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游戏 > 网游之三世风云

更新时间:2021-06-09 12:07:53

网游之三世风云 连载中

网游之三世风云

来源:落初 作者:六位帝皇王 分类:游戏 主角:聂帆倩 人气:

独家完整版小说《网游之三世风云》是六位帝皇王最新写的一本游戏类型的小说,本小说的主角聂帆倩,书中主要讲述了:“曾经有一份真诚的爱情放在我面前,我没有珍惜,直到我失去后才后悔莫及,人世间最痛苦的事莫过于此。如果上天能够给我一个再来一次的机会,我会对你说一句‘我爱你’,如果要在这句话后面再加一句话,我会告诉你:“我爱你,但是我爱的不止你一个!”懵懂无知的聂帆进入了游戏,然后忽然有人跟他说,他重生了!但是怎么我一点记忆都没有?你特么在逗我!说好的金手指呢?这地狱模式不能复活不能重新创建人物什么鬼?来啊,快活啊,跟你说谁搞我怼死谁!一条命怎么样,不服来战!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清晨,鸟儿挂在枝头,天蒙蒙亮

在沙发上猫了一宿的聂帆迷迷糊糊的醒来,缓缓坐起甩了一下被压麻的手臂,毕竟他是用手做枕头的

聂帆也懒得做早餐,太麻烦了,又不能省下很多钱,再说附近卖的豆浆油条还是很美味的,干嘛整那么多

洗漱一下聂帆下楼去买好早餐,多买了一份,毕竟现在家里不是只有他一个人嘛,也不知道那丫头爱不爱吃,想到叶语笙就回想到了昨晚的那一幕,苦笑一声,咱又不是故意的……

敲了敲门,聂帆喊道:“叶语笙,起来吃早餐了!”良久,发现没有动静,皱了皱眉,聂帆就再敲了两下,比之前更加用力一些

“起床了!太阳都晒屁股了!”

“嗯哼…等,等下,我先穿衣服…”叶语笙迷迷糊糊的打了个哈欠,窸窸窣窣的弄了一下,然后赤裸着脚丫就打开了门

只见叶语笙穿着一套睡衣,圆润诱人的曲线在薄薄一层睡衣里朦朦胧胧,隐约可见里面穿着的布料

这时候叶语笙也感觉到了不对劲,轻叫一声:“啊!”急忙关上门,砰的一声聂帆吃了一鼻子灰

叶语笙关上门拍了拍并不大的胸口,轻呼口气,天呐噜,自己居然就这么出来了,都怪那家伙叫人起床太像老爸了,嗯呐,都是他的错!虽然这样子为自己强行辩解,但是脸上还是有点不正常的泛红

居然穿套睡衣就出来了,这么放心?难道我一看就能让人感觉是不会化身禽兽的那种人吗?聂帆扶额,第一次觉得自己那么让人有安全感吗?

“不出去,变态,色狼,猥琐下流!”

聂帆好似没听到一般走回客厅,其实内心的尴尬癌都犯了

过了许久,聂帆都吃完了早餐,还没有见叶语笙出来,于是便去看了一下

“猥琐,下流,变态……”四个词一直重复的小声咒骂着,聂帆扶额,看起来自己在的话她是不会出来了

聂帆道:“我要去工作了,不要乱跑,到时候找不到我你就进不来了,哦,对了,我号码写在纸,有事打给我。”

