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言情 > 缘尽隋尘

更新时间:2021-06-09 12:27:40

缘尽隋尘 连载中

缘尽隋尘

来源:落初 作者:许绍清 分类:言情 主角:石弈真瞿俊昊 人气:

这次给书友们带来许绍清原创的言情小说《缘尽隋尘》精彩章节内容的阅读,石弈真瞿俊昊两位主角最终会发生怎样的故事呢,让我们一起拭目以待吧!精彩内容:今生,她们是朋友,是知己,是无话不谈的姐妹,爱情在她们之间的抉择,将这份情破开一道伤。  今生缘尽,他生重来  皇子、宫妃、盟主各路人物陆续登场  青楼、客栈、酒肆、赌坊容纳各家豪杰  宫闺的倾轧,江湖的纷争,儿女情长爱恨交织,是一曲弹唱千年的红尘恋歌  寒光凛冽的战场,温柔繁华的水乡,交织出大隋泱泱大国万国来朝的万世盛景  沦落异世的灵魂能否再续前缘  步步为营的感情纠葛  破裂的友情在权利与爱情的战场中何去何从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王府里的建筑与将军府里的风格完全不同,将军府厚重朴实,树多花少,几乎没有什么亭台楼阁。而这坐王府里假山池沼,水榭阁台,庭院楼阁无一不精致,无一不华美,处处透着豪贵的味道。

行至一处绿水环绕的庭院,水里莲花妖娆,屋前千竹翻浪,宇文砚舒惊奇,十月的天气居然还有睡莲,果然是王公贵族才有的享受啊。水面上一道长长的竹廊呈“之”字行通到主屋,竹廊尽头两根木柱之间一块牌匾,上书“天缘居”。屋内有柔柔的歌声飘出,仔细一听曲调歌词,宇文砚舒顿时呆了。

“......

同行的人走

后来的人揣测

唯一确定的说法我来过

不说悲不说愁

一生故事独自守

而今为心事处在岁月里湮没

不辨喜不辨忧

往事累累总成空

而有情曲折处

有心人会懂

.......”

《戏说慈禧》的主题曲,惊讶、惊喜、激动一时总总情愫涌上心头,众里寻他千百度,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

“你是哪家的孩子,怎么会在这儿?”

一转身,身后的少年,神清骨秀,风姿如玉,温和的笑容似夏日里一道清泉。有些面熟,却想不起来在哪见过。

杨言一见那孩子的正脸,愣了,柳眉杏眸,俏鼻红唇,粉雕玉琢,小小的脸还没他的手大,竟是中午在醉香楼指着他与杨箴说“看见没,人家一眼看去看去也英俊不凡,倜傥风liu,我也想要啊”的那个胆大妄为的小女孩,好像是定远将军的小女儿,救过杨箴的女孩。

“是你啊。”杨言走近她,弯下腰,轻轻道:“怎么跑这儿来了,知道这是哪儿吗?”

“不知道。”宇文砚舒摇摇头,诚实的道:“好像是什么王府。”

杨言点点她的鼻尖,笑道:“这里是楚王府,我皇兄的府邸,你不知道也敢闯。”

“我不是没办法吗,又不是故意的。”小嘴都囊。

等等,楚王府——楚王——三皇子——杨箴,她居然跑到杨箴的府院里来了。自从三年前匆匆见过一次,后来战事严峻他随宇文懿去了前线,战后也一直没见到他,据说有人告他“勾结敌寇,图谋不轨”,并牵扯到他们家,为此事,宇文懿被软禁了两个月,宇文智鸿赶赴大兴,奔走了三个多月。

“杨箴的宅子。”眼睛立时瞪得大大的。

“是谁这么大胆,敢直呼本王的名讳。”清亮的声音从旁而来。

杨箴一身紫红平衣缎衣裳,从绥宸院过来,后面跟着一群人,还有个人被反绑着,像死狗一样被拖着,低着头看不清面容,不过从穿的衣服看,应该就是那个想拐骗她的人贩子。

“三哥。”杨言喊道,宇文砚舒奇怪的睨他一眼。

“六弟来了。”杨箴展颜,眼里的笑意,面上地的温柔皆发自心底,“刚就是你那么无法无天吧。”双手后背,低头几乎靠近宇文砚舒的小脸,幽深的眸中多了份戏谑。

宇文砚舒悔的恨不得咬下自己的舌头,低下头,柔嫩白皙的额头正好抵着杨箴宽阔饱满的额,轻轻的,柔柔的,杨箴心底一颤,一瞬间几乎以为是自己的宠妾婉约在眼前。

看宇文砚舒不说话,杨箴轻笑,轻轻一刮她的小鼻子。宇文砚舒心想这一家人是不是都喜欢刮别人的鼻子,正小小的在心里抱怨着,脚下一空,吓了一跳却是杨箴俯身将她抱了起来。

“小丫头,长大了,变重了,也矫情了,到现在都不吭声,刚刚怎么就叫得那么大声啊。”微醺薄唇近在耳侧,从旁看去就像是在吻她。

杨言偏过头去,仿佛一直在看风景,跟着杨箴过来的小厮奴婢俱都低着头。

“箴哥哥。”娇娇怯怯一声低唤,面上因尴尬显得微红。大庭广众之下,就算我是个孩子,你也别忘了你是个成年男子啊。你不要名声,我还要清白呢。宇文砚舒心里大骂。

“嗳”。杨箴答应一声,眉眼俱笑,“难得来一趟,哥哥带你去看好东西。”宇文砚舒不乐意了,她还想看看那个弹琴高歌的人是不是她要找的人呢,但是杨箴管不到这些。

“三哥,这人是怎么回事?”杨言走在一侧问。

宇文砚舒挣了又挣,杨箴抱得愈紧,听得杨言问话,忙静住不再乱动,她倒是很想听听那个人贩子的说辞。

旁边的祝管家躬身道:“回六皇子的话,此人刚才在王府**大闹,说他儿子进了王府,出言不逊,还硬要闯进来,因此被下人扭送过来。”

