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言情 > 锦绣烟云荣华碎

更新时间:2019-11-14 10:17:26

锦绣烟云荣华碎 已完结

锦绣烟云荣华碎

来源:奇热小说 作者:嫣离 分类:言情 主角:冷清翩飞 人气:

经典小说《锦绣烟云荣华碎》由嫣离所编写的言情类型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冷清翩飞,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她是连府中最不受待见的一名庶女,为了家族利益,嫁给了京城第一豪门荣府的大少爷荣少楼为妻。 一入豪门深似海,高高在上而极难伺候的郡主婆婆,一身是病温柔如水的美人相公,英俊挺拔腹黑莫名的二叔,看似老实一心仕途的三叔,还有两个性格迥异的小姑子,客居在荣府却地位异常崇高的表小姐等等,且看她一个全心只想避祸安生的青涩少女,如何在家族利益斗争和妻妾争宠的高门大院艰难成长斡旋……...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那云姨娘想来是荣大太太的左膀右臂。

“这是咱们家的二姑娘清华,这是三姑娘沐华,大姑奶奶如今在宫里头,想你是知道的”

“是,多谢姨娘。两位……”

“嫂嫂不用客气,不管年纪大小,你既是我们的大嫂,自然就是长辈。嫂嫂有礼了。”

荣清华见连馨宁话到嘴边却尴尬地顿住,立刻便明白了她的心思,想是三人看上去年纪相仿,她刚进门也不好意思拿大,自然是在为怎么称呼她们而烦恼。

“二姑娘有礼。”

连馨宁见这二姑娘生得娇憨可人,一张圆脸上两个梨涡笑起来十分讨喜,心里不由已经亲近了三分,如今又是她开口为她解了围,不由心中感激,对她也格外留了心。

但比起她姐姐的热情温驯,三姑娘荣沐华却出奇的冷淡,甚至在连馨宁同她见礼时只是莫名其妙地冷哼了一声,并刻意将脸扭到一边。

云姨娘站在连馨宁的身边清楚地看到了荣沐华的动作,心里真为这新奶奶捏一把汗,也怕她下不来台,忙拉着她就朝对面的荣二少面前走去,连馨宁脸上却并没有什么不悦,仍旧和和气气地同两位小姐说了几句客气话。

如果说面对荣三小姐的冷面连馨宁有足够的气度去笑脸相迎,那面对接下来那张似曾相识的面孔,她却还是忍不住吃了一惊。

“这是咱们家二爷少谦,如今家里的生意都是他管着,可不能得罪他,没准儿哪天就克扣咱们的胭脂钱呢。”

云姨娘打趣地笑着,连馨宁却忽然恍如梦中。

那日他是故意去看她的?为他的大哥相看?

“姨娘说笑了,各位的胭脂银子可不在我手上,要算账也算不到我头上,跟太太算去才是。”

比起连馨宁的惊愕,荣少谦却一脸平静无波,一双灵动爱笑的眼睛中规中矩地睁着,一脸温厚,这样的他看起来竟和他哥哥荣少楼颇有几分相似。

笑嘻嘻地跟云姨娘说完,那人还是侧过身一本正经地对着连馨宁做了个揖。

“少谦见过大嫂,我大哥身子不好,人却是极好的,以后就麻烦大嫂多多照顾了。”

“二叔过谦了,伺候夫君原是馨宁的本分。”

不知为何胸中阵阵发慌,连馨宁笑得格外慈爱。

寒冬腊月,虽说屋里火盆拢得极旺,但也到底算不上热,连馨宁却能感到背心阵阵发汗。

荣太太对她的冷淡态度令她隐隐担忧,刚才一进门便给了她个下马威,荣沐华对她的敌意荣太太也看在眼里,却并不表态,这一切都令她只能更小心,更注意自己的言行,不要出一点错。

这边正说着,外间又传来了打帘子和拍打衣服上的落雪的声音。

“三爷可来了,大少奶奶已经在里头了。”

“急什么?不就是个大少奶奶么?又不是三少奶奶,三表哥自然不用着急着往上赶,三表哥你说是不是?”

清脆的女生娇滴滴的传来,语气中的不善聋子也能听出来。

连馨宁直觉得一愣,耳边却响起了荣少谦别有深意的话语。

“大嫂别见笑,那是表舅父的掌上明珠佩儿,分外投我母亲的缘法,我母亲对她呀可比对我们弟兄三个都更加疼爱呢!”

这话听起来是玩笑,可连馨宁却听出了个中的警示,太太最疼爱的表外甥女,自然慢待不得。

“多谢二叔教导,馨宁知道了,也会把表姑娘当自己的妹子看待。”

“哼,谁要做你的妹子,看你还大不了我几岁呢!”

骄横的声音再度响起,那声音的主人早已目下无人地从外头奔了进来,一头扎进了荣大太太的怀里。

“姑母,外头好冷,佩儿的鼻子都快冻掉了!”

“是吗?快让姑母摸摸,哦哟,是凉的很,这么冷的天儿你就别过来了,你心里最孝顺,姑母自然是知道的。”

荣大太太笑眯眯地拍了拍罗佩儿的肩,眼中满是慈爱。

倒是坐在一边的罗夫人怕连馨宁没脸,板起脸孔来扯了扯罗佩儿的衣袖。

“没规矩,来了也不给太太请安,也不见见你大表嫂。”

“娘……”

“好啦,佩儿还小,你说她做什么?大奶奶是大户人家的小姐,心胸自然宽广,怎么会和她小孩子家家的计较?我的儿,你说是不?”

