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言情 > 来日方长

更新时间:2019-10-09 10:03:11

来日方长 连载中

来日方长

来源:落初 作者:余生袅袅 分类:言情 主角:付诗语阿朗 人气:

有很多书友最近在追一本叫做《来日方长》的小说,是作者余生袅袅创作的言情小说,小说的内容还是很有看头的,比较不错,希望各位书友能够喜欢这本小说。本书主要讲的是:梨木第一次见到程深后,十几年未动的春心开始荡漾了,如此美色怎能落入其他妖艳贱货手里?然后充分利用自己的颜值和身段对程深一次次使出美人计,然后的然后,冰山终于破功了。。。。。。梨木对着程深充满情.欲的双眼,心里那个激动啊,还不忘挑衅道,“程老师,你也有今天啊?”程老师不言,直接用行动让她为这句话付出了惨痛的代价。。。。。。可是,命运却她所爱的人,她所珍视的友谊都在这个玩笑里万劫不复,她决绝地望着让她心灰意冷的男人,“程深,我们分手吧!”。。。。。。当阴霾散尽,程深再一次得偿所愿,把心爱的女孩圈在怀里,想和她重来一段温情,可谁知女孩风情万种欲拒还迎的拒绝了他,“程老师,别急嘛!咱们啊,来日方长!”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这一个月,对梨木来说,简直就是地狱般的一个月,她感觉自己把以往十九年没有认真背过的单词都背了,在程深的计划和付诗语的监督下,梨木连做梦都在背单词,效果还是蛮显著的,虽然她还不能流利的说英文,好歹认识单词,会写了,他们说单词量就是为英语打基础,如今基础勉强扎实,程深给了她第二个任务,背语法,并且亲自写了一份语法练习册。

梨木选了一间空教室,面前摊着程深给她的册子,不厚,才十多页的样子,梨木看着上面秀丽顷长的字迹,有些纳闷,他看起来那么老练的一个人,写的字不应该是苍劲有力吗?怎么像个女孩子一样。梨木看着自己的字,不算工整,好在能认,方圆兼备。都说字如其人,这话不能盲从啊。

她捧着热腾腾的蜂蜜柚子茶,随意翻动着这十页纸,似乎能想像程深一边查资料一边奋笔疾书的样子,既然人家这么有心,她也不能辜负,理了理头绪,开始读语法。英语要读出声,不能只看。这是程深教的。

十点半的时候,自习室要关门了,梨木才收好书本,拿起手机就看到两个未接电话,是付诗语打来的。

“诗语,我刚在自习室呢,调静音了,你有什么事啊?”她朝寝室方向走去,身边陆陆续续走过一些同学,有几对情侣在树荫下私语,有健身的同学从她身边跑过,夏末的风带了丝凉意,梨木加快了步伐。

“没什么大事,我和程深,还有俱乐部的几个人来你学校啦,出去坐会儿。”

付诗语一行人坐在梨木寝室前面的长椅上,程深拿着手机,两个女孩聊天,阿朗已经充分发挥他的社交能力,在一旁的小篮球场上打篮球。学校自习室十点半关门,这个小篮球场却是十一点才熄灯,梨木一直搞不懂,校方是怎么想的,难道体能比智商更重要?也可能是毛爷爷说,身体是革命的本钱吧。梨木曾经这样想。

梨木觉得,付诗语给她的惊喜真是一个接一个啊,智商那么高,那么有才情,斯斯文文却在俱乐部身居要位,还是个夜行侠,真是个有趣的姑娘,她爽快地答应了。

“你们在哪儿?我过去找你们?”

“我们在你寝室楼下,程深说,你总归会回寝室的吧,这大晚上的。”

梨木笑了,“听起来他很厉害的样子,那待会儿见,我先挂啦。”

她喜欢扣字眼,现在觉得程深有点自大,为什么她就要回寝室?他们不熟,万一她住校外呢?万一她今天刚好不回寝室呢?何出此言?

梨木没有回寝室,像是故意做给程深看一样,她把书本搁在了一楼学妹那里,便说可以出去了。

加上梨木,一共六个人,浩浩荡荡出发,来到了隔壁街的一家清吧,寻了个安静的角落坐着。梨木点了一杯血腥玛丽,他注意到付诗语点的是长岛冰茶,程深甚至没有任何犹豫就点了一杯白酒,其他人跟梨木的交流止步于俱乐部,便没有注意。对于程深,梨木有了新的认识,二十二岁的男孩子,不尝鲜,这白酒,怕是他最常点的,很烈,很醇,心中有一团火,梨木想,你的心里有怎样的一团火。

歌手唱着“ThankAgain”,平缓的中音流过梨木的心间,像被春风拂过,像心里在下雨,润湿了她的心。这段时间,梨木苦记单词,她的英语水平提高了不少,虽然还不能完全听懂,但也知道了大概。此时,她心里想的是程深,坐在他身边,沉寂如高僧入定的男子,可是,她无法看透程深,他的脸上一点表情都没有,她无法判断他的情绪,只觉得他满腹心事,没有人能走进。二十二岁的男孩子,不应该肆意妄为吗?梨木不想他这样,她不信,她心中的男孩子,一直是这样。她希望他是能吹能闹也能奋斗的。

“梨木,下周就是我们学校的校庆了,感觉怎么样啊?”付诗语问道,这些日子她在程深的高压下记单词,很少见她练习,A大在全国都是排名了的,不免为她担心。

“你放心,我心里有数的,我怎么敢给咱们俱乐部丢人啊。”

她撑着脑袋,歪着头对付诗语说话。长长的头发有几缕落在程深的手臂上,痒痒的,让程深回过神来,伸手去拿酒杯的时候,闻到了梨木的发香,是青柠的味道,清清浅浅,温温柔柔,跟她平时给人的感觉完全不一样。

“不过话说回来,你们怎么会逛到这边来,尤其是程深,简直就是皇帝亲临啊。”

程深总是一副我很忙的样子,他还有心情在外面乱逛?C大离A大还是有点距离的。

“他只不过是在俱乐部搞得跟霸道总裁似的,我们这几个人,程深最喜欢在外面溜达了。”阿朗毫不犹豫地拆台,完全不理会程深要他闭嘴的眼神。

“真的吗?真看不出来啊,我还以为他会整天待在实验室和图书馆呢,大好时光,就这么溜达,程深,你的老师知道你这么浪费光阴吗?”

