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言情 > 豪门潜婚:巨星娇妻送上门

更新时间:2019-07-04 12:11:40

豪门潜婚:巨星娇妻送上门 已完结

豪门潜婚:巨星娇妻送上门

来源:落初 作者:锦素流年 分类:言情 主角:闵婧甄妮 人气:

有很多书友最近在追一本叫做《豪门潜婚:巨星娇妻送上门》的小说,是作者锦素流年创作的言情小说,小说的内容还是很有看头的,比较不错,希望各位书友能够喜欢这本小说。本书主要讲的是:当娱乐圈她抑郁自杀的消息满天飞时,为报复前夫,她找上了陆少帆:本市史上最年轻的市长,军区参谋长的孙子,富二代中的佼佼者。这个腹黑男人谈笑自若接受与她的婚约,却越过雷池,让她日日履行夫妻义务不说,还步步蚕食她的心!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闵婧,分手吧……”

他说分手,就那么平静地说出了这两个字,将她推入无底深渊的两个字。

没有受控制的另一只手,一把抹去颊边的泪痕,淡淡道:“放开我。”

只是那不断剧烈起伏的胸膛,还有发颤的身体,泄露了她的心情。

“闵婧……”纪陌恒冷漠的眸子紧紧看着异常冷静的闵婧,没有松开禁锢她的大手。

“王八蛋,你放开!”

疯狂地,挣扎着,甚至,低头咬上了他的大手,闷哼声响起,她大力地推开他,不顾手心血淋淋的疼痛,像无头苍蝇般,跑出了他的家。

她没有理智保证,再在那里多待一刻,她会做出什么事。

若不是他刚才拉住她,那一片瓷片,是不是就如她打算的那样,无情地割破她的手腕?

他料到了她会这么做,所以,屈尊降贵地握住了她的手,不让她残酷的计划得手,不是为她,只为自己不想麻烦缠身。

她低低地笑着,眼泪却不受控制地滑下来,穿着居家拖鞋,木然地跑在黑暗的道路上。

或许,这个世界,根本就没有她的存在位置……

a市的夜景很美,当夜幕拉下,整个城市都笼罩在霓虹灯的迷幻灯光下,远远望去,如星空下的幻城。

车潮涌动的跨江大桥上,一抹纤柔的身影缓缓爬上桥栏,笨拙的动作,有好几次差点跌落下去。

本干净的拖鞋已经被污泥和灰尘沾染得脏乱不堪,随着她不断往上攀爬脱落在地,象牙白的小脚,冷得苍白。

右手上,是醒目的一片血红,在栏杆上留下一个又一个血手印。

潮湿的江风吹刮过被泪水浸湿的面颊,带起一阵一阵的刺疼,也让她氤氲的双眼更加迷离不清。

“闵婧,我们不合适……”

“闵婧,分手吧……”

无尽的绝望和空虚似汹涌的海浪朝她扑面而来,单薄的身子重重一颤,若不是双手撑着桥栏杆,或许,刚才那一瞬间,她就掉下江去了吧?

掉下江?低头凝视着灯光下迅速流动的江水,一个疯狂的声音在身体里咆哮开来:跳下去,快跳下去,这世上没有人是真心爱你的,连你最爱的人都背叛你了,活着还有什么用,跳下去,就可以解脱了!

茫然的眸色一片慌乱,握着杆柄的手不断地发颤,心中的恐惧扩展到四肢,扼住她的咽喉,让她窒息。

“没人会爱你……没人的……”干涸的泪水再次涌出,苍白的唇瓣哆嗦着,喃喃自语。

似想起了什么不堪的记忆,面露不安,风中凌乱的发丝拂过湿漉漉的面容,哀戚虚弱的小脸只有无尽的悲伤。

血淋淋的双手捂住双耳,想要阻止那恐惧的内心声音,却是忘了,当她松开栏杆时,所有支撑消失时,她该如何再在桥栏上站稳?

重心不稳,身形猛烈一晃,闵婧瞳孔一缩,察觉到自己往桥下下坠的瞬间,竟有种解脱的快感,或许,死了也好……

只是在她的双脚离开栏杆时,纤细的腰际骤然出现一股强劲的力道,伴随着她的惊呼,人已经被重新带入了桥栏内。

剧烈的碰撞,一阵天旋地转,没有丝毫的痛觉,可是,她知道她摔倒了,因为惯Xing,因为那人的大力一扯,控制不住地往后倒。

头顶传来一声闷哼,闵婧没有在意,任由那人搂着她的腰,惘然的目光盯着黄晕的路灯,酸疼的眼眶内溢出一连串的泪珠。

后背上是暖暖的温热,让她冰冷的心脏获得了暂时的安慰,在人前强装起来的坚强,却被这突如其来的温暖击溃,碎了一地。

蓦然转身,不顾身下那人的僵硬,染血的双手想抓住救命稻草般用力地环住了他的身子,呜咽地低声抽泣起来。

雪白的衬衫被她的源源不断的泪水晕染开一块湿地,腰间的那双修长的大手骨节分明,指甲修剪整洁,优雅而干净,此刻有些无所适从,想要去拍她的背,却在半空停下,维持着尴尬的动作。

“呜呜……”嘶哑的哭声,带着时而的哽咽,淹没在汽车驰骋的声响中。

他没有推开她,在这个绝望的夜晚,他没有成为最后一个抛弃她的人。

他安静地躺在地上,任由她撒娇般,依赖着他的温暖,躲在他怀中,放肆地哭泣。

抽泣的声音逐渐减弱,颤抖的削肩平复着情绪,闵婧红肿的眼睛微微眯起,哭累了,疲倦涌上大脑,鼻间是淡淡的薄荷香,让她忍不住就想这样睡过去。

可是,她不可以,她不可能放任自己就这么在陌生的怀抱中失去意识,每一天,她都在提醒自己,她是大明星,一步走错,明日的八卦头条就足以毁了她!

缓缓缩回麻了的双臂,从那个陌生男人的身上,跌跌撞撞地爬起来,不着痕迹地避开他想要帮忙地手,低垂下头,用长发遮住面貌,转身,不说一个字,狼狈地跑开。

也许有一天,她会感谢这个男人,在她最绝望的时候拉了她一把,但是,现在,她的骄傲不容许她再把脆弱暴露在人前,所以,这一次,她选择了逃跑,像个胆小鬼,逃出了自己的狼狈境地。

昏暗的桥边,一名男子缓慢地从地上站起身,想伸手掸掸身上的灰尘,可是,才一抬手,左边的胳臂便传来一阵刺痛,脱臼了?

俊雅的眉毛微微蹙起,低头扫过衬衣上残留的泪迹和血迹,竟有些苦笑,曾几何时,有人敢这么压他?还敢拿他的衣服当抹布使?

相关内容推荐: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