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资讯 > 重生之卿本倾城(主角慕容卿)在线阅读在线试读

重生之卿本倾城(主角慕容卿)在线阅读在线试读

时间:2019-06-27 12:51:02编辑:能猫 作者:暮凉柒 人气:

主角是慕容卿的小说《重生之卿本倾城》此文是暮凉柒原创的穿越文,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绝对是非常值得一看的优质小说,书中主要讲述“大概是受了风寒的缘故,四皇子兴致不错。”慕容卿举起杯子在鼻尖闻了一下,赞道:“好茶。” “浮生偷得半日闲。”君墨言嘴角微勾,端

重生之卿本倾城

推荐指数:10分

《重生之卿本倾城》 第12章:盯住他们 免费试读

“大概是受了风寒的缘故,四皇子兴致不错。”慕容卿举起杯子在鼻尖闻了一下,赞道:“好茶。” “浮生偷得半日闲。”君墨言嘴角微勾,端的是清逸俊朗,只可惜坐在对面的女子并没有偷看他的意思,这让君墨言有些莫名沮丧。 “小姐,该换药了。”木棉端着托盘从屋里出来,托盘上放着的是纱布与金疮药。 “慕容小姐受伤了?”看到木棉手中的托盘,君墨言不由愣了一下,他没想到试探还未出口,慕容卿就给了他一个解释。 “昨夜不小心被打碎的茶具割伤了手,不过无碍,臣女告退。”慕容卿起身施礼缓步离开,在君墨言看不到的地方,她嘴角勾起一丝微笑,你既是怀疑,我便给你一个理由。 此时的君墨言眉头紧蹙,他不知慕容卿受伤是巧合还是故意为之。 “主子,人没抓到。”慕容卿刚走,暘愷便从院外进来,俯身在君墨言耳边低语道。 君墨言拿手的杯子停顿了一下,复又恢复正常,虽然他此时并没有线索,但他确定,慕容卿与此事分不开干系,只是她这样做的目的是什么,因为君墨珏吗? 这个想法一滑过脑际,便让君墨言觉得不安,君墨珏本就军功赫赫,若是有了慕容将军府的支撑,自己还有竞争的能力吗? 君墨言脸色有些难看,难不成必须走到那一步吗? “主子,您没事吧?”君墨言周围的气场忽然变的压抑,这让暘愷有些担心。 君墨言忽然平静下来,然眸中依旧透出阴狠:“无事,我们回吧。” 刚站起身,君墨言的步子又顿住了:“派人盯住慕容府和七皇子府。” “是。”暘愷应了一声,很快便消失在院子里。 院中的人一走,老夫人身边的芳若便过来了,此时木棉刚为慕容卿包扎好手掌:“小姐,你干嘛这样伤害自己。” “我若是不这么做,他会相信我吗?”慕容卿抬眸望了木棉一眼,见小姑娘面上满是责备之意,忍不住笑了。 话音刚落,芳若便从外边进来了,她对着慕容卿微微行礼:“小姐,老夫人说该回府了。” 慕容卿将手收回宽袖中,回道:“我知道了。” “那老奴便回去了。”得到回答,芳若就告退了。 等到慕容卿从院子里出来,老夫人就已经在马车边上等候了,见到慕容卿过来,老夫人威严的脸上多了几分温情:“昨日我去看你,木棉说你染了风寒,可好些了?” “回祖母的话,已经好些了。”慕容卿眼眶忍不住发红,心底冰冷的角落,也渐渐回温,感谢上苍,给了她重生的机会,今世,她要好好守护在家人的身边。 “那就好,我们回府吧。”老夫人松了口气,牵着慕容卿上了马车。 马车缓慢往山下行去,慕容卿心中有些不安,她总觉得他们被什么人盯上了,她不自觉握紧老夫人得手,目光警惕的望向窗外。 马匹忽然嘶鸣了一声,车厢剧烈摇晃起来,老夫人身影不稳,差点跌出车厢,好在慕容卿及时将她拉了回来,若是摔下去,后果不堪设想。 “老刘,怎么了?”慕容卿稳住老夫人身影之后,朝外喊了一声,然而并未得到回答,她撩开车帘,却发现本该坐着老刘的地方空无一人。 “木棉,照顾好老夫人。”慕容卿奔出车厢,抓住缰绳,试图将狂奔的马控制住,奈何马似乎受了刺激一般,急速狂奔着。 缰绳不断的摩擦着慕容卿的手掌,刚包扎好的伤口已经裂开,鲜血顺着玉白的皓腕流下,染红了白色的宽袖。 “卿儿啊,这是怎么回事?”老夫人坐在车厢里,心惊胆战的望着窗外,窗外飞速而过的景致让她的心高高的悬了起来。 “祖母,马受惊了,您安心坐着,我会想到办法的。”虽然不知道该如何解决此事面临的困境,但慕容卿的声音依旧坚定。 老夫人悬着的心居然奇迹般的安定下来,她相信她的孙女定然会想到办法,本以为她永远都需要家人护佑,却不曾想,在她不知道的时候,这个较弱的女子已经成长了。 “祖母,跳车吧。”慕容卿无法控制马匹,眼看着马带着他们往山崖上奔去,慕容卿当机立断,丢下缰绳,闪身进入车厢,拉住老夫人的手,往外走。 “好。”握着孙女的手,老夫人一点都没有感到害怕,她相信身边的人,尽管她看起来十分瘦弱。 慕容卿没时间与老夫人多说什么,她牵着老夫人的手从马车上跳下来,两个人在草地上滚了一圈之后,身体直接撞在路边的大树上。 慕容卿闷哼了一声,只觉得后背传来一阵剧痛,她眼前一黑,差点昏死过去。 “卿儿!”眼看着慕容卿撞上大树,老夫人却是一点办法都没有,她全身颤抖着,将慕容卿搂进怀中:“卿儿,快醒醒!” “祖母,我没事儿。”慕容卿睁开眼睛,逆着光看到老夫人眼角滑落的泪,心中一疼,轻声安慰道。 “没事就好,没事就好,吓死祖母了。”老夫人止住眼泪,想要扶着慕容卿站起来,然而脚下一疼,两个人重新跌回地上。 慕容卿被这巨大的力道震得胸口一闷,一股血腥味涌上喉咙,鲜血顺着唇角溢出来,伤上加伤,还疼醒着,已是极限。 “小姐,老夫人!”木棉和芳若急急的奔过来,将二人扶起。 “我没事儿,快看看卿儿,她是不是受伤了。”老夫人踮着脚跳到慕容卿的身边,刚止住的泪水又忍不住落了下来。 “祖母,别哭,你这一哭,卿儿没事也变成有事了。”慕容卿勉强扯出微笑,安慰道。 老夫人看着她那张惨白的小脸,心里更难受了:“一定会没事儿的,此地不宜久留,我们走吧。” “走?你们还想往哪儿走?”老夫人话音一落,树林里就窜出一群人,将他们四人团团包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