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资讯 > 《透视医神纵横花都》主角秦可岚巫金完本在线阅读精彩试读

《透视医神纵横花都》主角秦可岚巫金完本在线阅读精彩试读

时间:2021-01-01 15:30:56编辑:湖蓝 作者:北川 人气:

完结小说《透视医神纵横花都》是北川最新写的一本都市类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秦可岚巫金,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徐朝安调整一下状态想好措辞,拿着检查单走出检查室。r  秦万里柳淑静夫妇和方菲菲赶紧围上,纷纷问道:“徐医生,怎么样?岚岚痊愈了吗

透视医神纵横花都

推荐指数:10分

《透视医神纵横花都》 第6章医学泰斗 免费试读

徐朝安调整一下状态想好措辞,拿着检查单走出检查室。   秦万里柳淑静夫妇和方菲菲赶紧围上,纷纷问道:“徐医生,怎么样?岚岚痊愈了吗?”   徐朝安叹了一口气,说道:“柳阿姨,我让你别相信江湖术士,你非不听,总想着能出现奇迹,遇到民间高人,说不定一个偏方就治好了岚岚。哎……”   听到徐朝安说东说西就不说秦可岚的情况,方菲菲这个暴脾气受不了了,直接问道:“说那些没用的做什么,你就直接说岚岚现在什么情况吧。”   徐朝安抖着手里的检查单说道:“什么情况?岚岚不仅没有痊愈,病情反而恶化了!”   听到徐朝安的话,柳淑静顿时大脑一片空白,想起秦可岚的状况,赶紧问道:“但是我刚才看岚岚的状态,比以前都好啊。”   徐朝安马上装出一副愤怒的样子,义愤填膺道:“也不知道那小子给岚岚用了什么,估计应该是兴奋剂之类的东西,所以岚岚的状态看起来比以前要好,实际上病情却恶化了。”   徐朝安摇了摇头:“这就是那些江湖骗子的惯用伎俩,先利用患者家属的心态,装出一副世外高人的样子,胡吹一通,然后接着治疗的由头骗财骗色,使用一些兴奋剂使病人看起来容光焕发,最后顺利卷着好处脱身,根本不管患者的死活。阿姨,你现在相信了吧,这小子就是个不折不扣的骗子。”   方菲菲咬牙切齿道:“这小子太可恶了,别人都身患绝症了,他还在这里行骗,我等会儿非要把他打得满地找牙,然后再扔到监狱关个十年八年。”   徐朝安心里不由暗暗得意:“哼,小子,在我的地盘跟我斗,玩不死你!”   回到病房门口,徐朝安故意走在最后边,对门口站着的保安耳语几句。   “大骗子!”   方菲菲推着秦可岚回到病房,看到巫金仍悠哉悠哉的坐着喝茶,顿时火冒三丈,冲到巫金身边,一把揪住上衣,把巫金提了起来。   巫金差点被茶水呛到:“方菲菲,你发什么疯?拉拉扯扯像什么话,男女授受不亲懂不懂。赶紧放开我,要不是你是女的,手给你掰断!”   徐朝安冷哼一声:“丑事败露了,开始恼羞成怒了吧?都开始打人了。”   “丑事?什么丑事?”   巫金一脸迷茫,问道:“这就是你们对待救命恩人的方式?”   方菲菲见这个时候巫金还在标榜自己是秦可岚的救命恩人,不禁怒斥道:“到了这个时候,你还装蒜!你说你能治好岚岚,柳阿姨救女心切,相信你了,谁知道你竟然用兴奋剂,现在岚岚的病情不但没有痊愈,反而恶化了,你现在还大言不惭说是岚岚的救命恩人?”   “兴奋剂?恶化?这是什么情况?明明治好了啊。”   巫金有些愕然,旋即醒悟过来愤怒道:“难道你们想赖账?”   方菲菲大吼道:“赖你个大头鬼,这个时候你还想着要钱,真是一点人性都没有!”   巫金看向柳淑静秦万里夫妇,夫妻俩一脸悲戚,不像是作假。   方菲菲的愤怒也不像是假的。   秦可岚本来是相信巫金的,谁知道巫金真是骗子,看向巫金的目光中也满满的失望。   既然不是想赖账,这就奇怪了,难道是自己失手了,没有治好秦可岚?   巫金眼中金光一闪,看向秦可岚。   在巫金的眼中,秦可岚的衣服一层层消失,然后是皮肤,最后直接看向心脏。   原本羸弱不堪,仿佛随时会停止跳动心脏,现在已经被巫虫修补完好,强而有力的跳动着。   巫金一使劲从方菲菲手里挣开。   方菲菲一看巫金还耍横,马上就要动手教训巫金。   徐朝安心里有鬼,自然不想把事情闹大,赶紧制止方菲菲:“方小姐,你是警察,动手打人不太好,这样的骗子我见得多了,我们会抓住他,然后交给派出所处理的。”   方菲菲冷哼一声,转过头去。   