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资讯 > 《哎哟喂!星宿派》(主角姜一扬少侠)大结局精彩阅读

《哎哟喂!星宿派》(主角姜一扬少侠)大结局精彩阅读

时间:2019-09-20 10:02:41编辑:桔子皮 人气:

《哎哟喂!星宿派》是南海一扬写的一本武侠小说,内容新颖,文笔成熟,值得一看。《哎哟喂!星宿派》精彩章节节选: 午时,老板娘在客栈一楼外招呼着客人“在我这啊,好吃好喝的,客官还烦什么呀,来来,小妹陪您喝上一杯。”姜一扬运功调息了一早,胸口的

《哎哟喂!星宿派》 第七章 初战不惧虎(1) 免费试读

午时,老板娘在客栈一楼外招呼着客人“在我这啊,好吃好喝的,客官还烦什么呀,来来,小妹陪您喝上一杯。”

姜一扬运功调息了一早,胸口的疼痛已是缓解,他提着剑缓步走出客栈,转脸看着老板娘红光满面的可人样,嘴角不自觉的微扬起来。

老板娘斜眼看见了他,心道:‘这小死鬼总算起床了。’随即放下酒杯,微笑道:“几位客官你们慢用……”说罢便转身朝姜一扬走去。

这桌客人在后嘻嘻笑笑的低声道:“这老板娘可真是个大美人啊,哈……”

姜一扬微笑道:“早啊,老板娘!”

老板娘撅了下嘴,娇声娇气的说道:“怎么还叫我老板娘呀,以后叫我玉儿便是。”

“诶…玉儿……”姜一扬愣了一下,这老板娘年纪比他还长六七岁,这么称呼对方略感不适。

“怎么,要走了?”老板娘眼睛直勾勾看着他,心想:‘这男人都一个样,没一个留得住,哎,罢了。’

姜一扬点了点头。

“还会回来看人家吗?”

“这么漂亮的玉儿在这,肯定还会来的。”姜一扬说罢还伸手朝她的脸颊摸去。

老板娘一把拍开了他的手,轻声道:“这么多人看着呢……”说罢转身走进内堂。

这老板娘叫明玉儿,客栈是父亲遗留给她的,性格开朗的她掳获了不少江湖人士的欢心,这万马堂的堂主便是她的情郎之一,在万马堂的照顾下,没有匪徒敢打她客栈的主意。不过在她的众多情郎当中,能让她主动献身的只有姜一扬。

明玉儿拿着一支葫芦酒走了出来,扔给了姜一扬,道:“这是我独门熬制的药酒,对你练功有好处。”

姜一扬接过手打开一闻,酒中带有一丝药材味,回道:“我姜一扬说话算话,一定还会来的。”

“呵……原来你叫这名,一扬,嗯……”明玉儿撅着嘴笑了下。

姜一扬将葫芦酒挂在腰间,问道:“这凌天门知道在哪吗?”

明玉儿皱了下眉,沉了口气,道:“听客人提起过,那可不是个好地方呀。”

姜一扬眉头一蹙,笑道:“这么说,我还更想去了,哈……”

这时,客人那边喊了一声:“老板娘!来来来,陪我喝一杯。”

明玉儿扭头道:“哎唷,客官这便来,这便来…”随即指着树林方向,道:“顺着这条道朝东走一日便到了。”话语间眼含媚情的看着他,柔声道:“去罢,再来时玉儿招待你好好的。”

姜一扬看着她狐媚的样,心口又荡了一下,心想这要是在这常住,怕身子骨承受不了啊。不过又好生欢喜,只是这好男儿志在四方,不出去多走走,就这么画地为牢,人生就太无趣了。随即点着头挥手一别,翻身上驴,慢摇慢摇的朝树林里走去……

明玉儿已习惯了这样的离别,目送了很多情郎的离去,有的常回来,有的不知是死了还是怎么,一点音讯也没有了。

.....

姜一扬胸口不时阵痛起来,一路上也是走走停停,这基本的吐纳心法显然帮不了他,这都行了一日路程,凌天门还有一半距离,此时夜已深,便找了颗大树将驴系在一旁,自个跃上树枝休息,睡前想喝上一口酒,便打开了明玉儿给她的独门药酒,咕咚的一口气喝了大半,还挺润喉,只是略有一丝中药味。片刻后便感觉丹田气海有股热劲。这明玉儿自酿的药酒堪比九九大补丸,有调息生津,增强内力之功效。姜一扬立即盘腿运功调息,深感这股热气游走在任脉间,全身甚是舒服。

一个时辰过后,游走在任脉间的内气已归丹田,姜一扬调息收功,他拍了拍胸口,咦了一声,不疼了!之前的内伤居然痊愈,笑道:“这玉儿的药酒果然神效!”,丹田气海也比之前深了一些,突想感受下这股内劲,随即掷出小刀,飞刀极速飞出,咚!飞刀穿过大树干,钉在了后面的那颗树上,惊呼道:“哇,真是好酒,好酒啊!”

