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言情 > 无情药人:错嫁残欢

更新时间:2019-06-24 19:20:33

无情药人:错嫁残欢 已完结

无情药人:错嫁残欢

来源:落初 作者:纯纯白白 分类:言情 主角:秦笑蓝宇凡 人气:

有很多书友最近在追一本叫做《无情药人:错嫁残欢》的小说,是作者纯纯白白创作的言情小说,小说的内容还是很有看头的,比较不错,希望各位书友能够喜欢这本小说。本书主要讲的是:洞房花烛温柔夜,却是她满门灭族之时!原来心爱的夫君视她为棋子!废她内力!为复仇,她不惜做无情药人!救命恩人?不过是想要她的血!任是无情也动人!不管是身为皇子他,还是神医的他,会否悔之不及?唯有他!黄泉碧落,再不分!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你发烧了,过来让我看看!”难道她不知道她的身体已经非常弱了吗,如果再被这热病一折磨,估计恢复得会更加慢!那样柔儿醒来的几率就更加小了!

“我发烧了?”秦笑此时已经处于神智模糊一片了,她眯着眸子,撇撇红唇,脚步无力浮夸的走向幽尊,宽大的外袍被风吹落,她冷得抖擞了一下,一头扎进幽尊的怀里,只要是她认为有温度的地方,她都会去,所以她不知道她现在做的是什么,只是潜意识这样而已。

幽尊身子一僵的看着怀里紧紧抱着他的秦笑,这还是第一次除了柔儿外别的女人在他怀里!他不悦的冷了冷脸色,刚想把她推开,可是一碰到她身上滚烫的温度时,心底一惊,居然这么严重!

不能再拖了,就在他刚想拿药丸给她吃时,突然,一双滚烫的小手颤抖的抚摸着他的脸庞,他疑惑的低头,黑眸里映照着秦笑此刻迷离带着泪意的双眸,哀痛的神色让他一愣。

淡淡的梅花香和桃花香围绕在两人的鼻息间,“宇凡,为什么,不要离开我,不要……”痛彻心扉的诉说祈求,让幽尊眼底一冷,她认错人了!他不是蓝宇凡!

“走开,我拿药给你!”他用力把她推开,却不料她哪里来的大力道一把拉住他,用力的抱住他,踮起脚七,滚烫的红唇带着迷离的清香,在他措手不及的情况下,狠狠的撕咬住他的唇,稠密的鲜血渗进两人交缠的舌尖,“宇凡,我恨你,我恨你!可是为什么,我的心还会那么痛,明明说不要再爱你了,为什么满脑子想的还是你,是不是要我死了后,才能做到不再想你!”

软软的触感让幽尊身子一硬,清冷的黑眸抹上一层惊讶,似乎意识到什么,他猛然推开趴在自己身上的秦笑,身子周围顿然凝固了一层寒霜。

黑眸散发着危险,直直的盯着跌坐在地上毫无知觉的秦笑,紧握的双手松了又紧,最近这个女人让他的情绪有了很大的波动,这不是什么好的状况!

他敛了敛心中的怒意,恢复平静,蹲下身子一手拎着这个麻烦的女人,往木塌上一扔,不管她痛呼的申吟,转身从药柜里倒出几粒药丸,五指用力的掐着她下巴,一捏,没有丝毫温柔的塞到她嘴里,让入嘴及化的药丸渗进她的胸腔里。

朦胧的月色照在秦笑昏昏迷迷的脸蛋上,幽尊居高临下的看着她,脸上没有一丝担忧,嫌恶的用手背擦了擦被咬破的唇瓣,似乎还能闻到那飘渺的梅花香,他无情的转身离去,让秦笑自生自灭。

发热中的秦笑只觉得有什么进入了肚子,凉凉的,把所有的燥热和沉重都驱赶走了。

一觉好睡,直到火辣的太阳已经挂在树梢的上面,刺目的阳光透过斑驳的树影投到她脸上,她才缓缓睁开迷茫的眼睛。

已经中午了?

她伸手揉了揉发痛的脑袋,她对昨晚发生过什么完全不记得,只知道自己很难受!拖着有些疲乏的身子,随意披上一件宽松的外袍,夏日的清风吹过她的身子,一阵舒爽。

她睡意清醒的看着四周,不见幽尊的身影,他从来不会对她多说什么,当然就不会对她说他的行踪,而且她也没有必要担心他!

胃里的酸意让她脚步无力,随便的弄了弄一些面糊填饱了肚子,她就开始认真看着书籍了。

当你想尽快学会一件事时总会觉得时间流逝得特别快,当秦笑再次抬起头时,已经发现小木屋黯淡了下去,原来已经到了傍晚了,木屋里也不见幽尊的身影。

面对着四周寂静的木墙,巨大的孤独如铺天盖地的狂杀席卷着自己,她定了定发冷的身子,夜间的山林气温显得特别的低,她烧着几根木材,栖身坐在火堆旁边,一边煮着清淡的晚餐,一边回忆着今天熟悉的毒草。

夜雨来急,沥沥的水声从屋外传来,屋内零星的烛光照亮不了漆黑一片如黑洞的毒山,秦笑担忧的看着外面诡异的黑,心底总是有些不舒服,说不出的怪异。

她把屋内能点亮的烛灯都点亮了,原本朦胧的木屋瞬间光亮起来,窗外的雨滴如闪烁的金线不停地下着,她撑起泛黄的油纸伞,拎着一盏昏黄的烛灯,静静的如一尊雕像站在门口,黑眸紧紧的锁着前方的道路,连她都不知道为什么要这样做。

一夜萧条,充足的雨水滋润着遍地的毒草,如疯长的蔓藤,当清晨的一缕阳光照耀在大地上时,当她看着满地的绿油油时,只觉得满心都是疲惫。

她轻轻吹灭了手中的烛灯,收好油纸伞,看着屋内已经灭掉的木堆,自嘲的摇了摇头。

原本以为幽尊会有几日不会回来的,没想到在中午时分,她居然看见了他一身白袍的站在了门外,黑眸里只有淡淡的注视,没有惊讶,她看了他一眼,继续专注于书籍上的内容,屋内多了一个人似乎连气氛都变得不一样了。

幽尊看着惬意卧榻在木藤上的女子,一头披散的乌丝柔柔的塔在肩上,身上是一件简单的素色外袍,白皙的手中正拿着一本书,绝美带着病态的脸容是一片平静,阳光淡淡的投射在她浓密的颤抖的睫毛上,投下一层阴影,他看不清她眼底的神色。

脑海里不禁回想起前夜她的意乱情迷,那颗原本昨天已经静下来的心似乎又开始浮躁了,他真的很难想象她究竟是个怎样的女人!不过一切都与他无关,他关心的只是她成为药人后能帮助柔儿的血!

昨天一整天他都呆在柔儿身边,当他为她把脉时,竟然发现她的脉搏又弱了不少,他不能再等了!

相关内容推荐: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