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资讯 > 《罗雀屋的杀人舞台剧》主角段时间安逸完整版精彩章节

《罗雀屋的杀人舞台剧》主角段时间安逸完整版精彩章节

时间:2019-10-09 10:23:23编辑:张大宝 人气:

《罗雀屋的杀人舞台剧》是小韵和小云写的一本灵异小说,内容新颖,文笔成熟,值得一看。《罗雀屋的杀人舞台剧》精彩章节节选: 晚上7时惊魂未定的众人回到了罗雀屋内,围坐在放满了菜的长方形餐桌边,菜已经涼透了,不过现在就算是刚出锅的饭菜也不会有人看一眼的。大

《罗雀屋的杀人舞台剧》 第五章方桌会议 免费试读

晚上7时

惊魂未定的众人回到了罗雀屋内,围坐在放满了菜的长方形餐桌边,菜已经涼透了,不过现在就算是刚出锅的饭菜也不会有人看一眼的。

大家的心脏都还在燥动,这时没有人可以冷静。

刚刚失去妻子的蒋兴龙坐在餐桌纵向最北端的位子上,一支接一支的抽着烟,眼神茫然,原本服贴的头发一片凌乱,头发上、脸上、衣服上到处都是泥污,红肿的眼角还残留着点点泪痕。

以蒋兴龙为首,餐桌西侧第一个位子上坐的是梁泳心,他的情况看上去更糟糕,同样浑身脏污,头深深地埋在双臂之间,双手插入头发里,浑身不住地颤抖。也难怪,这些朋友都是他邀请来的,他又是这里的屋主,现在出了这样旳事,估计梁泳心已经六神无主了。

元木槿和边本颐坐在梁泳心正对面也就是东侧的第一、第二个位子上,此时两人的脸上已经没有了成功人士的派头,正靠在一起发呆。

他们边上坐的是那个刚才一起聊天的高瘦女人,她叫范芯儿,穿着一身蓝底带花的长裙,此时裙摆已经全湿了,紧紧粘在她的小腿上。她不停的小声哭泣着,一只手拿着纸巾擦着眼泪,一只手被她另一边的胖男人紧紧地握住。

这个胖男人坐的位置在餐桌的最南端,他是范芯儿的丈夫,名叫卫宝贵,穿了身皱巴巴的廉价西服。他虽然一副脸色惨白、惊魂未定的样子,但还是极力安慰着自己的妻子。

同样吓得六神无主的还有坐在梁泳心边上的陆绘美,养尊处优的大小姐哪受得了这个,此时正抱着罗意凡哭得稀里哗啦的。

罗意凡则抱着胳膊坐在那里一言不发。

还有三个人,就是帮梁泳心一起上菜的微胖女孩、书生模样的男人和那个目光阴鸷的瘦削男人。胖女孩和“书生”是一对大学生情侣,女的叫何蜜娜,男的叫费古,他们大学里学的是环境科学专业,来罗雀屋完全是为了写毕业论文来体验生活的。而那个瘦削男人名叫布和,是个蒙古人,自称是野外探险家,说白了,他完全就是来参观旅游的。

他们三个此刻正坐在不远处的沙发上,没有人去看他们的表情,只能听见女孩细微的啜泣声。

自此,罗雀屋里包括主人在内总共有11人。当然,没有算上落下山谷的蒋晓梅。

“各位,这样坐着不是办法,说说你们的想法吧。”现在罗雀屋内能冷静开口的只有罗意凡了。

“什么意见,当然是赶快报警了!”陆绘美猛地抬起头来尖叫。

“拿什么报警?嗯?”罗意凡问。

“手…当然是手机!对了,我的手机!”

陆绘美一边说一边准备向自己放在壁炉台上的包包扑过去。

却被罗意凡一把拽了回来,一个趔趄跌坐在椅子上。

“你干什么?!”

罗意凡没有回答,只是向斜对面抬了一下下巴,示意她看过去。

这时对面的元木槿开口了,手里还拿着老公的苹果手机。

“没用的,这里根本没有信号。”

“不会吧,那…那电话呢?赶快打电话!”

“没有……电话……”梁泳心的胳膊间传来他闷闷的声音。

“什么?!你是白痴吗?!”

陆绘美一下子站起来冲着梁泳心吼。

“别说了,坐下”

罗意凡制止了想继续骂下去的陆绘美之后,转头看着众人:

“发生了这样的事,各位一时之间无法接受是正常的。但是,我们干坐着解决不了任何问题,现在蒋晓梅女士生死未卜,我们必须先想个办法救人才行。”

“救人?怎么救?!那么深的山谷掉下去早死了,难道我们还要下去给她陪葬不成?”边本颐立刻提出反对。

“混蛋!!”

他的话一下子激怒了蒋兴龙,他疯了一样扑过去抓住边本颐的衣领,将夹在两人中间躲闪不及的元木槿连人带椅子撞倒在地。

“哐”的一声巨响,元木槿结结实实地坐在地板上,疼得她眼冒金星,连拖鞋也飞到了桌子底下。

“老师!”梁泳心赶紧踢开椅子冲过来扶。

身后的何蜜娜也反应过来赶紧冲上来扶人。

看见老婆被撞成这个样子,边本颐也愤怒了,两个男人像暴怒的狮子一样扭打在一起,椅子和桌子被撞得“哐哐”直响,桌上的菜也震得一踏糊涂,好几盘飞到了地上。

一时间,女人的惊叫声,男人的怒吼声,众人劝架的声音全都交织在了一起,根本听不清谁在说什么。

刚从地上被扶起来的元木槿顾不上疼痛,一把从正面抱住自己的老公,连声喊着:“住手!快住手!!”

