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言情 > 总裁别追我

更新时间:2019-06-30 11:49:02

总裁别追我 已完结

总裁别追我

来源:落初 作者:容西.QD 分类:言情 主角:苏景渊王 人气:

这次给书友们带来容西.QD原创的言情小说《总裁别追我》精彩章节内容的阅读,苏景渊王两位主角最终会发生怎样的故事呢,让我们一起拭目以待吧!精彩内容:十八岁,她签下一纸合约,将自己最美的年华卖与魔鬼,换五年安然。  她一生有三个名字。  母亲赐的。魔鬼赐的。属于自己的。  魔鬼大婚之日,她决然而去。  以为契约结束,她终将重新开始,却被魔鬼步步紧逼。  “你终于意识到自己属于谁了。”  “你到底想怎么样?”  “得到,或者毁掉。”  终究…魔鬼的赐名,成了余生的烙印。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苏暖,她叫苏暖了。

她看着手中新的身份证件,以及独立的户口,感觉有些好笑。

过去十七年,她从来没有这么近距离接触过属于她的那一页户口,她想,那本江家的户口本上,真的有她的名字么?这已经是个迷了吧,再也不会有机会问了,对吧?

苏暖出院那天,已经可以发出声音,只是声音还有哑。她拽着他的衣袖,小心翼翼的问:“我妈…她怎么样了?”

她这副怯懦的样子,还不忘那个女人。她忘了自己差点死在她手上么?苏景渊冷然的眯了眯眼:“她,好得很,你还是多关心关心自己吧。”

江城建设的董事长夫人,那男人再不济,也不会少了她的钱花,比她这个无家可归的‘大小姐’好了不知道多少。

说起来,还真是令人惊讶呢。

“你知道那男人向我开了多少价码么?”苏景渊抬手撑着车门,支着腮,笑的七分邪气“一千万,你的初回居然值一千万。”

苏暖霍的起身,砰的一声撞到了头,她激动之下,竟忘了这是车上。顿时捂着头坐下,疼的趴在膝盖上直喘。

他忍不住笑了,爽朗的笑声低低的传来:“怎么?被自己的身价吓到了?还是被你那个所谓的父亲吓到了?”

原来他嘴里说的‘那个男人’,是…江平。苏暖不敢,也不好意思面对他,就保持捂头的姿势,问道:“他…为什么会向你要钱?你…给了么?”

“为什么不给?一千万,买你一个活人是贵了点儿,但买他让你消失,还算物有所值。”

苏暖不解的看着她,他便长臂一身,将她扯进了怀里。“你从今以后只能是苏暖,我让他给你消了籍。”

消籍,顾名思义。

她被他圈在怀里,坐在他的大腿,身体不可控制僵硬着。木然的张了张嘴:“一千万…会不会…太贵了…”

瞧这怯生生的模样,真想让人按在身下狠狠欺负。

苏景渊抬手,抚上她的耳廓:“你知道他为什么养你么?”怀里的小人儿再度僵直,机械的摇了摇头。他的另一手,就探进她腰间的衣物,咬着她的耳朵“一个男人,甘愿养着一个没有血缘的女人,你说,会是为了什么?嗯?”

四目相对,他眼里明确的嘲讽,让她渐渐懂了,震惊与不可置信随之而来。那个很少对自己亲近的‘父亲’,也抱着像他一样的想法?一样恐怖,可怕的想法?那会不会…太恶心了一点?她这样不可置信,他的声音就传来“单纯的孩子,你可不要把男人想的太好了。”

她抬头看着他,眼睛里是复杂痛苦的神色。

难道这个世界的男人,都像你一样么?

她多么想这样勇敢的问出去,可她,早就失去了面对他的勇气。

“这样看着我,是觉得我禽兽么?”

苏暖下意识的摇摇头,又确认的摇摇头。他对她所做的,大概都是她自找的,因为有句话叫不作死就不会死,典型的说她这种情况。

如果一个女人在不甘愿的情况下被你强迫了,还会认为你是好人,这可能么?苏景渊觉得再可笑不过了,嗤笑道:“如果怕了,就不要再试着把我的本Xing释放出来,也许你会很轻松。”

他的手便不安份的四处游移。

她是平胸,真是贫的连山丘都称不上。

不禁揉了揉,便感觉她身子一颤,遂坏心的曲指一弹,同时在她耳边喘息似的吹了口气。

苏暖整个人都颤了起来,头皮发麻,身子发麻,从头到脚都在发麻。抬手抓住他的胳膊,眼神哀求的低若蚊蝇:“不要…在这里…”

她说不要在这里,而不是不要。真是意外的意外的反应。“那么你想在哪里?”

“回去…不要去…不去三号…”他的手越来越过分,她着急的想哭。

他吻上她的嘴,举止渐渐过分。

她的身子渐渐软下来,待他发现时,竟是缺氧的几欲昏了过去。

“连吻都没接过?不知道换气?”他把人搂在怀里,顺手拍着背帮她顺气,对前面两人道:“去华府。”

华府1号院,独立于整个别墅区外的一栋,位于半山腰,占地两千平,可俯瞰山下全景。

这是栋五年都未被他临幸过的住处,设备齐全,干净整洁。即便主人不在,这里依旧保持着最好的状态,随时恭候着主人的驾临。

1号院里两栋别墅,一栋主楼,一栋副楼。副楼里住着一对年过六十的老夫妻,是这里最开始,也是一直打理着1号院的人。

苏景渊的到来,像这平静无波的湖心投进来的一块的巨石,让两个老人热泪盈眶的同时,也好似像要迎接新年一般,井井有条的忙碌了起来。

老管家的脸上几点老人斑,身体却很硬朗,腰板笔直,只在几人刚进门时情绪激动的抹了几下眼泪,纵然如此,他的言词也没有显露过过多的情绪,专业的好似只是一个单纯的官家。

少主人五年没有回来过1号院了,自从那件事之后。他跟着两人上楼,来到每天都要精心打扫的那间卧室,推开门,他略微一愣,就对身边的女孩儿道:“以后你就住在这里吧,我长大的地方。”

苏暖疑惑的歪了下头,仍旧乖巧的应了好。他便转头对老管家道:“他叫苏暖,我的孩子,我的人。从今以后,她也是这里的主人,我会常来。”

似乎没有什么消息会比那句‘我会常来’更让人高兴了。老管家恭敬的应了是,不着痕迹的打量过那一身浅粉运动服的女孩儿,很乖巧,很清秀的一个孩子。她歪歪头,朝他一笑:“你好,我叫苏暖,麻烦您了。”

“应该的,苏小姐。”

苏暖一愣,微微蹙了下眉,咬咬唇,转头问这里地位至高的男人:“可以让老爷爷叫我小暖么?”

“可以。”他语气淡淡,又说:“他姓严,你也可以叫他严爷爷,刚才那位是他的老伴儿,她喜欢别人叫她郭NaiNai。”

苏暖乖巧的点点头,叫了声严爷爷,后者有些受宠若惊似的答应。她觉得大概是苏景渊本人太恐怖了。她看向他时,他的目光落在卧室的大窗,似乎透过了窗外在看外面的什么。苏暖顺着他的目光,就看到外面那棵正在抽芽的树,她并不认识那棵树的种类,不觉就问出了口:“那是棵什么树呢?”

苏景渊歪头看了她一眼,声音前所有的柔和:“是樱树,会在Chun天结束前,开满樱花的树。”

相关内容推荐: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