聂帆将号码写在纸条上,然后就出门了,出了门叹口气,这下这女孩应该会出来了吧,可别饿坏了,毕竟是倩姐要求照顾的,到时候出什么幺蛾子就不好办了

拿出钥匙骑上摩托车,这辆摩托车是聂帆除了自己的舞技以为最满意的了,闲暇时聂帆就喜欢开着摩托到郊外享受一下风驰电掣的感觉

平常时就用这摩托代步,去工会工作,他是一个老师,街舞老师,大学毕业出来什么都没有做就去当街舞老师了,所以说最近有点窘迫,毕竟街舞老师这种工作不是很稳定

毕竟刚做,名气不够大,最重要的是,因为钱是按照课程来算的,人多钱多,而且还不是先交后学,是先学后交,混了两个月聂帆也就带了三四批学生,人还不是很多的那种

因为学生少,所以聂帆很闲,他很无奈啊,但是没有办法的事,现在又多了一张嘴,还是不交钱免费住的那种,说不交钱也不是,游戏头盔嘛…

他现在估计叶语笙现在是没有钱的,不然也不会住在自己这里了,那还不如去租个房多好,其实他也奇怪为什么叶语笙不住在倩姐那里,那样不多方便么

“唉,算了,不想了,看来我得去再招一批学生了,不然难咯…”聂帆摇摇头,停下摩托走进工会,他的学生估计已经到了

……

“对,就是这样,先右脚踢出来,然后左脚为重心,转身,这之后就要以右脚为中心…”

“身子微微微弯下来,这样会给人一种很酷的感觉。”

聂帆教导着前面的一帮孩子,空旷的教室里响着动感的音乐,过了许久,聂帆看时间到了就道:“今天先到这里吧,明天我们再练,明天我会说一些关于尬舞的知识。”

“老师再见!”一帮熊孩子纷纷说到

回到家发现叶语笙呆在自己的卧室里不知道干什么,聂帆想了想,自己好像没有什么事要干,还是去打游戏吧…

……

“唰!”聂帆回到了之前的山洞,没有继续往前去山贼老巢,现在自己这个等级两个精英怪就打不过了,至少得五级之后才能打的过,不过奇怪的是明明已经发现了但是任务还是没有完成

缓步顺着原路返回,药山匪林继续刷怪升级,然后再来探索吧,这也急不来,更何况只是游戏而已

忽的,聂帆眼前一道纤细人影一闪,随后一声娇喝:“站住!你是何人,竟然在此地逗留!”

“莫不成是奸细!?”

聂帆一眼望去,只见一个身着红色轻甲,手握红樱长枪,背负大弓的女人持枪而立,面带冷意,森寒的望着他,英姿飒爽

还不等聂帆说什么,只见那女人长枪一扫在聂帆的腰上,整个人都控制不住的飞了起来!

-102!

聂帆感觉自己的腰都要被这一枪给打断了,还真别说,现在聂帆已经爬不起来了,血条已空只剩血皮,只得趴在地上了

“抓起来,带回寨子审问!”那女人命令道,两个山贼就从那女人身后走了出来手上拿着绳索对着聂帆五花大绑

“叮!探查土匪老巢任务完成!获得经验124!”

“玩家进入剧情模式!

“叮!恭喜玩家升到四级,获得自由分配点五点!”

之前聂帆的经验条已经差不多要升级了,原本打算去外面刷上两个钟升到五级,没想到现在任务误打误撞下完成了,更刚刚好可以升级,还触发了一个剧情模式

聂帆虽然现在看不见东西,但是板面操作还是可以的,毫不犹豫的将属性点分配,三敏二力,毕竟对于现在低等级阶段来说,全加敏捷是不划算的,或许后期专精一个加点会有不错的加成,但是这是游戏,速度再快没有伤害也是白搭

何况等下还不知道要应对什么,稳妥起见还是分配点力量吧

“杨当家回来了,洞里怎么样,什么情况?”此时,聂帆听到一个浑厚的男声道

然后一道女声道:“要叫大当家!查出来了,就是这家伙搞的鬼!”想必那大当家便是之前一招把聂帆打个半死的女人了,尼玛真是暴力

“将那家伙丢进柴房吧,等一下南山匪胡当家的儿子胡二狗要来挑战你了。”那人无所谓道,看起来聂帆将山洞里的山贼杀光也不算什么大事

“嗯,我知道了,哼,就那种货色也想来娶我,渣渣!”那女人不屑道,挥了一下手中的长枪,虽然聂帆看不见,但是也听见了那呼呼的风声

“杨恶,把他丢进柴房里!等我把那家伙打成真正的狗之后我再来审问他,我怀疑他是官府的奸细!”

