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言情 > 重生大周女皇

更新时间:2019-07-14 08:11:40

重生大周女皇 已完结

重生大周女皇

来源:落初 作者:兔子急了 分类:言情 主角:左瑛华丽 人气:

《重生大周女皇》作者:兔子急了,言情类型小说,主角:左瑛华丽,本小说主要讲述了:权臣(属性:毒):偌大一个朝廷养的都是我的狗,还不快将皇位让出来?凸(︶︿︶)  女主:劝一个才十五岁的人退休?要是社保局有你这样的人才,再牛B的政府也撑不了两天就破产了。  官二代(属性:奸):想要得到我们家的支持?咱床上谈……(ˉ﹃ˉ)  女主(手里有枪):你是想脑袋开花还是别的什么地方开花?  宫女(属性:??):陛下救命大恩,奴婢无以为报……(ㄒoㄒ)/~~  女主:你怎么那么容易感动?这样是会被人利用的。  皇夫(属性:蛮族):#@¥!#@¥@#*&……##%……(╰_╯)#  女主:练练你的汉语再来……咦?这是把宝刀啊,只是为何抵住我的咽喉?皇夫,是你的吗?  -----------------------------  腹黑女强重生傀儡女皇,斗权臣、驯蛮夫,收获各路奇异美男~喜欢的亲赏个收藏呗~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

“公主乃是金枝玉叶,在贺兰楚的心目中犹如天上满月,白璧无瑕,让人爱赏捧掬尤恐不及。”

贺兰楚那深沉而又富有磁Xing的声音此刻正低婉动人,无论说出什么话来,都仿佛恋人温柔而炽热的情话一般,让人浑身酥软、熏熏入醉,“古人有云‘君臣每日百战’,人心险恶,朝政繁冗,对于善良仁爱的公主来说,实在过于沉重,令臣贺兰楚不忍。贺兰楚恨不得时刻将公主庇护在臂弯之中,再不受半点祸乱侵扰,怡然安乐,永沐福泽。”

要是换在两天前,贺兰楚这番话一定能让公主甜到心窝里、酥到骨头里,整个人都化了,即便这个时候说要了她的命她都只会心甘情愿地点头答应。

但是现在,这副身躯已经易主,这新主人虽然心神也不受控制地一阵恍惚,但是心里想的是:越是鲜艳诱人的果实,越有可能含有剧毒,果然没错。

“太师,那我应该怎么做?”左瑛圆睁着眼睛,双眸中充满了渴望。

贺兰楚的目光一软,双眸中流露出一丝迷人的魅惑,“公主,司天监已经选定三天后便是公主继位登基的大吉之日。公主若有他图,可召集臣等降旨,臣等随时听候差遣。”

“他图”?除了继承皇位以外的“他图”不就是不继承皇位吗?

这帝位我还没正式继承,就想我禅让给你?当皇帝这么一个“苦差”你贺兰楚担着;在宫闱中做个无忧无虑的傻瓜这种“美事”让给我?果然是血浓于水、兄妹情深。

她点点头,“太师的话,我记住了。”

烛焰彤彤中,贺兰楚的双眸更醉人了,他慢慢站起来又行了个礼道:“公主,夜深了,臣不敢久留,就此先行告退。愿公主凤体金安。”

他款款退出左瑛的寝室,两个宫女自觉地上前,提着灯笼毕恭毕敬地为他送行。

走在通往永宁宫宫门的石板路路上,贺兰楚脸色一沉,向旁边低声问道:“公主的身体可有大碍?”

其中一个宫女回答道:“昨日精神已经渐好。今日回来,也并没有说身体不适。太师进来之前,还在听绯羽讴歌。可能是梦魇痼疾又发作了。”

贺兰楚剑眉一凝,“最近公主身边可曾有什么特殊的人物出没?”

两个宫女认真回想了一下,都答道:“并无。”

其实这个心无城府而且对他贺兰楚极端迷恋的公主,在贺兰楚的眼中也就一碗清水那么清浅透明,没有什么东西是藏得住的。

“退下吧。”贺兰楚一背双手,“公主有任何异常,速来回报。”

“是。”两个宫女低允一声,毕恭毕敬地退下。

他们不知道,此刻的左瑛也在远处目送着他们。

多情的公主目送心上人的举动自然不会引起别人的怀疑。太师向宫女询问几句公主的饮食起居也是合情合理的。不过左瑛虽然听不见他们的对话,但是从他们的肢体语言上看,对这两个宫女真正的主人到底是谁已经一目了然了。

在**打滚多年,左瑛又怎会不知道敌中有我、我中有敌的道理?皇帝身边都出了二五仔,公主这里就更没保障了。就这屋子里、这永宁宫中,除了她自己绝对清白以外,谁都有可能是他人安插在她身边的耳目。

像从前那样跟我出生入死、为我赴汤蹈火的人,身边真的一个也没有了吗?

很好。

——这样,我就可以忘情挥刀,而不必顾忌伤到自己的人了。

左瑛勾唇一笑,但是双手却不自觉地抱住了肩膀,连她自己也没有意识到。

“公主,请披衣,切莫着凉。”伴随着那个轻柔的声音从耳畔传来,一件柔软的披风妥帖地披在了左瑛的肩膀上。

左瑛转过身抬起头来,看见绯羽注视着她的双眸比这如水夜色还要恬静。

*

第二天一早,永宁宫的书房墨香阁外笼罩了一层微妙的气氛。

平常和公主如影随形的一群宫女内侍,此刻都侍立在了门外,一个个表面上平静恭谨,可实际上都在不时偷偷伸脖张望,窥探的目光全部落在墨香阁敞开的窗户内那张有左瑛的身影在不时晃动的梨木书桌上。

左瑛今日一睁开眼,就吩咐宫女给她备足纸、研足了墨,盥洗完毕后,她就独自一人躲进墨香阁里开始在桌子前挥毫,而其他人都被撤到了门外待命。

看这架势,公主如果不是写密信暗通朝中重臣,就一定是要写檄文传檄四方、起兵正位了!只能想到这些可能的宫女们,全部神经都绷得紧紧的。只要她写出一句完整的话来,消息马上就会被汇报出去。

然而这帮宫女们憋足了劲观察了半天,却根本没看见左瑛写字,甚至连她到底在干嘛都没想通。

只见她左手拿一条长条形边缘整齐的玉镇纸,右手拿支在笔头稍微蘸了点墨的未开锋的毛笔,在大尺幅的宣纸上横的横、竖的竖地画着些奇形怪状的东西。一连画了好几张,每张上面所画的形状、大小都不一样。有时候画完一张,皱着眉头看一会儿还揉掉重画,而旁人根本看不出来她废弃掉的和她感觉满意的两幅图之间到底有什么不一样。

玉镇纸毕竟太沉重,以左瑛现在瘦弱的小手臂,摆弄一会儿就手酸了,招呼别人来摆,又始终差那么一分半毫。

正当她在苦恼进度太慢的时候,绯羽来到她的面前,双手呈上一件东西,“公主,这是奴婢向工事房借来的鲁班尺。”

左瑛伸手接过绯羽手上的鲁班尺,眨了眨水灵灵的大眼睛,不由在心里暗笑自己严重低估了古代劳动人民的智慧。

看着已经转身退到门外的绯羽,她的嘴角才露出一丝玩味的笑意——所有人都想知道她在做什么,但是只敢偷偷摸摸地窥视;而她却光明正大地看,还替自己想办法,丝毫不在意自己知道她看到了。这个人到底是心胸坦荡如此,还是老练精明到家了呢?

*

*

相关内容推荐: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