吴蛋子现在已经懊悔的想死的心都有了,原本就以为是个好货色,能卖个好价钱,大发一笔横财,如今横财没发成,反把自己赔了进去。

“既是如此,”杨箴沉吟,“祝管家,你去派人去找找是不是有人混进来了,别让我们王府落人把柄。”祝管家应声,躬身欲退。

宇文砚舒左手掩住嘴,凑近杨箴的耳朵说:“他说的儿子就是我。”

杨箴低头、皱眉、轻笑出声,笑声落在吴蛋子的耳朵里,吴蛋子的身子控制不住的抖的像筛子,楚王贤政爱民,却对人贩子出乎人意的深恶痛绝,这些人但凡落入他手,几乎没有完整的走出王府大牢的。

“我怎么总觉得我们的两次见面都跟人拐子有关呢。”杨箴心情大好,不由自主的想起当年他们初次相见的场景,那时的他第一次受到任用,虽然漂亮的与宇文懿合作打退了突厥人,但毕竟经验不足,背后被人暗算了一遭。一句“勾结外寇,图谋不轨”抹杀了他所有的功劳,并扣上了逆臣贼子的头衔。不过后来杨箴一直庆幸,如果没有那一次,他就不会和宇文智鸿成为莫逆之交,不会赢得定远将军的另眼相看,得到手握北方军权的将军的支持对他来说无疑是使踏上重位路上多了一层保障。

“祝管家,不用找了,赏此人五十大板扔出去。”杨箴大笑,抱着宇文砚舒一路急行,完全不顾身后众人一脸的错愕。

王爷今儿是怎么了,怎的如此开恩。

“王爷,王爷。”一家丁从远处急匆匆的跑过来。

杨箴不悦:“什么事,大呼小叫的成何体统。”

家丁跑了这么远,本是上气不接下气,被他这句话硬生生的吓得止住了颤抖:“王爷,民部侍郎顾大人求见。”

杨箴眉头微微蹙起,他来干什么,民部的事一向由四皇子越王杨汲掌管。当今圣上九个皇子,五个公主,九个皇子私下里各成党羽,四皇子与二皇子杨沐,五皇子杨睿走的很近,大皇子杨述体虚多病,常年缠mian病榻,六皇子杨言不喜朝政,只爱山水,但素来与他杨箴交往深厚,七、八两位皇子年纪相仿,从小就形影不离,九皇子是当今皇上的正妻皇后的嫡子,如今才四岁。民部侍郎有事不去找杨汲,却跑到他楚王府,究竟何事?

宇文砚舒正愁没机会下来,眼下瞅准了这个时机,连忙甜甜的道:“箴哥哥,你去忙吧,舒儿不打搅你。”

杨箴温和一笑,把她放下来,拉了杨言过来:“箴哥哥今天没空陪你了,先让言送你回去,改天哥哥亲自去接你来玩,好不好?”

杨言闻言上前攥起宇文砚舒的小手,笑颜和煦:“那就让我这个哥哥为妹妹效劳一次吧。”语气温柔宠溺,却不容拒绝,“三哥,那我就先送舒儿妹妹回去了。”

宇文砚舒那叫一个郁闷啊,她本以为能有个机会进天缘居一探究竟,谁料这家主人一个个都这么不客气,宇文砚舒有些怀疑他们兄弟对她的亲热有加是否只是表面功夫,还是他们只是想阻止她去天缘居。

“言哥哥,你现在就送舒儿回家吗?”宇文砚舒一派天真。

杨言看着她清澈的眼睛,脸上的笑容滞了滞,旋即又恢复,带着对小孩特有的宠溺说道:“如果你还想逛街的话,言哥哥可以带你去的哦。”

“可是言哥哥,我想去见刚刚唱歌的女子。”宇文砚舒微微瘪起小嘴,做出一副既好奇又感到对自己的要求勉为其难的样子。

“这....”杨言是真的为难了,天缘居是杨箴专为杨訸所置,那婉转高歌的女子定是杨訸无疑。原本带她去看看也无所谓,但杨訸今天突然过来,眼睛红红的,像是遇到不顺心的事,这位皇姐的好脾气是人人称道,坏脾气也是众所周知,伤心难过的时候,任你亲如手足,她也会毫不留情的让你滚出去。

“小丫头,今天天色不早了,我先送你回去,改天呢,你若想见再来。”

没有一丝转圜的余地,杨言牵着她慢慢的向府门走去。这让宇文砚舒心里更加疑惑,究竟那人是不是她要找的人,如果不是那她为什么也会那首《传说》,如果是那为什么会出现在楚王府,还如此神神秘秘,弄得这么鬼鬼祟祟可一点也不像她的作风。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