荣太太似笑非笑地斜睨了连馨宁一眼,虽说是个问句,却似乎并不期待她的回答,而是在告诉她,你不能计较。

连馨宁仰人鼻息生活了多年,如何不明白这个道理?当即乖顺地点了点头。

“太太教训得是,馨宁不敢妄自尊大。”

“你看?我说是个好孩子吧。”

荣太太脸上这才有了三分喜色,瞅着罗夫人抬了抬下巴,罗夫人且笑不语。

“少鸿给大嫂请安,昨夜多吃了几口酒今儿个睡迷了,唐突了大嫂,大嫂千万莫见怪。”

边上一个高瘦的少年忽然迈上一步凑到连馨宁身边,垂着脸做了个揖,正是荣家三少荣少鸿。

连馨宁本能地退后了一步,“三叔客气了,昨夜想是为夫君挡了不少酒,该是馨宁向你赔不是才对,哪有什么见怪不见怪的话。”

“瞧瞧大嫂子这张嘴,怎么说都是最玲珑的,我们做妹子的可有得好好跟你学学。”

荣清华佩服地冲着连馨宁直笑,白皙的面上不由浮起了两朵红云。

“哟,谁不知道最近姑母正在给二姐姐想看人家,莫非你等不及了,现在就想跟大少奶奶学学怎么巴结婆婆了!呵呵……”

罗佩儿亲昵地依在罗太太身边肆无忌惮地揶揄道,荣清华听她在众人面前说得如此不堪自然生气,一双大眼睛早已雾蒙蒙起来,却生生得憋着不让眼泪掉下,一排洁白的牙齿紧紧咬着下唇,肩膀都止不住抖动。

“你!”

连馨宁不由自主地自身后揽住她的肩,一个闺中女儿被人如此诟病,任是谁都受不了。

原以为荣太太就算做做样子也会说那罗佩儿一声,谁知她竟像没听见似得慢条斯理地吹着手中的茶,而荣沐华对这位同父异母的姐姐也并无同气连枝之意,反而一面嗑瓜子一面饶有兴味地看着她们,敢情是在看好戏呢。

“佩儿越大越没规矩,跟二姐姐是这么说话的吗?”

众人面面相觑不知该说什么来圆场的时候,荣少楼适时地回来了。

“儿子给母亲请安,来晚了,讨母亲的罚吧。”

半带诙谐的笑语一下子缓解了屋子里的气氛,连馨宁笑着看着门口那个阳光下如同玉树临风里的男人,眼中难掩隐隐的赞赏之意。

“大表哥,你就会欺负我!”

罗佩儿被荣少楼这么半真半假地数落了一声可不依了,腾得起身一扭腰跑到他的身边,吊着他的胳膊直撒娇,而满屋子的人除了连馨宁之外,也并无人觉得意外,或是有何不妥。

“佩儿,大哥如今已经成了亲了,你也大了,还是稳重些好。”

还是荣少谦淡淡地说了一句,声音不大,却足以令荣太太听见。

“谦儿今日话可不少,真是难得呢,平日里他是最不耐烦跟咱们一群娘们打交道的。”

连馨宁被荣太太这句不阴不阳的话呛得不知如何是好,却有人已经体贴地到了身边,稳稳地揽住了她的肩头。

“母亲说得极是,少谦这促狭鬼几时信服过谁?想是我们新奶奶投了他的缘,命中注定就是要做叔嫂的呢!”

“大哥也不害臊,你的意思是说你跟大嫂是命中注定该喜结良缘的咯?”

荣少鸿忍着笑直朝着荣少楼羞羞脸,连馨宁面上有些不好意思,那人却大大方方地笑了起来,还将她搂得更紧了些。

“谁说不是呢?夫妻不原就是三生注定的吗?”

或许说者无心,听着却已有意。

连馨宁听着他的话,一时竟好似入了迷一般。

三生注定……缘定三生……一声一声……不离不弃。

自出生以来就被迫冰封着的心,似乎也感觉到了点点沁人心脾的暖意,开始慢慢融化了开来。

云姨娘见荣少楼已经到了,便张罗着一对新人给荣太太敬茶,连馨宁规规矩矩地给婆婆磕了三个头,接过严嬷嬷递过的茶杯,恭恭敬敬地高高举过头顶。

“乖了。”

荣太太笑眯眯地接过,并示意严嬷嬷给了一个厚实的红包。

连馨宁正心中暗定也算过了一关,荣太太却接下来说了一件事,在她的心中与一阵炸雷无意。

“我的儿,如今我喝了这媳妇茶,你就是我荣家的大少奶奶了。今日我有件事情想同你商量。”

“母亲有什么吩咐尽管示下,馨宁一定谨遵母亲的意思。”

“这我可做不得主,是要你来拿主意的事。”

荣太太另有深意地撇了撇嘴,抬手朝着帘后道:“你出来吧,昨儿个得罪了你们奶奶,今日难道还要我老太婆替你赔不是不成?”

“孩儿不敢,谢太太成全。”

恭顺的声音自帘后传来,珠帘悉索,一个熟悉的身影慢慢旋了出来,竟然是惠如。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