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言情 > 寻卿昔

更新时间:2021-06-09 12:35:53

寻卿昔 连载中

寻卿昔

来源:落初 作者:寻止衿 分类:言情 主角:颜七寻祁殇 人气:

寻止衿新书《寻卿昔》由寻止衿所编写的言情风格的小说,主角颜七寻祁殇,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一生虚无,一世流漓人为梦里浮生又何必计较太多?他曾经是她最信任、依赖的青梅竹马她以为他们可以一直这样简单、平淡的度过一生其实不过是奢望…他堕道,她相随直至长剑刺向她时幡然醒悟只不过是自作多情罢了有一人现于她流漓的一生承诺愿护她一方天地可无人能料下一瞬会发生什么;兜兜转转,不过再原点;寻寻觅觅一生,亦是虚无寻卿昔矣寻你之过往,叹今朝物是人非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却见街道前头驶来一辆马车,翩翩然在他面前停下。

车帘被只如玉的纤手拨开,里边蓝白相间羽裳的少女,在他人的搀扶下下了马车。

含笑轻步向他走来,凌未离变得柔情了许多。

“大师兄,西门抓了个探子,想着与师娘的事有关便想早点交与你。”

“不想你一夜都未归,尘依实在担心。”

说罢便将目光投向了颜七寻,眸中太多情感,波光流转中竟混浊的有些猜不透。

被她看得有些不悦,这莫不是把她当小三?抓奸来了?

不过两人站在一起郎才女貌,着实般配,却看着有些不是滋味。

“明日再说。”

淡淡得说了几字,应是回应颜七寻方才问他的话。

“走吧!”

说罢扶着历尘依上了马车,历尘依似是示威又似打量的瞧了她一眼。

儒雅的外表下,似乎藏着某些不为人知的情感。

颜七寻心中一万的不爽,被人当小三也就算了,这打量的目光是瞧不起自己吗?

又见凌未离自己也掀开帘子进了去,车夫驱车便离开了她的视线。

还在琢磨那美人是谁?凌未离的红颜知己?

“那可是西山的三弟子历尘依,生来就是美人。”

“啧啧啧……七七你的竞争有些大。”

“看上谁不好,偏偏看上这么抢手的。”

“……………”

众人你一句我一言的纷纷摇头,替她感到惋惜。

颜七寻汗颜,这历尘依倒也有些耳闻,今日见着真如传闻那般亭亭玉立、翩翩少女。

只不过这脾气看似差了些,看着那不友善的眼神怪让人恶的。

“胡说些什么,不过是见过几次,有些缘分罢了!”

众人又哗然,纷纷凑上前来八卦:在哪见的?因为何事?见过几次?………

在她看来许是京乐坊近日日子太闲了罢,众人这八卦的心竟这么甚了。

……………

马车内,两人相对而坐,却都默默无言。

他只是挺直腰背坐着,时不时眨一下眼睫,身子随着马车的颠簸,时不时晃动一下。

历尘依只得这样默默盯着他瞧,眸中总是一副病态楚楚可怜的模样。

泯了泯唇,想说什么但话到嘴边又不知如何开口。

她觉得自他历练回来后,性情变了许多。从前两人独处时总能有许多话题,如今都是相对无言。

他也更嗜酒了,经常跑到酒肆中独饮至深夜,孤僻了许多。

“大师兄,哪人是?”

终是打破了沉寂,她心事重重的问他。

“等闲谷的人,如今是京乐坊的半坊主。”

他只是面无表情淡淡的回她,确实他如今也知道那么多。

等闲谷的颜七寻,如今京乐坊的半坊主,来江南报杀父之仇的。

“那她可知师娘的下落?”

“不知,她同我一样都在查这件事。”

空气又沉寂了下来,这些时日大师兄很少在门内,莫不是都同她在一起调查此事?