“是!”铿锵有力的的声音从聂帆身旁传来

然后聂帆就这么被提着走了,两分钟之后聂帆发现,自己飞起来了!

“扑通!”

“我去,痛死爹了,就不能温柔点丢嘛!”聂帆暗骂道,可是现在聂帆身不由己啊,人家想怎样就怎样

“玩家获得任务——获得信任!”

“在秦妃晴来审问的时候获得秦妃晴的信任,从而存活下来!”

“唉,这剧情人太折磨人了吧,非得打成残血被绑起来东扔西扔才行,好坑。”聂帆不满道,虽然是在游戏里,可是这感觉也是非常不好啊

不过,话说那女人不是性杨吗?怎么任务是姓秦?难不成是另一个女人?

会不会这些女人都是土匪的玩物?聂帆恶意猜想到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聂帆终于回复了视觉,环视周围,发现不愧是柴房,这里除了木材以外就是一些杂物了

现在聂帆趴着的地方下面还一条木头磕着他,聂帆之前还没有觉得什么,现在一看见顿时就不舒服起来了

因为被绑着,聂帆也没办法靠着自己站起来,只能慢慢的像条虫子一样滚啊滚

“哎呦我去!”聂帆也不知道碰到了什么,他好像听到了“嘎吱”的一声,然后几根木头啪啪的掉下来

吞了口口水,小心翼翼的转过头去,原来,因为是柴房,所以自然是屯放了木材了

可是因为屯积太久,又不打理,有些地方的木材容易掉下来散落

而聂帆好巧不巧的挪啊挪的,挪到了一个关键的地方,可以说稍微一碰,那些堆积如山的木材就滚下来了

“我,我还是别乱动好了……”聂帆小心翼翼的保持原样不动,以他现在的血量又跑不了,估计旁边那堆四五米高的干柴一砸下来,小命都没了!

“还是睡觉吧……”聂帆叹了口气,这什么运气啊

想我怀着玩玩的心态进入游戏,先是什么地狱模式不能复活,又是万恶的游戏系统为了让自己相信把小JJ移除了!

好不容易得了装逼神器战斗经验金手指,又特么的被抓到这里来!

“还没吃饭呢……”聂帆喃喃道,他是快中午的时候进入游戏的,现在也该十一点了吧

聂帆眼睛一亮:“对啊,吃饭,小爷惹不起还不准我下线吗?走走,吃东西去!”

“走走走!”

“叮,因是在特殊场景,玩家下线后角色保持在原地!是否下线?”

“丢你雷姆,在在原地就原地呗!”爱咋滴咋滴,总比被绑起来还他妈不敢动的好

聂帆回到现实,先下楼去买了些面条,家里可没有煮粥,只能煮面条了,主要还是聂帆嫌麻烦

“简单点,说话的方式简单点……”哼着小曲将材料准备好,下锅两三下就好了

“还是这样自在,去游戏里只能受气!”

“我先撸上它几盘,等晚上哥再进游戏!”聂帆不屑道,再厉害再捉弄我又怎么样,哥一下线你又能咋滴?

……

在下午聂帆再去上了一堂课之后,聂帆终于回到了游戏

一回到游戏,聂帆发现自己还是悲剧的被绑着

“啊啊啊,这什么鬼啊,虽然说是剧情,但是这都多久了,说好的剧情呢?”聂帆吐槽道,一看这情况他就想下线了

“嘎吱!”就在聂帆准备下线的时候,门开了

“哎,终于来了!”聂帆心里想到

他已经准备好台词了,那就是——使劲求饶!然后说我其实是来投奔大当家的!

除了这个聂帆也想不出啥点子了

进来的是一个女人,是今天把他打残的那个,今天早上聂帆都还没有看清楚就直接被秒了,现在终于看清楚了那个女人长什么样了

红色的轻恺,或者说是皮甲,紧紧包裹着玲珑凹至的娇躯,一双柳叶眉轻皱,脸上带着不自然的红晕,长发随意的披散在身后,乌黑柔顺,一手持枪一手拿着一个酒罐

打开门之后她将酒灌提起仰着头,洁白的脖子微露,红润的嘴唇轻启,晶亮的液体滑落而下进入嘴中,还有一些洒在露出的性感锁骨上

“没想到还是个美女啊……”聂帆一愣,心中忽然想到一句话“卿本佳人,奈何为贼!”

