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言情 > 凤凌大燕

更新时间:2021-09-13 06:28:00

凤凌大燕 连载中

凤凌大燕

来源:落初 作者:若菀 分类:言情 主角:慕容慕容冲 人气:

若菀新书《凤凌大燕》由若菀所编写的言情风格的小说,主角慕容慕容冲,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他,史上倾国倾城第一人,一声凤皇,一步天下。他曾是大燕高高在上的中山王,十岁虚龄官拜大司马。然而,前秦灭燕,十年之间,从国破家亡到凤凰涅槃。铁血的长矛,胯下的战马,他用一场场惊世之战,谱写铁血帝国的兴衰成败。三国争霸,她身若浮萍步步为营,一声诺,死生同。烽火狼烟,她披甲上阵敢为帅先,与君行,战八方。多少痛与难,多少爱恨,岁月知道。这是一段传奇的历史,这是一段以生死写著的爱情,乱世之中,谁为王得天下,谁为爱空悲叹,都付滚滚长河,散于黄沙之间。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我意,自明日起,与晋军展开小规模前哨战,遇其大军,我军退之;几千敌军,诱敌歼之。”

“慕容宙。”

“末将在。”少年英武出列,比慕容令年长几岁,一身豪气伟岸不凡。

慕容氏可以算得上基因最好的皇室家族,个个英雄出少年,且皆英俊威武,可以称得上是最强的皇室战将,也是最俊的皇室战将。

“明日你率一千骑先锋军渡过黄河,与晋军相遇,佯装不敌,诱敌深入我军埋伏,再一举歼灭。”慕容垂起身,重重挥旗落向地形图上的埋伏圈,全身杀气凛凛,威严下令道。

“末将领命!”慕容宙定定道,目光所向无前。

“悉罗腾。”

“末将在。”

“明日你再率两千骑随后,于桓温阵前叫嚣,不必久战,只需取其主将首级,挫其锋芒。”

“若晋军派主将是段思,则生擒;若是李述,立斩!”

“末将领命!”悉罗腾重拳相握,声如鼾雷,俨然已经急着立刻杀敌了。

众将议战出来,个个信心十足,眼光奕奕,尤其是悉罗腾,已经磨拳霍霍,准备明天开打了。

“申胤,你一向堪比算命先生,不如在开战之前,预个言吧。”悉罗腾一身斗志,朝着申胤喊道。

申胤轻笑着摆了摆手,如无扇自扶,推脱道,“你悉罗将军何时信占星之术了?”

“你就说一个嘛,这样俺明天杀敌的时候,更有劲啊。”悉罗腾不依不挠地催促道。

“你啊......”这悉罗腾的性子,他申胤岂能不知,扭起来的时候,除了吴王谁也拿他没办法。

“我一向是反对在开战之前就论成败的,这说得不好,可治你祸乱军心之罪。”封孚似是过来凑热闹,又似是过来为申胤解围,只听他当即话锋一转道,“不过吴王出征,从无败绩,悉罗将军又如此想知道我们如何大败桓温,你分析一下局势,又有何妨?”

申胤当即会意,好个君子封孚啊,这鼓舞军心之举,做得竟如此自然。甚至连退路都为他想好了,只是谋臣分析局势,言之无罪。

纵观此次枋头之将,皆是吴王心腹,若非与众将都是多年深交,他断然不会贸然开口。

只听他清了清嗓子,眼观天下,泰然而言道,“以温今日声势,似能有为,然在吾观之,必无成功。何则?晋室衰微,温专制其国,晋之朝臣未必皆与之同心。故温之得志,众所不愿也,必将乖阻以败其事。”

“吴王父子用兵如神,众将同心同德,上下一心,温必大败也。”

****

翌日同山坡

风飒飒,长云隐日光,酷暑中终于迎来了难得的半晌凉爽。

慕容宙倒提长锋,与一众几千人马的晋军相遇。他率骑纵横,手中的长锋刻意在地上划出几丈远的刀痕,故作一副欲激战之势。两百骑燕军紧随其后,先是一阵刀枪相接,不过十几回合,燕军很快败下阵来。

慕容宙故作不敌,驾马扭头欲逃。晋军连胜几个月,已是骄兵之态,个个立功心切,岂能放弃这个绝胜的机会,晋主将李士率先猛追。

慕容宙见敌军中计,眸中闪过一丝寒芒,如利剑出鞘破长空,他故意令轻骑放慢速度,好让晋军步骑可以追得上。

“燕驽哪里跑!”只听晋将李士一声大喝,独骑紧追慕容宙,不觉已领先晋军几千步骑主力一大截。

而这个时候,慕容宙却悠闲地转过身,冠方帽覆带飘扬,只见他优雅冷笑,眸若寒霜,凌厉的目光中那浓烈的杀意再也藏不住。

他高坐战马之上,斜眼扫过急追上来的晋军,如雄鹰望蝼蚁,不屑一顾,只冷冷比出了一个杀的手势。

两边丛林攒动,刹那间万箭齐发,如密雨突至,晋军猝不及防,中箭者数以百计。

李士大骂卑鄙,反手握住大刀,挥霍而起,欲从后方杀出重围。八百燕国铁骑长矛列阵,断其后路,燕骑纵马横扫厮杀,晋军几千人马不到半个时辰,全军覆没,主将李士亦死于乱箭之中。

