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言情 > 妃君莫属:冷面王爷薄情妻

更新时间:2021-10-23 23:43:47

妃君莫属:冷面王爷薄情妻 已完结

妃君莫属:冷面王爷薄情妻

来源:落初 作者:蒣茝 分类:言情 主角:姬月卿肖长致 人气:

主角是姬月卿肖长致的小说《妃君莫属:冷面王爷薄情妻》此文是蒣茝原创的言情文,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绝对是非常值得一看的优质小说,书中主要讲述那天,姬月卿与王爷初识,传闻中冷若冰霜的王爷,此时这画风与传闻中不一样啊!游尽山川,王爷待她真不一般。好不容易迎来新婚之夜,王爷被一道口谕叫走。……姬月卿:“他要娶别的女人?便让他娶吧!”别人只当她是想通了与别人共侍一夫,但姬月卿留下一纸休书逃了!王爷一夜愁白了头,踏上寻妻之路。……再次相遇,他怀里坐着别的女人?行吧,休书写对了。某日:王爷故作冷漠的模样:“卿儿可真是薄情的负心人。”“王爷过奖了。要说负心,比起你,我还是弱了些。”……“卿儿为何抓着我不放,可是怕我离去?”姬月卿正在挣扎:“分明是王爷紧紧抱着我。”“……”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临近正午时分,众人皆已等待多时。

春日的温暖气息席卷着每一个角落,让人感到无比的惬意,不少官员已经开始打盹。

“皇上驾到。”“皇后娘娘到。”突然一个尖锐的声音响起。眼见一位极具帝王之相的中年男子与一位雍容华贵的中年妇人走进大殿之中。

众人回过神来,起身向二人行礼。“臣等恭迎圣上,恭迎皇后娘娘。”

“众爱卿免礼,入座吧。”随后于殿中台阶上方主位坐下,皇后坐其身旁,另有诸位皇子与王爷坐于台阶下方两侧。

众人见皇帝坐稳,方才纷纷就位。

只是,此时,仍有一空位未有人来。看其所处位置,应是一位王爷或皇子无疑。众人皆在揣测,究竟是谁竟敢如此,竟敢比皇帝来得还迟。

见状,皇帝只觉脸上无光,显得略有一些不悦。

“万全。”皇帝叫道。

“奴才在。”正是方才的那个太监,闻言立即俯身与皇帝面前,等待吩咐。

“你亲自带人去黎王府,请黎王过来。”

“是,奴才这就去办,”说罢,行了一礼,退下了。

皇帝对这个儿子还是很了解的,也知道就算去请他也不来。派万全去请他,只是说辞罢了。

姬月卿也自然知晓,这黎王便是宫齐钰,他是不会来的,因为上一世,他并未现身于此次宴会之上。

但她此时竟有些好奇,外界传言这黎王文韬武略,才能出众,深得皇帝喜爱,且待人冷漠如冰,行事果断。但究竟得有多大能耐,竟敢如此这般嚣张跋扈,蔑视皇权?

“诸位爱卿久等了,宴会正式开始。”纵使心有不悦,但此时的皇帝仍是笑容满面,一脸祥和,宣布宴会开始。

顿时,丝竹之声响起,几名宫娥纷纷走到大殿之中,翩翩起舞。

“父亲,这黎王怎的如此嚣张?竟敢如此让皇上出丑。”说话的正是姬月瑶。对于这个问题,虽然姬月卿也颇为好奇,但此地不便讨论,也就未曾询问。

“月瑶,不得多言,此处是宫中。”姬岑刚并未多说,继而仍然欣赏歌舞。

姬月卿知道,接下来,无非就是皇帝给诸位已经成年的皇子和王爷指婚罢了。前一世,她是一直待到了宴会结束,自然知道这些的。而所谓的指婚,其实是早已确定下来了人选。

反正没有她的事,也闲得无聊,姬月卿向父亲称自己不舒服,而后离开了。

宴会上,也没有人注意到她的离开,仍是一片其乐融融,欢声笑语。

姬月卿离开圣阳殿后,只觉得轻松不少。想着,既然自己来这宫中,何不到处逛逛,欣赏一下这宫中的景致。

因着她武功尚为高强,游走于宫中各处,竟是无人发现。

不多时,便到了御花园,园中百花争艳,偶尔见有蝴蝶于花丛中扑闪,或有蜜蜂于香蕊间流连。

隐约听见似有笛声传来,姬月卿只觉似曾相识“这是……”是宫齐钰吗?

