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言情 > 朕的皇后想跑路

更新时间:2019-10-09 10:10:44

朕的皇后想跑路 已完结

朕的皇后想跑路

来源:落初 作者:苏苏苏陶陶 分类:言情 主角:燕飞羽赵义 人气:

《朕的皇后想跑路》作者:苏苏苏陶陶,言情类型小说,主角:燕飞羽赵义,本小说主要讲述了:有一个粘人又爱撒娇的皇帝相公是一种什么感受,分分钟想打人啊,那些羡慕我的小姑娘,我只想说人生阅历还是浅了点啊!有一个能干的媳妇是一种什么感受,就是朝上的那群狐狸再也不敢叽叽歪歪朕的家事了,这感觉~嗯~蛮不错!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夕阳的余晖照在巍峨的宫墙上,森严的皇宫像是镀了一层金色般散发着光泽,看上去给冰冷的宫墙增添了不少暖色。

宫中晚宴本就是为此次凯旋而设,故此这会宫门口聚集了不少刚到的武将,上官老爹一行一到,大家都过来寒暄,场面一时热闹非凡。不远处悄悄的落了两个轿子,下来两个人,正好目睹了这一幕。

“上官诚真是越活越回去,放任女儿在一群大老爷们中间周旋。之前还有什么传闻说,先帝临终前召见上官蓁是想定下她当皇后,真是滑天下之大稽,这样的人也能母仪天下。”蓝衣者表情不屑的说道。

“佟大人慎言!这可是宫门口。”紫衣老者理了理袖子,淡淡的说了一句。原来身着蓝袍者正是从三品文散职大夫佟贺明。

“温阁老多虑了,这人啊都跑到他上官诚那去了,没人注意咱们!再说就算她上官蓁立再大的功劳有什么用,皇后不还是出自您家么,这京都谁不知道您家孙小姐得太后喜欢,此次太后去行宫礼佛,京都这么多贵女,谁都没带,只带了孙小姐,个中意思啊谁都知道!”紫衣老者却是中极殿大学士、内阁辅臣之一的温毅年温阁老。

“个中什么意思?谁都知道什么啊?一天天的没事只会传些瞎话,好歹也是朝廷命官,别整天跟长舌妇人一般。”温阁老闻言,面色不悦的说道。

“下臣嘴笨,只会说些大实话。温阁老,您宰相肚里能撑船,别跟下臣一般见识!”佟贺明连连点头哈腰的说道。

温阁老扫了他一眼,说道:“我要是什么都计较,早就累死了。走吧,咱们也过去拜见拜见护国将军!”

“恭喜上官将军又一次凯旋,我们这些安坐京都的人真是羞愧啊!”

“恭喜恭喜上官将军!”明明刚刚还在那说人家坏话,佟贺明这会已经全然换了一副面孔,道喜的话语说的也是格外虔诚。

上官老爹闻言爽朗一笑,转身说道:“温阁老,佟大人!温阁老这是当面打我的脸了,这朝中上下都知道关键一战时,我被小人暗算,中毒昏迷了。这胜仗啊可不是我打的!”

“诶,上官将军这话差矣,谁不知道将军虽然昏迷,但是将敌军打的溃不成军的也是上官家的女儿十一娘啊!这要论养女儿啊,我们谁都没有上官将军的本事啊!”温阁老对着周遭一众官员笑着说道。“听说上官家的小姐可是十八般武艺样样精通啊,不像我们家孙女成日里只知道念念书抚抚琴。”

佟贺明也跟着附和道:“就是就是,就我女儿,平日里偶然撞见下人杀个鸡都吓得花容失色的,还是上官小姐厉害!”

温毅年和佟贺明一唱一和,明着是夸上官蓁,话里话外却颇有些上官蓁不守闺中规矩的意思。一众武将想附和,又觉得哪里不对劲,一个个都瞧着上官诚。

上官诚又是哈哈一笑,说道:“温阁老、佟大人这话就说错了,我大老粗一个,哪里会养女儿啊。这话说起来还要怪我那不成器的二儿子,老是给我闯祸,我就罚他抄兵书,他妹子心疼他,老是私下里偷偷帮着抄,这一回两回的就记住了这兵书里的内容,谁也不曾想竟然有用到的一天,这也是关大爷保佑我上官诚啊!”

“上官小姐真是天赋异禀,竟然凭借基本兵书就能击退匈奴!”

“就是,那句话叫什么来着,虎父…无犬女!对!虎父无犬女!”

周围议论纷纷,都是夸赞上官蓁的,上官蓁面色淡然,大方的站在原地施了一礼,说道:“小女当时也是救父心切,其实并无章法。此次能赢得这么漂亮,全仗各位将士一片忠心,俗话说的好软的怕硬的,硬的怕横的,横的怕不要命的。这话虽然用在这里有些不妥,但狭路相逢勇者胜,匈奴是败在我们大燕男儿视死如归的气势之下。我只是正好推了一把而已,不敢当大家如此称赞。”

上官蓁这话说完,周围一阵喝彩声。

温阁老也对着上官诚连连赞叹,“上官姑娘如此谦虚,真是颇有乃父之风,只是没想到上官将军三个儿子,继承衣钵的却是小女儿,真是世事多难料!”

要是上官蓁的几个哥哥心胸稍微狭窄些,听了这话怕是要心里起疙瘩,从而就离间了上官蓁兄妹四人的感情。真真是杀人不见血,上官家的人都暗骂了一声卑鄙无耻。

上官蓁正要说话,被上官哲一把抢了先,他骚包的转了转手里的折扇,说道:“哎呀,温阁老这话说的,要是给多心的人听了去,还以为是您对我们家不满,刻意离间我们兄妹感情呢。我可先声明啊,我们家不成器的就我一个,我大哥这会在南边抗倭卫国,我二哥也是身负皇差,一直行走在外,怎么到了温大人这里好像都成了不务正业的败家玩意了呢?”

上官哲是京都出了名的难缠,这话一出,一众武将看温毅年的眼神都变了。

“哲儿,瞎说什么呢?温阁老这是夸你妹妹呢,你以为谁都像你似的唯恐天下不乱啊!还不给温阁老道歉!”上官诚板着脸训斥了一句。

上官哲一脸委屈的摸了摸鼻子,拱手说道:“那什么,温阁老,晚辈一时没想那么多,想到什么就说什么了,不是成心的,您大人有大量,别跟晚辈一般见识!”

“不会不会,贤侄多虑了,也是老夫说话不当,让贤侄多想了!”温毅年老狐狸一只,倒是很稳得住,哪里会做出当面甩脸子的事情,状似大度的挥了挥手,面带笑容的说道,“我们也别站这了,免得耽搁了宫宴的时辰,上官将军请吧!”

至于心里想的什么,上官哲就是不用抬头也知道了。

“温大人请!”上官诚也不再纠缠,做了个先请的手势。

趁温毅年转身的功夫,上官诚飞快的低声对上官哲说了句:“干得漂亮,晚上兵书不用抄了!”

这简直就是意外之喜啊,上官哲欢喜的眉开眼笑,要不是场合不对,他真想原地转两个圈。

虞夫人大致猜到是怎么一回事,失笑着摇了摇头。然后携着上官蓁,与一众夫人跟在后面也进了宫门。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