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言情 > 特种军官的腻宠

更新时间:2019-07-04 02:50:29

特种军官的腻宠 已完结

特种军官的腻宠

来源:落初 作者:家奕 分类:言情 主角:庄孝权威 人气:

这次给书友们带来家奕原创的言情小说《特种军官的腻宠》精彩章节内容的阅读,庄孝权威两位主角最终会发生怎样的故事呢,让我们一起拭目以待吧!精彩内容:他是军中霸主,人人谈及色变!她是学校危险人物,个个避而远之!十八岁,他经常从军队偷溜出来跟她蹭吃蹭喝装可怜!二十三岁,一切逆转,她成他的私人秘书!男人笑得惊艳:“女人,等着臣服吧!”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庄孝三人回了军队,庄孝心里是在犹豫,可回去还是头件事就打了请假报告。他们是隶属中央的特种兵,一般除了特殊任务时,他们都属于闲兵,唯一的事儿就是训练。

而庄孝和野战这样儿的基本上上面都不会怎么去眶他们,因为他们本身就有一套作战方式,硬要编入军队强加训练,兴许起的是反效果。这种优等兵自己最清楚自己的弱项,训练时候自己针对自己的弱项训练。所以他们这一类,相当自由。相反海公子就苦多了,要不是庄孝和野战给他顶着,他早被编入部队没日没夜的跟着Cao练了。

“孝哥,您老人家明天会去吧。”晚上海公子用蜂蜜水在敷脸,边敷脸边问。

蜂蜜加矿泉水的养颜效果比任何化学化妆品都要有效果得多,能吃的东西都是天然并且健康的。海公子在军营里即便有庄孝和野战给盯着,可见太阳时候还是多,庄孝和野战在训练的时候,他也得跟着,就是偷懒他也是被日头晒着的。

可他现在那张脸,啧啧,真不错,比女人的脸有过之而无不及,那都是蜂蜜水的起的作用。

庄孝和野战每天的必修课就是俯卧撑三百个,仰卧起坐三百个,拳击一小时,海公子呢?别笑,他的必修课就是敷蜂蜜水。

庄孝翻个身直接无视,野战上头一个枕头给他砸过去,海公子连忙伸手挡开,完后拍拍胸脯,“好险好险……”

差点被砸到。

“再说话爷毙了你!”野战冷冷的吼。

海公子立马闭口不说,没过多久又说,“孝哥,我是是真关心你……”

嘭——这时候门被巡夜的大兵踢了一脚,海公子赶紧闭嘴,被巡夜的逮住下场可不是那么好受的,紧闭啊,他要被扔进去一天都呆不了。

第二天全京都在议论一件荒唐的事,允祥二少去徐家小姐退婚,结果被徐家小姐打得进了医院,而且徐家小姐为这事儿要**。

这事儿简直太有娱乐八卦的噱头了,人人都在说这事。

当事人一个进了医院,一个**未遂。

这不,京都立交桥上,对着滔滔江水,记者跟踪报道,消失了一小时的徐家小姐又出现在现场报道的镜头里。

她人站在桥边上,回头对围观的众人和输家媒体人大吼:“祥二那个王八蛋再不来,本小姐就跳了!”

拜托小姐,祥二不是被搁下打进医院了嘛?

谁会劝啊,都是看热闹的,还有拿着手机拍照的,上传微博,一个转一个,反正这事儿闹得不小。

庄孝的车在路上疾驰,心里很不痛快,祥二那种人值得她那么留恋?一路都是现场的相关报道。

庄孝很后悔,他是不是管多了。越来越觉得他二,这种人他留恋什么?他怎么都想不明白,他眼里高贵的她,会做出这种举动来。

人是庄孝抓下来的,当时庄孝那张脸跟千年冰块似地,他觉得被人耍了,此徐惜月非彼徐惜月,眼前这吨位至少在两百斤以上的姐们儿撒泼又耍横,还摔了几台摄影机,别说祥二了,任何一个男人都不会要的,他实在无法把这位姐姐和当晚出尘的女人联系在一起。

庄孝顶着一张土灰脸回到军队,海公子立马跑过去问战况如何,庄孝抓了一把报纸朝他脸门扔去,“这就是徐惜月!”

野战扛着狙击枪优哉游哉的走近,瞟了眼报纸上斗大的徐家猛女袭夫,**未遂的铅字,心里那个爽。

这世上竟然还真有让庄家小爷吃瘪的女人,看看天,今儿这火辣辣的太阳,怎么看怎么美丽,好日子啊!

“这是徐家小姐,那那晚上的人是谁?”野战压着幸灾乐祸的心一副我很悲伤,我很着急的口吻说。

海公子眉眼儿一飞,瞪了野战一眼,别以为他没看见这家伙刚才在偷笑,回头立马凑近庄孝说,“孝哥,这事儿不难办,我让祥二滚过来给您老人家一个解释……”

“给爷滚一边儿去,以后不准再提那晚的事,再敢提,爷崩了你!”庄孝转身朝宿舍走,不多不少刚好两分钟,再次出现,一身军装衬得他伟岸挺拔。朝射击场跑去,立正,卧倒,端着枪十环连发,环环击中红心。

海公子浑身抖了一下,他怎么有种错觉,觉得那枪把子就是他?

“火力有点猛啊……”野战咧着嘴哑着声儿肆无忌惮的笑,海公子苦拉着一张脸,小声儿嘀咕,“战哥,你说孝哥真不想了?”

野战高深莫测的瞅了眼海公子,过良久,自作深沉的说,“不见得。”

海公子点头,他觉得也是。

野战那话刚落,庄孝立马从地上一弹而起,跟僵尸一样儿的迅捷,海公子只觉得阴风迎面而来,赶紧缩着脖子躲野战后头。

“一个女人而已,爷真想要还用得着费这功夫?”庄孝阴测测的吼,是啊,他什么人,要什么样儿的女人要不了,非得那谁啊?

庄孝气的是竟然被人当猴耍了一回,门面子拉不下来。还真不是他真就多喜欢那晚的女人了。头一天是有那么一点好奇心外加新鲜感。可男人的那点儿感觉能保持多久,再说庄小爷又是这么倨傲的人。

其实吧,说来说去,他心窝子里最不爽的还是因为今天出去被人摆了个乌龙。心里是怎么都咽不下那口气,那气不能对着野战、海公子撒,显得他小气。也不是祥二的错,祥二就不是敢对他说谎的货。

所以,庄孝这气儿是全往那晚上的女人身上推了,不是她左一个老公右一个未婚夫,他怎么会屁颠颠儿的连查也没查就让海公子把祥二叫了出来。这眼下丢人的都是他,他这气,是绝对给记实了。

相关内容推荐: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