徐朝安对保安挥了挥手,两个身材魁梧的保安抽出橡胶警棍,一脸狞笑着向巫金走去。   “小子,等到了外面,看我怎么炮制你。”徐朝安心里做好了打算:“不过要先把他手里的偏方弄过来。”   巫金绝不是被人坑了不反抗的人,虽然不知道哪里出了问题,区区两个保安而已,分分钟撂倒。   就在巫金准备动手的时候,病房的大门再次打开,一位须发皆白的老者在一位中年人的陪同下走了进来。   众人纷纷站起身来打招呼:“魏老,院长。”   看到病房里剑拔弩张的气氛,连警棍都用上了,魏老和院长的眉头双双皱起。   院长非常生气的向保安问道:“你们在干什么?这里是高级病房,谁允许你们在这里动手的?!”   保安一看院长动怒了,一个不好,自己的饭碗都有可能不保,哪里敢隐瞒,一五一十说道:“徐医生说这里有骗子正在行骗,让我们过来把人赶出去。”   看到院长盯着警棍,赶紧祸水东引,先把院长的愤怒从自己身上转移再说,小声说道:“徐医生说,最好能教训一下这个骗子,让他长长记性。”   徐朝安脸色大变。   就差了一点点,院长和魏老哪怕再迟一步,巫金就被扔了出去,到时候事情的真相到底如何,还不是随自己怎么说?   奈何人算不如天算,事已至此,徐朝安也没办法,总不能当着这么多人的面杀了巫金灭口吧,他倒是想,却不敢。   对付两个保安对于巫金来说也不过是小事一桩,不过现在院长来了,这个什么魏老能够让院长小心作陪,想来也不是寻常人。   巫金是来看病赚钱的,如果能有第三方来证明,巫金也不想动手。   出了这样的事情,院长脸上也不好看,挥挥手让保安出去了。   徐朝安脸上挤出一丝笑容:“魏老师,院长,你们怎么来了?”   院长冷哼一声,没有搭理徐朝安。   倒是魏老淡笑一声,缓缓说道:“小徐呀,你虽然跟着我实习了几天,却没有必要称呼我老师,叫我魏教授或者老魏都可以。”   言下之意很明显,你小子别在这儿攀交情,我跟你不熟。   魏老对秦万里说道:“我听闻有位先生说可以根治秦小姐的顽疾,实在好奇,所以过来看看,贸然来访,还望秦先生见谅。”   魏老是国内知名专家,在相关领域非常权威,在国内医学界也是泰斗人物,甚至为中枢大员做过私人医生,有国医圣手的美称。   秦万里夫妇听说魏老退休在家赋闲,屡次登门拜请,魏老也对秦可岚这样罕见的病情感兴趣,所以才答应出山。   因为秦可岚,魏老平时也经常与秦家打交道,算是很熟悉了。秦万里连道:“魏老能来,是岚岚的福气。”   魏老不再多言,看向病床上的秦可岚,不由好奇出声:“咦?”   听到魏老的感叹,众人的心顿时揪了起来,魏老赶紧解释道:“不用担心,我只是看到秦小姐的气色很好,不由自主感叹一下而已。”   说罢,伸出手做出把脉的动作,秦可岚非常配合的伸出手腕。   魏老认真听着脉,眉头一会儿皱起一会儿舒展,一会儿又发出好奇的声音,弄得众人的心也跟坐了过山车一样,忽上忽下。   过了几分钟,魏老的手终于离开了秦可岚的手腕,面容严肃地感叹道:“不但血毒全清,连心脏都能修复,这才是夺天地造化的回春妙手啊,天下之大,果然是能人辈出,我魏子戚能在有生之年见到这样的高人,死而无憾,死而无憾啦!”   说罢,拉着秦万里的手问道:“不知治疗秦小姐的先生是哪位?可否引荐一下?”   “老爷子你胡子都白了,叫我先生,搞得我很老一样,我叫巫金,叫我名字就行了。”被一个看起来很牛掰的人称赞,巫金也有些小得意:“老爷子不用客气,你也很有眼光,一下子就能看出来我的厉害。我早就跟这位漂亮阿姨说了,小毛病而已,她还担心的跟什么一样。”   巫金就是这样的人,别人招惹他,会毫不留情还击,但是别人敬他,他也会给别人面子。   魏老没想到出手的竟然是一位十八九岁的年轻人,一时也愣了一下,不过毕竟是经历过大风大浪的人物,很快就反应过来,当即拱手行礼:“学术与年龄无关,达者为师,先生能根治此等顽疾,就当得起我魏子戚的先生!”   柳淑静秦万里听到魏老竟然执意称巫金为先生,都露出震惊的神色。   他们屡次登门拜请,就是因为魏老医术精湛享有盛名。   但是现在魏老却像小学生一样称呼巫金为先生,这怎么不让二人吃惊?   魏老这样的人可不会管你什么身份背景,能让他弯腰行礼的原因只有一个:此人在医术方面的造诣让魏老敬服!   魏子戚看到了巫金腰间挂着的皮囊,眼中露出惊异的神色,好像在努力回忆着什么。   突然一拍大腿:“先生腰间佩戴的可是巫王盒?先生可否认识巫崖前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