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言情 > 孽海情天林黛玉

更新时间:2019-07-04 03:43:39

孽海情天林黛玉 已完结

孽海情天林黛玉

来源:落初 作者:柳色青 分类:言情 主角:宝玉紫鹃 人气:

柳色青新书《孽海情天林黛玉》由柳色青所编写的言情风格的小说,主角宝玉紫鹃,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浮生着甚苦奔忙盛席华筵终散场.悲喜千般同幻泡,古今一梦尽荒唐.谩言红袖啼痕重更有情痴抱恨长.字字看来皆是血,一番辛苦不寻常.片言解秋心,噙香对月吟.血泪凝绛珠,三年销黛魂.岂知红尘中,漫漫洒甘霖.愁海变晴天花媚玉堂人。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林黛玉惊闻大观园被逐出去这许多女孩子,自己的藕官也在其中,心里着实替她们担心。这几个学唱的年纪还小,天真烂漫不懂人情世故,她们的干娘个个恨不得将她们变成现钱,没有一个是真心怜惜的,这一出去,岂不是掉进了火坑?

宝玉哭着来到潇湘馆,黛玉也很伤心,道:“二哥哥,这事求求老太太可使得?”

宝玉道:“不中用,我已经求过了,老太太说别人早该撵出去,只有晴雯难得,过个一年半载等太太气消了再进来。我已经看过晴雯,她的姑舅哥哥是个极不成器的烂醉厨子,连一碗水都没人给她端,现在已经病得不行了。”

黛玉叹道:“这些人连亲生女儿都作践,何况她无亲无故!她长的太好,又见不得一点污浊,难怪遭人嫉恨。哥哥你若能护她一二,也不枉她伺候你五六年。”

宝玉道:“我怎么回护?太太发怒不听我的,我也没办法。再者她已经奄奄一息,恐怕现在已经殁了,我回去给她写一篇祭文吧。嗳,满蓄辛酸,谁怜夭折。仙云既散,芳趾难寻。”

黛玉冷笑道:“你只说这些有什么用?那年她病了,你还找人为她看病,现在就不能找个大夫给她瞧瞧?只在这里说些废话。”

宝玉道:“银子都是袭人收着,我一个钱都没有。”

林黛玉心里一阵冰凉,宝哥哥,你今日连个晴雯都护不住,如果来日我林黛玉有难,你又该如何,也写一篇祭文给我听吗?想到此处,泪水扑簌簌落了下来,都说晴雯是自己的影儿,晴雯已经如此,自己又将怎么样?

宝玉走后,黛玉痛哭不已,王嬷嬷道:“姑娘不要难过,老奴陪你看看晴雯如何?”

黛玉道:“可是,我一个闺阁弱女,怎么出得去这深宅大院?”

王嬷嬷笑道:“姑娘怎么忘了?咱们虽到不得外面,去拢翠庵还是可以的。”

黛玉破涕为笑道:“嬷嬷果然智赛诸葛,不知道妙玉肯不肯帮忙?”

王嬷嬷道:“试试看嘛,妙玉虽是出家人,却也是个Xing情中人,平日又极看重姑娘,料也无妨。”

黛玉带着王嬷嬷雪雁来到拢翠庵,和妙玉一说,妙玉道:“阿弥陀佛,林姑娘果然有一副菩萨心肠,你们这般打扮也不好,我派小徒到成衣铺买两套衣服,你们女扮男装岂不便宜?”

黛玉含泪道:“多谢姐姐,若能救得晴雯,姐姐功德无量。”

王嬷嬷先到药铺请来郎中,一行人辗转来到晴雯的姑舅哥哥家里,原来晴雯已经身亡,贾府赏了几吊钱,一副薄皮棺材,家里人胡乱入殓抬上乱坟岗子去了。黛玉就要到坟前哭她一场,王嬷嬷道:“那里不干不净,晴雯不过是个丫头,姑娘千金贵体,去不得。”

黛玉泣道:“这晴雯长相与我有三分相似,我听说太太几次三番指着她骂我,可不是因为我害了她?她又与我一样无父无母,孤苦伶仃无人怜惜。今儿我哭她一哭,也不知道明儿我死了,可有没有一个人哭我呢?”

