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资讯 > 情深恨亦深无弹窗全文阅读 白瑶莫精彩试读小说章节目录

情深恨亦深无弹窗全文阅读 白瑶莫精彩试读小说章节目录

时间:2021-01-13 13:50:02编辑:永远跟你走 作者:七月流苏167 人气:

主角是白瑶莫的小说《情深恨亦深》此文是七月流苏167原创的女生文,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绝对是非常值得一看的优质小说,书中主要讲述小姐,你怎么摘了这么多的梅花,待会儿我们可就要走了。静静正在门口打扫,看着毫无表情的白瑶摘了那一大束红艳艳的梅花,也就不由得有些好

情深恨亦深

推荐指数:10分

《情深恨亦深》在线阅读

《情深恨亦深》 第十章梅花真美 免费试读

小姐,你怎么摘了这么多的梅花,待会儿我们可就要走了。静静正在门口打扫,看着毫无表情的白瑶摘了那一大束红艳艳的梅花,也就不由得有些好奇的问道。

白瑶看着自己手里的梅花,也不由的有些失神,她倒是忘记这件事情了,于是当下也不由得讪讪的笑了笑,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我见这花如此美艳,自然是想摘一些,但是没有想到竟然是要走了。

那小姐,我帮你插上吧。静静见白瑶也有些愣神,于是当即也就连忙的走了过来,接过白瑶手中的花,就开始找东西。

这花如此美艳,看得人都会忍不住想要摘一朵的,就好比人一般。莫乘风突然也走了进来,恰好听到了白瑶有些顾影自怜的话语,当即也就连忙的接了过来。

说到最后的时候,莫乘风也刻意的停顿了一下,然后换做了一种稍微有些暧昧的声音,莫乘风的手也不由得穿过白瑶的秀发,变得有些迷恋起来。

白瑶见莫乘风如此,当下也就有些不好意思起来,但是更多的还是为难。因此白瑶也就巧妙的躲过了莫乘风的手,这才像没事儿发生一般,很是从容的问道,不知道皇上准备好了没有,要是可以的话,还是尽早的启程为好。

莫乘风的眼神中不由得多了一抹哀伤的神色,他看着白瑶一脸淡然的躲过自己,眉眼间也丝毫没有动容,当下莫乘风也不由得慢慢将手垂了下来,舔了舔自己有些干涩的嘴唇,装作丝毫不在意的说道,可以倒是可以了,若是你想这会儿过的话,那就走吧。

白瑶也不知道莫乘风的话究竟是什么意思,但是看着莫乘风既然也已经答应了下来,白瑶也不想再多说什么,早早的启程终归还是好的。

于是白瑶也就冲出来的静静点了点头,静静也就立马的答应了下来,之后白瑶也就准备进去帮忙收拾,而莫乘风只是默默的站在了雪地中。

看着白瑶淡然的有些陌生的表情,莫乘风只觉得心中十分的抽痛,他真的希望白瑶能够对自己大吼大叫一番,也不至于像这般沉默,沉默的让莫乘风觉得有些不适应,觉得有些恐慌。

白瑶进去之后,她的目光却不由得又停留在了那一朵梅上,那红的有些耀眼的颜色让白瑶的宫中也稍微有了那么一丝的生机和活力,那红梅娇艳欲滴,在这宫中也成了一道亮丽的风景线。

若她是再次可以回来,想必这花也早已经孤零零的枯萎,若是这样,白瑶宁愿让它现在就死去,因此白瑶也就直接将那梅花拿了出来。

白瑶轻轻的将那花瓣慢慢的摘了下来,用娟帕小心的包裹好,像是珍藏一般,白瑶不由得微微叹息了一口气,这才将花瓣装在了自己的怀中,若无其事的走出来。

莫乘风并不知道白瑶究竟在里面做了什么,这会儿看到白瑶走了出来之后,尽管莫乘风的心里很是委屈,但是此刻也不由的冲白瑶笑了笑,问道,准备好了?