另一边冲过来的费古和布和也死死抱住失去理智的蒋兴龙,将他向后拉。

在众人的努力之下,这场打斗才勉强平息下来。但交战双方的脸上都挂了彩。

元木槿拉着气喘如牛的丈夫,坐到餐桌另一边的沙发上,安慰着他,并用手帕捂着他脸上的青肿。

“泳心,有医药箱吗?”她对着跟过来帮忙的梁泳心问道。

“哦,有,我去拿。”

梁泳心站起身朝里屋跑进去。

在房间的另一边,除去帮蒋兴龙处理伤口的范芯儿之外,余下众人七手八脚地收拾着残局。就连最大小姐脾气的陆绘美也知道此时不能再任性了,正在帮着扶好椅子。

差不多之后,罗意凡第一个直起身子,整个过程中他似乎一直在思考着什么,这时候他突然开口说:

“大家不觉得这里面有问题吗?”

“问,问题?”

“什么意思?”

陆绘美和布和紧跟着停下手里的动作,惊慌地反问。

其他人也停下来奇怪地看着他。

罗意凡环顾了一圈众人,最后把目光停留在蒋兴龙的脸上,问:“蒋老板,您是第一个到达桥边的,您可以给我们说说当时看到的情况吗?”

“哦…好。”蒋兴龙此时的情绪已经稳定了不少,停顿了几秒钟之后,一边思考着一边说:“当时我一心想看看桥的状况,没有多考虑别的就冲了过去,我到那里的时候桥上一片浓烟,根本看不清是怎么回事,所以我蹲下来,想看看到底是什么原因造成的浓烟,结果看到桥面上居然不断地冒出火星。”

“是着火吗?”罗意凡追问。

“不,不是,我当时也觉得很奇怪,如果着火的话,会有那么浓的烟,火应该烧得很大才是,但完全看不见火苗,只有星星点点的火星不断溅出来。而且…雨已经下了一整天,不太可能着火的吧?”

“嗯,那你觉得会不会是烟雾弹呢?”

“烟雾弹?怎么可能?这里谁会带烟雾弹吗?而且有什么目地呢?”

蒋兴龙提出一连串的问题,并用眼睛疑惑地看向其他人。

其余的人被他问得面面相觑,不知所措。

过了一会儿,一直站在一侧的布和若有所思地说:“绝不可能是烟雾弹,如果是烟雾弹的话桥应该不会有事的,但现在明显桥上的木板都爆裂开来了,整座桥的桥面差不多都毁了,所以我觉得应该是土炸药一类的东西。”

“那么,蒋老板,你到桥边时有看到烟雾底下的桥面有什么异常状况吗?”罗意凡问。

“没有……”蒋兴龙仔细又想了一下,肯定的说:“确实没有,那时桥面应该是好的,而且我也没有听到任何爆裂的声音传出来。如果硬要说有什么声音的话,我好像听到有很细小的“丝丝”声。”

听完蒋兴龙的话,罗意凡脸上的疑惑更深了。

“那就更不对了,”他说:“你们想,一般的炸药可能先起浓烟,过了十几分钟之后再炸吗?我一开始在房间里看到时桥上的烟雾已经佷多了,也就是说在蒋老板夫妇的汽车过桥之后没几分钟桥上应该就开始冒烟了。从我通知大家到蒋老板赶到桥边最起码也有两三分钟,然后再过了三四分钟我们其他人才赶到屋外,这时正好目睹蒋夫人失足的那一幕,再加上救援的时间,最短也有十分钟左右。对了,元老板,你看到桥面爆裂是在什么时候?”罗意凡转向元木槿问。

“嗯…大概是在你们把人救上来之后准备看看桥下蒋夫人的情况的时候。那时我们几个女人不放心,于是跟过来看看,我应该是走在最前面,走到一半时我就看见桥好像在炸,才大声喊你们的。”

“所以我觉得说是炸药也不通,除非有人先放了烟雾弹,再放了炸药。但是这里也有问题,到底是什么人为了什么目地要这么干呢?这不是太麻烦了吗?如果放烟雾弹是为了把众人引出去,而放炸药是为了困住我们的话,你们不觉得犯人有些多此一举吗?他只要算准时间直接把桥炸了,这两个目地就同时达到了。”

“而且……”罗意凡停下分析,意味深长地逐一看着所有人,众人被他看得心里升起一股不祥的感觉。

“我想说的是,不管桥上放的是什么,这件事很有可能是这间屋子里的人干的。也就是说,现在在这里的人中可能有一个或者几个正心怀不轨,寻机想对其他人不利。”

“不会吧?”听见罗意凡这么说,陆绘美吓得一哆嗦,双手不自觉地抱住了身体。

客厅里的气氛瞬间变得诡异,所有人都用疑惑、不安的眼神打量着别人,其中也包括罗意凡在内……

而且,似乎众人已经遗忘了,去拿药箱的梁泳心一直都没有再出现……

他到底去了哪里呢?

房子四周已经被黑暗覆盖,屋顶的吊灯也显得异常昏暗,就连人心都逐渐变得深不可测……

罗雀屋的杀人舞台剧

罗雀屋的杀人舞台剧

作者:小韵和小云类型:灵异状态:连载中

作者笔风不拘一格很有意思。

小说详情