一番话说的王嬷嬷和雪雁也伤感起来,只好找来晴雯的邻居带路,坐着拢翠庵的车来到乱坟岗。只见荒草杂乱,长的有半人多高,风声瑟瑟,暮色沉沉。那邻居有几分害怕,道:“就在那里,你们自去吧,我回去了。”

黛玉等人来到坟前,只见不大一个新坟,不多一点纸灰,不由放声大哭。雪雁也哭道:“晴雯姐姐,可怜你一生要强,死后竟如此凄凉。宝二爷天天怜香惜玉也没能保得住你。今儿我们姑娘来看你了,只愿你早托生成一个男身,再别受这窝囊气了。”

黛玉听得这话,越发触动心事,由晴雯又想起早就死去的金钏,哭道:“晴雯、金钏,你们虽是顶着狐媚子勾引爷们的名子走的,我却知道你们是冤枉的。宝玉、宝玉,你好没担当!你镇日护花爱花,却让这花朵一般的女儿们因你凋零。晴雯,你走了,再不必受那风刀霜剑,这一抔净土,难掩你昔日风流。”呜呜咽咽哭个不止。

忽听得有人幽幽叹道:“林姑娘”却是晴雯的声音,吓得雪雁毛骨悚然,黛玉、王嬷嬷也吓了一跳。四处张望,唯有风吹草动,哪有佳人身影?

雪雁道:“姑娘,天晚了,咱们回去吧。”

王嬷嬷也扶着黛玉说:“姑娘回去吧,天晚了,紫鹃还在潇湘馆替姑娘隐瞒呢。”

黛玉正要回身,只听晴雯的呼救声再一次响起:“林姑娘救我。”这回听得清清楚楚,却是从坟墓里传出来的,只吓得众人魂飞魄散。

王嬷嬷请来的郎中也跟在后面,见坟墓里有动静,道:“莫不是病人只是假死,现在复活了?”

雪雁啐道:“胡说,人死哪能复活?”又冲坟墓道:“晴雯姐姐,我知道你死的冤。冤有头债有主,你只找她们去。姑娘好心看你,你可不要乱来。”

黛玉定了定神道:“莫不是晴雯真的没死,阿弥陀佛,雪雁,快找人把坟墓掘开。”

雪雁半信半疑,找人掘开坟墓,打开棺椁,只见晴雯病得面黄肌瘦,少气无力地喘着。郎中道:“这位姑娘病得很重,不宜在风地里,快将她抬进车里。”

大夫诊了脉,原来晴雯只是一时昏厥,她姑舅哥嫂谁有什么情义理睬?慌慌张张就拉到乱坟岗埋了。晴雯昏昏沉沉,忽听得雪雁黛玉之声,强自回应一声,却发现自己躺在黑乎乎的棺材里。郎中拿出银针针了几针,道:“大难不死,必有后福。这位姑娘原没有大病,只受了些风寒,又着了些气恼,回去后照这方子吃几剂药即可。”

黛玉等人先回到拢翠庵,紫鹃已经派小丫头Chun纤看过好几次了。黛玉对Chun纤道:“我今儿就在拢翠庵和妙师父说话,你回去吧。”

妙玉看到晴雯,忙叫人抓药去熬。晴雯睁开眼睛看着黛玉道:“林姑娘,我死也不服,我虽抓尖要强,却实实在在没有勾引宝玉,凭什么一口咬定我是狐狸精?昨儿我把指甲留给宝二爷,她们既然说我是狐狸精,我索Xing遂她们的意,也不枉担了个虚名。”

黛玉劝慰道:“什么都不必说了,我知道你冤枉,这贾府也不必呆了,病好后你意欲何往?”

晴雯叹道:“我哪里有地方去?现在我已经是个死人,无处安身。”

黛玉也很愁闷,拢翠庵不是久留之地,自己尚是客居,又怎么安置晴雯?只得走一步说一步了。

过了几日晴雯身子见好,王嬷嬷道:“我有一个儿子,当初老爷赏了他自由之身,又给他安身立命的银子,原在扬州开了一个绸缎庄。如今生意越发兴隆,见我在京,去年又在京里开了一个铺子。晴雯姑娘要是不嫌弃,就到那里安身。”

晴雯听说要去一个人地两生的地方,心里着实忐忑不安,无奈自己举目无亲,两眼一抹黑,只得听话由王嬷嬷送她去了。

相关内容推荐: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