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资讯 > 繁华斩(主角唐羽郭)精彩阅读完整版

繁华斩(主角唐羽郭)精彩阅读完整版

时间:2019-09-20 10:08:17编辑:刘凤鸣 作者:苍山箫客 人气:

火爆新书《繁华斩》是苍山箫客所创作的一本武侠风格的小说,主角唐羽郭,书中主要讲述了: 玄武湖畔。游人三三两两,或欣赏于湖光山色,或负手轻行,或品茗谈心,更有三五少女鬓贴鹅黄、窄袖罗衫欢呼雀跃于绿柳从中。唐羽、秋白云

繁华斩

推荐指数:10分

《繁华斩》在线阅读

《繁华斩》 第8章 游 湖 免费试读

玄武湖畔。

游人三三两两,或欣赏于湖光山色,或负手轻行,或品茗谈心,更有三五少女鬓贴鹅黄、窄袖罗衫欢呼雀跃于绿柳从中。

唐羽、秋白云坐在九曲白玉桥边,遥望湖中。

湖心缓缓地行驶着几艘描金绘凤的游舫。

秋白云待不住,三步并两步奔到桥堍,远远望着烟云笼罩的樱洲。看了一会,摇手召唤唐羽:“上这边来。”唐羽有点不情愿,磨蹭走上。秋白云扳着他肩膀,指点说:“现在还不行,你六七月来,那时满湖的荷花都开了,水面一片碧绿,粉红色的花箭掩映其中,满湖清香……”

“嗯。”

“你开心点行不行?”秋白云按了按背囊,鼓登登的,神神秘秘地说:“临来时,我还揣了两瓶酒、一只烧鹅,玩一会,咱们到那边亭子上消受了它。”

唐羽抚了一下额头:“还喝,头都疼了。”

“不喝干嘛?”

“京城还有比这好玩的吗。”唐羽问,“秋兄,这玄武湖也太小了。”

秋白云两手扶着桥栏,一惊一乍:“嗬,够大了,你东西南北走一走,几天都不到头?陈宣帝太建十年,曾在玄武湖检阅水军,旌旗蔽日,鼓角震天,后人以诗曰:‘五百楼船十万兵,登高阅武阵云生。定知战艇横瓜步,应有军牙拥石城。’你还说小?”

唐羽仰起头,双臂直伸,好像拥抱扑面而来的水汽江风:“你不知道,我可是在长江边长大的人!”

“湖怎么能跟长江比呢?”

秋白云踢开脚下的一块石子,仪态悠闲:“老弟,明天咱们去秦淮河游玩如何,画舫笙歌,老有意思了?”

“唉,钱也花得差不多了,秋兄,我想明天回家。”

“别的你走了我怪孤单的。”

“天下没有不散的筵席。”

“也是,缘尽缘了。”秋白云是从不把不快乐的事放在心上的,略一思索,萦怀尽释:“走,咱到那边喝酒去。”

唐羽展颜一笑:“走。”

两人顺狭长的长廊来到湖中水榭,分列坐下,水榭全木建成,形式古雅八面临风,二人凭栏一望,清风浸面、水光接天,烦扰顿时一扫而光!

秋白云摸出荷叶包裹的东山烧鹅,撕了一只鹅腿给唐羽。

“边吃边喝。”

说着又从包囊中取出酒坛,启开封口,满满倒了两杯。“兄弟,哥哥为你送行。”

唐羽双手一捧:“谢了。”

三口两口,一杯酒很快就见了底。

秋白云啃着鹅翅膀,满口生津:“你回家打算干什么?”

“还能干啥?划船,打渔,种菜,养鸡。”

“好像有点屈才哦?”秋白云眯着眼,瞧着唐羽:“要不你别回去,留下,跟我去书铺作书得了。”

“我可干不了那活。”唐羽头摇得像拨浪鼓。

秋白云舍不得,一意挽留:“也不一定非编书啊,印书、裁剪、装订、送书,力气活多了。咱俩也有个照应。就是,这活挣不了几个钱,还脏,老板为人又苛刻——哎,到哪儿不这样呢,天下乌鸦一般黑……”

唐羽敬酒:“谢谢你的好意,不论成否,你的情义我一辈子都忘不了。”

“你不愿意干?”

“秋兄,我想回家看看。”唐羽碰下杯,扬头一饮,“搞书那事我真干不了。盛情高义我记着,秋兄,你啥时候能到我家,我亲自下河摸鱼,鳕鱼炖豆腐,自己酿的家常米酒,咱俩一醉方休!”