看着莫乘风如此殷勤的模样,白瑶的心里也很是难受。本来白瑶也不想一直这么的摆着一副冷脸色,但是为了莫乘风能够远离自己,白瑶还是不有的这么做了。

当下白瑶也就有些勉强的冲莫乘风露了露笑容,就算是最后的恩赐一般,随后莫乘风也就没有多说什么,两人像是有默契一般,一前一后的走着。

马车早已经候在了宫外,但是此刻距离梧桐苑也有一定的距离。莫乘风的辇车也早已经早早的候在了外面,莫乘风不由得皱了皱眉头,因为这里已经没有了第二辆辇车,要不直接走去,要么就要和莫乘风共同乘坐一辆辇车。

还没等白瑶做出选择,就在那里迟疑的时候,白瑶只觉得只觉得身子一轻,就看着莫乘风直接将白瑶抱在了怀中,上了马车。

白瑶还有些想要挣扎,但是却被莫乘风死死的抱着。此刻莫乘风并没有看着白瑶,因此莫乘风已经知道白瑶现在究竟是什么表情,定是皱着眉头嘟囔着嘴,一脸不情愿的样子,于是莫乘风也就直接的无视了白瑶的表情,目光望着正前方。

白瑶也在莫乘风的怀中不由得一阵挣扎,她的目光低垂,双颊发红,双手死死的抵在莫乘风的胸前。白瑶抬头看了看一直没有低下头来的莫乘风,那微微上扬的嘴角,也不知道究竟是不是在微笑,那微微触动的喉结也不知道究竟在动着什么,就像是在叙说一般。

莫乘风的目光一直直视着正前方,辇车也正在迅速向前的跑去,根本无需指引,就直接向宫门口奔去。白瑶有些紧张的看了看有些飞驰的景象,这是她第一次在宫中这么快的行走,快的让白瑶觉得有些不真实。

此刻白瑶的笑脸微红,她有些紧张的看着正前方,但是手却依旧抵在了莫乘风的胸前,好像这样就可以避免莫乘风的侵犯,和莫乘风保持一定的距离了。

此刻白瑶正横躺在莫乘风的怀中,也不知道四下究竟有没有人,白瑶只觉得,自己如此暧昧的躺在莫乘风的怀中,要是被宫人们看见了,也不知道还会怎么的议论。若是传到皇后的耳中,还不知道又会翻起怎么样的波澜。

当下白瑶的心情是既紧张又有些担心,本来宫中对白瑶的非议已经不少,就连上次在朝堂之上的事情,白瑶也是略有所闻,虽然消息被莫乘风严密的封锁,但是这世界上哪又有不透风的墙,尽管白瑶不能听的那么全面,但是多多少少还是得到了一点信儿。

对于莫乘风的处理方式,白瑶也算是理解的,毕竟莫乘风也是为了她好,这会儿本来白瑶就和莫乘风之间发生了这样的事情,但是莫乘风依旧这样的维护她,白瑶的心里不仅是感动,而且更多的还是一种深深的愧疚。

若是在以前,白瑶真的希望这样的时刻能够永远继续下去,但是白瑶也不知道自己是不是着了莫龙的魔,那一刻竟然就鬼使神差的答应了下来。

尽管白瑶也知道,不管怎么样,莫龙都会成为最后的皇上,但是白瑶也并不知道这里面的是非曲直和那么一个有些血腥的过程。

白瑶不想将自己卷入这么一场战争之中,白瑶觉得,若是自己可以置身事外,她真的想不去参与这件事情,好让莫乘风和莫龙公平的竞争。

忽然那马驹不知道受了什么惊吓一般,突然昂起了前蹄,发出一阵嘶鸣声,吓得毫无防备的白瑶直接闭上了眼睛,那抗拒着莫乘风的双手也不由得紧紧的抱住了莫乘风,此刻正一脸紧张的躲在了莫乘风的怀里。

莫乘风刚开始也不由得一惊,但是看着白瑶如此害怕表情,并且还紧紧的抱住了自己,显得一副很是依赖的样子,莫乘风也就不由得笑了,他开始有些感谢这匹受伤的马驹来。

前面并没有什么太大的问题,只不过是一直路过的羊车,那上面正做着一个小孩,莫乘风并不认识。但是那小孩倒也算懂得礼节,这会儿见到了白瑶,并且还让莫乘风受到了惊吓,当下也就准备下来,算是请安,也算是赔礼道歉。

莫乘风也知道白瑶有些难为情,更不想让别的人看见她这么一副样子,哪怕是一个小孩子也不行。因此莫乘风根本就没有打算理睬这个半路上杀出来的小孩,趁着小孩子走过去的空隙,直接一拉马驹,马驹于是就又继续向前飞驰而去。

