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言情 > 狂宠娇妻:夫君大人慢慢来

更新时间:2021-05-04 15:07:29

狂宠娇妻:夫君大人慢慢来 已完结

狂宠娇妻:夫君大人慢慢来

来源:落初 作者:梦澈 分类:言情 主角:顾南夕小姐 人气:

完结小说《狂宠娇妻:夫君大人慢慢来》是梦澈最新写的一本言情类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顾南夕小姐,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他是前朝南齐亡君之子,摇身一变,成了北秦朝人尽皆知的浪荡公子。这一生他不为自己活,苟且于世只为使命,雪耻复国!却不想,遇见了她。  她是当朝贵妃,才智过人,美貌无双。为了所爱男人披荆斩棘,铲除异己,双手奉上锦绣江山,却不想,圣旨一道。  废妃,家灭,忠仆死,爹爹亡。  就连自己与腹中孩儿也难保其命,一顿杖责命丧黄泉,堕入虚幻。  “如果时光可以倒流,你想回到几岁?”  “十五岁,我要让那负心之人一败涂地,天地共诛。”  重生,及笄之年的她朱唇轻启,“长王爷,你与我成婚,我助你山河锦绣,江山在握。”  “我不喜欢女人。”那人轻笑,指间一转落在他的面前,“嫁给他,你仍可以助我。”  从此,女汉子开启轰轰烈烈的复仇生涯。  负心人,我们走着瞧!  ps:  【一、火热】  是夜,月黑风高。  某人一脸奸淫地卧她雕花榻,掀她金丝被,扯她红肚兜,吻她花容貌。  她攫他双手,美目怒睁:“顾南希,你逾矩了。”  某人泛着桃花眼,白玉俊脸凑近了反驳:“你是我夫人,我是你夫君,怎能说是逾矩呢?”  说罢,欺身而上,化身为狼。  顾南夕,你个禽兽!  【二、萌娃】  某日,他死皮赖脸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是日。

逐梅苑彷佛将一切重新洗牌。

窗柩之外,刚发出嫩芽的叶子闪耀出舒适的光,一抹阳光便在这绿叶之间开始洒脱,直直地将蜷缩在苏炳叶怀里的洛锦欢熨烫到无处遁形。

她睁开了眼。

一霎那,清晨的阳光似乎被她明眸尽数吸去,闪烁出令人晕眩的光。

而身边的那人动了动,也随着她睁开了眼睛,“昨夜睡得还好吗?”

“皇上!”她倚在他的怀里,宛若刚刚与他成婚时的小女人模样。

洛锦欢倒没有想过苏炳叶会亲自过来,虽然她知道苏炳叶心中有她,但是萧太后一直说雨露均沾,不可独宠了一个人去,这才让她和苏炳叶之间拉开一条深深的沟壑。

“唤朕名字!”苏炳叶将她揽在怀里,宠溺非常。

“阿叶。”她唤他。

他轻笑。

“昨天晚上,可是做了什么噩梦?”苏炳叶端着她一张精巧小脸,吻了吻她的眼睑。

“嗯。”她将下巴支在他的胸前,一只白净手指便在他的胸前打圈儿。

“梦见了什么?”他捏了她手,这早上被她这样的动作撩到,他真怕自己一个忍不住,就如狼似虎,将她吃干抹净,若不是她昨日身子抱恙,他是真真的不想委屈了自己。

身上的某人似乎并没有意识到自己刚才的动作有多危险,她只是觉得好玩,“梦见了一个浑身是血的小孩,还梦见了我额娘。”说到此,洛锦欢垂了眼眸,那样子真让人想要揉进骨子里面怜惜。

“锦儿可是想家了?”苏炳叶换了姿势将她揽住。

“阿叶,过些日子就是清明节了,我…。”洛锦欢欲言又止。

蒙古可汗朝见在即,她作为这后宫之主必然要挑起置办宫廷宴席的重任,何况父亲本就是朝中三品御封礼部侍郎,帮着父亲处理这样的事情本就是分内之事。如今这样的要求怕是过分了些,但她也知道机会难得,凭她对苏炳叶的了解,他定会允她回家一趟,否则昨日她也就不会让顾南夕拿走那幅清明图了。