“不提了。”

“喝酒。”

“干。”

二人在水榭推杯换盏,喝得热火朝天,忽闻湖心画舫传来一阵惊叫声,越叫越乱,越吵越杂。两人撂下酒杯,向湖中望去,隐约只见画舫船舷上站着一个穿著华丽的女人,指手划脚,一群人围在她身边,没头苍蝇似的跑来跑去。

一会用长竹篙探下水,一会又提起来。

“这伙人干嘛呢?”

秋白云是个闲不住的人,天Xing好动,见事就想往前凑。

唐羽也瞧不明白:“看不清。”

功夫不大,画舫上放下一个小艇,划着桨哗哗地朝水榭方向而来。须臾到了旁边,艇上一个身穿葛衣、衙署打扮的胖子张眼往上面看,高声问:“喂,我是应天府尹吴大人的管事高升,你们知道哪儿有水Xing好的人吗?”

唐羽才到几天,本地事自然一无所知,秋白云略一转念,心中有数,向下揖手说:“城东鼓楼巷口有个‘水鬼’张三,水Xing好的不得了。”

胖子高升鼓着嘴巴,鼻孔呼呼喷气,“不行,太远了,骑马也得大半个时辰。再说又不知道找得到找不到?”

秋白云天Xing多事:“这位大人,你说你有什么事吧,说出来,在下也许能帮上一点忙。”

“是这样,二位……”高升回头瞅了瞅画舫,说,“今天,我家大人和夫人游湖,船到湖心,水中突地越出一条尺把长的红色鲤鱼,金紫金鳞、摇头摆尾,夫人因贪看红鲤鱼,将头探出船舷之外,却不慎把头上一支新戴上的双燕紫金钗掉进了水里……”

“所以你们想找个水Xing好的人打捞呗?”

“不错。”

秋白云皱眉头:“现在这个时节水凉呀,容易落病,再说水下情况如何,谁也不晓得。这事不好做?”

“是以我家大人说了,如果有人能捞上来,赏银二十两。”高升伸出巴掌,翻了几下。

唐羽也有些耐不住:“什么样头钗,这么值钱?”

“光上面镶嵌的一粒东珠,就值几百两银子。”高升大嘴一咧:“这些也还罢了,关键是这枚双燕紫金钗乃当今圣上宜妃所赠,命妇朝见,必须佩戴,丢不得……”

秋白云转过头,望着唐羽:“啧啧,二十两!”

唐羽不理睬:“那你就捞去呗?”

“我哪行,我是个旱鸭子,一见水就蒙。”秋白云挑弄说,“刚才有个人好像一直在吹,说他是在长江边上长大的吧?”

唐羽笑而不语。

秋白云嘲弄:“平日吹牛,临阵就怂。”

唐羽慢悠悠说:“秋兄,你知道我最拿手的本领是什么吗?告诉你,不是武功、不是剑术,而是水Xing,在长江上,我能一口气潜下十几米,能从水中摸上几斤重的大青鱼……”

“那你还不赶快去?”

“湖底一般有水草、淤泥,那的水域咱又不熟悉,我没把握……”

秋白云简直气急败坏:“什么把握不把握,捞着了拿钱,捞不着咱走人,咋,我们还把人卖给了她不成?”几步跑到栏杆前,挥手招呼胖子高升:“来,这活我们接了。”

“那就下船吧。”高升吆喝人把小艇停靠在水榭,唐羽还没有搭声,就被秋白云推了上去。然后他自鸣得意,刚要下艇,却被高升摆手止住了:“游艇太小,人多了载不动。”

于是秋白云一个人被晾在水榭上。

等了又等,心情焦躁,他把两壶酒都喝光了,一只烧鹅也嚼得差不多只剩下骨头,还不见唐羽回转?“这小子别是胡吹,下去给淹死了吗?”他为自己的想法感到好笑,同时又有些害怕。

向湖中张望,水汽氤氲看不清。

日头渐渐偏西。

秋白云酒劲上涌,不觉迷迷糊糊地竟睡过去,正当他梦游五岭时,却给人推醒了。他一翻身爬起,揉揉眼睛,见是唐羽,“我还以为你下去,是给龙王当女婿去了呢?”

唐羽浑身淌水:“别胡说。”

“成了?”

“成了。”

一下子秋白云就来了精神,“钱呢?一会儿就赚了二十两,运气不错。我辛辛苦苦为你牵线搭桥,怎么也得闹点好处费吧?”

“钱我没要。”

“什么?”秋白云怀疑自己听错了,“我耳朵有毛病了,我没听清,请你再说一遍?”

唐羽郑重其事,一字一顿:“二十两人家给了,我没要。”

繁华斩

繁华斩

作者:苍山箫客 类型:武侠 状态:连载中

《繁华斩》文笔很好,书中每个人物都刻化的传神,情节丝丝入扣

小说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