只留下一脸迷茫的小女孩站在那里,不知道莫乘风会什么会如此的心急。

白瑶此刻根本不知道自己竟然主动地钻进了莫乘风的怀中,此刻还一动不动的呈着刚才的姿势紧紧的搂着莫乘风,刚刚那马驹突然受惊,也算是给白瑶吓坏了。

本来白瑶开始就在担心,也不知道这个辇车究竟安不安稳,就在白瑶还没有想到后果的时候,那马车也就突然的出了意外,吓得白瑶根本就是不知所措。

莫乘风看着依旧还躲在自己怀中的白瑶,当下也就不由得一扫之前的阴霾,就好像白瑶根本就没有发生什么事情一般,依旧像当初那样和自己下棋开玩笑,无拘无束。

莫乘风甚至是有一种错觉,好像之前发生的事情都是一场梦,现在才是活生生的真实情况,莫乘风真的希望这条路永远没有尽头,那么白瑶也就能够在自己的怀中多停留一会儿了。

只是莫乘风越是这么想,这条路也就行驶的愈加迅速,不一会儿,那威严端庄的皇宫门口就已经出现在了莫乘风的面前,莫乘风也不由得拉住了绳索,试图想让马驹慢一些,也可以短暂的留住这样的美好时刻。

白瑶看着怀中一脸安静的白瑶,他不由的笑了,想不到白瑶还有这么胆小的样子,想起平日里,白瑶都是一副淡然和冷冰冰的样子,好像什么都不怕,就算女人们普遍害怕的虫子之类的,白瑶也能够很是淡然的面对,直接将它捏死或者是赶出去。

莫乘风觉得,这样的白瑶才是最可爱的,比平日里那淡然冷冰冰的样子可爱多了,尽管也有一番独特的味道,但是此刻莫乘风更满意白瑶这种小女人的味道。

马驹并不像莫乘风那么的多情,它也不知道主人心中究竟在想些什么,这会儿居然还要他慢下来。于是马驹虽然不紧不慢的走着,但是最终也到了目的地。

白瑶也感受到了刚刚飞驰着的马驹突然变慢了下来,而且好像也平稳了许多。于是白瑶也就不由得慢慢的睁开了眼睛,她没有想到居然这么快就到了宫门口,就像一眨眼一般。

刚刚的小马驹受惊的事情似乎还历历在目,但是此刻却又平稳了下来。而且更重要的事情还是,白瑶发现自己居然将莫乘风抱在了怀中,而且还是那么的紧,简直就是已经钻进了莫乘风的怀中。

白瑶的脸也不知道是因为刚刚害怕,还是这会儿不好意思而变得有些发红,简直就已经红到了耳根子处。此刻白瑶也只想挣扎着爬起来,因为宫门口定是有着许多人的,白瑶不想这么的招摇,而给人话柄。

但是莫乘风根本就没有给白瑶反抗的机会,白瑶依旧那副躲在莫乘风怀中的姿势横躺在莫乘风的怀中,白瑶只觉得有些憋屈,也不知道别人看见了究竟怎么想。

莫乘风一阵轻呵,那小马驹也就不由得加快了速度,迅速的走出了宫门。

白瑶从莫乘风臂膀的缝隙中依稀可以看清楚外面大致的景色,尽管是高墙围绕,朱漆红墙,那宽阔而又厚实的大门也给人一种厚实的感觉,让人不由得感到一阵害怕和想要躲避的感觉。

这景色虽然大致一样,但是给白瑶的感觉却又有些不同,只觉得这宫墙似乎比当初进来的时候,高了许多,而且她终于出来了,当初白瑶可没有抱这么一个想法。

当初白瑶进宫的时候,是想逃离莫乘风,是想逃离这戒备森严的皇宫,但是此刻白瑶却觉得有些悲凉,她竟然有些留念这个像囚笼一般的皇宫,她多么希望可以继续呆在这里面,那么莫龙也至少不会轻举妄动,莫乘风也不会有什么危险,那么也就可以保全莫龙。

刚一出宫门,那马驹也就很是地方的停留了下来,白瑶不由得看了看外面,虽然局限性小,但是白瑶依旧看到了那颇有些壮观的马队,简直就像一条长龙。

白瑶也不由得皱了皱眉头,莫乘风这样做,也实在是太招摇了吧,简直就是怕别人不知道他要出宫,前往华国一般。这简直就是在像莫龙报信一般,尽管不用莫乘风这么做,莫龙也可以知道消息,但是莫乘风丝毫不畏惧的样子,白瑶也只好干着急,看来前些日子她和莫乘风说的话简直都是废话,莫乘风根本就没有听进去。

但是让白瑶更为压抑的事情还在后面,真是白瑶担心什么,她就会来什么。因为就在莫乘风下马的那一刻,莫乘风也就直接将白瑶抱了下来,但是莫乘风并没有直接将白瑶放在地上,而是直接又上了马车。