她总隐隐有些不安,她是如此的倾慕于他,虽说他对自己总是没有对他人那般高冷,但她也明白他不过是因为之前的一些事对她照顾罢了。

还从未见他跟哪个异性走那么近,唯独颜七寻。

他们并排走入西门大院,引得门内师兄弟一阵羡慕。

“大师兄,三师姐。”

戒律阁门前的弟子朝他们行了行礼,他们轻轻点头回应。

那弟子便领他们往关押那个探子那去,那人披着宽大的黑披风,衣帽懒懒的塌在他的后背。

披风下是那淡苏绿的长衫,腰间束带显得他的腰很细,却也很结实。

凌厉的眸中没有一丝慌乱,却尽是不屑,不卑不亢的与凌未离对视。

“为何多次探查我西门?”

凌未离的声音很犀利,给人不可违抗的感觉。

那人只是微微叹息,避开他的灼灼的视线。

“我不会说的。”

凌未离冷冷一笑,也不未见恼怒,眼中没有一丝温度。

戒律阁的地牢内阴暗潮湿,偶有一小窗格能透些光进来。

两人历目交织,微弱的光亮将他们的影子分别拉长,投在那潮湿的地面。

空气仿佛凝固,感觉不到一簇的流动,尽是那冷冽气场。

凌未离也不同他犟,便转身朝来时的方向去,淡淡撇下:

“无妨”

“把风声放出去,加强戒律阁戒备。”

那弟子忙回

“是大师兄。”

又害羞得看了眼随后跟上的历尘依,眼神闪躲,面上还带一抹红晕。

……………

翌日,快至午膳时分,百无聊赖的颜七寻伏在二层一雅间的桌上。

忽然撇进那熟悉的白色身影自大门跨入门槛,环视了一周将冷冽的目光定格在她身上。

逆着那微微映射进来的阳光,他周身像是发光一般,如同那下凡的天神,看得她有些痴痴的。

她忙穿好靴子,自楼阶扶着栅栏奔下去。

等了一大清早,以为他不过是随口答应而已,没想到真的来了。

凌未离看着她因为喜悦有些欢快的步伐,浅笑着,露出淡淡的梨窝,忽然想起了她昨晚那模样

心中那坚硬的地方,仿佛柔软了许多,嘴角有一抹捕捉的浅笑。

“凌大师兄真是够义气够诚信,难怪能名声在外。”

不多时就已经站于他面前,在他面前她显得有些矮小,不过才刚到他胸膛的位置。

说话时还得仰着脖子才能对上他的双眼,但在外人看来也不会有失和谐的。

“走吧!”

说罢凌未离转身走在她跟前,便向街道南面走去。

颜七寻有些不明所以,小步赶紧跟上。

“这是要去哪?”

“去见个人。”

她疑惑摸不着头脑,但也不好多问,毕竟要是惹他烦了,反悔了可如何是好。

想着在他的教习下,自己为爹爹报仇也有希望了。

先不说报仇,就说日后再遇到落月门的追杀也能自保一下。

她几乎是快步小跑才能跟上他的步伐,他似乎察觉了,便放慢了些速度,使他们能保持在那一前一后的距离。

南门的女弟子似乎是“凌大师兄探测仪”一般总能及时的知道他何时会出现。

这不知道他来,又一片片花痴的目光瞧着他。

见他身旁多了个人,又开始议论起她来。

不看不知道,这凌未离的热度不知比自己在等闲谷时高出多少。

被那一道道或是恶意或是打量的目光中,她自卑了…………

只是他堂堂西门掌门之子带她来南门做甚?真是让人拧不清。

凌未离将她带到了戏月峰,戏月峰翠竹的美景叫颜七寻挪不开眼。

竹节很高,高得它顶端都像承不住重一般微微弯下。

一阵风吹过,传来不知名的呼啸声,竹身摇摆却也还是俨然不倒。

跟着他顺着圆石小路往里走,院落、楼阁、水车、池塘一派清闲。

安清师尊依旧躺那躺椅上,只是这次是换了个酒葫芦,在品尝着清冽的酒。

满足的回味那股清冽,抚了抚花白的胡须,大笑。

“好酒,好酒,哈哈哈哈”

一旁练剑的苏南寻笑笑看了看自家师父。

“师父,您少喝点,伤身。”

“诶这哪能?人生如此,赛似活神仙。”

苏南寻只得无奈,继续深究着那剑法中的错处。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