过了一个时辰,慕容垂估算着晋军死伤的消息已经传到了桓温的耳中,立刻派遣悉罗腾趁胜挑营。

悉罗腾脚跨赭白宝马,手握百斤破天斧,单人独骑立于桓温大帐前,他抬头望了一眼渐渐从云层中散出来的日光,不耐烦地大喊着,“桓温老头,还不快出来受死!”

赭白乃是慕容垂的坐骑,悉罗腾临行前,吴王特意赐之,预祝他马到功成。此马另有深意,若是今日桓温派段思出战,见此马犹如见吴王,望其念及内弟情谊,倒戈相向。

悉罗腾天生神力,勇冠天下,他手中的百斤破天斧乃是吴王特意命人取上好玄铁数月打造而成,其重一百二十斤,一斧一落之间,可将战马横腰截断,天下间除了悉罗腾,无人能使。

慕容垂慧眼识英雄,对其器重之深,不言而喻。

“猬毛老头,还不出来,莫不是怕了你悉罗爷爷!”悉罗腾百无聊赖地耸了耸马缰,继续大声辱骂道。

“爷爷我只听过缩头乌龟,还没听过缩头刺猬的!”

燕军顿时一阵哄笑,桓温头发蓬乱,须如刺猬毛,竟成了悉罗腾嘲笑他的点。

“爷爷当你怕了,爷爷只要一斧,你和你那桓冲老弟,就断成四截了!”

悉罗腾大声嘲笑道,仓髯须然然晃动,声如惊雷,吵得桓温是坐立不安,怒火攻心。

“辱吾太甚!”桓温一掌重重拍在案台上,本就蓬乱的头发气得顿时竖了起来,似是要将头顶上的纶巾撑开。

“段思!”

“末将在。”

“本相令你率营立刻迎战悉罗腾,取他首级来见我!”桓温怒声传令道。

段思一愣,似有不情愿,未立即领命。

“段思!可是怕了那大斧?”见段思未来答话,桓温更加气不打一处来,心中不禁疑道,莫不是这降将段思生了异心?为试其忠心,他有意当着众将士的面前出言激段思。

段思有勇无谋,桓温这一激,显然奏效。

“我段氏长矛何惧天下?丞相稍等片刻,我这就去取悉罗腾的首级来!”

“段将军,且慢。”见段思大步欲出营,郗超赶紧出言制止道。

“丞相,我军刚刚经历同山坡之败,军心受损,不宜此时出战啊。”郗超急急劝道。

桓温并不以为然,仍是一副天下尽在其掌之势,“一场小败,何足忧心?”

“丞相,我军自出兵以来,一路胜券荣荣,何曾遭此重创,不过一个时辰我军就损失了几千人马啊!燕军如此急战,必有深意,我们万不可中其圈套啊!丞相,三思啊,垂之威名,不可小觑啊。”郗超苦口婆心不停劝道。

他急得如热锅上的蚂蚁,丞相如此急功近利,已经被名利蒙住了眼睛,不能识人之高明,己之不足,怕是会中了慕容垂的陷阱啊。一向英略过人的丞相,怎么此时就丝毫看不见危机与险境啊!

谁知,高傲自负如桓温,此时竟一脸鄙夷地问道,“垂之何人?”

想他桓温灭成汉,夺洛阳,一生战功赫赫,未遇敌手,哪里会把慕容垂放在眼里?

“丞相!”郗超还欲再劝,却被桓温一个凌厉的眼神扼住。

从那一个眼神中,郗超读出了桓温的战意决绝,还有,一丝无言的警告。他桓温之智,岂容旁人质疑?

这个时候,偏偏桓温最器重的弟弟桓冲出营督粮。郗超无奈地摇了摇头,若是桓冲在,定能劝住丞相。

天意啊,注定丞相壮志出兵北伐,却要无功而返!