“嗝!”杨大当家摇摇晃晃的走到聂帆旁边,一屁股坐下

聂帆看着女子的这个模样,心中冒出了一点怜惜,还有深深的内疚感,他现在很想摸摸她的头安慰她一下,要不是自己被绑着说不定聂帆已经摸上去了

对于这突然冒出的内疚感聂帆并没有感觉到任何意外和不对,仿佛……本就该此!

“好累……”女人醉醺醺的说,她的长枪已经被随意的丢在一旁,一双素手搭在聂帆身上

“今天又赢了……”

“可是我又能赢到什么时候呢?”

“好希望自己能生在一个普通人的家庭里,无忧无虑的生活着……”

“嫁一个好人家,生子……相夫教子”

“再过三天,就要嫁人了啊,可那家伙不是白马王子,也不是莫一天驾着七彩祥云来娶我的盖世大英雄……”

聂帆看着她原本精致而英气的脸颊,但是现在她的脸上只有哀伤,内心的愧疚感越来越深,他现在只想用力抱着这个女人,说一句

“别怕,有我在!”

可是他什么也做不了,而且还被绑着,动弹不得

一口接一口的酒,就这么独自喝着闷酒,烈酒似要燃烧她的身体,让她更加迷醉,忘却悲伤

在最后一口酒喝下之后,女人倒下了,昏昏沉沉的呢喃着,聂帆就只能看着,两个人忘记了最初要干什么,躺在地上依偎

渐渐的,聂帆意识恢复了清醒,内心翻江倒海,这,刚才真的是我?他居然会对一个陌生的女人感觉到愧疚!?

而且还是一个游戏里的npc!现在的聂帆根本不敢看倒在他身上的女人,因为他一看见那容貌心中就会涌起一阵阵的愧疚!

回想起自己刚刚遇见叶语笙时,脑海直接浮现了她的名字,还有进入游戏时的地狱模式,莫名其妙涌出来的大量战斗经验和技能信息,他越发觉得这一切不对劲

对,还有那个进入游戏时熟悉而又陌生的声音,他说

“你摊上大事了少年!你重生了!”

重生?这怎么可能?这不是小说里的幻想吗?

“你想知道生命的真正意义吗?你想知道这扑朔迷离的一切吗?”

就在这时,聂帆耳边又听到了这个声音

没有理会这搞怪般的主神语气,聂帆平静的说到:“你出来,告诉我这是怎么回事!”

“你重生了,这句话不是演戏,再重复一遍,这句话不是演习!”

“我知道你还有怀疑!”

“但是这一切你不由得相信。”

“那些战斗经验是怎么回事?”聂帆问道,或许猜到叶语笙的名字可能是意外,还有对这个女人的愧疚可能是因为某些连他自己也不知道的东西

但是那些战斗经验可做不得假,这个世界上的科技还没有到达那种可以灌输记忆的程度

“那些战斗经验本来就是你的记忆,所以在学习技能后自然而然的就回归了。”熟悉而又陌生的声音回答道

“现在我还不能给你解释,这超出了我的‘权力’范围。”

熟悉而又陌生的声音继续道:“我给你一段话,你等她醒后对着她说,表情要到位……”

聂帆收到了一封邮件,但是没有去看,继续看着上空,仿佛那个人就在他上空对着他说话

“想知道这一切是怎么回事吗?努力的升级吧!总有一天你会知道!”

“在这之前,先在两个月内升到四十级吧!不然到时候你会后悔莫及!”

“王者归来,就在今日!带着一次又一次的悔恨,碾碎他一切的敌人!!”他咆哮着,愤怒着大吼

“命运,从来不是掌握在任何东西的手里,只有自己,才能拯救自己!”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