他感到精神抖擞,乐滋滋的骑着驴继续赶路,一路上摇啊摇的,什么时候睡着了也不知晓,再睁开眼时自己是趴在驴背上的,驴已在一处小河边停了下来,正舔着水。

这阳光刺眼,他睡眼惺忪的下了驴背伸着懒腰,瞧着太阳应该是接近午时,目前走到了哪也不知道,这时咕噜一声,肚子也抱怨起来。

姜一扬从驴背包里取出干粮,找了树荫下盘腿坐着,微风吹着,河景赏着,还挺悠哉……

过得良久,从河边上游处跑来一女子,身着丫鬟装,边跑边哭兮兮的,正在树荫下午休的姜一扬睁开眼来朝哭声处探望,暗道:‘难道是哪位女子被男子欺辱了?’

他站起身来喊道:“姑娘!发生什么事了?”

姑娘抬头看到树下的姜一扬,便跑上前去,哭诉道:“少爷,求你帮帮我吧。”

“姑娘,别急!你慢慢说。”

姑娘抽泣着:“我哥哥……还在凌天门里!”

姜一扬一愣,心道:‘凌天门?看来这路还走对了。’随道:“姑娘你慢慢说,发生什么事了?”

姑娘缓了口气,看着姜一扬腰间的佩剑,心想这少爷说不定能帮我救出哥哥。便缓慢说道:“有一伙人冲进我们凌天门杀了我们好多仆人,我正好在后院修草,便逃了出来,可我哥哥还在里面,现在也不知是死是活……”说罢又抽泣起来。

姜一扬心道:‘原来这姑娘是凌天门的丫鬟,也不知道自己的主人已死,说的这伙人定是去寻青虹剑的。’

“姑娘,莫慌,我即刻前去,你告知我往哪可以去到凌天门。”姜一扬边说边从驴背上拿出数十把小刀和星宿三宝之一雪蚕柔丝,这雪蚕柔丝,微细透明,几非肉眼所能察见。

这雪蚕野生于星宿海旁雪桑之上,形体远较冰蚕为小,也无毒性,吐出来的蚕丝却韧力大得异乎寻常,一根单丝便已不易拉断。只是这种雪蚕不会做茧,吐丝也极有限,乃是极难寻求之物。

“顺着这条河往上走一里路便看到了。谢谢少爷。”姑娘说罢鞠了一躬。

姜一扬将驴绳递给了姑娘,道:“这包里有干粮,你先速速离去,若我救出你哥哥,他自会找你。”

姑娘呜咽着点了下头,接过了驴绳,心想这少爷心肠真好,望他和哥哥能平安,阿弥陀佛保佑。

随后姜一扬顺着河边向上游奔去,看到前方有一处硕大的庭院,前门处站着数十批马儿,心里暗数,这来的人不少。姜一扬刻意绕开前门,从侧面跃上了房顶,往下四处探望,暗道:‘这里像是大战过一场。’庭院里零零散散的横着众多的尸体,从着装来看,多数是仆人。

突然!!在左侧房顶跃起一青袍男子,看到了姜一扬,吼道:“兄弟们,这还有个活的!快!”说罢便飞了过来。

姜一扬说时迟那时快,瞬时掷出小刀,飞刀极速从那人的头颅穿过,脑浆溅了一地,身体软绵绵的倒了下去,随即滚落下房顶,内劲十足的飞刀朝后树林间继续飞去,直至没影。

姜一扬暗喜:‘这内劲威力着实厉害。’

“兄弟们,一起上!!”院内十几个人拿着刀枪棍棒的扑了上来。

“你们这帮贼子,灭人满门!死不足惜!!”姜一扬说罢便腾空而起,双手抽出了六把小刀于手指间,瞬时使出一招‘星雨飞花’,六把小刀呈菱形飞出,咻咻咻咻咻咻!飞刀附着强大的内劲击穿了两排人的前胸,血从他们后背喷溅而出,小刀重重的插在石地板上,两排人一致地仰面倒地。

还有几人看着地板上的飞刀,惊出了一身冷汗,心道:‘这小子的飞刀居然比冰娘子的冰魄银子还厉害。’

他们刚愣了一下,咻咻!飞刀接连飞来,穿过了他们的眉心,脑浆、血喷溅一地,身体软绵绵地倒了下去,兵刃掉落在地,发出咣当的金属撞击声。

此时,庭院的一房间里走出一个手持铁棍的壮汉,看着地上横着全是自己的小弟,骂道:“一群废物!”,抬头一看,心道:‘嗯?拿着玄武剑,原来是个臭道士。’