“朕允你回去清明扫墓,只是在蒙古可汗来之前,你得回来。”他笑意满满,也是个极美的男子,不过和顾南夕比起来,少了一份妖媚。

“那置办宫宴之事?”她继而提出自己的担忧。

“让德妃去做……”他钳过她的手指,欺身而上。

“阿叶…唔…”洛锦欢的话还未说完,就惊觉密密麻麻的吻铺天盖地地卷了上去。

一时,房间之中春光旖旎。

梦里不知身是客,一晌贪欢。

他,终究还是没有忍住……

三日后的清晨。

阳光饱足,夹杂着阵阵拂人的春风。

逐梅苑前草木青葱,水流淙淙,几声鸟叫清脆可爱,映衬着那高天之上半舒半卷的缱绻白云,真有那种“风暖鸟声碎,日高花影重”的感觉。

一时间让人觉得身心舒畅。

平日里洛锦欢虽也同父亲面见,只是碍于身份,每次都是匆匆寒暄一句。如今苏炳叶允许了自己回家,得了这样的恩惠,洛锦欢真的是一刻也在这宫中呆不住。若不是碍于太医的嘱咐和苏炳叶的威严,她才不会在这深宫之中多住两日。

不过贵妃娘娘回家省亲这件事,宫中自是传开了来,董夫人经过这次倒是学乖了很多,知道皇上允许了自己清明节回去扫墓,倒也没有像之前一样又是大哭又是大闹,洛锦欢不禁觉得诧异。

按理说,这女人不应该一哭二闹三上吊,然后仗着自己怀了皇上的子嗣得宠,将这后宫搅个人仰马翻,鸡犬不宁嘛,如今这般平静。

倒还真不像那个女人的作风,或者是那女人懂得明哲保身了?

洛锦欢也不愿意多想于是吩咐了竹脆收拾一些行李,再带了几样礼物回去给家里的人。

清明节在即,早点回去也是好。

“东西都收拾好了吗?”洛锦欢问还在打瞌睡的竹脆丫头。

也不知道这丫头最近怎么了,乏困的很,每天见她都是一副我还没睡醒,不要吵我,不要叫我,不要烦我的松懈模样。

听到自家小姐叫,竹脆立马一个机灵,乖乖答话,“小姐,收拾好了。”

“那礼物呢?可有准备齐全?”洛锦欢哑然失笑。

怎么自己当个主子还跟个啰里啰嗦的老妈子似的,又是管东又是管西。

总而言之,还是竹脆这丫头太不让人省心了。

“给老爷带了前些日子皇上赏的那件翡翠如意,给珠夫人带了些珠宝首饰,还有几匹适合珠夫人的绫罗绸缎。至于小少爷,竹脆愚笨,实在不知道该带些什么,索性就拿了御厨做的一些精致点心。”竹脆说完,看着小姐又打了一个大大的呵欠。

“去我的书桌拿几本诗赋文章的书给小少爷带上吧!瑾帛那孩子不似他娘亲,将来也是可塑之才。”锦欢看着那哈欠连天的丫头无奈地摇了摇头,对着竹脆她委实没有法子,自小她们一起长大,除了身份区别,倒也是情同手足关系亲密的很。

“是,小姐。”竹脆答应,又打着呵欠的走开了。

洛家府邸在北秦朝西处的地方,横州。

不远,但是也不是很近!来回大概是三日的路程。

一切收拾完毕之后,洛锦欢终于带着竹脆踏上了回家的路途。

为了怕竹脆太过劳累,出了宫门后,洛锦欢就让竹脆和自己坐了一辆马车,那丫头跟睡神附体了似的,一上马车就趴在车厢里的行枕上睡了起来,洛锦欢怕她着凉,拿了一件月白色薄衫轻轻地盖在她身上。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