“段思,还不迎战?”见郗超噤了声,桓温再次催促道。但是同时,他心中也不禁感慨道,郗超当真是知他之人啊,劝不住的时候绝不多言,聪明人啊。

“末将这就去!”段思硬着头皮应道,他迈出大营的每一步,都走得异常沉重。

段思手持红缨长矛,脚踏辽西汗血马,身后万余晋军步兵严阵以待,那气吞山河的威风架势和段思脸上愁云不展的忧虑,形成了格格不入的对比。

他纵马极慢,缰绳在手中握了又松,松了又握,进不愿,退不得,他就在这样两难的境地里不知不觉地与悉罗腾对阵。

悉罗腾一见段思出战,顿时浓黑粗眉一撇,一脸不悦地朝着段思大声喊道,“段思,你就这么迫不及待地要讨好那猬毛老头啊!”

“你不来叫阵,我何须出战?”段思似叹似反问,几分无奈,几分愤慨,一语尽。

他虽已降晋,但到底是段氏名门之后,一身傲骨擎天,怎可被悉罗腾说成是讨好桓温的懦弱之辈。

“那桓温老头不来北伐,爷爷我还不用来打仗呢!”对段思这样的说法,悉罗腾不以为然。战祸何起,根源都是桓温的野心所至。

“既然事已至此,你我各为其主,也无须多言。”段思自知,在投降桓温的那一刻起,他就已经做了抉择,是无法回头的抉择。

悉罗腾虽是个木讷猛将,但此时也看得出来段思脸上的决绝。他赶紧纵骑上前,将赭白宝马离得与段思更近一些,大喊道,“段思,你可识得此马?”

段思一愣,他慢慢望向昂首的赭白,原先毅然的目光忽然变得恍惚了起来。世事转瞬,人心易变,这烈马血性却是未改当年。

“吴王坐骑,岂能不识?”他轻叹出声,目光似明忽暗,好像越过了战场上的千军万马,行进不知踪迹,兄弟之情悄然辗转在他的眼窝之中,犹如无声的黑夜来得那样寂静。

昭妹出嫁时,父赠赭白宝马于垂,可堪器重之意。想想当年,这烈马可让他和大哥眼红了好久。

后大哥段勤据守绎幕,慕容垂也是骑此马来战,他们不忍相残,举城投降。然而命运却是如此的相似,如今时隔多年再见赭白,却还是沙场对阵。

看来,这马注定此生克他吧。

慕容垂特派此马,想效仿当年绎幕之战,明招降之意。

“阿六敦。”段思想到这,心中不禁闪过一丝动容,他到底,不愿与他兵戎相见。好像时光没走远,他们也亦风华正茂,纵马草原一较高下,他不禁像年轻时一般,喊出了慕容垂的小名。

他还是当年那个,重情重义的阿六敦。

“算你还有点人性!”悉罗腾见段思似忆及情义,面露犹豫,当即很满意,道,“吴王让我传话于你,只要你肯弃暗投明,吴王定向陛下求情,从轻发落。”

然而,悉罗腾的这句话却深深刺痛了段思的心,那些手足惨死的画面瞬间排山倒海般涌向他的脑海。

想他段氏何等大族,其父段末柸乃是段部鲜卑部落的首领,独占辽西大片疆域。段氏种众之悍,卒之精勇,悉数其父,他和大哥段勤顶着这样的赫赫家世,本可划疆为王自立为主,却一心忠勇为慕容氏效力。

可是,他们又落得何等下场?

兄妹几人死得死,逃得逃,他虽从慕容评的迫害中逃了出来,但是段族已经没落,他一人势单力薄,再也创不出几十年前的辽西盛世了。他宁可委身屈于东晋政权之下,也不为杀兄仇人卖命!若是父亲还在人世,应该也会支持他如今之举。

“向陛下求情?我大哥获罪,吴王也向陛下求情,可我大哥还不是惨死于燕廷!我三妹蒙冤,吴王费尽心力,我三妹最后还不是被活活打死在狱中!我大哥三妹无罪蒙尘,都落此下场,我段思背燕降晋如此滔天大罪,可是吴王一人能担待的!”他双眼猩红,似要泣出鲜血,红缨长矛已经不觉在手中握紧,杀族之血仇,岂能轻易忘之!

见段思悲从中来,一副决心要与大燕划出明显界限的态势,悉罗腾不禁怒着大骂道,“尔乃鲜卑贵族,怎可背弃朝廷,当东晋的走狗!”

“燕自弃段氏,非吾叛也!”段思大声忿忿说道,叛徒、走狗这等字眼,他真的受不了用在自己段氏后人的身上。是慕容氏负了他,负了整个段氏家族,若非被逼无奈,谁愿担负千古骂名背燕降晋?

但是阿六敦,还是当年的阿六敦,哪怕在燕国郁郁不得志,也绝做不出叛乱之事。国家兴亡之际,他毅然决然挺身而出,这等忠义,他段思做不到,但还是由衷佩服的!

当听到吴王慕容垂率军赶赴枋头的消息时,他是既惊又叹,更无奈,但还有那么一丝英雄惜英雄的情分。

阿六敦,我们无分对错,只是各自选择了各自的路。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