梨木转过身来言笑晏晏地看着程深,眼里全是挑衅,她也不知道为什么,每次和他说话,都是怼他,就想知道他的极限在哪里,他会不会破功。

程深自然看到她的眼神,躬身凑前,离她更近了点,“我来检查下你的夜生活,梨木,你平常都是没事就来酒吧的吗?今朝有酒今朝醉,你还真的不负好年华啊?”

梨木表示非常不爽,“凭什么我来这里就是今朝有酒今朝醉啊,就不能是人生得意须尽欢嘛?”

付诗语见他们两个总是互掐,笑道:“我知道你们俩诗词基础好。以后梨木代表你们社团来我们学校交流的时候,我一定让程深奉陪。干杯,预祝梨木大放异彩。”

梨木跟付诗语碰了杯子,又招惹程深,“是干杯哈,干的那种。”

程深懒得跟她抬杠,一口闷了白酒。梨木在心中咂舌,好酒量!小生佩服!

阿朗在聚会里扮演的角色就是让聚会永不不无聊,他有一项异能,和每个人都有话聊,虽然这算是和梨木第一次正儿八经地出来玩,依然能接她抛出的梗,梨木也喜欢跟这样的人聊天,很轻松,不过谈论的对象还是程深,阿朗是个聪明人,看出她是想挖出程深的事,也有进有退的跟她说,梨木知道阿朗有所保留,也不追问,只是浅浅的问几句。

几个人一直坐到酒吧打烊,梨木准备给女生部的人打电话给她开门,阿朗决定做梨木的牵线人,他对这个谈吐得体有分寸的女孩子印象挺好的。

阿朗朝付诗语使了个眼色,对梨木说道,“梨木,都这时候了,你回去又得一番动静,去诗语那里打牌吧。”

付诗语有点犹豫,终究也开了口,“是啊,梨木,你室友肯定都睡了,现在回去也会打扰她们。我那里有地方。”

梨木倒是没想着其中的缘由,觉得付诗语说的确实是那么回事,然后本着恭敬不如从命的原则去了付诗语那里。

他们拼了车,到达付诗语家。小小的三室一厅,是那种欧式极简的风格,清新素雅,一如她给人的印象。几个人就在客厅里摆了桌子,玩的是扑克牌“变色龙”,只会打斗地主的梨木给大家煮了素面做宵夜,再做了一大碗水果沙拉。

“梨木,看不出你还有这手艺啊,谁要是你男朋友,该有多幸福。

阿朗说道,又“哎哟”了一声,“程深,刚刚这牌我能要,你怎么就把剩下的出了,我不服。”

程深慢条斯理的洗牌:“谁让你贪吃误事,该!”然后拿走了阿朗桌子前的十块。

阿朗练练制止他,“这局不算,我没注意,把钱给我。”

另外一个女孩子说道:“阿朗,十块钱有什么的,你别告诉我你输不起啊!”

阿朗睨了她一眼,“谁说我输不起的,但,我不能就这么输了啊,到嘴的鸭子就这么飞了,我心有不干啊,你说,我什么时候有过这么好的手气,一手好牌就这么被打烂了。”

程深受不了他的聒噪,把钱扔给他,“给你,钱迟早是我的。”

梨木在一旁吃着水果沙拉,心里感叹,他果然时刻霸道总裁着,就不能歇歇嘛!

不过她眼尖的看到程深吃掉了不少沙拉,非常得意!

接下来的几局,阿朗险胜了几次,不过,还是程深赢得多,梨木心想,怎么程深打个牌都这么厉害,简直自带男主光环啊,旁敲侧击问了付诗语,才知道原来阿朗会这种玩法,还是程深教的。

梨木猛地咽下嘴巴里的沙拉,说道:“那程深也太阴了吧,这不是明摆着欺负人嘛!”

阿朗耳尖,符合道:“对对对,程深太阴了。”

付诗语很诚实地替程深辩解,“阿朗,程深可是给了你选择的,你非要玩这个,纯属找虐。”

然后又跟梨木说:“程深对数字非常敏感,逻辑思维也好,跟他玩数字,还是要伤脑筋的。”

梨木不可否认的点点头,同时心里很闷,他们是同一个学校的,彼此相熟,而她,就像一个外来者,而付诗语对程深的了解让她不开心。望着碗里的沙拉,有她最喜欢吃的圣女果,可她再没有食欲了。

凌晨两点,几个人终于想起睡觉,程深和阿朗就在客厅打了地铺,梨木和付诗语睡,另外那两个女孩子,梨木直到她们走的时候才知道他们是情侣,心中咂舌,真的爱一个人,果然不会看她是谁,只看她。

旁边早已传来了付诗语均匀的呼吸声,梨木却睡不着,她不知道为什么付诗语这么了解程深,甚至懂他的心思,突然,她的脑海里蹦出三个字。

解语花。

是不是就代表,付诗语是他的解语花?可是明明,她喜欢程深,她在努力观察他的表情,她想读懂他的心。

此时,她还不知道,再好的理论,也比不上长时间的陪伴。

酒吧里的那杯酒,为什么是白酒?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