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言情 > 重生娱乐圈之天凰巨星

更新时间:2020-01-17 11:15:54

重生娱乐圈之天凰巨星 连载中

重生娱乐圈之天凰巨星

来源:落初 作者:垂文 分类:言情 主角:娄蓝娄月诗 人气:

主角叫娄蓝娄月诗的小说是《重生娱乐圈之天凰巨星》,它的作者是垂文最新写的一本言情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踏入演艺圈,她奋斗多年,仍是三线小咖。  引她入行的导演,为利嫁祸栽赃。  付出真心的影帝,拿她当做笑话。  从小照顾的姐妹,用她踏上星途。  这些年,她被人欺骗感情,被雪藏,被鄙夷,被众人唾骂,明星的光环她从未戴上,明星的痛苦她尝了又尝,犹如洗不掉的污渍,即使到死前那一刻,媒体报导的还是她的心机深沉和不堪过往。  识人不清,一败涂地,初恋情人分手后再相遇,那人已经是荧屏前的天之骄子,看着她的目光冰冷漠然,只剩一句:“你是哪位?”  最后的最后,来她的葬礼上探望之人也唯有这个装作忘了她的他。  重生一世,她从头来过,从参加选秀到进入剧组,从偶像演员到实力派,靠得是自己,走的是正途,她从第一次捧下某华语影坛重量级影后头衔之后,就一路让人仰望,有恩报恩,有仇报仇,作为一个明星,一个影后,她已堪之完美。  一张搂肩旧照,一次深夜密会。  影视圈巨头,某天皇巨星被曝与她有旧。  娱乐圈炸锅,影迷亢奋,狗仔纷纷奔走,唯有那人在背后对照轻笑。  在她走后他抑郁难平,一次意外后再睁开眼,她竟好好活在眼前。  既然如此,他不会再放过老天赠与的机会。  敢欺负她的人,他冷笑解决,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来人不说话,娄蓝也不说话,两个人对视着,目光胶着间仿佛有重逾千斤的铁坠子坠在两人中间,谁先张嘴,那重量就要压到自己身上。

娄蓝有的是时间,她等得起,然而娄月诗是拍戏间歇赶时间过来的,打扮得时髦又华丽的女人脸上的戏装都没卸,抬了抬沉沉的睫毛,她妩媚的笑,终于轻声细语道:“姐姐,你受苦了。”

娄蓝不发一言,看着娄月诗在自己面前作戏,觉得她活像是电视剧里的妖精蹦了出来,在自己眼前张牙舞爪,装腔作势。

娄月诗没得到回应也不生气,上前一步关上门,不开灯,就站在阴影里向她道:“姐姐,我这次来,是要告诉你一个不好的消息的。”

她声音清淡,微微带着些软糯,像是寻常向姐姐撒娇的妹妹,语气里都是一言难尽的笑意:“姐姐,你知道崔阿姨一向身体不好的,就昨天,也不知道是谁漏了你出车祸的消息给她,刚才疗养院的人通知我说崔阿姨中风了,现在还在抢救呢。”

娄月诗说完,得意的瞅着娄蓝,想看她的反应。

娄蓝确实有些不能接受,刚才见娄月诗这样态度,她就已经不安,没料到娄月诗带来的竟是这样的消息,她愣了愣,迟钝的脑子开始运转,眼珠缓缓挪动,哽着嗓子十分艰辛的微微抬起氧气罩,断断续续道:“我如今都成这样了,你们还不满足?从小到大,我妈妈是怎么对你的,是怎么对你们母女的?你难道没有心么,连她都不肯放过?”

她提到从前的往事,一幕一幕的画面如同在眼前滑过,心里面堵得慌,眼角便湿润起来。谁料到这些往事对娄月诗来讲却是不可说的逆鳞,从小到大,不管娄月诗做的再努力,做的再优秀,还总是赶不上这个继父带来的姐姐。娄蓝对她的笑,对她的包容,对她的一切善意,在她眼里都是一种施舍,是一种怜悯。

本以为进了娱乐圈,她就能出人头地,能高人一等,可为什么娄蓝也要跟她一起?为什么制片方宁愿出更高的价格也要选娄蓝演戏?为什么娄蓝得到的资源都是最好的,她就要捡她不要的破烂工作,甚至出道的名头也要娄蓝替她打响?

