”

“相思曲。”

很直白的名字,洛青璃就算再笨,也能猜出他为情所困。

“你很喜欢这支萧吧,只有经常抚摸才会如此圆润,没有一丝粗糙。”

墨染垂首看着手中碧绿的萧,“这上面的花纹和诗句都是我雕刻的。”

青璃愕然,“你还会雕玉啊?花纹煞是好看,就连诗的字体都很漂亮。”

“不过是以前的玩意儿罢了,已经许久没有雕玉了。”

青璃微微蹙眉,“我猜,你在睹物思人吧?这萧是不是那位佳人的?可以跟我说说吗?”

墨染侧过身盯着她看了好一会儿,洛青璃摸了摸脸颊,“我脸上有脏东西吗?”

他轻轻摇头。

“你不想说就算了,我不勉强你。”她知道他心情不好,相思曲,肯定是思念某个女子。

“其实说给你听也无妨,都是过去的事了。”他望着当空皓月,似乎在回忆什么。

“我和她是青梅竹马,两家是同家之好,打小我们就定下婚约,待到她及笄便过门迎娶。”

洛青璃轻轻咬着唇,听着他和她的感情很好呢,后来肯定是发生了什么不愉快的事。

“她很美,是我见过最美的女子。又极为灵动活泼,心地善良,精通琴棋书画,却不爱女红。是远近闻名的才女,才貌无双。可她总是耐不住Xing子练女红,隔三差五变女扮男装出门找我,平时都是她在说我在听。我们都极好音律,经常一起作曲弹奏。”

墨染的声音带着无限的思念,虽然很苦,却又很甜。

洛青璃心中一紧,珠帘合璧,才子佳人,天造地设。

他声音低了下去,“那段日子是我今生最幸福最快乐的,我们从来都没想过会分开,彼此早已认定了对方乃今生所属。”

“后来呢?”

“后来墨家没落,她父亲便上门退了亲。我不愿,上门找她,可她却被禁足。好不容易偷偷跑出来见我一面,还没说上两句话就被她父母带走了。”

洛青璃忍着想哭的冲动,这剧情也太悲催了吧?

“那你现在跟在睿王身边做事,是他的得力属下,我听那些侍卫还喊你墨大人,既然你有出息了,就应该回去找她啊。”

墨染忍着肝肠寸断,“她已经嫁人了。”

噶?这么惨?洛青璃的下巴都要掉下来了,难怪他这么伤心,原来如此。

在古代貌似女人出嫁之后就再也没有后路了,除非遭遇夫家休弃。可被休的话肯定觉得没脸活在世上了,可能一辈子就再也见不到初恋情人。

墨染还蛮惨的。

还以为他这么个妖孽美男,Xing格又好,不知迷倒了多少女人,却不想他竟然还有这么悲伤的一段往事。

“额,你也别伤心了,天涯何处无芳草……”也不知道该怎么安慰他。

墨染收敛起忧伤的情绪,语气温和,“谢谢你肯听说这些。”

“其实也没什么,有话就说出来,憋在心里会得内伤,气滞血淤血,不是养生之道。”

“你小小年纪还懂养生?”

她当然懂了,中医世家出来的,怎么能不懂这些?不过她不想跟墨染提起,在睿王还没有洗脱嫌疑之前,她不能把底细给掀了。

“时候不早了,你也该歇息了,还要四五天才能到京城,这一路可能不会再扎营了。”

洛青璃点头,“你也早点休息。”

她扭头就走,在看到睿王那张冰块脸的时候,脚一软,差点没摔倒。

好家伙,什么时候站在那里偷听的?听了多少?

睿王看着她跑得比兔子还快,见了他就好像见到鬼,不由得感到好笑。

“殿下还没歇息?”墨染的声音传来。

“嗯。”

洛青璃听到外头的声音越来越小,估计他们已经走远了,这才躺回硬板床。

睡好了就有精神,洛青璃早晨起来,看到墨染又变回了嬉皮笑脸的模样,很怀疑昨晚她是不是梦游。

侍卫忙着收拾军帐,墨染递了两个白面馒头给她,“趁热吃吧。”

“又是馒头?”她现在只要看到馒头都想吐好吗?

墨染手上拿的同样是馒头,“时间仓促,随便将就着吃点。”

她的目光朝睿王看去,只见他面前摆了三样小菜,还有热乎乎的白粥。

闷闷不乐的拿着馒头走到马车面前,用力的咬了一口,狠狠的咀嚼,那眼神,恨不得把睿王的早饭给抢了来。

“启程。”墨染手一挥,车队出发。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