姬月卿本是不想见他,却又抬脚,慢慢地朝着笛声传来的方向走去,不知为何,仿佛这笛声有一种魔力,让她难以抗拒。

绕过众多花丛灌木与假山池泽,眼见一个美如谪仙般的白衣男子于亭中驻立。姬月卿放慢了脚步,越来越近,离他越来越近。

“卿儿。”男子停下手中的动作,目光温柔似水,默默的注视着她。

“王爷何故派人查我?另外,还是称我姬月卿比较妥当。”听他唤自己卿儿,姬月卿便已了然,自己当日未曾告知他姓名,定是他派人查看了她。

“卿儿可冤枉我了,我可没有派人查你。”男子说这话时,一脸无辜。

“没有?那为何唤我为……”姬月卿话未说完,男子又说了一句“是我亲自查的。”说完,不禁一笑,满目柔情。

姬月卿听他如此说,倒是一怔。仅有一面之缘,可他如此这般,究竟为何?

“卿儿,可是未曾想到我会如此?”

“却实不曾想到。你如此,终究又为哪般?”

“因为。”上次一别,竟是念你成疾,药石无医,你的模样在我脑中深印,挥之不去。后面的话,宫齐钰却是说不出口的,转而说道“因为,本王愿意。”

愿意?对,他是王爷,只要他愿意,哪怕是一时兴起,亦不需要理由,如此,也罢。想到此,姬月卿心底竟是隐隐生出一分悲伤,可,自己为何悲伤?

见她脸上似有失落,宫齐钰心里生出慌乱,竟是前所未有的不知所措,终究转身不再看她。

“姬月卿,本王还有要事在身,先走了。”说罢,便疾步离去。

听着他唤她从“卿儿”到“姬月卿”,听着他称自己从“我”到“本王”。姬月卿轻声叹息,只觉得他阴晴不定,心思难测。暗暗自嘲,自己竟是对他有所期待?而自己,却究竟是期待什么呢?

怕是自己今日太闲,想的过多罢了。如此想着,便纵身一跃,跳到了宫墙之上,随后疾步飞驰,不多时便已到达宫门附近。见着四下无人,姬月卿落于地面稳稳的站立,而后往宫门外走去。守门的侍卫见她衣着打扮,便猜测她是今日赴宴的官家小姐,自是没有阻拦。

姬月卿回到将军府,准备查看小雅的武艺习得如何。几天前,她就让小雅从基本功练起,让她先提升自己的力量,安定自己的内心。小雅自然是一时难以承受,但却十分努力用功。

“练得不错,有进步,比前几天好多了。”

“小姐,这么早就回来啦?”听见姬月卿的声音,小雅兴奋地转过头。此时虽是满头大汗,但整个人看起来已经不像从前那般柔弱。姬月卿感到无比高兴,可这远远不够。

“嗯,只觉得乏味,便提前回来了。累了就稍稍休息一下,再练几天,我就教你一些实用的招式。”而后,姬月卿感到微有些困倦,便走进自己房中休息去了。

“卿儿”“卿儿”

“宫齐钰?你在哪?”

“卿儿”

“你在哪?出来啊。”

姬月卿只见自己身处一片白雾之中,四周事物皆看不清,而宫齐钰的声音一直传来。她不停地往前走,一边呼喊。

终于,一下子扑到在地。

姬月卿抬起头,准备起身,眼前却出现一双月白色靴子,继续抬头看,只见一位美如谪仙的白衣男子立于她面前。

可是,男子满头白发却是那样刺眼,甚至长着与宫齐钰一般无二的绝世容颜。四周景象皆已清晰,正是在大片梨花林间。

“卿儿”说着,男子便伸出了自己的手,停于她眼前,欲拉她起身。姬月卿道了一声谢,却并未与他接触,随后自己起身。

男子收回手掌,倒是未恼,勾起嘴角淡淡一笑。

“你是谁?这里又是何处?”姬月卿此时满是疑惑,眼前的男子虽音容笑貌皆与宫齐钰相同,那满头的银丝却是无比刺目,而宫齐钰有着如墨的青丝。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