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言情 > 夙夜谣

更新时间:2021-07-20 17:14:46

夙夜谣 连载中

夙夜谣

来源:落初 作者:楠榯 分类:言情 主角:夜瑶师尊 人气:

火爆新书《夙夜谣》是楠榯所创作的一本言情风格的小说,主角夜瑶师尊,书中主要讲述了:“你走吧。不许回家,不许入天界。”让她活着离开,已是师尊最大的慈悲。——天地广阔,哪里才是她的归处?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百草堂来了个新伙计。

短短几日,临仙镇人人都在谈论着这个消息。

作为镇上唯一的汤药馆,“百草堂”主要经营着治疗日常杂病的汤药和四时养生、进补的药膳汤,是每个人每年少不得要去几次的地方。

新来的伙计叫阿泽,不仅人长得白净好看,说话也斯文有礼,比总是轻纱拂面、惜字如金的老板和脾气火爆、态度恶劣的小丫头好相与得多。尤其是,他还有个画画的小手艺。每熬一道汤药,便顺手用木炭在药方上画上病人的模样,惟妙惟肖,栩栩如生。哄得大丫头小媳妇们一个个心神荡漾,有事没事就来瞅瞅看看,寻个机会听小伙计说一句——“客官,需要什么?”

一时间,镇上头疼脑热、风寒发烧的病人就涨了数倍。

每日来排队的人一天比一天多,各式药膳汤也一开锅就能卖的干干净净。

——

“这位客官,今日看诊已经结束了,药膳汤也都卖完了。您请回吧!需要的话,明日赶早。”阿泽立在门前,郑重地谢绝一位华服公子进门。

公子显然有些吃惊,“这才晌午,生意就不做了?”

阿泽拱拱手,客气地说:“客官请见谅。草木有灵,荣枯有时,取之当有度。用之无道,不外竭泽而渔,而明年无鱼。”

公子讶异半晌,终于挤出来几个字——“能说句人话吗?”

阿泽淡然笑着,摆手道:“草药用光了,老板打算午后去采药。本店要关门收档了,客官请回吧!”

他身姿笔挺,挡在门前不动如山。

一身小厮的粗布衣裳,也掩盖不住傲人的气势和骨子里透出的坦荡。

被人拒绝,公子并不气馁。

他笑着从袖子里掏出一截淡黄色的块茎,在手里掂着道:“巧了不是,我自己带了药。麻烦给炮制成方便服用的汤药,今日不成就先放着,我改日再来取。”

阿泽皱了皱眉,正要开口回绝,后堂的扇门忽然“吱呀——”一声开了。

“阿泽——,让你关个门,怎么关了这么半天?!”

人未到而吼声先到,新伙计的“优秀”表现,显然并没有让他的前辈——刚从伙计升任二掌柜的雪离姑娘满意。

她快步走出扇门,望见阿泽正站在门前与人交谈。

“你还在这闲聊——”

说话间,一股不加掩饰的仙泽气息扑面而来,让她骤然警惕起来。

神族?!

光天化日,大摇大摆上门的神族。

身份暴露,麻烦找上门来了?!

雪离快步闪到门前,一把将阿泽提回堂内,挡在前面连珠炮似的问道:“客官怎么称呼?从何处来?所为何事?”

公子和善地笑着,上下审视着她,“风陌,落望山来,想见见你家主人。”

此人住在落望山?

若他与镇上随意一个人说,别人一定当他是疯了,要不就是什么精怪妖物。

“落望”是方圆百里最大的山地,属于庐黟一脉的分支,山势陡峭、寸步难行,密林丛生、遮天蔽日,常有凶兽出没,四周荒无人烟。

“我家……主人?”

雪离微微后退,藏在背后的双手慢慢露出尖锐的甲尖。

公子似乎并未察觉,上前一步道:“虽然辩不出姑娘的身份,但显然不是这里当家的。要不然……”

“不然什么?”雪离强撑起气势。

公子笑了笑,“不然为什么看都不看一眼我手中的玉佛陀呢?”

“玉佛陀?什么东西……”雪离撇撇嘴,摆手道:“好东西本姑娘见多了,瞧不上!这位客官,趁我还好声好气地说话,赶紧走吧。”说着,抄起门板就要封门。

秀才遇到兵,有理说不清。

公子没了脾气,嬉皮笑脸道:“小神来自太屋氏,刚被派到此地掌管地脉,特来拜会泠汐河神。”

“太屋氏?河神?”

雪离眼珠一转,终于闹明白了。

这家伙是神族太屋氏派来的新山神,初来乍到人生地不熟,那日大约是探到了夜瑶外泄的仙泽,错把她当成因为河水干涸被调去别处的泠汐河神了。

泠汐河神可是夜瑶祖母级别的老神仙了,四海九州的地仙里也找不出几个比她资格老的,来拜会她的大约不会是来找茬的。

不对!

雪离打了个激灵,一口气松了一半,又立马提了起来。

山神手中有辖地的“山河卷”,没理由不知道境内各路地仙的变迁。

虽说太屋氏是狐族,大多不勤于修炼、案牍之事,总不至于连本书卷都不看……

不排除这个风陌面善心眼儿多,被那夜阿泽与窃脂大战惊动,又探到了泽氏的仙泽气息,特意来试探他们。

得赶紧打发了他,免得路出马脚来!

思量间,一阵细碎的脚步声从内堂由远而近。

雪离一回头,正和夜瑶大眼对上了小眼。

欲言又止,有口难言,唯有挤眉弄眼。

“怎么了?眼睛不舒服吗?”

夜瑶面上系着白巾,长发以红绦结成一束,背着硕大的药篓,精神抖擞地走了出来。

“这位客官有些眼生。”她仔细打量着风陌。

不等雪离和阿泽开口,风陌已经一个箭步冲到她面前,恭恭敬敬地行了个拜见尊长之礼。

此举把夜瑶吓了一跳,终于发现雪离的挤眉弄眼和阿泽面有难色的原由。

“哪路朋友,行这样大的礼?”她一边试探着问,一边瞄向雪离。

雪离捂脸的动作告诉她,这样反应——完全错了。

风陌行过礼,叠着手恭敬地站着,仿佛要聆听圣训一般。

“姨奶奶和想象中有些不大一样。小神风陌,是新任的落望山神。”

“姨奶奶?”夜瑶一头雾水,又向阿泽瞄去。

阿泽昂首挺胸,一派气定神闲。

这是……要她坦然接受?!

夜瑶暗咳了一声,挺起胸膛,负起手道:“神君好,有何指教?”

“不敢不敢……”

风陌抽出一方手帕,似乎颇受压力地擦了擦汗,“初来此地,特来跟您老人家问安。在此还要恭贺泽氏一族,族长天吴神君就任神尊,统领八大神族。如今,小神与姨奶奶共同值守此地,将来还需多仰仗您的照拂!”

夜瑶这才听明白,对方把她当成了已经干涸的泠汐河的河神奶奶了。

让她颇为震惊的是,父亲竟然继任了神尊。

大战后,神尊东海水君汤潮便应了劫。

神族多次集会推选新的神尊,每一次都在父亲的百般推拒和其他各族的争执中不了了之。

三百多年了,那个她看不清、走不近、触不及的父亲,终于还是接受了统领神族的使命。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