不……她不愿意,谁能愿意?眼下,她终于能走出这种阴影了,很快,很快……

娄月诗看着娄蓝的目光变得阴沉沉的,娄蓝见了,不自觉握紧了拳头,她从没见过这样的娄月诗,或者说,娄月诗从没在她面前露出过这样的表情。这种神经质的笑,还有森凉的目光,让她忽然觉得眼前的女人不是一个正常人,而是某个从精神病院里跑出来的疯子。

“你妈妈?我肯让她死在你前面,都已经是对得起她了。”娄月诗走近一步,俯下身看着娄蓝:“我忍你们母女两个很久很久了,你知道有多久么?从我十七岁生日那天得知我也是爸爸的亲生女儿那一刻起,之后的每一分,每一秒,我都恨不得你们死!”

娄月诗的话,仿佛一道惊雷劈下来,将病床上的娄蓝劈的呆愣住了。她费力的吸着氧气,心脏又开始砰砰的跳,皮肤下大大小小的伤处都痛了起来,脑子嗡嗡地响。

“你说什么?”

娄蓝呼吸艰难,氧气罩内的压力让她说话十分艰难,感觉一口气喘不上来,她直直的望向娄月诗的眼睛,黑暗里那双眼仿佛闪着毒蛇一般的光芒:“你说什么?你也是爸爸的女儿?”

娄月诗没回答她,只是露出谜一般的笑,脚下的高跟鞋又踏前一步,凑近了她,甚至伸出手摸她的脸颊。

“啪!”的声音清脆的响起,娄蓝打开她冰凉的手,娄月诗的话像是一把尖刀,破开了困扰她许久的那层迷雾,许许多多的事情都串联在一起,那些她不曾明白的过往……原来是这样,竟然是这样!

难怪娄月诗和她越长越像,难怪她这样恨自己,难怪母亲在参加了娄月诗生日宴后精神急转直下,难怪爸爸会对她的态度疏离厌恶,难怪……

想清楚这些的同时,她忽然明白了什么,那个女人就像是个疯子一般站在头顶用不怀好意的目光看向她,又对她道破这样的秘密,连傻子都能觉出危险来。娄月诗进门的时候把门顺手反锁了,而她如今双腿瘫痪,根本没有办法逃出去求救……

果然,娄蓝没来得及多问出半句,被她重重拍开的娄月诗眯起眼睛,注视了娄蓝几秒钟,迅速按住了她的一只手。

“你干什么!”

娄蓝被她手上的力道按得不能动弹,她连忙抬起另外一只胳膊,试图去按床头那暗红色的呼叫铃。

“呵呵,别傻了,那个看着你的小护士早就被打发走了,说不定明天一早她能发现你的尸体,要是她明天没能醒过来,那就只好等别人连同她的尸体一起发现了。”

娄月诗的声音还是带着天生的糯糯的甜美,传进娄蓝耳朵里,激起她一身的鸡皮疙瘩。费劲了全身力气挣扎着,想要抬起脚,却意识到她只是在做无谓的抗争——两人之间的力量悬殊实在太大了,娄月诗把什么都算计好了,她落到这样的境地,根本就没有办法逃得开。

刚刚放松了一点力道,双手就立刻被娄月诗都紧紧攥住,她的脸上已经没有一开始的那种渗人的微笑了,因为娄蓝的反抗,娄月诗满脸怒意,将娄蓝两条胳膊并拢死死的用一只手按住,娄月诗大喘了一口气,咧开嘴问她:“你还有什么想说的?”

窗外雨声渐小,点点的繁星从遮天的乌云里露出几颗,风声低啸着,像一曲残碎的长歌。娄蓝如梦初醒的望向她姣好的面容,她满怀恨意的眼睛。

人生仿佛一场大梦,可笑的是,她到今天,才终于看清很多人的面目。

“他……已经知道什么了吧,所以你才这样着急的想要杀死我。”

声音轻轻地,娄蓝露出一抹笑意:“那天酒宴结束,我在车上,给他发了一条短信。你猜猜内容是什么?”

她没能接着再说下去,因为娄月诗忽然整个摘下了她的氧气罩,把枕头压在了她的头上。

娄蓝闭上眼睛,白色的棉布摩擦着她的肌肤,狠狠的压住她。

呼吸变得十分艰难,近乎停滞。

这一生,她活得好傻,好失败。然而她谁都不怪,怪就怪自己,学到的都是容忍,展示的都是原谅,剩下的唯有凄凉。

如果有下一世,她一定不会再这样傻傻的只会温柔。

如果有下一世……

如果有下一世……

如果……

泪水滑入鬓角,最后弥留时刻,她仿佛回到很久很久之前,那个人站在自己面前,彼时没有误会,也没有分离,更加没有恨意。

走到这个结局,她最后悔,是对他。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