此刻白瑶的视线也已经开阔了许多,但是白瑶的第一眼却是看见了她最不想看到的事情,因为此刻栾玉也就正站在她的跟前,只不过却是背着了莫乘风。

白瑶只觉得栾玉的眼神就像刀子一般直接像自己划了过来,而且是一刀比一刀狠,简直就是没有留有余地,此刻白瑶也不由得感到一阵慌乱,虽然白瑶并没有做错什么,但是在这种场合之下,白瑶还是觉得有些慌乱,甚至是不好意思。

于是白瑶也就直接将头埋在了莫乘风的怀中,当做没有看见的样子。反正白瑶也知道她这次离开皇宫,便是真的离开这个皇宫了,估计以后也不会再回来这个让她害怕又有些迷恋的地方了。

于是当即白瑶也不想顾忌的那么多了,而且就算这会儿莫乘风将她放下来,白瑶也不知道自己究竟该怎么面对栾玉,尤其还是以这样暧昧的姿态被莫乘风抱在了怀中,是个女人都自然会瞎想,更何况是栾玉这般妒忌心强烈的女人。

因此栾玉也只想就这么的过去了,根本就不想和栾玉打招呼。本来白瑶还有些讨厌莫乘风直接没有经过她的允许就将她抱了起来,而且这会儿还不让她下地,但是此时此景,白瑶反而变得有些依赖了,她需要莫乘风做后盾,帮着她阻挡着栾玉。

莫乘风大步的抱着白瑶来到了马车内,之后一转身,也就看到了此刻正看着自己轻柔的将白瑶放在马车上的栾玉,当下莫乘风的心也不由得一沉,他没有想到栾玉居然这一会儿也在这儿,想必刚才的一幕栾玉也看到了,当下莫乘风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于是也只好讪讪的笑了笑,随后这才又说道,皇后娘娘怎么跑到宫门口了,这会儿风大,皇后还是早点回去的好。

栾玉看着莫乘风那有些勉强的笑意,还有那让栾玉觉得有些应付性的关心,栾玉也觉得自己的心里很是不好受,但是这会儿栾玉也不想将自己和莫乘风闹翻,于是也就不由得又上前走了几步,冲莫乘风笑了笑说道,臣妾不知道姐姐也会跟着皇上出去,所以刚才并没有和姐姐打招呼,所以这会儿过来也算是话别一下。

莫乘风听到栾玉这么一说,当下也就觉得有些不好意思,甚至是难堪。因为这件事情莫乘风的确是没有告诉栾玉,怕也就是怕栾玉会瞎想,但是这会儿栾玉怕是早早的得到了消息,这才会在宫门口守着。

莫乘风也不知道栾玉是不是在怪罪自己,但是这会儿看着栾玉那一脸无害的笑意,就像当初一般纯洁无暇,没有丝毫的杂质,莫乘风也就不忍心怀疑栾玉了。

就算是栾玉有这么一层嘲讽和怪罪的意思,莫乘风也不想去计较,毕竟这件事情也是莫乘风隐瞒在先,就连这一会儿,莫乘风依旧是没有告诉栾玉,而且栾玉定然也是看到了自己和莫乘风如此的亲密,因此莫乘风的心中也觉得有些愧疚。

这会儿莫乘风听到栾玉这么一说,虽然也知道这是一个借口,但是当下也就不好直接的戳穿栾玉的话,既然栾玉想来见自己的最后一面,莫乘风也不好多说什么,于是也就只好转移话题般的说道,那皇后娘娘还是先去和明妃娘娘话别,朕在旁边候着。

栾玉听到莫乘风这般一说,当下也就直接的欠了欠身,从莫乘风莞尔一笑,也就没有再多说什么,就直接走到了马车边上。

白瑶虽然在马车里,但是对于刚才的话语也算是听得真切,这会儿看着栾玉居然还来找自己话别,虽然觉得有些多此一举,栾玉此行来并不是为了自己,但是当下莫乘风就在旁边,白瑶也就不由得做做样子,于是当下撩开了帘子,作势要下来行礼。

姐姐不必如此拘于礼节,就在马车上呆着就是了。栾玉看着白瑶这会儿还要下来,本来栾玉也不想和白瑶多说些什么,尽管栾栾玉也知道自己这么做,也是有些坏了规矩,但是这会儿也没有外人,因此栾玉也不想顾忌道这么多了。

情深恨亦深

情深恨亦深

作者:七月流苏167 类型:女生 状态:已完结

《情深恨亦深》写的太好,情节入胜,文笔妙笔生花,一夲好书。

小说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