壮汉叫魏大力,是丐帮五袋弟子,也是寒江会的一员,此次奉命前来搜查青虹剑下落。

魏大力随即一跃,腾上房顶朝他奔去,对方身形魁梧,每一步都把房顶瓦砾踩得粉碎,脚边碎片粉尘溅起,姜一扬左手一甩,使出星雨飞花,飞刀疾速飞出,魏大力举起铁棍在手中急速旋转,“当当当”将飞刀息数格挡开来,冷笑道:“几把破飞刀就想伤劳资!看棍!!”举起铁棍腾起,使出疯魔杖法,一棍朝他头部挥去,姜一扬来不及躲闪,瞬时拔剑出鞘抬手横格,铁棍另一头顺势折返朝他腹部击去。

姜一扬朝后腾起躲开,魏大力接着将铁棍朝前旋转追击,姜一扬不禁一凛,暗道:‘这杖法好生眼熟,难道是丐帮的疯魔杖法?’他曾在西夏见过丐帮弟子与人斗殴,使的便是这疯魔杖法,套路极为威猛。

魏大力接着一个跨步上前使出疯魔杖法之秦王鞭石,铁棍从姜一扬的鼻头前划过,咚的一声,重重的击将屋顶都砸垮塌了下去,姜一扬被这招的内劲震飞到了中庭,落地后还踉跄了几步,心道:‘好强的力道,看来不能与他近身。’随即收剑入鞘,双手瞬时抽出小刀,左手使出星雨飞花,右手使出风花饮月,魏大力抬棍旋转挡开了正面飞来的三把飞刀,没料到另外三把飞刀还会拐弯!只见三把飞刀划出了一道圆月弧线朝他袭来,他立即向后弯腰躲避,两把飞刀贴着魏大力的胸口飞过,还有一把飞刀则从他粗壮的右大腿穿过,血随着飞刀喷溅出来,啊的一声惨叫,一下失重,便从房顶滚落下来。

姜一扬不给他喘息的机会,又掷出两把飞刀……

魏大力暗骂:‘他***,这小子的暗器还挺难应付。小娃仔,不杀了你,我还怎混得下去?!’随即咬牙忍痛,奋力起身挡开了飞刀,吼叫了一声“啊!”瞬时气运左腿丰隆穴,单脚使劲一点便朝姜一扬极速飞去,在半空之际,使出疯魔杖法中最威猛的一招‘疯魔乱舞’,喝道:“这便是你的葬身之地!”铁棍围绕着他的身体极速旋转,当当当三响,飞刀击去也被挡开来,姜一扬从未见过这般生猛的招,知道这一招以他的武功,完全拆解不了,只有躲,双足一蹬向后跃起。

只见魏大力旋转速度忽然变快,那旋转的铁棍离姜一扬面门越来越近,已不及躲闪,下意识地举起剑鞘护在面门,啲啲啲三响,铁棍旋转着三连击,姜一扬手臂、前胸、脸部受击,还被这股冲击力撞飞起来,重重的砸撞在中庭的石雕上,石雕也被撞击成几块,碎落一旁。姜一扬重摔在地,咳吐了一口鲜血出来。

疯魔乱舞需要消耗大量内力,这魏大力内力耗尽后停了下来,杵着铁棍在那喘着气,姜一扬扭头斜视,心道:“还道你能转到京城,呵……”想罢费力的吹了声微弱的口哨,只见一道黑影从他腰间嗖的奔到了魏大力颈部,还没等他反应,一口便咬了下去,只听见一声惨叫,那魏大力便跪倒在地,痛苦的喊叫着。

姜一扬气喘吁吁的躺在地面上,咳吐着血,双手瘫在两边,手臂被这铁棍重击也有骨折,脸上是血肿的,胸口那一重击,又受了内伤,心下暗赞:‘这丐帮的疯魔杖法果然厉害。’

黑魔貂在他脸颊旁粘着,甚是乖巧。姜一扬也没什么内功护体,若不是黑魔貂,自己恐怕不知道死了多少回。

天空逐渐开始乌云密布,过了一会便下起了大雨,姜一扬也动不了身,只能任由雨淋。那雨点越来越大颗,噼里啪啦的拍打在他的脸上,不知不觉的便昏厥了过去,那小貂就一直陪在他身旁,守护着。

魏大力横在一旁痛苦的抽搐着……

哎哟喂!星宿派

哎哟喂!星宿派

作者:南海一扬类型:武侠状态:完结

《哎哟喂!星宿派》感觉很好,有很热血的情节。书中的一些套路感觉是曾相识。

小说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